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战史秘闻 > 新一军老兵忆:孙立人将军竟骗国内少女当军妓

新一军老兵忆:孙立人将军竟骗国内少女当军妓

时间:2016-06-14 08:18:43分类:战史秘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新一军老兵忆:孙立人将军竟骗国内少女当军妓

导读:1942年的下半年后,蒋介石为补充已开赴东南亚、南亚配合“盟军”作战的中国军队实力,先后在国民党军队中动员军人志愿远征,号召青年从军远征。远征的目的是两个方面:一是为了配合“盟军”打击日本在东南亚、南亚的军事力量,使远征部队成为我国南方的外围力量,以保卫南方免遭日寇的入侵;然而最主要的是,国民党当局为了获得“美援”,以扩充军事装备,形成一支具有现代化装备的战斗部队,作为对付中国共产党的基本军事力量。为了证实这个历史真貌,我想以自己的经历和见闻,来说明这段历史事实。

顾祝同及贾育慧的“训话”

1943年初,我报名参加“远征军”。当时参加远征军的动机,是由于在当地任职的失意,自知不仅得罪了一些穷人,也于无意中得罪了一些地痞和暗匪,害怕以后吃亏。再说,就是在这里小心地干一辈子,也不过是井底之蛙,不能飞黄腾达。倒不如借此机会,出外闯闯,机会好的话,说不定能混个显赫职务,荣耀归来,震撼乡里。民国31年岁末,我听说国民党当局正在各部队中招募志愿兵出国远征。报名地点是在远征军设在国内的各留守处。因万县我比较熟悉,就自费到万县报名,谁知到了四川万县,因没有现役军人的证件未被录取。回到老观庙后,我出国心切,过了春节,就带上原在“第六补训处”的证件,再到万县,谎称是“二十一军第三师警卫第一路学兵连”分回襄郧第六补训处的现役分队长,才被录取。

1943年3月,我们从万县去梁山县乘飞机到云南省沾益县,听候训话。等了几天不见动静,后接通知到“重庆远征军接待办事处”听候训话。这一天讲话的是国民党军事委员会的顾祝同,他说的大意是,为了保卫国家的完整,民族的安居乐业,你们响应委员长的号召,出国抗敌。根据“联合国”(指中、英、美等国。不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成立的联合国)的决定,我国出军四万人,开赴东南亚、南亚对日作战。在此以前,已去了两批,现在正在缅北参战。你们这次去的人,首先到缅北指挥部报到,由中、美、英、苏联合国军接待站分配。你们所要学的都是机械化的现代武器,你们的装备包括粮饷一律按“联合国”规定的待遇。你们去后要刻苦学习,提高作战技术,早日得到胜利。还要准备平定内乱,到那时才是完全的胜利。顾祝同的讲话,虽然没有明显地提到共产党,但他说的“平定内乱”,我们是知道所指的。

顾祝同“训话”一毕,我们立即返回昆明市,不久由昆明吴家坝机场直飞印、缅交界处的拉木加“联合国面北指挥部”。接着又听了“缅北指挥部”参谋长贾育慧(贾是中国方面派往“缅北指挥部”任参谋长的)“训话”。贾育慧的讲话,谈“远征军”出国的意义、作用和顾祝同讲的差不多,但讲到国内情况,他却赤裸裸地说:“你们是从国内来的,国内的情况更坏。国内各主要战略要地,都有“共匪”在捣乱,委员长打算以二百万军队对付共产党。这样我们就要为这一大批军队提供军事人材。我们有美国总统罗斯福的全力支持,胜利是属于我们的。”

