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演义趣闻 > 王熙凤操办的两场葬礼 竟是她人生的高点与末路

王熙凤操办的两场葬礼 竟是她人生的高点与末路

时间:2016-05-20 16:18:15分类:演义趣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王熙凤操办的两场葬礼 竟是她人生的高点与末路

《红楼梦》中,精明强干的王熙凤是贾府的大管家,她操办过两场葬礼,一场是秦可卿的葬礼,一场是贾母的葬礼。

十二钗中的秦可卿,是宁国府的长孙媳妇,也是唯一将生命终结于前八十回的,曹雪芹在《红楼梦》第十二回中描写到秦可卿的死——凤姐还欲问时,只听二门上传出云板,连叩四下,正是丧音,将凤姐惊醒。人回:“东府蓉大奶奶没了。”

说来秦可卿是宁国府的长孙媳妇,而王熙凤是荣国府的管家,本来并无权去管理宁国府的事情,但作者曹雪芹却在此处设置了精妙的安排:贾珍的夫人尤氏抱恙无暇料理丧事,贾珍便授意王熙凤协理宁国府秦可卿葬礼,他对王熙凤说道:“妹妹爱怎么办就怎么办,要什么,只管拿这个取去,也不必问我,只求别存心替我省钱,要好看为上。” 就这么一个“好看为上”,透漏了贾珍想借此阵仗彰显一下宁国公的威风,尽管拿钱装点出一个光鲜的脸面。有这话在前,王熙凤便像拿到了尚方宝剑,立马坐镇操办葬礼。我们在这里分析一下王熙凤的心理,想来她应该是非常乐意来操办秦可卿的葬礼的,一来是她爱揽事、出风头的性格,二来也是借此表达她与秦可卿关系亲密,亲自办葬礼更能表达她的悲痛。而更重要一点我们都心知肚明,那就是王熙凤借此一事可以巩固她在贾府的威望!

王熙凤操办的两场葬礼 竟是她人生的高点与末路

王熙凤的名声宁国府的总管有所耳闻,特地叮嘱下人:“如今请了西府里琏二奶奶管理内事,倘或他来支取东西,或是说话,我们须要比往日小心些。 每日大家早来晚散,宁可辛苦这一个月,过后再歇着,不要把老脸丢了。那是个有名的烈货,脸酸心硬,一时恼了,不认人的。”

于是王熙凤很顺利的将各种事情安排的井井有条,将葬礼办的那叫一个豪华风光,“一应执事陈设,皆系现赶着新做出来的,光艳夺目.宝珠自行未嫁女之礼外摔丧驾灵。”“路旁彩棚高搭.设席张筵,和音奏乐,俱是各家路祭:第一座是东平王府祭棚,第二座是……”

王熙凤操办的两场葬礼 竟是她人生的高点与末路

出殡场面的热闹令人惊叹,其送殡队伍浩浩荡荡,一连三四里远,王孙公子的大轿小轿都连成串了。最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东西南北四王的路祭,这四王与贾家算得上是世交,但贾家那时已呈现衰败之气,或许四王也是勉为其难随大流而已。有人言:“如今的这宁、荣两府也都萧索了,不比先时的光阴,如今外面的架子虽没倒,内囊却也尽上来了”。

为了这场风光的葬礼,贾珍也一直在锦上添花,看中了忠义亲王订购的一副罕见珍木,贾政劝他“此物非常人可享”,可贾珍还硬是买了下来做棺木;他又花了一千两银子给儿子贾蓉捐一个官,这五品龙禁卫虽是个虚衔,却间接让秦可卿升格为“诰授龙禁卫秦氏宜人”。加上有精明能干王熙凤打理,这场面子工程十分成功,也确立了王熙凤在整个贾府的地位。

虽然她是荣府实际上的管家,但上面还有贾母和王夫人压一头,或许王熙凤原先还幻想自己年轻,又有才干,将来必能在贾府还会有几番大作为,却不想贾府常年的奢侈浪费,衰落已成事实,开支已捉襟见肘,而贾母的寿忠真正揭开了贾府上下不愿意接受和承认的事实。

