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演义趣闻 > 揭秘:王熙凤与丈夫贾琏白天行房的难言之隐

揭秘:王熙凤与丈夫贾琏白天行房的难言之隐

时间:2016-05-20 23:05:19分类:演义趣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揭秘:王熙凤与丈夫贾琏白天行房的难言之隐

一部《红楼梦》描写的是金陵贾府由盛到衰的历史,写尽了古代社会的人间百态,也写尽了上流社会春花秋月。在《红楼梦》中金陵贾府,不论是少男少女,还是少夫少妇,无不精于风流、通晓风月。但是。他们风流也好,风月也罢,不是在更深人静的夜间,就是躲在不为人知的角落,而唯独王熙凤却喜欢白昼阳光下的闺房床上风月,而且并不避讳身边的丫环仆人。那么,王熙凤这位金陵贾府最精明强干的少妇为什么喜欢白昼阳光下的床上风月?这白昼阳光下的床上风月的背后透露出怎样的隐情呢?

王熙凤,人称凤姐,乃贾琏之妻,王夫人的内侄女。长著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身量苗条,体态风骚。她精明强干,深得贾母和王夫人的信任,是贾府的实际大管家。在《红楼梦》的“送宫花贾琏戏熙凤”一回中,有这样一段描写:“只听那边一阵笑声,却有贾琏的声音。接着房门响处,平儿拿着大铜盆出来,叫丰儿舀水进去”。平儿开门让丰儿去舀水,并不是为了舀水而舀水,而是为了让人得知房事已毕。从平儿开门让丰儿舀水、而丰儿在外面回避等情节,不难看出看出,主人在房间里成其好事,在外面仆人们都心知肚明,并等着侍候。那么,作为主人的王熙凤和贾琏本是一对名正言顺的夫妻,为什么非要在大白天的光天化日之下,当着仆人们的面迫不及待地一度春风?王熙凤这位大家闺秀成长起来的精明少妇,为什么变成了如此饥不择“时”的欲女了呢?

其实,贾琏这个花花公子是一个无耻之徒,在《红楼梦》中,贾琏的那些对于情爱的新奇要求,王熙凤也许连做梦也想不到,但是,她必须去尽量迎合丈夫的要求。后来王熙凤得了血崩症,恐怕就与疲于应付丈夫的性需求有关。然而,即便如此,日渐年老色衰的王熙凤也难免让花花公子贾琏逐渐失去“性趣”,而没有子嗣的现实更使夫妻性关系趋于紧张。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按传统中国社会的常理,这时候丈夫可以合理合法地同其他女人发展性关系。因此,天生妒忌的王熙凤不得不分出大半精力来抓奸。这除了她的妒悍天性使然外,更多的是出于失去地位的恐惧。

揭秘:王熙凤与丈夫贾琏白天行房的难言之隐

纵观凤姐一生,可能很少享受过真正的性爱快乐,一边勉为其难地满足贾琏日益时尚的性需求,一边提心吊胆地抓奸防患于未然,结果是更加恶化他们之间的夫妻关系。俗话说,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聪明甚至十分精明的王熙凤,却对丈夫贾琏的“性趋向”没有一点儿把握能力。因此,她对待即便是自己从娘家带来丫环平儿也是又挤又防,而对贾琏的二奶尤二姐,更是千方百计置之死地而后快。但是,王熙凤的妒悍作风更让贾琏渐行渐远。

揭秘:王熙凤与丈夫贾琏白天行房的难言之隐

他先是虚张声势的提出休妻,后来就真的对于王熙凤这位结发之妻冷下心来。而王熙凤一边打压驱除贾琏身边的女性,一边为了讨好贾琏而对他提出的任何性要求又是从不敢拒绝。因此,这种白昼阳光之下的床上风月,不仅是王熙凤迫不及待的畸形心理使然,更是她饥不择“时”的一种无奈选择。

