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战史秘闻 > 美日太平洋战争的转折战:塞班岛登陆战

美日太平洋战争的转折战:塞班岛登陆战

时间:2016-05-26 18:12:10分类:战史秘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美日太平洋战争的转折战:塞班岛登陆战

美军第5舰队司令斯普鲁恩斯上将率领由29艘航母和7艘战列舰为核心的庞大舰队直扑塞班岛。上千辆坦克装甲车冲上塞班岛与日军激战25天,战斗的最后弹尽粮绝的数千日军发动自杀夜袭。攻克塞班岛,美军打开了轰炸东京的大门。太平洋战争的进程被极大的提速了。

经过珊瑚海,中途岛,瓜岛和拉包尔航空战,日本海航损失惨重,已经丧失了进攻能力。

日本连战连败决定采取防守态势

1943年以后,美国在太平洋方面反攻的速度和规模,迅速而且强大。日本企图扩大初期作战战果的各个战役——中途岛作战、瓜岛作战以及东南太平洋方面的岛屿作战等——均归失败。另一方面,以德意军由北非撤退为转折点,导致意大利脱离三国轴心的不利局面,以至日德意三国协同作战的基本设想也宣告崩溃。

为了应付这种局势,1943年9月15日,日本大本营决心改变过去的作战方针。不继续在东南太平洋同美军进行激烈的消耗战,抓紧时间建立所谓“绝对国防圈”,向新的防卫线上部署陆海军兵力。日本认为美军在太平详方面,将对于以拉包尔为中心的东南方面要地;所以在太平洋及印度方面绝对确保的重要地区是,包括千岛、小笠原、内南洋(中、西部)及新几内亚西部、巽他、缅甸在内的防卫圈。

日军大本营为防止太平洋战线的崩溃,1943年9月30日,御前会议决定,确定现尚稳定占据的太平洋各地区,为日本的“绝对国防圈”而必须予以确保。为此继续从其国内,从中国派遣军、关东军调出大量部队,进行战略防御。所以从1944年开始将大批关东军主力调往新几内亚,台湾,冲绳,拉包尔,布干维尔岛,新爱尔兰岛,帛硫群岛和本土。

1944年春天,能够调去防守日本帝国的所谓连锁基地的兵力,仅有十七个师团,这些连锁基地分布在从位于澳大利亚北海岸外的帝汶岛,沿荷属新几内亚,经菲律宾群岛往北至帕劳、马里亚纳和小笠原群岛,直至日本本土的长达6400公里的弧线上。然而美军并不准备慢慢的推进一个岛礁一个岛礁的和日军苦斗,美军决心千里大蛙跳直接进攻马里亚纳群岛中战略意义最大的塞班岛。如果攻克塞班岛,那么美国威力巨大的专为轰炸日本而制造的B-29型战略轰炸机就可以直接轰炸日本本土。

日本增援塞班岛的部队和物资在海运中损失惨重。图为美机在空袭日本船只

塞班岛终年高温高湿,1年分11月-3月的干季,4-10月的雨季。这个距离东京1900公里,面积186平方公里的小岛不是个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北部和南部是丘陵,中部是山地,西海岸有珊瑚,地势稍显平坦,东西南全部海岸都是悬崖。岛的南部有岛上最大的机场阿斯利多机场,中部有塔纳伯海港和可以俯视全岛的最高峰海拔473米的塔保乔山。

1898年美西战争爆发,因为西班牙人穷于应对美军,无暇顾及这个遗落之地,德国乘机花钱买下了这个荒芜的岛屿。很快到了1918年德国战败,1920年国联把这里委托给了日本。兴高采烈的日本人把这个太平洋海洋性亚热带小岛誉为彩帆岛,从此这里有了居酒屋,石头小路,也有了日本来的拓荒民。

在太平洋战争的大部分时间里,这里只有日本海军第5特别根据地队驻扎。1943年9月,日本确定了绝对国防圈。应为塞班岛南可以巩固菲律宾和南洋,守护交通线。东与马绍尔联系保障帝国本土的东侧安全。塞班岛也有幸被划入必须防守的地区之一。

大本营面对南洋的上万个岛屿眼花缭乱,需要加强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况且运输也很困难。直到1944年4月,才把本土的第43师团,改造成海洋师团,派遣他的第118,135和第136步兵联队海运启程,走上了一条危机重重的道路。海上危机四伏,无论白天,还是黑夜中的大海上,天空中都会有突然出现的飞机,让你无处可躲。都会有从海下愕然冒出来的幽灵般的潜艇,让人无处求生。

5月底出海的第118联队就遭到美军潜艇伏击,7艘运输船就有5艘沉没,1艘负伤,2240名士兵死亡。只有1000人失魂落魄的来到塞班,其中还有600人受了伤。1个联队混的只剩下了半个大队的实力。

但是最严重的还不是死了2240名士兵,而是为塞班岛运输的2个月的口粮和1个单位的弹药几乎全部损失掉了,只剩下了很少的一点弹药和口粮。从一开始,塞班日军就注定必须要以极度匮乏的弹药和口粮来对抗变形金刚一样的美军了,塞班岛战役也将注定是“皇军”的悲剧之地。

美军准备好的登陆部队有经历了瓜岛和塔拉瓦战役的老手陆战第2师,陆战第4师则在马绍尔群岛经受住了考验,陆军的步兵第27师也是拥有实战应验的,1个团参加过马金岛争夺战,1个团参加过安危吐克战斗。还有1个外号孤儿营的陆军暂编第2营全部是各个部队挑选出来的久经战斗的老兵组成的,现在把他们配属给了陆战2师第8团指挥。陆战队的2个两栖战车营,陆军的4个两栖战车营拥有722辆两栖战车加上坦克,美军在塞班岛将会投入1000辆战车和装甲车辆。

