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战史风云 > 战史秘闻 > 二战时期哪国军人叛变最多:日本人最不愿叛变?

二战时期哪国军人叛变最多:日本人最不愿叛变?

时间:2016-04-24 12:18:17分类:战史秘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二战时期哪国军人叛变最多:日本人最不愿叛变?

二战期间,中国是叛变投敌军人最多的国家吗?一旦被俘,哪国军人最容易叛变?

由于中国人民近几年在浙江横店艰苦抗日,经常能在横店看见日本兵和八路军蹲在一起吃盒饭,但偶尔还有一些身披黄色军装,歪戴军帽,衣领敞开的军人,他们在抗战剧中,通常叼着烟,唱着小曲,酷爱抓鸡,欺负中国百姓比日军积极,打仗贪生怕死,没错,他们是伪军。

伪军是八年抗战中,无法回避的现象。据说投敌的伪军有百万之众,姑且不论这个数字是否真实,它在今天已成为某种政治暗喻,意指国民革命军在这场战争中不光彩的一面,另外,抗战时的伪军现象,也是批评家们常用的素材——为什么只有中国人会在外敌入侵时,才会有这么多人叛变。

问题是,抗战时的中国是叛变投敌最多的国家吗?

▍《地道战》中伪军汤司令奉承“皇军”:“高,实在是高!”

为纳粹德国死战的异乡人

柏林战役打到最后时刻,苏联士兵冲入国会大厦时,惊奇地发现一些战死的党卫军用铁链将自己捆在机枪上,翻看他们尸体,军服上的标志却是由丹麦、挪威、瑞典等北欧人组成的党卫军第十一装甲掷弹兵师(诺德兰)。

丹麦是纳粹德国在二战中征服的第二个国家,却有国民为纳粹德国而战。这并不是孤例,二战中,有30个不同国家200万人参加了德国陆海空军和武装党卫军,与之并肩作战。

▍其他国家参加德军人员分布

抗战时期中国的伪军并不直接隶属于日军,而是分属于不同的伪政权,如伪满军、伪蒙古军、华北治安军、汪伪政权军队,以及更小的伪地方政权杂牌伪军。而投效纳粹德国为其作战的外国人,则多是直接被编入纳粹党卫军。

纳粹党格外强调种族观念,但征召其他外国人入伍,却由党卫军始,其原因倒也简单:二战初期,由于德国国防军抵制,党卫军在国内招不到人,只能变相从外籍德裔开始征召,但后期因为人员有限,于是征召目标又转向非德裔日耳曼人,最后甚至扩展到斯拉夫人、土耳其人、南欧穆斯林、印度人。

反布尔什维克是纳粹德国忽悠不同民族入伍的重要口号,譬如党卫军在荷兰的征兵海报如是说:“为了你的荣誉和良心!对抗布尔什维克主义,SS在召唤你!”

尽管苏联公民始终被纳粹德国认为“政治不可靠”,但战争中却有近百万人叛变。其情形较中国抗战期间效力于地方伪政权的伪军要严重得多,毕竟日本不像德国那样,赤裸裸地宣称要毁灭俄罗斯。

德国军史学家约·霍夫曼在1986年出版的《弗拉索夫军史》一书中认为:但截至1943年中期,德国军队中有90个俄罗斯营、140个人数上相当于团的分队、90个野战营和其他一些小分队,它们主要被用来对付游击队员。另有统计,到了1942年秋天,大约有90万苏联人在与德军并肩作战,你没看错,是90万。

二战期间,苏联公民叛变到纳粹德国一方的总数有多少,迄今难于统计。不过,以斯大林标准,苏联的叛变者数字恐怕要远多于德国的统计。

1941年8月16日发布的《苏联国防人民委员270号命令》中,将被俘和叛变混为一谈,第一条就规定:“在战斗中丢掉、撕掉徽章逃往后方或投降的指挥官和政治工作者将被视为逃兵,他们的家庭成员将作为违背誓言者、叛徒和逃兵的亲属而被逮捕。”

▍弗拉索夫检阅俄罗斯解放军

二战期间,苏联大规模的叛变投敌行为,除了其过去残酷的集体化和大清洗外,对俘虏的严酷政策和惩罚措施同样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以人口比例计,苏联或许才是二战期间叛变投敌最多的国家。

日本人最不愿叛变投敌?