王熙凤的屈服,首先表现为有条件的忍让,比方说容下了平儿,成为“通房”丫头,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平儿的善良和忠心,何况目的还是为了“拴爷的心”。其次,表现为对贾琏的施威泼醋作适当节制,王熙凤不是那种泼妇,火候已够即收篷转舵。大闹宁国府是这样,在鲍二家的事件被揭发后,虽则掀动了一场轩然大波,而最终不能不接受贾母的裁决,贾母的裁决显然是偏袒贾琏的,王熙凤尽管争得了面子,而贾琏明显地得到了老太太的袒护。回到房里,贾琏问:“你仔细想想,昨儿谁的不是多?”就是说的王熙凤生日那天,要照一般的想,谁的不是,谁的错?王熙凤的生日,贾琏不但不来,还跟鲍二家的偷情,当然是贾琏的错,然而王熙凤不能理直气壮地回答“谁的不是多”这个问题,不能指斥和警告贾琏,她只能跑到贾母面前说:“二爷要杀我”,她怎么不把贾琏检举出来呢?不能那样,所以她只能以“二爷要杀我”这个题目来哭闹,最后不得已转移矛头。

王熙凤的屈服是把锋芒指向与之争宠的其他女性。打平儿,打鲍二家的,在尤二姐的事件上就更加明显了,更加自觉地转移到与之争宠的女性身上,使她们成为牺牲品。王熙凤搞定尤二姐的全过程,淋漓尽致地表明了这一点。她把一切的仇恨、怨毒、心机、谋略都用在了与贾琏有性关系的其他女性身上。同时,也可以看出,她搞定其他女人的手段还是很高明的。

王熙凤搞不定贾琏原因之二,是因为王熙凤虽然精明强干,但是,身上缺乏温柔、贤淑、妩媚等应有的女人味,对丈夫贾琏不够体贴、尊重,在贾琏出轨的事情上也处理得不够恰当。

王熙凤防贾琏就“像防贼的”一样,不仅给予经济上的封锁,而且给予精神上的禁锢。轻则在言语上含沙射影、旁侧敲击、冷嘲热讽,重则在哭骂缠闹,把贾琏的逾墙钻穴之事暴露于众人面前,毫不顾及贾琏的感受,让贾琏丢尽颜面。这样处理的结果不但不会挽回贾琏对自己的尊重和真心悔过,反而使他含愤在心,变本加厉。尤其在贾琏偷娶尤二姐事情上,王熙凤表现出来狠辣歹毒的手段,妒忌偏狭的心胸,怎么能赢得贾琏的真情?倒是尤二姐、平儿、“多姑娘儿”等人的善解人意、风流多情,才让贾琏生出些许的情愫。以尤二姐为例:“无奈二姐倒是个多情人,以为贾琏是终身之主了,凡事倒还知疼着痒。若论起温柔和顺,凡事必商必议,不敢恃才自专,实较凤姐高十倍,若论标致,言谈行事也胜五分。”致使“贾琏越看越爱,越瞧越喜,不知怎生奉承这二姐。”二姐死后,“贾琏搂尸大哭不止”,“又搂着大哭”,其丧葬待遇也是王熙凤身后所不能比拟的。

王熙凤搞不定贾琏原因之三,是因为王熙凤在床上不够主动,在夫妻性生活方面始终满足不了贾琏的需要。

按照《红楼梦》的“真事隐”的写作风格,可以说,贾琏者,无疑是“假脸”也。也就是说,贾琏虽然生就一副好相貌,是个美男子,但其实“粗俗不堪”,这是小说里贾宝玉对他的评价。贾琏的轻狂放荡,很明显的。一是喜欢沾花惹草。先是与鲍二家的胡搞,后又在国孝家孝期间偷娶尤二姐;二是性欲特别强烈。身边一旦少了女性,便忍耐不住,“拿清俊的小厮泻火”;三是对妻子王熙凤的性要求很高。

《红楼梦》关于贾琏和王熙凤这一对贾府的“金童玉女”的性生活描写,是很含蓄的,也是很高妙的。一处是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写周瑞家的给王熙凤送宫花,正好贾琏和王熙凤这对小夫妻大中午的行房事,闹得嘻嘻哈哈的。“正说着,只听那边一阵笑声,却有贾琏的声音。接着房门响处,平儿拿着大铜盆出来,叫丰儿舀水进去。”另一处是第二十三回,这样写道:贾琏道:“果这样也罢了。只是昨儿晚上,我不过要改个样儿,你就扭手扭脚的。”凤姐儿听了,嗤的一笑了,向贾琏啐了一口,低下头便吃饭。贾琏已经笑着去了。