日本没有想到,美国敢于孤军突入千里,攻击塞班岛和关岛。日本大本营根据经验认为美军一定是依靠基地航空兵的掩护进行逐岛攻击的。而且也不会来的太早的。塞班岛属于陆军第31军的辖地,虽然陆军第31军的有5个师团和8个旅团,但是部队分布在马里亚纳群岛,特鲁克,硫磺岛在内的广大海域上的岛屿群上。力量十分分散。岛屿防御与大陆作战不同,如果海战失败,到了战时各个孤守岛屿的部队,也必定是各自为战,无法相互增援和进行机动,也不会再有援军和物资送来了,完全变成了1个自生自灭的弃婴。

塞班岛日军的计划是海岸防御,集中兵器,兵力乘美军刚刚登陆人员混乱,脚跟不稳的时候,进行果断的夜间滩头反击,发动夜袭是为了躲避美军的飞机和舰炮轰击。西海岸的悬崖群里唯一的港湾查兰卡若亚和塔纳伯港将会是美军的登陆地点。所以日军在南部,就是塔保乔山以南部署了8个步兵大队,炮兵的绝大部分和所有的战车,在北部只有2个步兵大队。日军在兵力的配备上很有重点,就是突出就地反击。

图为美军小心翼翼的爬上塞班岛

480架次美军轰炸弹丸小岛塞班岛

6月的塞班岛已经进入了雨季,看来日军的喝水问题是不用愁了。在这个地势像锅盖,中间高四周平的小岛上,有很多沟渠,山洞和1座海拔473米的第一高峰塔波乔峰。日军在南面还修了1个大型机场,中部有1个小机场,北部有1个简易的备用机场。

日军第43师团刚到这里2个星期-3个星期,也就刚安顿下来,还在这个炎热的太平洋岛礁上一脖子汗流的用极其有限的工具利用天然景物做工事。虽然从1944年4月18日,美军的轰炸机就已经开始光顾这个弹丸小岛了。日军第207设营队的朝鲜军夫和本土文职军人,以及塞班岛上的现地男女居民还都坚持在毒辣的亚热带太阳下背土抗石头极力加快速度修建机场。

1944年6月11日凌晨4点30分,宁静的塞班岛种植着木瓜,香蕉,芒果的果园和小道旁的木质小屋上空传来了凄厉的空袭警报声。190架次的美军飞机咆哮着使用炸弹,燃烧弹肆虐着这里的街道。6月12日,480架次美军飞机对塞班岛的机场,港口,和其他军事目标进行了爆炸清除。6月13日凌晨4点开始,120架次的美军飞机再次空袭了塞班岛。

美军提前上门砸馆日军判断失误

1944年6月13日上午9点40分,大海的尽头出现了一座座移动的大山,很快,巨型钢铁战舰如海市蜃楼城一般的向海岸迅速逼近。7艘战列舰,6艘巡洋舰和26艘驱逐舰对着塞班岛,提尼安岛岸上的目标开始了慢速瞄准炮击,30000吨级别的战列舰上拥有厚重无比的钢铁装甲,和装在重量900吨以上的大型装甲炮塔里的双联300MM以上巨型主炮,这些巨炮发射着最低700米每秒以上速度的重达几百公斤的大炮弹在近海向岸上阵地,一发一发如同地震般的摧毁着一切。

直到现在,6月13日美军炮击,日军才知道了美军的目标是塞班岛。日军原来认为,美军的麦克阿瑟会首先在新几内亚进军。西南面的帕劳岛将会是美军的首要目标。日军大本营唯一可以调动的预备队第14师团和大部分修筑器材都优先送到帕劳群岛。而塞班岛的工事是计划在11月才能完成的。没想到,美军却提前5个月就上了塞班岛的门砸馆来了。而此时的塞班岛的海岸大炮还都在外面,还没有架设起来。永备工事也没有,纵深防御体系也没有。

6月14日,美国海军蛙人爆破破坏了塞班岛海面下的暗礁,侦察和标示了登陆航道。

9天以前是万里之外的诺曼底,现在的时间是1944年6月15日,塞班岛的D日。虽然塞班岛只是1个蝇头小岛,但是美军投入了重火力打击舰队的战列舰绝不少于诺曼底,这里也是大制作,大场面。

在世界两端实施的大西洋登陆诺曼底的霸王行动,盟军出动了284艘军舰。在太平洋上的塞班岛上出动了112艘战舰。

美军的登陆地点选择了西海岸的查兰卡若亚,1个有足够正面宽度的海岸。登陆后可以直取塔保乔山,截断南北日军的联系,就近夺取阿斯利多机场。

图为美军正在使用步枪射击日军

美军正面1公里平均部署100辆战车

6月15日凌晨5点30分,美军战列舰、巡洋舰和驱逐舰开始最后的炮击。蜷缩在海滩及山坡上掩体内的日本守军,经历了这场考验,准备战斗至死。有一名日本士兵在日记中写下了最后一页:“我们拿着莫洛托夫鸡尾酒和手榴弹等待,命令一下,我们就将手持军刀,拼命冲入敌群。我所挂心的是,我们死后,不知日本将怎么样了。”12分钟后,美军联合远征军司令里奇蒙·凯利·特纳海军中将发布命令:“登陆部队上岸。”广播喇叭里接着传来牧师最后的祈祷和祝福。坎宁安牧师正在说:“……你们中大部分人都能回来,但有些人却要去见造物主上帝。”一个姓汤普金斯的美军中校说,“思想工作部门见鬼去吧!”

