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战史秘闻 > 对越反击战中越军那些变态阴招?用女兵裸身作战

对越反击战中越军那些变态阴招?用女兵裸身作战

时间:2016-05-28 14:25:07分类:战史秘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对越反击战中越军那些变态阴招?用女兵裸身作战

导读:越南一向有女性参军的传统。战争一起,总会有许多越南女子放下相夫教子的责任,狂热地投入战争,和男人一样冷血,一样徒手与敌人厮杀搏斗。对越自卫反击战时,最让解放军头痛的就是那些防不胜防的女子特工,她们像兵又像民,而且花样百出,有些时候为达到一些目的还香艳无比。

越军阴招其一:掩埋尸体 动摇我军心

一九七九年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第一阶段作战中,战至2月19日下午20时止,我陆军第14军各师、团,根据军区对越作战第一阶段的战役决心和部置,在初战仅3天的时间内,先后攻克了我云南河口县当面的越南黄连山省老街市和坝洒地区一线越军各守备要点,同时,14军41师以有力一部于上述时间进至距离老街市仅50公里的越南孟康县以南地区。14军圆满完成对越自卫还击第一阶段作战任务。

在对越作战第一阶段中,我14军42师124团配置于云南河口县龙保、蚂蝗堡地区,实战中为彻底截断越北8号公路和7号公路以南地区,在战役中争取时间抢占越军扼守战术目标,迅速进至红河左岸地区,达成对越二军区345师、316A师以及省,市,县队残部的合围有利态势,步兵124团在对越第一阶段作战中,发扬昼夜攻击,连续拔点作战的战术手段,仅2月16日23时至18日19时在三天时间内,我团先后攻占了越南黄连山省254团占据的拉敏,拔坡, 29,30,31,32,63,64,67,391等10余个高地和守备要点,全团进致越南8号公路,团各营、连在公路沿线选择阻击阵地和划定射击区,准备再战和继续向越南以南纵深地区发展进攻。

我团在对越作战第一阶段中,对越军设置在纵深5公里处的守备据点反复冲击伤亡较大,因此,全团在实战中利用战斗间隙边打边总结,进一步领会和把握山岳丛林地作战特点和越军的技战术运用水平特点。由于我团上述作战地域为云南西线越军主要防御地区,其当面越军为省属254团及省队林场冲锋队加强火器分队和 345师124团一部,其战斗力和单兵技战术水平相对较高,客观上我军的伤亡较大合符情理在所难免。

实战中令人不解的是在各高地和要点战斗结束后,根据战前侦察和当时双方交战中越军的兵力、火力部置情况或战斗的惨烈程度,想必在高地攻陷后在打扫战场中一定会有很好的战果,但实际效果恰恰相反,在阵地上越军抛尸实在太少,例如:在17日凌晨5时,我七连和九连一排在29号高地攻坚战斗中,连续攻克越军高地防御阵地中的四条堑壕,缴获12.7毫米高射机枪和苏制重机枪各两挺,连队在对高地主峰冲击时,防守越军各类武器射出的子弹真把天空都染红了,其火力准备充分实属少见,整个高地爆炸火光将周围照射的犹同白昼一般,战斗打得既艰苦又惨烈,天亮后战斗结束,当我们在打扫战场中仅发现六具越军尸体和大量武器装备军旗之类的东西,确实让我们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没有能够作出一个合理性解释。最后124团指挥所只得作出29号高地残敌由高地北坡向南逃跑一说。而29号高地战斗,我七连及加强分队伤亡近30人以上。

战斗中歼敌数少得可怜这种现象仍然在延续,29号高地战斗结束后,步兵124团及时命令团预备队六连投入对拔坡地区30号高地发起冲击,战斗一直持续至17日凌晨6点30分,高地上越军四道堑壕,实行明、暗火力交叉使用,组成了严密的织热火力网,而且暗设火力点几度复活,124团六连在连长秦开洪、副连长段瑞炳的带领下,采取正面攻击与两翼包抄的技战术运用,步兵战斗小组实施小群多路反复冲击防守越军主峰的三线阵地。战斗异常激烈,副连长段瑞炳以下七人牺牲,轻重伤11人。17日7,30分战斗结束,六连及加强分队在转入清剿残敌过程,8时许,该营营长王文宾和通讯员小马在去124团指挥所开会途中,在路过30号高地南侧第四道越军防守堑嚎时,被四名躲藏在A型阴蔽部里的越军用冲锋枪连发数弹,两人当场牺牲,四名躲藏的越军被随即赶来的六连官兵全部歼灭在A型荫蔽部里。

30号高地经过收索和清剿后,没有再次发现残余越军,但经过打扫战场后除缴获大量越军枪、炮弹药和装备外,高地上只残留了一具越军的尸体。加上荫蔽部里的歼灭的四名越军,那么敌我伤亡根本没有可比性,团各连队一时间,干部战士在私下有所议论,普遍认为从开战至今,越军的战损实在太低,我们除拉敏一战歼敌69,俘敌1名外,在拔坡地区两个高地和尔后的战斗中基本上我军的伤亡数高于越军。