人们印象中,二战时日本人是最顽固的,他们甚至在战场上很难被俘获。

日本人将战俘视为军人耻辱,被俘往往意味着叛国,而西方国家则不认为无力继续抵抗时,放弃武器被俘是不名誉的事。

不同的战俘观导致完全不同的阵亡和被俘比。20世纪的战争中,西方军队被俘者与阵亡者比率大约是4比1,而日军在二战初期的被俘与阵亡比例约为1比120,只在太平洋的霍兰迪亚岛上出现过1比5的数字。

但是,放下武器的日军的表现会迥异于西方军队。西方军队放下武器后,会按照日内瓦公约的要求自报身份,以获取应有的权利保护,他们依然视自己为军人,不会为敌方效力。而日军则不然,一旦被俘,便很容易转向敌人一方。

抗战期间,国共双方都俘虏了少量日军,除被很快释放的战俘,被拘押的日军战俘在攻心战术教育下,多被改造成反战宣传员,譬如共产党一方就组建了一个“在华日人反战同盟”,八路军在围攻碉堡不克时,有时就会有反战同盟的成员喊话。

1945年日本投降后,留在中国的日军部分被征召参与国共内战。参加共产党一方的日本人主要集中在东北的四野,据日本“回想四野会”会长中村义光从日本厚生省得到的资料,遣返日本人中,参加过解放军的有4000人左右。而据当时东北9省14个市的调查统计,共计有31030人到33000人被分配到卫生部、军工部、军需部等部门。

除后勤部门,少数日本人还被编入战斗单位,如幅敬信因为会使用掷弹筒,被直接编入战斗部队。他的战友舞田岩男原为日军机枪手,从战俘营征用,编入机枪连。野田明17岁参加解放军,编入独立二师三团机枪连,后来屡立战功甚至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一些特殊军种,如炮兵、空军里也任用了许多日本教官,如东北航校建立,原日本关东军第二航空军团第四练成大队的林弥一郎部被俘后全部加入东北民主联军,计有飞行员20名、机械师24名、机械员72名以及其他各类地面保障人员近300人。东北航校成为中共空军的摇篮,培养了刘玉堤、张积慧等朝鲜战争的王牌飞行员。

日军不仅为解放军效力,在山西,也有2000多日本兵留下来组成了第十总队为阎锡山卖命。这使得国共战场上,出现了日本人同时为交战双方效力的状况。

▍林弥一郎,参与了中国空军的创建

日军俘虏的驯服不分对手。

太平洋战场,美军深为日军拼死作战震惊,但日军一旦被俘,除了一些人会继续顽强抵抗外,多数俘迥异于西方战俘的态度同样让他们震惊,因为日军战俘往往会主动与盟军合作,这种剧烈的变化让美军难以想象。

本尼迪克特的《菊与刀》中就提到:直到战争快要结束的前几个月,才有极少数人要求回国,不论战争结局如何。有些人要求处决自己,说:“如果你们的习惯不允许这么做,那么我就做一个模范战俘。”他们比模范战俘还要好。有些老兵和多年的极端国家主义者给我们指出弹药库的位置,仔细说明日军兵力的配置,为我军写宣传品,与我军飞行员同乘轰炸机指点军事目标。好象他们在生命中翻开了新的一页,其内容与旧的一页完全相反,但他们却表现出同样的忠诚。

在苏联战俘营中的日俘同样如此。苏联因为德国入侵造成了巨大伤亡,为弥补劳动力不足,掳获大批日军战俘后长期羁押,但并未积极对其思想改造,不过一些被俘日军的回忆录中提到,某些日本官兵突然变得很有觉悟,积极配合苏联看守,指控战友偷懒、不积极,并且很愿意接受苏联观念影响。

与盟军战俘和德军战俘经常会组织越狱逃跑不同,日军战俘具有良好的服从性。一旦被俘,之前“宁死不屈”的日本兵便老实起来。就如关内向国军投降的日本军队,即使只有几个看守,几百名日本俘虏仍然老老实实修路,根本不逃跑。

苏军档案也显示,关押在远东的德军战俘逃亡现象要明显高于日军。日军战俘被普遍评价为工作勤奋、认真、组织纪律性强,不过,这也一度让苏联人不愿意放他们回国,因为他们的杰出表现,与当地苏联妇女发生恋情的日军战俘,少数允许留居苏联,而“倒霉的”德国人则未获得这一神圣权利。