这里不是那些比球场大不了多少的小珊瑚礁,美军打几个小时就可以了,也不是瓜岛那样的丛林近战,而是在1个相对开阔的山地,面对1只拥有炮兵和坦克的正规日本陆军部队。这时在西侧查兰卡若亚附近海域美军100多艘坦克登陆舰,运输船开始为海军陆战队换乘。8点30分,陆战2师的第2,5,715两栖战车营和陆战4师的第10,534,777两栖战车营合计600辆以上的两栖坦克,两栖装甲车在8个海军突击队掩护下从仅仅6公里正面开始抢滩登陆。平均1公里正面100辆装甲车辆,在喷吐的火龙进行不间断的火力压制。

图为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正在推一门步兵火炮

日军射击准确登陆第一天美军伤亡千人

而在他们的后面是火力支援舰队,美军把塞班岛和附近的提尼安岛划分了7个火力区,由海军军舰组成的8个火力组负责。登陆地塞班岛西侧的2个火力区是重点,由3个火力组负责。规定军舰要注意从侧面射击日军的据点,还要使用军舰主炮直接抵近瞄准轰击日军的机枪火力点。什么叫杀鸡用牛刀,这就是。美军使用海军战列舰巡洋舰主炮抵近秒轰悲剧的日军机枪据点。

虽然,美军进行了佯动,但是日军还是坚定的固守着自己的判断,准确的据守在美军的预定登陆点上。塞班岛日军采取的是滩头防御,力求将登陆美军消灭在滩头水际,阻止美军深入内陆。但是时间仓促,日军在滩头只有野战工事,美军在准确的重型舰炮的轰击下,日军工事崩塌严重。防御这里的日军步兵第136联队面对美军的压迫性的强大压力和火力,并没有慌乱。以轻武器和1个榴炮大队【损失1门】对打无数美军两栖装甲战车和海面上的巨舰,杀伤美军1000人以上。其间,日军战车第4中队和河村步兵大队还向美军进行了反击,但在美军强烈的炮火和空袭下全军战没。到6月15日午后,日军终于抵挡不住不得不让美军在俄勒埃到查兰卡诺亚之间,占据了一个宽约4公里、纵深约最大1500码的桥头堡,而在最前边顶住日军的尖刀正是配属给陆战2师第8团的孤儿营,他们没有休息,在夜晚他们继续不知疲倦的挖掘工事,并且在内部挖掘出弯曲的战壕。这一天的白天,美军海军陆战队第2师战死237人,负伤1022人,失踪238人。

图为发动夜袭失败后阵亡的日本士兵和一辆日本战车

日军连续发动夜袭美军2天伤亡3500人

日军第31军参谋长井桁敬治少将以军司令官名义命令第43师团和海军第5根据地队在当天夜里发动夜袭。同时为了防御美军在塔那巴戈方面进行新的登陆,将第43师团的步兵第135联队改由军直辖。虽然有些人说日军不懂军事,全是猪,发动夜袭是找死。但是,在兵器,兵力,火力,物资全部是极度劣势的环境里,被美军独立包围在远离本土的孤岛上,要想死里求生。也只有在美军登陆当天立足未稳之时,在观察不便,美军重火力发挥相对受到限制的时候,发起果断的夜间反击,把对手打下海是取胜唯一的希望。否则,美军一旦站稳脚跟,那么点日军和那么点物资,是根本无法阻止美军的前进的。

18点49分,到了天色暗淡下来的时候,美军已经登陆20000人和大量装备和物资。并且严格的按照规定时间在各个地段发射照明弹,以防止日军夜袭。夜间日军横须贺第1特别陆战队和第43师团的2个预备大队在格拉班进行了动员,在3点和4点30分,日军沿着海岸成纵队前进。分2次对2万美军发起了夜袭,但是美军已经做好了防止日军夜袭的准备,猛烈的舰炮和地面大炮轰碎了日军的冲击,导致日军的2次夜袭全部失败,日本海军唐岛辰男中佐700人阵亡。

图为塞班岛上的美军重机枪手

6月16日,美国陆军第27师开始登陆。现在在塞班岛上的是一只拥有3个师67500名美军,还有18个营340多门陆军压制火炮,280多辆坦克,150辆水陆战车和700辆两栖装甲车在内的庞大装甲和炮兵力量。日军已经没有机会了。

日军第43师团长斋藤义次中将看到美军源源不断的登陆,而且火力太猛,自己手上只有4个步兵大队的预备队,如果不死中求生,放手一搏,将无任何翻牌的机会。于是,决定集中所有步兵,战车和炮兵部队发起第2次夜袭。由师团长亲自登上战车带领部队对查兰卡诺亚方面断然进行夜袭。另外1个大队和海军部队对西海岸其他目标进行夜袭。

当天夜里3点30分,日军在狭小的地区发动夜袭,狭小的登陆场,使美军部队太过密集,没有间隙。日军难以展开部队。日军任然发起坚决的冲击。美军炮弹速度在狭小的突破地段形成弹幕。日军第136联队,第140联队第3大队,在战车第9联队的44辆战车的掩护下拼命冲击。在塞班岛的日本战车部队属于第9战车联队的2个中队,主要是97式战车和小95式战车。