可不要小看了这两处描写,它传达出的信息是很丰富的。这说明,作为夫妻,贾琏向王熙凤的性要求的密度、强度和质量是很高的。一是次数频繁,二是花样翻新。否则,才和王熙凤隔房几天的贾琏就不会“拿清俊的小厮泻火”了。而就在表现贾琏的放荡之中,人们也看到了王熙凤,这个平时精明能干呼风唤雨的女强人“坚守妇道”的一面。

别看王熙凤无论和男人还是女人都很能打交道,但其实,王熙凤还是很“坚守妇道”的。在贾琏送林黛玉回扬州期间,王熙凤的表现就很令人刮目相看:话说凤姐儿自贾琏送黛玉往扬州去后,心中实在无趣,每到晚间,不过同平儿说笑一回,就胡乱睡了。这日夜间,正和平儿灯下拥炉倦绣,早命浓熏绣被,二人睡下,屈指算行程该到何处。不知不觉已交三鼓,平儿已睡熟了。

同时,王熙凤在性生活方面,不仅被动,而且保守。在技巧方面,贾琏是很大胆的,而王熙凤确实很保守,贾琏不断的变换方式寻求刺激,而王熙凤则很被动很不愿意改变。面对丈夫尚且如此,说明王熙凤骨子里是一个很保守的人,而她在人前与男子交往甚至调笑,不过是逢场作戏和要强而已。

当然,王熙凤还有性冷淡问题,使她与贾琏的性生活越来越没“性趣”,发展到后来居然找借口对贾琏予以回避疏远。王熙凤对贾琏的性冷淡越发严重起来。譬如,巧姐发热出痘,王熙凤以此为借口,“命平儿打点铺盖衣服与贾琏隔房”。谁知那个贾琏,只离了凤姐便要寻事,独寝了两夜,便十分难熬,便暂将小厮们内有清俊的选来出火。……如今贾琏在外熬煎,……那多姑娘儿也曾有意于贾琏,只恨没空。今闻贾琏挪在外书房来,他便没事也要走两趟去招惹。惹的贾琏似饥鼠一般,少不得和心腹的小厮们计议,合同遮掩谋求,多以金帛相许。…… 谁知这媳妇有天生的奇趣,一经男子挨身,便觉遍身筋骨瘫软,使男子如卧绵上,更兼淫态浪言,压倒娼妓,诸男子至此岂有惜命者哉。那贾琏恨不得连身子化在他身上。贾琏在妻子身上得不到的性满足,在这次出轨中却得到了酣畅淋漓的发泄。

王熙凤不知道用自己特有的少妇风情来满足自己的男人,结果使贾琏才“似饥鼠一般”,到处鬼鬼祟祟地觅食偷腥。在夫妻性事上,如果王熙凤能像“多姑娘儿”一样“有天生的奇趣”,“更兼淫态浪言”,也许贾琏就会和她“难分难舍”、“遂成相契”;如果王熙凤能像尤三姐一样“这等无耻老辣”、“饧涩淫浪”、“绰约风流”,也许就能将整天无所事事、饱暖思淫欲的贾琏一举搞定,使其觉得“是块肥羊肉,只是烫的慌,玫瑰花儿可爱,刺大扎手”,“心中也悔上来”,断了邪念。

贾琏与王熙凤,原不是普通的夫妻,在家族式管理的荣国府,他们还是同僚;他们的闺房,也随时充当办公室、签押房,一丝天然的柔情被强硬的权力与利益冲击殆尽,只剩下勾心斗角,同床异梦。这就是贾府的一对“金童玉女”式的夫妻。贾琏,英俊风流却粗俗不堪,王熙凤,精明强干却“坚守妇道”。这种表面上的般配和骨子里的不同,必然会导致贾琏和王熙凤的婚姻悲剧!

拓展阅读:

小编推荐:在西游记中唐僧师徒四人一共去到了哪些个国家?古龙三公子分别是谁?陆小凤为何不是古龙三公子卢俊义真是宋江一伙害的官财尽失家破人亡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