越军阴招其二:越南女兵裸身作战

越南一向有女性参军的传统。战争一起,总会有许多越南女子放下相夫教子的责任,狂热地投入战争,和男人一样冷血,一样徒手与敌人厮杀搏斗。对越自卫反击战时,最让解放军头痛的就是那些防不胜防的女子特工,她们像兵又像民,而且花样百出,有些时候为达到一些目的还香艳无比。

对越反击战老兵口述:我部的重型炮弹呼啸而至,有几发爆弹打在水中,腾起数十米高的水柱,水中的两个女兵再没有见她们上岸。重型炮弹将岸上的尸体和草石炸起甩向天空,硝烟拂过,那里已不存在活着的生命。天黑时留下颜峰、王国良值班,我们收工吃饭。吃晚饭时,大家没再提那几个越南女兵。虽然当炮弹覆盖目标时大家都有一时的欢叫和亢奋,但在中国的传统里有好男不给恶女斗的习惯。

(注:当时老山正面战场驻守一个越南女兵团,我们称寡妇团,作战勇敢凶很。由于越南连年战争,有资料显示,当时越南男女比例严重失衡,较严重的地区,男女比例高达1比26,这是个惊人的数字。当时,越南女人嫁人都非常困难,曾出现过三名女大学生绑架男人事件,女大学生的目的非常单纯,就是只希望能怀上孩子。连年战争,越南男人已成为抢手货。许多越南女孩,在政府的鼓励下从军走上战场。)晚上,漳雾降临,我把自已关进没门的蚊账里。一群群肥大的蚊子嗡嗡叫着顺蚊账边绕来绕去。我用衣服遮档着手电筒光写日记,记录一天的心情。班长汪如申和我床靠床依峭壁搭建,他坐在蚊账里无语沉思,他经常喜欢那样孤独的坐着,好象总有想不完的心事;连长许正楼在小山洞里打着小手电写日记;朱殿虎无聊的摆弄着收音机;严治平坐在山洞最里边抽着闷烟;栾加利、刘文刚担任警戒任务。早晨姚志杰已配到炮阵地加强给炊事班帮厨,也算是侦察班的预备队。

战场上,没有枪炮声的夜晚死一样沉寂。草丛中有很多莹火虫闪着兰光,绿光闪跃的小草蛇不时的在林中跑过。遥望山下的那马村,黑夜中没有一点灯光。昂首看看灰雾茫茫的天空,没有一个星星,更没有月亮。这就是战场,这就是战场寂瘼难熬的夜晚。

越南女军营

从1978年12月中旬以来,广西云南驻扎着从全军调来的九个战备值班军,共计29个战斗师及两个炮兵师,约35万人,各种大小火炮上千门,各种工程车辆,坦克,装甲车,汽车及地方支前运输车辆尽万台,后勤保障一切就绪。中越边境战线上,大战在即,各参战部队攻击以待。

1979年2月17日清晨,在中央军委的指令下,对越反击作战打响了,我边防部队在我军强大的炮火和坦克的打击掩护下,从广西云南两个大方向,以排山倒海之势,用强大的兵力,分成13路,跨越中越边境战线,向越军发起全面反击作战。

1984年8月25日,晨雾今天我营校正炮击越南班墨村右侧山丘后方敌炮阵地,这个炮阵地连日来不断向我方村寨和步炮阵地炮击,时机常选在上午浓雾未散不便于我们观察时。

这个炮阵地是越军的122毫米榴弹炮阵地,由于最近没有大的战斗,敌人很麻痹大意。有时可以看到有十几名越军沿着田间小路晃悠悠的进出班墨村。中午天热时,也常能隐隐约约看到树林里面有三三两两的越军乘凉聊天。

上午11时20分,有一军车在阵地旁的土路上装御物品,十分钟后离去。连长向营指报告,要求炮击。三分钟后,首发炮弹打在稻田地,向左偏离目标100米。第二次修正射击,四发炮弹向左偏离目标约850米。

连长说:“怎么搞地,越偏越远?”营指还没回话,我们发现偏离目标这四发炮弹,有一枚命中了一个越军弹药所,爆炸的火焰一飞冲天,火烟腾起有一百多米高,传来阵阵爆炸声。另三发误中民房,火光浓烟四起。越南的民房多为木制结构的草房,很易燃烧。

炮队镜里可以清楚看到有几个老百姓抱着物品带着孩子往山上林中奔跑。连长把情况报告给指挥所,营长说刚才计算员弄错了数据。第三次修正射击,四发炮弹准确命中目标。以此为基准,又发射36发炮弹,全部覆盖敌目标,敌炮阵地上浓烟滚滚。