日军第136联队和坦克第9联队的少年战车兵驾驶着44辆战车攻击美军桥头堡,美军发现日军进攻后,将整个夜晚顿时变成了璀璨的照明弹之夜。海面上的美军军舰如同巨型自行火炮一般冲到海岸附近急速炮击海岸上夜袭的日军战车和士兵,从集结地,行军路线,冲锋阵位,到冲锋道路上到处都是剧烈爆炸产生的刺眼的光亮,要命的弹片,杀人的冲击波。日军一直拼命冲到了距离美军师部炮兵阵地前500米的位置,但还是在密集的美军轻重火力和M4坦克的联合打击下,日军的冲击最终还是遏制住了。不到一个小时,日军的2个步兵大队遭到毁灭性的打击,31辆战车被击毁在1个狭小的地区内,这让参战的日军战车部队几乎全灭,联队长五岛正大佐阵亡。虽然日本步兵一直打到天亮。这也无济于事。美军依然固守阵地。他们永远也不会被赶下海。

2天来的战斗美军虽然击败了日军2次大型夜袭,但是自身伤亡也很惨重,有3500多人伤亡,占战役全部的20%。6月17日白天,美军乘势占领了阿斯利多机场。岛上日军转入防御作战阶段,也有小股日军从美军的缺口,小群多路进入到美军后方利用步枪狙击美军,扰乱美军的后方。

图为发动渗透攻击时遭美军击毙的日军士兵

6月18日,日军第31军参谋长井桁敬治少将命令日军收缩防线到纳富坦角,并以塔保乔峰为依托组织抵抗。山地防御就是要卡住口子,控制通道。围绕重点,做疏散,隐蔽配置。形成支撑点环形防御。阵地要有几个可以相互支援的卫星据点保护,要求日军注意,严密伪装,便于对外观察。

美军陆战第4师这时已到达了南面的马基奇思海滩,美军陆军第27师则占领了岛上最大的机场阿斯利多机场,氧工厂,发电站。现在美军左翼是陆战第2师,中间是陆军第27师,右翼是陆战第4师,3个师齐头并进推土机一样多路分进,集中火力,梯队攻击,沿主要交通线,逐次钳形夹击,重点推进,对日军的一切目标进行持续的炮击和步坦联合攻击。南部的日军很快就被压缩在了纳福坦角。到6月18日,美军伤亡4856人,其中6个是营长。有的部队已经损失了60%的战斗力量。

日军号召士兵1命换7命忘掉生死

6月19日,日本大本营鼓励塞班守军要顽强的坚守打击美军,应为万一塞班有失,对东京空袭就会屡屡发生,因此必须确保其不能落入敌手。而现在的美军已经走过了南部的甘蔗田,向着中部进发了。6月22日,日军第43师团还有9000人,其他部队还有6000人,工兵还有1个集成中队。已经没有1门火炮。连续1个星期的战斗,美日双方和当地平民死伤惨重,在骄阳下的太平洋岛礁上死人很快就会腐烂生蛆,爬满了豆大的苍蝇。在让人绝望的困境里,日军雄心壮志的喊出了1命换7命的口号,号召士兵们抛去生还的希望,下定决心杀死美军以后,就去见祖先。6月24日由于马里亚纳大海战日本联合舰队的战败,日军大本营已经无奈的放弃了塞班岛。

6月24日,日军死守的塔保乔峰由于美陆军第27师前进缓慢,畏手畏脚,而两翼的陆战队又一往无前。导致侧翼暴露,美军被迫停止前进,塔保乔峰日军再次转危为安。造成这样情况的原因是美国陆军的训练重点是保存实力,少死人。根据这个先决条件,陆军前进一定需要炮兵和航空兵先把主要障碍物全部摧毁。步兵才挥师进发,距离天黑还有1个小时,就开始停止前进,就地采取2个连在前,1个连在后的局势,修筑相互可以进行火力支援的工事,至于这样做会浪费多少时间,那不在陆军的考虑范围内。

美军M-4型坦克在行进,M4型坦克是美军在太平洋登陆战中的重要步兵掩护和支援武器

而海军陆战队依托孤悬大海的军舰,面对的是坚固的海岸工事和据守他们的军队,时间就是一切,必须持续不断的前进打击对手,才不会被赶下大海。不到天黑,陆战队是不会停止前进的,他们也不太注意侧翼,他们本来就是在刀尖上玩刀子的军人。所以作风雷厉风行。快速的陆战队实在无法容忍过于慎重的陆军。于是,第5两栖军司令史密斯中将把美27师的师长拉尔夫,史密斯少将和第106团团长撤职送回了夏威夷。这次撤职事件让美国陆军感到非常的伤自尊。

6月26日夜晚困守在南部纳福坦角的大约1个大队的日军开始突围,虽然给美军战线后方造成了混乱,但是还是没有成功突围。塞班日军成建制的步兵部队还有1500人,战车3辆。25日上午,日军第31军司令部,第43师团司令部和舰队司令部在掩体了进行了联合会议,会议决定全部向塔保乔峰后方撤退,进行最后的抵抗。