第一百十回中“邢王二夫人等本知他曾办过秦氏的事,必是妥当,于是仍叫凤姐总理里头的事”凤姐自己也是思衬着此事必成,便也应了。然而,此次却比不上秦可卿的葬礼。

王熙凤在操办秦可卿葬礼时要本不用为各种费用着急,花钱如流水一般,怎么气派怎么花,供她支配的仆人能达到一两百人之多。可是到了贾母的葬礼上,凤姐能支派的银两有限,,且只有可怜的六七十个人可以支配,“凤姐一一的瞧了, 统共只有男仆二十一人,女仆只有十九人,余者俱是些丫头,连各房算上,也不过三十多人,难以点派差使。”

贾母这位红楼梦中一直受到尊敬的人,一生荣华,其葬礼竟是在贾家巨大亏空下敷衍了事的。若不是朝廷的恩威,朝臣或许根本就不想来吊唁了,即便来了也是态度冷漠。古代官场重礼更重“利”。贾府一倒便失去了价值,人情往来就疏远了。贾府的末世败像已毫无遮掩的显露于人前,圣上原本赏了一千两银子,贾赦说了句老太太的丧事不必糜费图好看,合了邢夫人的意,邢夫人便将钱克扣下来。偏贾赦和贾政只说话不管事,只有王熙凤自个儿撑着。

本来王夫人是王熙凤有力的靠山,可贾母死后王夫人也跟着邢夫人,邢夫人安排王熙凤办事却不给足银子,使她束手束脚。贾母的葬礼上尽是萧条冷落的光景——“叫了半天,来了菜,短了饭”,“外头的银钱也叫不灵,即如棚里要一件东西,传了出来总不见拿进来”,“叫了那个,走了这个,发一回急,央及一会,胡弄过了一起,又打发一起”。

王熙凤操办的两场葬礼 竟是她人生的高点与末路

此时的王熙凤办事已没了往日井井有条的作风,贾母死后第三天,贾府上下依然是一团糟,下人大多都不听她的号令,“凤姐只得在那里照料了一会子,又惦记着派人,赶着出来叫了旺儿家的传齐了家人女人们,一一分派了。众人都答应着不动。”她只好低声下气地求众人:“大娘婶子们可怜我吧!我上头挨了好些说…”

王熙凤平日里对下人严多赏少,自然惹下不少私下的埋怨,而她的威信扫地是从一小丫头嘴里无情的揭露的,那小丫跑来说:“二奶奶在这里呢,怪不得大太太说,里头人多照应不过来,二奶奶是躲着受用去了。”连这样一个小丫头都敢说话不忌讳,可见王熙凤在贾府的下人眼里已彻底没了威信可言。王熙凤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女子,这对她着实是不小的打击,气到口吐鲜血。此时能站在她这边的人非常少了,虽然李纨和平儿向着她,却不敢为她出头。

王熙凤心有不甘啊,如今不仅要受下人的气,还要受王夫人和邢夫人的颐指气使——

王夫人到了晚上叫了凤姐过来说:“咱们家虽说不济,外头的体面是要的 。这两三日人来人往,我瞧着那些人都照应不到,想是你没有吩咐。还得你替我们操点心儿才好。” 邢夫人在旁说道:“论理该是我们做媳妇的操心,本不是孙子媳妇的事。但是我们动不得身,所以托你的,你是打不得撒手的。”

这话听着软软的,其实句句打脸,上下都在说王熙凤办事不用心,众叛亲离也不过如此了。或许她从来都没有料到,她所操办的两场葬礼,竟会是她人生的高点与末路。

(文章来自中华书会)

小编推荐:解密:帮助曹操统一中国北方的神秘名士是谁?揭秘:三国时期曹操墓“七十二疑冢”的真假传说刘备生前不伐魏国的难言之隐:因为汉献帝在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