晚上,我和连长聊天,连长说炮弹偏离目标对炮兵来说是失误但又无法避免的事。他当新兵时,有个老兵给他讲过一个故事:“一次炮兵打靶,打出去四发炮弹,只有三发命中目标,另一发偏离靶点几里地。炮连长大惊,带着炮班长驱车赶往,怕误伤了群众。到地方一看,偏离的这发炮弹打在西瓜地里,才舒了口气。正要离开,发现从瓜地里战战惊惊爬起来一个人,满脸黑污吓地哆哆嗦嗦说,解......解放军同志......俺......俺就偷个瓜.....还......还是第一次......也......也........也用不着用大炮打俺吧?”呵呵,真有意思。

8月26日晴,晨有雾中午观察越南班墨右侧的敌炮阵地,昨天遭我部炮击后,除了可看见黄土弹坑外,周围看不见一个人影。看来在战场上疏乎大意是要惨遭横祸的。

越南女兵

下午三点半,越南那端村远方有一座大山的山脊线上,站有一群中小学生。二十多人的样子,四十倍望远镜里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她)们,清一色的白上衣蓝裤子,系着红领巾。

在两个身着白色上衣的女老师带领下,朝我方指指点点。我猜想可能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战场是危险的,真弄不懂这些越南人在搞什么名堂。在激光望远测距议里,红色闪动着的数据显示距我观察所的位置18560米。

这个位距,是在我们130加农炮射击的最佳射程内。我把方位、距离、坐标报告给指挥所,营长用他那山东口音很浓的普通话回答:“先记下来........扯蛋。”

扯蛋二字应该是营长放下电话时随口说的,被我听到了。但不知是说越南人扯蛋,还是说我扯蛋。俺只是一个小兵,打不打上边说了算,咱是按规定办事。规定是:发现五人以上,必须立即报告。

8月29日,晴,天气炎热今天收到两位老同学超和小普的来信。信上说家乡还是老样子,真羡慕我,不但当了兵,还能去打仗。让我注意安全,回去给他们讲讲战场上的故事,阅后倍感亲切。同时还收到有六封来自祖国各地的来信,有云南、山东、贵州的,还有一封来自辽宁,多是中小学生写来。信中称呼有哥哥、叔叔,也有称爷爷的。这些信件是寄给云南老山前线“八十年代最可爱的人”收,大家相互传阅,心中无限感激,连长让我按地扯一一回信。

下午4点55分,越南小青山后边走出三个女兵,向江边走去。紧接着又稀稀啦啦走出六个,全是女兵,拿有武器。四十倍高清晰望远镜里,可以清楚的看到她们隆起的胸部和长发。

我们和32师的侦察员都把目标迅速报了上去。这时,前边的两个女兵脱光了衣服跳入江中,能看出她们在高兴的嬉水,不停的击打着浪花。当后边几个女兵接近江边时,32师的炮弹呈圆形首先将她们覆盖。

我边防部队127师为东线战区第一路,从广西宁明县爱店镇边境战线上,向越方支马地区守敌,发起反击作战。经过几天的英勇善战,我师全歼驻防在支马地区16个高地的全部守敌,消灭敌人共计一个加强营,取得反击作战首战告捷。

长条山位于越方支马地区和绿平县城之间,是敌方绿平县城外围驻点之一,一条简易的土面公路,从支马地区通向绿平县城,也是我军前进的唯一道路,重要道路和必经之路。

从表面上看,长条山既不巍峨也不高大,但是树木丛林,杂草丛生,怪石嶙嶙,密度之大,便于隐藏,敌方阵地A型和S型战术通道紧紧相连,坚硬牢固,分上下两层,高射机枪6挺,上下各3挺,装备配置较好,火力强大,弹药充足。

山上山下,东南西北各个方向,都能相互支援,协调作战。驻防长条山守敌,是越方凉山特工大队绿平分队的一个女兵排,该排女兵27人,少尉1人,中尉1人,合计29名。(敌方资料来源于此战结束后,我方从守敌阵地缴获翻译得到的)长条山北面为我军攻击正面,地形较为平坦,稻田成片,视眼开阔,十分有利于越方守敌打阵地战,打狙击战。该阵地南面为越方纵深腹地,山连山,森林成片相连,非常有利于守敌隐蔽逃跑,迅速撤退,并分股打游击之战。

2月20日,我师先头部队379团某部,向绿平方向打击搜索前进,突然遭遇到来自长条山守敌的强大火力打击,将我先头部队压制在长500米宽100米的稻田和公路中,我方被敌人的高射机枪打得抬不起头来,部队无法继续前进,先头部队多次组织反击,效果不佳,并有伤亡,该部前指立即向师指挥所报告敌情战况,请求炮火支援。