美军组成诸多联合战斗群清缴日军

面对地形复杂的中部山地,岩洞,石头缝里的日军。美军组成了无数个联合战斗组合,美国兵很适合这种方式,军队有2种指挥方式,1种是命令式指挥,1种是委托式指挥,前者是长官不仅下命令,还要规定完成任务的具体方法,下级必须按照规定方法完成任务。后者是老毛奇先提出来的,就是长官只委托任务,说明情况,提供完成任务所需的兵力兵器,至于怎么完成,那就要发挥自己的主动性,灵活性和创造性了。后者听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他需要下级军官必须,独断专行,快速应变,临危不乱,快速抓住主要矛盾,并且做出反应。这就需要他们学识渊博,具有地理,风俗,历史,化学,物理,社情等知识,而不可以是孤若寡闻的蛮干家和知识贫乏,优柔寡断的人,他们干不了主动破敌的角色。而美军恰恰就是后者,应为,美军军官大多从小生活独立,敢作敢为,学历优秀,善于独立思考和工作。联合战斗组有坦克,喷火坦克,步兵,火焰喷射兵,他们喜欢先使用喷火坦克和坦克对日军的据点进行炮击和火焰喷射,步兵的任务是掩护坦克以阻挡日军的自爆。

图为美军海军陆战队使用火焰喷射器消灭椰子树遮掩隐藏的低洼日军掩体

这也就是说,日军是分散在岛上的,每个据点里的日军数量并不大。美军是攻势,可以在各个局部战斗集结优势部队,利用坦克,步兵,喷火兵,工程兵,通讯兵和海军,航空兵对孤立的日军据点进行全方位的联合打击。发挥美军的优势,美军的优势,无论2战,韩战,海湾战争,还是网络中心战,优势都是整体,以整体打个体,以联合打单一。

6月26日黄昏,经过1天激战的美军占领了塔保乔峰后继续向北前进,虽然在白天,美军通过超群的海军,陆军大炮和航空兵火力猛打猛冲,日军缺乏准备和物资,在这里的工事全部是简单的壶口式的,在美军的炮击下损失很大。到了夜间日军挺身队就分成小组小队到处游击夜袭。6月27日,日军第317大队夜袭了美军机场.击毁1架飞机,击伤2架飞机,但是日军也阵亡500多人,行动归于失败。

到6月28日,美军阵亡1474人,负伤7400人。在岛上,日军只要1个人还有1口气,就可以仅仅凭借1挺机枪据守阵地战斗到死。美军在夜里通常都不行动,全部待在营地和战壕里,只是不断的发射照明弹观察日军有无夜袭。只要有声响,无论是人,还是动物,美军的机枪就猛烈的交叉开火。由于白天无法行动,日军主要在夜间在美军的探照灯,照明弹和机枪的威胁下在黑夜里忙碌的到处跑分配口粮,弹药和维修工事。

在美军绝对优势的炮火下,日军无法和美军正面对抗,只能采取夜战和渗透,以取得可以近战的权利。只有近战日军才有机会和美军拼轻武器,从而有杀伤美军的机会。但是优秀的渗透者必须是具有独立作战能力的士兵。美军的对策就是上面说过的防御阵地内的有若干个可以组成无数个交叉火力的支撑点,形成火制地区。阵地和支撑点间隙部署地雷和铁丝网,配合使用探照灯和照明弹封杀小股日军的夜间渗透和潜伏。

6月29日,日军联合司令部向地狱谷转移,步兵第135联队的联队长铃木大佐也阵亡了。到7月3日,经过5天巷战,美军陆战2师在上午再次冲进街市,但是日军还在勉强支撑,到了下午美军坦克冲进街道,双方进行了混战后,美军占领了已经达成废墟的加特潘角和木特乔。

图为美军在草丛中的一个土洞里抓获一名成年日本男性

日军弹药已经耗尽伤亡开始暴涨

7月2日,日军的战斗力已经耗尽,日军靠3个基数弹药和美军恶战了已经2个多星期了。日军的1挺轻机枪3个基数不过是1200发子弹。从整个战役历时25天来看,日军1挺机枪1天只可以打48发子弹和拿开炮像放机枪一样的有坦克掩护的美军激战终日,并阻挡美国精锐的海军陆战队的残酷进攻。

阵地战是最费弹药的战斗方式,这点弹药,实际上最多就是激战个几天的量。所以日军在前1个星期战绩还不错,美军损失了近9000人。而在以后的2个多星期的战斗中,美军才损失了5000人,日军却损失巨大,特别是到了7月以后,塞班岛基本上变成了美军对无弹日军的单方面屠杀。

如今日军在加腊潘,塔保乔山北侧一线已难守住,左翼方面早已现出崩溃的兆头。于是第31军司令部及斋藤师团长决定将兵力集结于塔那巴戈西南地区,试做最后抵抗。唐纳山的日军野战医院收到了“玩死亡游戏”的命令。卫生兵分发手榴弹,每八名伤员一枚。主治医生——大佐命令,“能行动的病人都跟我走。使我万分遣憾的是,我只好把不能行走的战友留下。诸君,要像日本军人那样光荣舍生!”7月2日夜间,各部队撤出第一线,3日占据了从塔那巴戈北侧地区经221高地到加拉伯克西南高地一线的新阵地。可是,美军迅速跟踪进攻,7月4日,已从221高地西侧地区侵入日军阵地内部,最后一直留在加腊潘地区的日本海军部队,这一天全部阵亡。

在塞班岛,美军不算坦克,光是水陆装甲车辆就损失了204辆,除了日军火炮杀伤以外,日军主要还是仰仗步兵爆破。山地丛林反坦克主要就是利用坦克的行动路线受到遏制,只能在主要道路行进。日军可以在道路上设置爆炸物障碍物和非爆炸障碍物,特别的重点是转弯处,日本反坦克组合里的掩护队负责抵近射击,吸引坦克的注意,割裂坦克与步兵的联系,而日本自爆步兵就隐蔽在附近的树林里准备随时出击。