军事训练的内容,整个总队分门别类地有步、炮、通讯、工兵和装甲等,各有侧重。但思想教育的内容是一个腔调,除要求努力学习,下决心消除日寇,取得胜利外,还时常向学员介绍国内情况,说“国内战争很紧张,日寇步步入侵,尤其是共军除自己不抗日外,还到处煽动工人、农民、学生闹事,搞分田地、分财产、给日寇以可乘之机,因此要作好参加内战的准备”等等。基于这种思想为指导,所以在以后的训练中又增加游击战术,目的是以游击战对付共产党的游击战。1944年4月,上述一千多名学员结业,都分配到在印缅参战的新一军去了。5月又接受了第二批学员。教导总队改为教导大队,下属五个中队。我被提升为第一种队少校中队长。这批学员有来自国内的学生,有从国内各军保送去的在任班长,还有在印、缅参战的五十二军、新一军的在职班长。这一期在后半期把军营移到宜都城郊的森林地带。为了适应内战的需要,这期的训练内容也作了大的改动,特别是在战斗一科目中把原来对日作战的运用连、班之散兵群改为散兵行。以副大队长崔得清(朝鲜人,以后做了“韩国”驻广州市领事”)的说法:“这样改的目的是一能隐藏,二能反攻,三可以充分发挥我军现代化重武器的威力,可置共军于死地”。经紧张的训练之后,于1945年元月,一千多名学员几乎全部送回国,分到国内的军队中去了。这一期军士学员,以“远征”为名出国,其实连个日本人的影子也没见到。

1944年的下半年,缅北战场的对日战争基本结束,但国内还在不断地向这里增兵,特别是加强了对基层军事干部的训练。1945年3月,我还奉命随新一军副军长贾育慧到昆明接收新兵。这次我们这一组共接收了新学员120多人到缅北受训。这批新兵都是在蒋介石号召“十万知识青年从军”的动员中入伍的,作为“十万”中的一部分被送到国外受训。为了拢络这批人,在他们出国前就全部定为上士级,而有些出国一两年的教育班长还是中士级,为此还引起了很大矛盾。显而易见,这都是为参加内战而作的积极准备。

受编到“新一军学生教导大队”

1945年元月,我所在的“缅北远征军军士教导大队”奉命编入新一军,改称为“新一军学生教导大队”。营地也从宜都移到密支那城三十英里外的丁江附近的森林里。此地南临伊洛瓦底江,北靠丁江,人烟稀少。我们去后新建营房,用药包炸、以开山机推土,把一些小树林荡平。半天操练,半天盖营房,生活极苦。吃饭由五人一火、十人一伙自己做,天天不见青菜杂粮,夜间睡觉将行军床吊在树上,野兽围着驻地嚎叫,蚊虫怎么也打不开。或者在森林中将沙垒起一个堆,堆中刨个窝,人就睡在上面的油布上。我们去的一些中,下级人员心里不住的在想:缅北战争既已全部结束,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建军营?看来是要把这里作为屯兵和训练基地,以对付共产党。但具体的目的我们还是不太清楚。不久,又来了联合国军、美军、印度军、咖拉军,丁江一带到处都住满了,都是用竹子和油布盖的军营。这更使人胡乱猜疑,不知道是什么用意。直到一个月以后,才知道这些外国军队是待命回国的。

新一军军长孙立人毕业于美国西典军校,为道地的亲美派。出国的军队,均由美国提供装备,难怪蒋介石把他派往出美,目的是通过他更能于美国亲近,获得更多的“美援”。一天,孙立人率副军长贾育慧(原为缅北指挥部参谋长)、参谋长郑洞国和陈铭仁、李洪、潘玉昆等几个师长到教导大队给学员“训话”。他说:“……目前在缅北的日寇虽然基本全歼了,但国内广大地区日寇还打得很厉害,共军也在越来越多的地方与我军交战。因此你们要加速学习和掌握现代化的美式武器和新的作战方法,准备迎接新的作战任务……。”

为了增加在缅的“远征军”的兵员和稳定日夜盼归的军心,有关当局采取了欺骗和丧失人性的手段,蒙蔽和残害青年。1945年3月,副军长贾育慧率领一批中、下级军官回国接兵。在所接受的一千多名“自愿出国”的青年中,绝大部分青年不明国外状况,在国民党亲美、崇美的宣传下,受骗上当,一心向往美国。在四川万县,我拿着所谓“自愿书”选了一批兵员。这次我注意选了一批湖北同乡,特别是郧西的同乡,如吕大章、周嘉富、阮洪英、孟凡弟、刘长寿、柯益三、张远德、谢开涛、张有才等四十多名。这些人不断地向我询问:“青年军出国是不是学习美国机械化军事的?”但我怎样回答呢?只有违心地说“对”。还有些青年天真地问:“要我们到美国华盛顿去学空军和海军,是吧?”我只有达道:这我还不清楚,我们先接你们到缅甸,以后可能按着你们的志愿分配吧。于是这批青年被骗出国。到缅甸后一切都不是他们所想象的,整天大吵大闹,可是走也为出走,跑也跑不脱。由于高压和说服手段兼用,他们不得不勉强接受训练。训练的内容主要是阵地战和游击战,并公开地把“共军”作为“假设敌”。在这个时期内,不论在先或在后出国的兵员,都渴望回国,人心不安,军纪涣散。有的请假进城的官兵,一见到白色姑娘就纠缠不休。为了安服军心和解决官兵性生活的需要,新一军采取了日本军队带军妓的方式。在孙立人等的授意下,派人回国以学习现代化通讯技术和做文化工作为名,骗招了一百多名女青年。出国后住在密支那市郊,名为“慰劳队”,实为妓女。各军队中的官兵与申请,由主管部门安排去住宿,并统一扣钱。还有附近的一些外国军队特别美军很野蛮,他们也争着要去。有几名去青年因不愿受这种侮辱,拒绝接待中、外官兵而纵身于伊洛瓦底江自杀了(这支“慰劳队”直到回国后才解散)。