在师炮兵火力的强大打击压制下,敌方狙击我先头部队的强大火力有所削弱。我军炮击过后,先头部队再次发起反击,战斗进程有所好转,但敌方火力任然强大,部队攻击前行缓慢,敌我双方进入胶作阶段。

为了更多的消灭敌人,为了减少我先头部队不必要伤亡,为了大部队迅速向越方纵深打击前进,师首长张万年决定,急调我军坦克部队坦克4辆,立即投入战斗。在坦克部队的掩护下,在我方炮火再次打击掩护下,我先头部队再次发起攻击,参战人员英勇顽强,不怕流血牺牲,猛打猛冲,一鼓作气,经过前后4个多小时的敌我较量拼杀,最终参战将士将长条山之顽固守敌全部消灭。我攻击部队占领山头后,缴获敌方大量武器弹药。

同时,参战人员也惊讶的发现,死在战壕之中的全部是越南女兵,她们上身无军装,下体无军裤,光着脚,只穿背心和短裤,肢体分离,血流成片,可见战斗的场面十分残酷和震惊。越南女兵的战斗作风及宁死不降的顽强精神,使我参战人员深感惊叹。出于国际法人道主义精神,我方将越方死亡女兵就地埋葬。

解放军老兵越战亲历:越南女俘虏裸身作战

“前面,150米透空处,发现一个!没有穿军服。”我隐藏在一颗大树树根底部,低声对后面爬过来的排长报告。“把望远镜给我,注意周边情况!”排长接过望远镜观察了片刻,将望远镜递给我:“你看看,好像是砍柴的-仔细看看他周边,有没有携带的武器?有没有其他的同伙?”“……他手上有把砍刀-砍树枝的动作熟练,不像是装出来的--没有发现其它武器-周边暂时没有发现其它人员-下一步怎么做?”我一边观察一边低声报告。

“再观察一会,你注意我们后方和下方的警戒”排长接过我递过去的望远镜,又开始对目标左左右右,上上下下、远远近近的仔细观察。

四周一片寂静,对方砍树枝发出的“咔嚓”声在林子里回荡,身影在透空处一晃一晃。我回头向我方看去,可以看到副班长小组隐蔽的位置,其它两个小组隐蔽的位置看不到。向下方望去,树林密密匝匝,看不到边,想起出发前研究地图,图上标明在我们隐蔽位置的附近有条小路,反复观察搜索-没有发现,或许是被常年生长的茂盛茅草遮掩了。

是!”我很勉强的应道,跟随排长,隐蔽的返回我方一侧。

“今天的的任务已经完成,八班长,你看从那条路线返回比较合适?”排长问道。

“随便,你决定,我服从。”心里正在为刚刚撤回的事感到憋气,于是没好气的回答。

排长盯着我:“有情绪是吧?刚才的事等会给你说,你立刻安排,按照我们行动前制定的方案,返回。”

向其它两个小组发出返回的信号,我给来到的副班长交代:“你带第三小组在前,第二小组跟随,我带第一小组断后……从这-挑选坡度稍缓点的地方,按之字形线路滑下去,到达山谷谷底,而后沿着合水线往下走,到了合水线与另一条小溪汇合的地方-那里有条小路,可以回到峙浪,行动吧!”此时,天空淅淅沥沥的雨越下越大。

很快,我们到达山谷合水线处,回头向上看去,公母山主峰隐没在云雾之中,在山谷向下流的水中洗了洗手,挑了块石头坐了下去,开始拧衣袖和裤脚上的水。排长在旁边拧着军帽上的雨水:“哎,猫头鹰,有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要撤?”

“没想明白,对方就一个,我们十比一,为什么不动手?抓个俘虏回去,一问,这附近什么情况都可以搞清楚!”

“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但是这一个敢到边境上砍柴,估计离他住的地方不远,我们没有微声冲锋枪,这一开枪立刻就会惊动敌人-那时候恐怕就不是我们十个对他一个的问题了。”

“我可以不开枪,抓活的。

“抓?他手中的砍刀是吃素的啊?

“我们也有砍刀、还有带刺刀的半自动、班用十字镐、工兵铁锹-几个人围上去,他要反抗,不开枪,一阵乱打,也要把他活活整死!

“狗急了还要跳墙呢!他叫喊起来,或者持刀顽抗、拼命!这些新兵不是像你一样训练有素的捕俘手,一旦行动中有人受伤,从这么高的地方怎么背下来?”排长指着山顶方向接着说:“我们这次行动就没有准备捕捉俘虏,没有精心准备,是侦察行动的大忌,我们在这种情况下行动,一旦暴露,后果很严重的。轻一点说,我们可能付出伤亡的代价,说重一点,可能会暴露我军在公母山行动的意图,引起敌人的警觉,你看到了主峰的情况-那上面放上两挺机枪,我看谁都别想从公母山翻过去!”