图为日军在塞班岛司令部遗址,位于一个很隐蔽的山洞里

日要求士兵不准投降发动自杀冲锋

7月5日,在海岸洞窟隐蔽的日军联合战斗司令部决定向塞班西部进行最后的总攻击,并且向大本营发出了“我们将以全部牺牲来筑成太平洋上的防波堤”的最后的诀别电报。很快,南云中将向塞班岛上的残余的日军发布了命令:

自美军企图进攻以来,于兹已有旬余,全体岛上皇军陆海空军将士及军佐,同心协力,英勇善战,随时发扬了皇军军威,期望能完成所负重任。然而不得天时,不占地利,唯以人和始及今日。今欲战而无资材,欲攻而炮类悉遭破坏,战友相继毙命。本应誓报此仇,奈敌顽进攻依然继续,我虽仍占有塞班一角,但在炽烈的炮击之下,不过是一些散华。当今之事,退亦死,进亦死。生死须得其时,方显帝国男儿之铮铮铁骨。今当予美军一击,埋骨塞班岛,筑成太平洋之防波堤。《战阵训》有云:“士不受虏囚之辱”,必须勇跃赴敌,竭力尽忠,从容就义,虽死犹生。兹与全军将士共祝圣寿无疆,愿皇国兴旺,索敌一战。昭和十九年七月南云中将!

南云中将要求塞班岛上残余的日军,决不可以投降,就是没有弹药,没有粮食,也要战斗,号召日军做自杀冲锋,也就是玉碎。日本人认为,玉石断碎,如樱花一样凄美。

现在美军已经逼近地狱谷了,枪炮声就在身边,就在耳旁剧烈的响着。夜色中的小山洞里,日军司令部勤务兵取出了一点珍藏的米酒和最后一点食物,一个罐头和一个饭团,这是最后的晚宴,饭后大家夹着最后两枝香烟你一口我一口地传着吸,直到烟蒂短得拿不住时为止。7月6日22点,舰队司令南云中将,高木中将,第43师团长斋藤中将,第31军参谋长井桁少将跪坐在一起,暗洞里除了将军们呼吸的声音,就只有洞外美军的枪炮声。1个副官拨出手枪走进来,从后面对着各位将军的头部一一射杀,最后这名副官将手枪对准自己开枪自杀。第43师团长斋藤中将的最后命令是要求残存的部下发动自杀性夜袭。

晚上,第43师团铃木参谋长,吉田参谋,平栉参谋还在忠实的遵照已经自杀了的长官们的命令在组织夜袭,日军的通讯已经中断了,全部通讯联络都要靠传令兵在夜间到处寻找小股日军传达命令。行动由第135联队联队长松田大佐指挥,但是几乎已经没有下级军官了。但是纪律性和服从性还是把3000名陆军,海军士兵,警防团员、青年团员、女护士,平民和拄着拐的伤兵集合成了1个集体。他们当中2/3的人都没有武器,只有是在手里拿着块石头,或者是木棍,甚至是徒手。行动从马孔肖村开始。

塞班岛西部马坤沙山是美军第27师第105团阵地,他的1营和3营有1段300米的缺口。美军高官忽视了下级营长的提议,认为日军已经不行了,不用担心什么。但是这个秘密还是被日军侦察兵发现了。7月7日凌晨3点30分,日军各个单位的零散幸存者和平民陆续的集结完毕了。按照日本的说法,“他们已经没有弹药和口粮了,已经到了绝路,他们不想投降,他们决心勇冲敌阵,死在敌人的枪林弹雨之下”。

?越过大海,尸横海面,跨越高山,尸横荒野,为天皇而死,视死如归……漆黑夜幕下地狱谷里的日军残部的歌声环绕在山谷的上空。气氛逐渐变的越来越肃穆,那种殉难的神圣气氛笼罩在所有人的脸上,无数的篝火和这歌声让士兵和平民们的情绪在高涨,在不断的高涨。终于所有的人做出了共同的决定拼了。?决定由护士亲手杀死不能行动的重伤病士兵,然后,可以行动的伤病士兵将和护士们一起参加自杀冲锋。7日零点刚过,出击啦,玉碎啦的声音就悄悄地传开了。杀了我吧!也带我去!伤兵们一片骚乱。大家相互鼓舞着都陆续离开了山谷。在山谷里不能行动的上千名重伤员也都在此起彼伏的万岁声中自杀了。岐阜、爱知、静冈联队等部队的军旗由士兵割成碎片后奉烧。

?日军往美军所在的马滩峡海岸的野地中默默的前行。凌晨4点。在瞬间的静寂之后,不知从哪里下达了“冲啊!”的命令。领头的六人高举着一面大红旗,就象演戏时一支队伍前面的先锋队一样。后面,是战斗队;再后面——令人最难以相信的——几百名头上裹着纱布、拄着拐杖、几乎没有什么武器的伤兵,他们一瘸一拐地前进。他们形成人海沿着环绕海滩的一条运甘蔗的窄轨铁路,朝美军第一○五步兵团的第一、二营猛冲过来。漆黑的夜里,日本人发出了疯狂的呐喊声,兵分几路,向马坤沙山下的美军穿越了105团1营和3营间的空隙,分成2路分别向哈拉基里峡谷的第105团3营和第10陆战团3营的阵地冲击。各个圆形阵地里的美军所有机枪和火炮一起开火,在黑夜里到处都是纵横交错的闪亮的子弹弹道,被震慑冲散的美军到处逃跑,甚至不惜跳入大海躲避,直到被海军军舰救起。海面上的美军战舰轰鸣着开炮近距离打击日本人,海岸上下起了弹片雨,大约有1000名日本人被美军的舰炮打死。