1945年的4--7月,正是缅甸的雨季,一天三晴三下雨,一起云便是一阵大雨。雨住又是烈日当空,晒得肉疼。尽管气候恶劣,大多数学员患病,但训练还是在加紧进行。有的病号带着病还要出操和参加野外训练。不去的派人拖着去,菜是罐头和豌豆瓣,干对干,真使人难咽。而且吃饭只限定三分钟,因此学员思家盼归心更切。在一棵大树上,有人用小刀刻有这样一首小诗:从军远征至缅甸,眼望四处是荒山,各军宿营森林内,机(飞机)鸣鸟啼不能眠!”

在“缅北远征军军士指导总队”里

贾育慧“训话”后的第二天,经过挑选,我被分配到“缅北远征军军士教导总队”。学员进入该队的条件要求比较高,一是必须是国民党员,二是有2-3年的军龄,三是要山师、团提名保送。到该队去任教官的除上述条件外,还要有受过军事训练的文凭,否则不用。我是因为在参军前曾在襄郧师管区和湖北“三五八”干训班受过训,有证件,因此不仅被选入军士教导队,而且还作为初级军官对象培养。

我们这次被选去的有二百多人。临走的时候一率发给“罗斯福尼”的美式军服,把原来从国内穿去的军服统统泼上汽油烧掉。教导总队的军营设在拉木加地区的森林里,营房是用竹子和油布自建的。教导队直属“缅北指挥部”领导,它不仅为我国在印缅参战的“远征军”培训初级军事干部,而且还为国内输送一些所谓的军事人材(在我国以后培训的几期中,有不少被分回国内去了)。

到军营不久,我和焦学功(河南人)、张有来(四川人)等人被总队长张洁之(少将级)调问,并查阅了我们的证件,然后令我们到营地附近的“缅北远征军军官总队”受训。半月后,我回军士教导总队任中尉区队长(该总队的体制是总队下设三个大队,大队下设三个中队,中队下设三个区队)。在内受训的学员一律是军士班长。军营附近见不到一个老百姓。成月吃不到一点青菜或水果,生活很艰苦,因此不少学员闹情绪。老兵闹道要退役,新兵嚷道受欺骗。特别是限制所去的兵员不准随意与家里通信,规定“三个月可通一次”引起学员的极大不满。有的甚至说:“这是什么教导队,简直是陆军监狱。”

拉木加城、仰光、密支那有很多华侨。不少学员闹着要去游访,但军营中规定很严,不能全部去。为了安抚他们情绪,只能一次去少数人,而且还要坐飞机去。华侨同胞看到祖国去的亲人非常热情,尽管每次去的人不多,但他们仍花很大的代价,放鞭炮、撒纸屑花、送西瓜、送水果或糖类等等。记得有一次我们一行十余人在仰光附近参观古迹,发现塔林的中塔顶上有一首中国游人刻的诗:“劝君莫打散群鸟,子在窝中望母归,母若死来子尽死,你心何忍不伤悲。”当时我们对这首诗很有感触,都将它抄在笔记本上。

小编推荐:蒋介石警告阎锡山:若敢投日剿共我亲帅中共灭你震惊中外的孙立人兵变案件前因后果及真实内幕!揭秘:淮海战役中杜聿明逃跑为何假冒华野11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