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战史秘闻 > 汤尧兵团:蒋介石留在大陆的最后一个兵团的覆灭

汤尧兵团:蒋介石留在大陆的最后一个兵团的覆灭

时间:2016-06-11 19:20:57分类:战史秘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汤尧兵团:蒋介石留在大陆的最后一个兵团的覆灭

导读: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蒋介石在大陆的国民党军正规部队大多也被歼灭,剩下的只是一些地方部队及杂牌军。可是,人们并不知道,此时,蒋介石在云南还留有一个嫡系精锐兵团,他命令该兵团坚守三年,企图东山再起,恢复统治中国的梦想。

建立反共基地,嫡系兵团负隅顽抗

1949年12月9日,国民党云南省主席卢汉率79军、93军在昆明起义。蒋介石闻讯卢汉起义后,极为恼怒,立即命令先期逃到云南曲靖地区的国民党陆军参谋长汤尧为陆军副总指挥,乘我解放军尚未入滇之际,将在云南沾益、开远地区的嫡系第8军、第26军,编成第8兵团,共计43000余人,准备进攻昆明。

经蒋介石任命,汤尧为第8兵团总司令,副司令为李弥,第8军军长为曹天戈,第26军军长余程万。蒋介石声称第8兵团坚守三年之后,他将率二十个师从台湾经越南、缅甸进入云南援助,建立新的中国政府。随后,蒋介石将其政府迁往台湾。到台湾后,蒋介石遥控指挥,他认为一切都已部署妥当。12月18日,在国民党陆军副总指挥汤尧的指挥下,第8兵团8个师四万余人,从东、南两线向昆明发起攻击。卢汉将军率领79、93军虽经全力抵抗,终因武器差,战斗经验不足,尽管拼命抵抗,三天后,第一道防线被突破,云南形势万分危急。为了彻底粉碎蒋介石的企图,中央军委指示卢汉将军率部奋勇保卫昆明。根据党中央、中央军委的指示,刘伯承、邓小平命令驻军贵州的第五兵团17军49师和第18军的一个团火速增援昆明。

17军49师,18军142团官兵仅用了五天时间就赶到了云南沾益、曲靖。12月23日晚上,我军向敌人发起攻击,仅激战两天就歼灭了汤尧陆军总部和第8军的2个团,共4000余人。围攻昆明的国民党军在我军的步步逼进下,开始往开远、蒙自、个旧、建水方向逃跑。进攻昆明失败,蒋介石急了,他不仅是怕反共基地无法建立,更担心的是,最后一点老本被拼光,最后一支嫡系部队被歼。蒋介石紧急召集汤尧、李弥、余程万、曹天戈密谋策划建立滇南“反共基地”事宜,蒋介石作出新的决定,一、先放弃昆明,不急于攻下昆明;二、死守云南蒙自机场,用飞机将26军空运台湾整训,拟新建第9军。26军整训后,将与第9军再空运返云南;三、随时作好逃往越南、缅甸的准备,必要时将反共基地建在境外。

我军获悉上述情报后,中央军委和二野的刘伯承、邓小平首长命令:增援昆明的部队停止前进,击而不追,麻痹敌人;驻广西百色的四野第38军114师、151 师向滇越边界隐蔽前进,占领河口、金平一线,截断敌人逃往越南的道路;四兵团提早入滇,在卢汉起义部队的配合下,将汤尧兵团歼灭于云南境内。

师长孙进贤率3000人投降

虽然我军活捉了汤尧陆军副总司令,但在元江大战之前,敌人炸毁铁索桥之前,已有敌170师、教导师和宪兵团残部8000余人逃过了元江,他们拼命向西逃窜,企图越过哀牢山,阿墨江,把边江,逃往国外。一路上他们大肆拉夫抢马,抢光了路过村镇的所有马匹,同时,沿途丢下大批被服,枪炮,伤员,以加快逃跑速度。