图为在美军的环形阵线内,时常会有因为渗透和夜袭而死亡的日军尸体

在地面上只战斗了30分钟,这些日本人就将美军第1营冲散。美军使用所有武器全速射击,日本人飞快的奔跑使用刺刀和木棍贴上去和美军进行白刃战。被日军切断了后方联系的美军第105团的第1,2营遭到了惨重的人员损失。到了凌晨塔纳伯村西南500米的美军炮兵第10团第3营的阵地也被日本自杀兵突入,当时,美军榴弹炮从1000码近距离轰击日军,但是毫无用处,美军将大炮射击的距离缩小到只有150码,100码,甚至是出膛就炸。日本人还是冲进来了。美军炮手被狂热的日本自杀兵手里的闪亮的军刀和刺刀吓的丢弃了大炮,向后跑路了。5点30分,日本人甚至冲到了美军第105团团部,并且占领了塔纳帕哥和马坤沙附近的美军阵地。

最后自杀冲锋美军至少798人伤亡

美军第10,105,106,165团等4个团几乎同时与日本人爆发了激烈的战斗,仅仅美27师的师属炮兵向第105团防区,就在5点到6点,这1个小时,就发射了2600多发炮弹压制日军自杀冲锋。随后,美军陆战队观察员惊愕的发现在先头日军的后面是一大群一大群的瘸子,拐子和缺了手脚的日本伤兵。相互搀扶着,向喷着无数夺命火舌的美军阵地蹒跚前进。他们大部分都是赤手空拳,但这没有关系,他们本来就是来求死的。

到了7月7日中午,美军第165团,陆战第23团在坦克的突击下向残余日军发起了反击。解救被日本人围困的美军,这些疯狂的日本人烧毁了美军的运输车队,袭击了美军的隶属于第773两栖装甲车营的的装甲车。7月7日又有1000名日本人发动了夜袭,但是美军已经严阵以待,美军反击部队和战车早已就位,这次夜袭很快就失败了。

7月6日,7日的战斗,日军包括平民死亡4311人,美军光是第105团和炮兵第10团就伤亡798人,双方的损失是1:5.4。

日本妇女抱着孩子跳下95米高悬崖

7月8日,美军第4师扫荡岛的北端,美军坦克和步兵还在追击逃跑的日本人,很多日本妇女爬过玛皮山到了悬崖,前面是悬崖绝壁,礁石和深不可测的大海,后面美军已经出现在了她们的后面,坦克的轰鸣声不断临近。在悬崖上聚集着几千名日本平民,正在进行集体自杀,不愿投降。尽管美军不断喊话要他们下来,不会伤害他们,现在仗已经打完了,等待着他们的是安全和食物。

这些日本女人还是决定自杀,而不是投降,玛皮海角上日本妇女,有的还抱着孩子,高喊万岁,纵身跳下95米高的悬崖投身到波涛汹涌的大海。身体摔在礁石上,粉身碎骨。尽管如此,还是有人把孩子扔下去,自己跟着往下跳,母亲们则背着孩子纵身跳下95米高的悬崖投身到波涛汹涌的大海,身体摔在礁石上,粉身碎骨。海里漂浮着许多尸体,扫雷艇“首领号”的艇长埃默里·克利夫斯上尉看见一个裸体女尸,是在分娩时淹死的。“婴儿的头已经出世,这就是他的全部。”附近,“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双手紧抱着一个士兵的脖子。这两具尸体紧紧抱在一起,在海浪中飘来飘去。”

7月9日6点15分美军宣布占领塞班岛,25天的残酷战斗终于结束了。

塞班岛战役,美军死伤14111人,美国海军发射炮弹138391发,陆军师属炮兵(不计算步兵团营炮兵和坦克炮)发射炮弹291405发。日军战死41244人,包括10000名现地平民和至少1000名朝鲜工兵。

2005年,日本天皇夫妇来到了4000名日本军民发起最后自杀冲锋的海岸鞠躬致敬

05年日本天皇来到塞班洒下千纸鹤

2005年,日本明仁天皇,美智子皇后来到了塞班岛,6月28日,日本天皇夫妇来到了4000名日本军民发起最后自杀冲锋的海岸,61年前这些日本军民正是高呼着天皇万岁冲向美军的枪林弹雨的。天皇身边的皇后美智子弯腰抓了抓地上的沙粒。

天皇和皇后随后向中部太平洋战死者纪念碑献上菊花、而后来到了该岛北端的万岁崖,面向大海向战死者默哀。61年前,在盟军即将攻克塞班岛之际,数千名日本平民喊着“天皇陛下万岁”的口号,从万岁崖或更高的自杀崖悬崖跳海身亡。无数日本女生折的千纸鹤飘满了悬崖,千纸鹤洒满了大海。天皇身边的日本遗族会、马里亚纳战友会老战士和战死者遗族热泪盈眶。下午,明仁天皇拜访了当地的养老院。当地养老院中有很多人虽然是土著居民,还是有120名土著老人为天皇唱起了旧日本军的军歌《走向大海》越过大海,尸横海面,跨越高山,尸横荒野,为天皇而死,视死如归……仿佛时间又回到了那个最后发起自杀冲锋的夜晚的地狱谷。