排长一席话把我说的头低了下去,帽檐上的雨水滴滴答答的掉在膝盖上,我抬起头:“看那家伙砍了很多柴,一大堆,估计这几天都会在那里,我们回去报告,要求一下,准备好,再来,把这家伙搞回去!”

“这还差不多!”排长把军帽甩了甩水戴上:“走吧,副班长他们都看不见了。”

回到峙浪已经天黑,排长去连部汇报行动结果之后回来安排:“明天(7、8、9)三个班长跟副连长他们去北山,观摩他们二排搞的潜伏观察,其他人休息。”

“公母山那边呢?不安排接着去?”我追问。

“连部会向上级报告的,听安排吧。”

(本段后记:数日后-我们3排领受了板烂方向的侦察任务,在板烂听到一则“敌情通报”,大意是XX部XX侦察分队在公母山一带实施捕俘侦察行动,担任第一捕俘手XX侦察班长对一持刀砍柴的敌人实施由后捕俘,捕俘动作采取踹膝锁喉,敌人被锁喉后砍刀没有脱手,而是用砍刀顺势朝后面砍去,正好砍中我捕俘手颈部动脉,捕俘失利,敌人被我用微声冲锋枪当场击毙,我受伤人员在返回的途中由于大出血抢救不及,壮烈牺牲……通报要求各侦察分队汲取教训,在实施侦察行动中务必周密准备,设想各种意外的情况和制定切实有效的应对措施……“排长,把他抓回去?”看到排长停下了观察,我凑到排长耳边低语。

“不,我们撤!

“撤?”我以为听错了。“干掉他再撤,怎么样?”说着,“嗒”一声,我打开了冲锋枪的保险。

“关掉保险,撤回去!”排长重复了一句,语气坚决。

当时听到这个通报感到非常震惊,当年我与排长曾经讨论过件事,如果当时我们在公母山侦察行动中对发现的敌人采取了行动,被砍倒的会是谁?还有,如果对砍柴之敌由后袭击捕俘,会不会采取了错误的捕俘动作,出现致命的失误而不能一招制敌;如果对敌捕俘动作失利,一场不能开枪的肉搏之后,谁会倒在血泊之中……这是如果……是个假设,但是有战友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第二天,我们搭乘摩托车来到北山边防站,将摩托车停在边防站院子里后,步行向一公里外的边境接近,来到我方秘密设置的观察所里,对敌方进行观察。

在高倍望远镜里可以看到,北山与越南方向接驳的简易公路左侧东南方向的高地,是两国国界的XX号界碑所在处,越军超过国境线占据了高地,并朝我方一侧修建了工事和战壕,战壕前方是一排排面朝我方的竹签。整个北山地区暴露在越军居高临下的火力控制范围内。

“太猖狂了!越南鬼子怎么把工事修到我们脑门上了!一挺高射机枪就可以把这条路、还有这、北山全部封锁掉!这个位置离敌人太近、搞观察太危险了!”我对趴在旁边的二班长说。

“怕它个屌!越南鬼子占了我们的地方,不是上面强调要秘密观察,早就冲出去干掉他们了!”

“你们在北山不是开过枪警告越南鬼子吗?

“不是这里,是在那边”二班长翘着大拇指指了指观察所西边方向:“越南鬼子在那边也修了工事,这里看不到,等会他们过来换我们观察,我带你去看看。”

我看二班长说话的语气有点怪,于是问:“是去看越军那些女兵?”

“瞒不过你!”二班长在我腰上轻轻捅了一拳,正色说:“越南人真的很狂妄,弄几个娘们,也敢在我们面前张牙舞爪!”

“不光是张牙舞爪吧?听说还很下流?”我一边移动高倍望远镜观察,一边问:“那些越南女兵真的对着你们光着身子?”

“是啊!

“真的啊?”我扭头瞪大眼看着二班长:“说来听听,怎么回事?”

“简单,越南鬼子像在正面这个高地一样,在那边,也是越过国境分界线,修了A型工事和战壕。前不久我们我们去侦察,看到那工事好像没有人,就打算从我们这边高地下去,越过两个高地之间的山谷过去看看越军的A型工事像什么样子,才下去几步,没想到那A型工事里就冲出两个越军,只戴着统帽,光着膀子没有穿上衣。那越军把左手提着的子弹袋迅速的往战壕上’啪’的一甩,右手把AK47在战壕上’跨’的一架,’哗啦’一下子弹上膛,瞄准我们……靠!那动作真麻利!”

“是越南女兵?”我问。

“是,刚开始我们还没注意到,看到敌方有准备,我们也就没有继续往下走,也把枪保险打开,如果敌人敢开枪,我们就冲过去把这些不可一世的鸟收拾了,后来还是副班长眼尖,说了句’耶!还穿着胸罩!’这才看出是越南女兵!”

“哈!那你们就这么僵持着看?