不过,二战期间的日本战俘虽然称得上是世界最模范的战俘,但不愿返回日本的只是极少数,而表现最让人惊异的,还是苏联人。

1945年攻占德国本土的盟军解放了大批苏军战俘和平民,但这些九死一生的幸存者中,竟有近百万人出于恐惧向盟军提出庇护请求,对此无法理解的美英占领军拒绝了他们的请求。

战后总计有420万苏联战俘、平民归国,只有27万人被逮捕惩罚,幸存的47名将军中,只有20人被处决,其余的恢复了军职。事实证明,苏联政府并没有这些人想象得那么残暴。

除了这些在民族上很相近的国家,还有诸如英法这样的死敌国家的公民替德国卖命。法国志愿者加入反布尔什维克法国志愿军团、法国旅、查理曼师等单位。其中以反布尔什维克法国志愿军团最为著名。

法国志愿军团是个创设于1941年7月8日的法国非正规军事组织,其成员大多来自法国不同的右翼团体和通敌党派。这得益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纳粹浪潮在欧洲蔓延,参加的就是一帮法国愤青。

纳粹德国还组织了一支由英国人组成的英国自由军团BFK。按最初想法,这支部队应有2千人,但战实际上只有不到300人与纳粹合作。这些英国人与30年代英国法西斯运动有重要关系,战争爆发后,一些被俘记者参加了纳粹宣传系统,一些被俘英军和英裔法西斯分子参加了BFK,虽然这支部队最终只招募了50名合格士兵,连一个连都够不上。但这支部队中的某些人也参加了柏林最后的战斗,并为之牺牲。

叛变投敌最多的国家

二战期间的为德国作战的叛变者遍及欧洲,但为德国贡献人力最多的,却是纳粹德国的死敌苏联。

德国入侵苏联后,利用苏联乌克兰、波罗的海地区居民对苏维埃政权的仇恨,以反布尔什维克口号,动员大批非俄罗斯人调转枪口替德国效力,这些非俄罗斯人虽然处于纳粹德国的种族歧视链底端,但却甘愿与之合作。

由于对苏联的仇恨,纳粹德国并未主动从苏联战俘中挑选炮灰。二战期间,计有500余万苏联士兵被德军俘虏。纳粹借口苏联不承认1929年7月27日关于战俘待遇的日内瓦公约,对苏联战俘迥异于与美英等国战俘,苏联战俘绝大部分未能幸存。

▍苏联战俘与德军军官

虽然纳粹德国歧视、仇恨俄罗斯人,甚至反感自己的队伍中有俄罗斯人,仍有大批俄罗斯人加入叛变行列。影响最大的就是红军高级将领弗拉索夫被俘后的主动叛变。

弗拉索夫在战争初期表现出色,从师长干到集团军司令,并成为著名战争英雄,但1942年7月被俘后却迅速叛变投敌,他起草了一份备忘录表示:大部分俄罗斯人愿意参与一场推翻布尔什维克暴政的运动。但德国人不认为弗拉索夫有价值,他只是被拉去参与占领区的维稳宣传工作,并且取得一定成效。

1942年12月,弗拉索夫又拟了一份《斯摩棱斯克宣言》,公开表示要在布尔什维克手里解放俄罗斯人民。《斯摩棱斯克宣言》发表后,不仅引发大量苏军士兵叛逃,还导致德占区的居民心理发生变化,对苏联当局不满的居民把他当作属于俄罗斯人自己的力量。

看到弗拉索夫巨大能量的占领区官员同意弗拉索夫的请求:率领一支由苏联人组成的军队与斯大林作战,但被希特勒否决。1944年战争形势对德国不利,弗拉索夫这才被启用,当年年末组建了由俄罗斯志愿军组成的俄罗斯解放军,由原苏军降将布尼亚琴科、维兹列夫等出任师长,总兵力约5万人,其中有数十人曾是苏联著名的英雄飞行员。

小编推荐:台儿庄大战中的敢死队:无一人去拿3万块大洋赤壁之战胜利谁的功劳最大?赤壁之战的最大功臣揭秘:剿灭太平天国的劲旅湘军是怎样炼成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