直到日本战败塞班还有残存日军

虽然塞班岛上的主要战斗已经结束,但是战斗还在零星爆发着,身心疲惫的日军游荡在隐蔽的洞窟,山谷和草丛里。他们不断的出来袭击美军,美军也对塞班岛上的日军进行了严密的扫荡。美军占据了悬崖的顶端,日军躲在悬崖下的暗洞里日子也就更苦了。蜗牛和癞蛤蟆是这些日军最高级的奢侈饮食了。直到1945年8月日本投降以后,岛上还有日军出没。

但是现在的美军潜艇距离日本本土只有1200海里了。切断了日本与南洋资源区的联系,取得了轰炸日本本土的基地。美国已经跳过了日本的车马炮,直接将军了。塞班岛登陆战是美军避实击虚点穴战的神来之笔,精彩异常。现在就连深藏在二重桥里的天皇都知道日本已经失败了,眼下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体面的结束战争。(来源:网络)

日军运输的工事材料全部沉海

第43师团的其他部队也是一路被潜艇袭击,师团工兵部队也没能来塞班。岛上极度缺乏水泥和钢材,日军只能就地利用现地的椰子树,麻袋箱子装土石为工事的核心。第43师团到6月才到齐,而战争到6月15日就爆发了,日军根本就没有时间构筑工事,只能快速修建一些简单的野战工事。从塞班岛指挥马里亚纳群岛全体地面部队的第三十一军军长小畑英良正式向南云提出警告。“具体讲,”他写道,“除非是向部队供应这些岛上无法获得的钢筋、水泥、带刺铁丝、木材等物资,否则,不管有多少军队,也无法构筑防御工事,只能拱手旁观,局势难于忍受。”局势此时将无法改善,成千上万吨的建筑材料已在运输途中葬身海底,再也没有了。

经过动员岛民入伍,现在塞班岛上的第43师团有不到13000人,还有拥有第47旅团,它拥有3个各有618人的大队,以及一些其他的运输队和后勤人员等等合计25469人,海军主体是第55海军基地守备队2000多人,横须贺海军第1特别陆战队800人,还有通信队,建筑队等合计6160人,塞班岛日军海陆军一共是31629人。据该师一位参谋平栉孝少佐报告说,这支部队六个月后才能参加保卫战。

塞班岛炮没几门将军却有很多

但是虽说这个塞班岛上的兵没几个,炮没几门,但是由于中部太平洋舰队司令部,第31军司令部在这里,所以这里的将军特别的多。有中太平洋舰队司令官南云忠一海军中将,参谋长矢野英雄少将,第6舰队司令高木武雄中将,第5根据地队司令辻村武久少将,第1联合通信队司令伊腾安之进少将,南东方面航空厂厂长佐藤源藏中将,第31军参谋长井桁敬二少将,第43师团师团长斋藤义次中将,第8方面军副参谋长公平匡武少将……

图为美机在轰炸日本在塞班岛的水上飞机机场

塞班岛的位置决定日本帝国命运

1943年的美国已经取得了太平洋战场上的战略主动权,他可以自由的选择对手,选择时间,选择地点。如果从的拉包尔,新几内亚到菲律宾,虽然可以躲开驻防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的日本陆军主力,但是这些岛屿上的日军数量也不少,打起来,需要相当的时间和巨大的损失。美国海军认为应该从中太平洋出击,通过占领一些重要但面积狭小,日军兵力薄弱的珊瑚环礁,而快速截断日本与南洋的联系。而在这样的战斗中,对付这些孤悬大洋上的小环礁,会充分发挥美国舰队的巨大的空中和炮火打击威力。

美军随后连续进行了塔拉瓦,夸贾林战役,现在他们又盯上了马里亚纳群岛上的塞班岛。现在美国需要一跃千里,对日本防区腹地的塞班岛进行一次冒险突袭,如果成功,美国就切断了日本和南洋的联系,并且获得了可以空袭日本本土的基地。到时候,塞班,关岛将成为美军在中太平洋的2大基地,夺取菲律宾,保障澳大利亚,切断日本的海上交通线。同时可以绕过特鲁克要塞,直逼日本的门户小笠原和琉球群岛,威胁日本本土。现在的塞班岛是太平洋战争的关键战略地点,这个186平方公里的小岛就是决定太平洋战争和日本帝国命运的胜负手。

但是从珍珠港到塞班岛有3000海里的漫长旅程,从埃尼威托克出发也还要1000海里。一旦失败,顿挫于坚城之下,塞班日军可以拖延的时间更长的话,经过2-4个月联合舰队和航空队经过了充分训练以后再出击直接对美军舰队进行攻击,是有机会重创美军的。美军的下一次反攻可能要再拖延几个月,而日军也就逐步构筑完成防御圈,太平洋战争战局也自然会无限期拖延。

1944年6月15日,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号重巡洋舰前面的美国海军伯明翰号巡洋舰正在开火轰击塞班岛日军

美军第5舰队司令斯普鲁恩斯上将作为美军此次行动的总司令官,带领第53特混队,第51特混队,第58特混队,这只庞大舰队拥有15艘航空母舰,14艘护航航空母舰,25艘巡洋舰,7艘战列舰在内的近650艘舰船,近千架飞机,满载着海军陆战队第2师,第4师,第3师,第1旅和陆军第27师等地面部队,战役代号征粮者,目标就是塞班岛。登陆日定于6月15日。这只人类历史上最为庞大的巨无霸钢铁舰队以翻山倒海,不可阻挡之势向塞班岛急速而来。

小编推荐:揭秘:古代历史上的女兵在军中通常做些什么?开疆扩土:盘点历史上影响中国版图的著名战役宝藏档案:项羽起兵宝藏12面金锣藏在了哪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