“没有,发现是穿胸罩的越南女兵,搞得我们有点发愣,我挥挥手,大家往回走。那两个光身子的越南女兵见我们往回走,也收了枪,缩回藏身的A型工事里去了。

“我可是听说你们开了枪,把那越南女兵引出来’观赏’的。”

“哪个这样乱说!”二班长有些难为情:“那两个越南女兵缩回工事后,在另一侧的战壕里又冒出一个……穿着军服,全副武装的。估计就是她发现我们试图接近,才发出信号,那两个藏在工事里的才慌慌张张的从工事里窜出来。

“你们到底开枪没有?”

“开了!看到敌人连女兵都这么嚣张,占了我们的领土,构筑了那么些针对我们的工事,还张牙舞爪的用枪对着我们,气不过,我就朝空中’哒哒’开了两枪,警告警告!枪一响,那穿军服的趴了下去,那两个没穿衣服的越南女兵,又像开始那样,只戴着统帽,从A型工事里冲出来,把左手提着的子弹袋迅速的往战壕上’啪’的一甩,右手把AK47在战壕上’跨’的一架,’哗啦’一下子弹上膛,对准我们这个方向。她们在那里趴了半天,看见我们没有什么动静,又缩回去了……”

“哦,原来是这样!哎,我就奇怪了,那越南女兵脱得光光的躲在工事里,她们想干什么?”我抹了抹脸颊上淌下的汗水甩了一把后问道。

“干什么?不干什么,你看看我们两个现在的样子就知道她们干什么了!”大汗淋漓的二班长提拉着自己敞开领口的衣领,抖动着扇着。

我低着头看了看自己身上,胸前已经湿透了一大片,汗水透过军装,把胸前的弹夹袋也湮湿了一大块,扶着望远镜的左手手臂上,汗水正在流向肘部,痒痒的。“嗯,”我点着头:“我明白了,那A型工事里面太热……后来,是不是就经常有鸣枪警告的事件发生?”

“去你的,等会过去那边你就……(此处省略)”

结束对北山之敌的秘密观察,回到边防站,看见五班的弟兄都不在,于是问二班长:“五班人呢?怎么都不见啊?”

“好像一大早连长(莫)带他们到XX方向(侦察)去了。”二班有战士说。

技师手里摇着摩托车钥匙过来:“走了,返回(峙浪)。”

回到峙浪连队驻地,一下车,就看见五班副(欧阳)。很是奇怪,于是上前问道:“你们不是去XX搞侦察去了,怎么没回北山在这里?没去么?”

“去了。”五班副说着,扯了扯我到一边:“我们也是刚刚回到这里,今天到XX侦察,越境了,开了枪……事情搞大了……”

“很严重么?”我问。“把越南鬼子干倒了几个,连长……

相关阅读:对越自卫反击中枪杀女俘的人

枪杀女俘揭秘对越自卫反击中被取消战功的人一、79战我军对越北重镇谅山市的攻占,打法可说是大胆、简练,没什么顾忌。主攻谅山的某部,叁月初,集中七个炮兵群(师属以上炮兵),几天工夫向谅山市区放射炮弹数万发,叁月一日头叁十分钟炮击,即摧毁谅山市内敌军营、火车站、配电站、邮电大楼等目标,谅山市内供电系统完全毁坏,至河内通讯完全中断。我军占领谅山北市区后,叁月四日,又集中部分坦克、152加、85加、37高沿奇穷河北岸部署,向谅山南区坚固目标进行直接瞄准射击,152加榴炮直射是什么威力,大家可想想看。

二、关于战争中伤及平民的事。作为军队执行作战任务,说实在的,我个人感到确实难免,只能尽量减少。如2月17日清早,谅山市向东开往某县的一辆早班公共汽车,在某处公路上下坡处,与我军某部2月17日零时为达成战术效果而秘密进入越境穿插的分队突然遭遇,相距很近。估计当时越车上的人还不知战争已打响或不知我军会进入这么深。当时越车上有人首先向我开枪射击(事后查明车上仅有叁名越军),我军当时来不及多想,也立即回击,结果把此车彻底击毁,车上的人都……。后来,这辆公共汽车还被拉回我广西境内一个叫做“寨安”的村镇放置着。

象这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情况,我在今天看电视看到我们有些评论员解说伊战时,总联想到79年那会儿,总感到无论将来、现在或未来,以此观念太求全我军作战行动似不大合适,战争能确保不死人么?只能具体情况具体对待,作为悲剧看待了。另外,当时我军某团七连攻打同登法国炮台也遇到一些情况。该炮台长70米,宽40米,钢筋混凝土构筑厚两米,四周还修有碉堡和四十多个射孔,地下还有坑道相连。2月17日开打,我军将同登敌守军3师12团围歼后,由于俘、毙敌数与该团兵员数还有差距,经审俘和侦察,判定该团余敌和地方杂敌逃入该堡内。下午2时七连只占领该堡表面阵地,未贸然进入。18日,广西某市电厂的一位60年代参加过改、扩建这一防空工程的老同志到达现场,我军按设计图纸封住大部口、孔,想尽办法从顶部开了“天窗”,共倒进七大桶汽油烧,装上十叁吨炸药炸。后从极个别由留住的洞口逃出的敌兵说,里边有一千多军、民,全部熏死。当然,这一消息只是俘虏单方之词,关于这一情况有很多说法,但我军并未在战果统计或其他文、电中予以证实。为安全起见,至撤军回国,我军也一直未进入该堡。但如果有,又怎么看?