陈赓遵照毛主席的指示“敌逃必追,追必到底,不歼不止”的原则,命令第13军组织4个精干营,分别由37师师长周学义,副师长吴效闵各带领一支部队,穷追不舍,昼夜兼程。指战员们越过道路艰难的哀牢山,穿过疟蚊横飞的瘴疠区,涉过水流湍急的阿墨江、把边江,经过8天8夜的强行军,终于在2月4日,在镇远县南京街追上了敌人。敌107师师长孙进贤见我军人少,组织“敢死队”向扼守的松山猛攻20多次。敌人虽然占了上风,但因为是逃跑不敢恋战,迅速从板井向猛统方向逃去。师长周学义决定以小部队尾追,主力一夜急行军180里,绕到敌人前面进行堵击。2月5日,我军超越了敌人,控制了镇远县以西的猛统及黄草岭等险要阵地。当敌人来到时,我主力部队当即一齐开火,将其压在乌鸦山的不利地形上。敌人多次反扑,均未得逞。6日,当我后续部队赶来时,对敌人形成了包围。敌人自知走投无路,派来一个名叫常晨的政工部主任要求我军前去谈判。

当即周峰副团长随常晨来到了敌师长孙进贤指挥所。经过一个上午的谈判,孙进贤最后咬了咬牙,紧紧握住周峰的手:“好,我跟共产党走,明天上午10时请你部接收我们的队伍。”2月7日上午10时,在镇远县郊区,孙进贤率107师3457人向我军投降。至此蒋介石在大陆上的最后一个兵团——汤尧兵团宣告覆灭。

旋即,四兵团司令员兼政委陈赓,副司令员郭天民,率军从广西南宁出发,踏上了进军云南的艰苦行程。各参战部队由每日行军120里、180里,加大到220 里,休息时间则由6小时,减少到2小时。全军上下经过14天急行军,终于在元月14日,突然出现在云南蒙自与砚山的边界地区。114师、151师,也于元月11日占领云南河口,迅速封锁了红河中游一线,切断了敌人逃往越南的道路。元月15日凌晨,110团突击队从东、南、北三个方向逼近飞机场,战斗英雄营营长安玉峰率300多突击队员悄悄摸进了机场。从睡梦中惊醒的敌人慌了手脚,纷纷逃窜。停留在机场上待命的6架飞机仓皇起飞,结果迷失方向在山上撞毁,其他20架飞机全部被缴获。常华堂带领部队迅速冲进敌空军指挥所。至此,蒙自飞机场全部被我军占领。汤尧见靠飞机回台湾无望,只好带领残兵败将向个旧、建水、红河方向逃跑。

陆军副总司令汤尧被活捉

蒙自机场被攻占,堵死了汤尧的第8兵团空中的逃路。司令员陈赓分析,汤尧虽仍有4个师,但已成惊弓之鸟,现在他主要是想逃往国外,将经元江、思茅,逃往缅甸,元江水流湍急,不能徒涉,唯一通道是元江城北的铁索桥,占领该桥是断其逃路的关键。元月20日拂晓,38军109团抢占元江铁索桥,追上了敌107师后卫部队。为了不被敌人发现,二营营长秦三顺带领一个连冒充敌军,穿插在敌人的行军行列里,赶到敌人前面,控制了营盘山的制高点,将敌军拦腰截为两段。被截在后面的敌一部迅速被我军歼灭。逃到元江铁索桥附近的敌人不顾汤尧司令和第8军军长曹天戈,慌忙炸毁了元江上的铁索桥。敌教导师一部和第3师残部,面对滔滔的河水所阻,不得不向紧追在后的我军缴械投降。

22日下午,敌第8兵团所部,第8军军部和42师在汤尧的率领下,逃到元江东岸的黄土坡和二塘山,打算抢修铁索桥。23日,6连向敌发起进攻,控制了元江铁索桥。下午,我军各路追击部队和截击部队,对困守在二塘山和黄土坡的第8兵团部和8军42师形成了合围。24日,我军对被围之敌发起总攻,各班、排像尖刀一样插入敌军纵深。敌人多次组织反扑和突围,均被我军击退。110团的两个连队冒着敌人三面火团的封锁,冲进了一条荆棘丛生的深谷,战士宋大冲、武海林活捉了第8军军长曹天戈。随后,114团、110团在红土坡、二塘山展开了一场围歼战,经过五个小时激战,彻底粉碎了敌42师8次反扑,击毙师长石健中,攻占了二塘山全部阵地,俘敌6000人。此时,110团一连发现一股残敌800余人,正翻山越岭,边打边跑,战斗英雄郝珍富带领战士们勇猛追击敌人,与战士汪金明、朱万山活捉了国民党陆军副总司令汤尧。

小编推荐:二战十大未解谜团:希特勒两次派人去西藏干什么二战死得最冤的十支部队 国军10万人被百姓缴枪揭秘:朝鲜战争中志愿军180师为什么会几近覆灭?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