三、关于穿插作战也并不象我们有些没打过仗的人说的那么容易或应该容易。客观的说,美军这次向巴格达穿插应当说是比较顺利和损失不大。79战我军广西龙州方向的某军,集中主力两个师及大量坦克沿布局--东溪--高平穿插。布局到高平67公里,原以为能于2月17日傍晚抵达高平外围,可付出较大代价和牺牲后,18日8时才抵弄梅,19时才抵博山,21日才全部扫清高平外围,24日方进入高平。该军主力夺取高平后,又由南向北向茶灵发展进攻。为了加强道路安全和后勤保障,在步局--高平--茶灵一百公里左右的道路上,又动用5个步兵团分段护路、清剿,11个工程兵连队负责修路、架桥。

举例:工兵某团一连,是毛泽东1930年在江西安源以148名矿工为基础创建的我军第一个工兵连,该连牢记毛对该连的教导:“干革命要吃苦要坚决”。当时从龙州方向进入越境后,目睹因道路不通,我军在布局一带上千台车辆、火炮被堵塞,该连发扬两不怕精神,冒着敌人袭扰,在班度隘口六小时伐木70多立方米,17小时打炮眼100多,清除上千立方米土、石,路面加宽到四米多,提前扫除了班度隘口的障碍。当时爆破组的战士是冒着敌人冷枪射击,摸着黑,攀藤爬上绝壁,点着21个装药点,使一吨半炸药一次起爆成功。该连在几个施工地点,七昼夜共开挖土、石6千多方,打通道路共计460米,保障了布局至靠松山18公里道路畅通无阻,战后被授予二级英摸单位称号。以上可见,79战我军穿插作战是极其困难和不易的。

四、关于战争中几方本身失误造成伤亡的情况。

在79战中,我军人员自损情况也占了相当大的比例,这主要是管理教育水平还不高,实战经验还不够造成的。自损情况也五花八门,枪、炮、爆炸物走火,翻车、挤、砸、淹亡,协同不好造成的误伤等等。比如“320”爆破法操作失误造成的伤亡,雷管插在炸药包上忘记取下,卫兵过于紧张,口令答对了还要开枪打人等等。联想到伊战中美军装备复杂,作战行动也复杂,出现自损情况也是必然的。本人说了以上的情况,只是希望大家、特别是青年一代能明白,国家的安宁不是轻易得到,而是以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希望大家不要被我们有些播音员和所谓专家所误导,以为战争进程应该很轻易,出现一点情况就不得了,这些人没上过战场,两片嘴巴夸夸其谈。不知什么情况的付出是正常的、必要的、符合规律的。如果我们评借这种误导而形成一种观念去参加未来维护国家主权的战争,必然会发生心理上的巨大反差、必然会吃准备不足的大亏,那时付出的代价可就大了。

反越自卫战中我军因善待战虏,反被钻漏洞被战俘伤害的伤亡人数竟占十分之一!因违反“铁纪”,象电影里副连长靳大来因砍一捆甘蔗给战友们解渴,牺牲后一等战功被取消的事太多了。打到谅山时,我排里损失过半。最后一次战斗中,我拉起一名受伤的越南女兵,给其包扎时,被人家在大腿上给狠扎一刀,一直扎到刀柄,疼得我眼泪都挤出来了,再看看没来及抬走的战友尸体,我端起冲锋枪将一梭30发子弹全部打在这个女兵身上。出院后我战功被取消,背个记大过和党内察看,并免去干部身份复员回乡当了农民。不过值!何况有条命回来,比死去的战友幸福多了。我认为:铁的纪律必须有,但不同人应不同对待,象淮海战役,人家国民党俘虏,规矩的很,是得好好款待;否则,----杀无赦!就象那个女人,一刀下去虽然我没死,但死了也晚了,打死她,判刑也值得!战场上迂腐不得,要灵活机动,谁知道谁什么样?上级也不用太认真,咱死了那么多的人,即使错杀两个也别大惊小怪。还有,对我被俘的同志别另眼对待,当战俘容易吗?

小知识:对越自卫反击战对越自卫反击战,又称中越战争,是指1979年2月17日-1979年3月16日中国越南两国在越南北部边境爆发的战争。广义的中越战争,是指从1979年到1989年近十年间的中越边境军事冲突。包括1979年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1981年中国收复扣林山、法卡山之战,1984年收复老山、者阴山、八里河东山之战,对越拔点作战,两山轮战,对越坚守防御作战等。

2月18日下午15,05分,在军,师炮团的火力支援下,根据对越军防御兵力和其战斗力的重新认识和综合评定,步兵124团指挥所经报师批准后,逐决定改变战前决心,将动用全团兵力分东,南,西三个方向对越北8号公路主要支撑点391高地发起冲击,师以122榴弹炮实施单炮监视射击的战术手段掩护二营四连向高地主峰冲击,团,营属炮连及伴随火炮跟近步兵进攻分队,对391高地防御越军实施火力压制,124团一,三营各连分别对64,67,69等高地及其391高地结合实施冲击。战至当日17时,二营四连和三营9连在391高地主峰汇合。

此战我团各炮连从不同方向,连续摧毁高地越军高射机枪,重机枪明暗火力点7个,A型,人字型荫蔽部共15个,在打扫战场中除缴获大量越军枪炮和军用物资外,歼灭越军仅17人,因此,由于第一阶段的战果不佳全团伤亡较大,客观上在干部战士的思想上产生了许多阴影,动摇了我军敢打必胜的信心。

截止至2月20日,步兵124团在拔坡地区战斗中歼敌仅121名。据战后资料查明,在越南拔坡战斗结束后,我步兵124团牺牲近60余名,轻重伤人员近100名。]

2月20日,根据军的战役安排,我团逐将拔坡地区一线高地移交师战役预备队125团进行巩固防守,步兵124团继续沿8号公路攻击前进向纵深发展。

2月22日上午10时,124团侦察排一班前突侦察进至757高地半琴山北侧山梁,在一片遮天盖日的森林里,突遇三名越军武装搜索人员,为争取主动和达成发起战斗的突然性,侦察班立即就地荫蔽并先敌开火,当场一名越军头部中弹,其他两名越军急忙扭头向山下跑去,侦察班随敌追击至山下鞍部内,相继在周围树林中搜索,由于突前侦察缺乏阵地依托和步兵掩护,侦察班搜索了大约30分钟后没有发现另外两名越军,逐按原路返回准备查寻被击毙的这名越军,当他们来到刚才发生战斗的地方,可怎么找寻都不见那名越军的尸体,地上残留着很多的血迹。大伙感到非常怪异,当时敌我双方相遇距离很近,副班长先敌开枪击中了那名越军的头部大家看得很清楚,那名越军的头部基本完全打烂,怎么会尸体不在了呢?大家只得扩大范围继续查找,后来在一片灌木的凹地里发现了一些动过的新土,一名战士用树棍轻轻一拨,埋得很浅的一具越军尸体露了出来。

事后团特务连作为笑料在连队里谈起,但经过大家分析后认为越军其中必定有诈,因此,侦察排及时到团指向团长袁玉昌,副团长宋宝飞报告了越军的这一异常情况,团首长结合我团在拔坡地区的战斗情况综合判断,可能越军居于政治上的需要和对其战死军人的尊重或者怀有想瓦解我军士气的战术目的,有普遍掩埋处理尸体的可能性,立即向师前指报告了我团对此事的基本看法,师逐向军报告了上述情况,同时师命令预备队125团在拔坡一线阵地进行查寻和挖掘越军残留尸体。

至七九年2月27日仅5天时间内,步兵125团2营四连在30号高地一次性挖出越军掩埋藏匿尸体22具。

同日在拔坡29号高地南侧再次挖出越军掩埋尸体34具。3月2日在391高地8号公路边的一个溶洞里,我师搜索分队一次性发现75具越军尸体。但在8 号公路该路段上属于陆军40师与我师的战斗分界线和结合部,据说战后在各师歼敌数上针对75具越军尸体存有争议,原定75具尸体两师各一半,好象最终全部算在了40师的战果上。

七九年战后查明,步兵124团在对越自卫还击,保卫边疆战斗中共毙敌254团大中校副团长和345师124团中尉政治副连长以下389人,其中班,排长23人。纵深越北7号公路以南红河左岸地区40余公里,缴获大量武器装备及军用物资。

步兵124团在战斗中共英勇牺牲89人,轻重伤281人,烈士现葬于云南省河口县小兰溪烈士陵园。

纵观对越作战中,越军无论在战斗中及时掩埋尸体居于何种理由和战术目的,但客观地说这类战术的运用效果,对我军战斗士气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在当时对我军战斗力的形成和山岳丛林地作战特点的运用和总结影响是很大的。

小编推荐:老兵回忆:日本那些军人在被枪毙前的真实表现诸葛亮率十万大军兵伐中原:司马懿拖延不战而胜残疾人的斗争:史上因耻笑残疾人而引发的战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