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演义趣闻 > 那些被吴用逼上梁山的好汉:卢俊义 朱仝竟都是

那些被吴用逼上梁山的好汉:卢俊义 朱仝竟都是

时间:2016-05-19 09:30:34分类:演义趣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那些被吴用逼上梁山的好汉:卢俊义 朱仝竟都是

说到水浒传,自然想到逼上梁山。

上梁山意味着造反,是不忠不义不孝。不管你是打着杀富济贫、行侠仗义的旗号,还是喊着替天行道、为民除害的口号,一朝上了贼船,从朝廷到百姓,你就是不折不扣的反贼。被逼上梁山,有些人是被诬陷、被欺压、被迫害而不得已落草为寇,比如林冲、柴进,招谁了惹谁了?有些人上梁山,则是被吴用给逼的。

有什么怨有什么仇?吴用非得坑人家一道呢?被吴用逼上梁山的好汉,大体有几个特点:

1——生活安稳,甚至富足,或者有个一官半职,即便遭了难,也从未想过要上梁山落草。

那些被吴用逼上梁山的好汉:卢俊义 朱仝竟都是

2——有身好本事或一技之长,是梁山紧缺的人才,甚至是不可替代的。

3——吴用为他们解决了后顾之忧,大多把他们的家眷骗上梁山,这明摆着是当人质啊。

被吴用蒙骗或设计了,被动地勾结梁山或者平白无故当了反贼,不得以入伙后,他们不约而同地都长叹一声:也罢,只能这么着了。

都有哪些好汉被吴用逼上梁山了呢?

那些被吴用逼上梁山的好汉:卢俊义 朱仝竟都是

萧让和金大坚

萧让,因他会写诸家字体,人都唤他做圣手书生;又会使枪弄棒,舞剑抡刀。金大坚,开得好石碑文,剔得好图书、玉石、印记;亦会枪棒厮打。因为他雕得好玉石,人都称他做玉臂匠。为救陷在江州大牢的宋江,吴用使计赚他们上山,伪造蔡京的书信。

吴用是这么说的:先送五十两银子作安家之资。便要他来。到半路上,却也如此行便了。随后却使人赚了他老小上山,就教本人入伙,这两个人,山寨里亦有用他处。

萧让和金大坚被赚上山后,晁盖、吴用并头领众人都相见了,一面安排筵席相待,且说修蔡京回书一事,“因请二位上山入伙,共聚大义”。两个听了,都扯住吴学究道:“我们在此趋侍不妨,只恨各家都有老小在彼,明日官司知道,必然坏了。”

朱仝

朱仝当着都头,号称美髯公,为救雷横吃了官司,被刺配沧州。吴用和雷横去拉他入伙。朱仝对吴用说:“先生差矣!这话(入伙)休题,恐被外人听了不好。雷横兄弟,他自犯了该死的罪,我因义气放了他,出头不得,上山入伙,我亦为他配在这里。天可怜见,一年半载,挣扎还乡,复为良民。我却如何肯做这等的事?你二位便可请回,休在此间惹口面不好。”

雷横道:“哥哥在此,无非只是在人之下,伏侍他人,非大丈夫男子汉的勾当。不是小弟裹合上山,端的晁、宋二公仰望哥哥久矣,休得迟延自误。”朱仝道:“兄弟,你是甚么言语?你不想我为你母老家寒上放了你去,今日你倒来陷我为不义!”

那些被吴用逼上梁山的好汉:卢俊义 朱仝竟都是

朱仝那时帮官家带孩子,结果被李逵给劫走了。朱仝追上,孩子却死了,这是彻底没退路了。你听朱仝怎么说。“是则是你们弟兄好情意,只是忒毒些个!”

朱仝答应上山入伙后,还说:“如今做下这件事了,知府必然行移文书,去郓城县追捉,拿我家小,如之奈何?”吴学究道:“足下放心,此时多敢宋公明已都取宝眷在山上了。”上山后,朱仝见着妻子,妻子说道:“近日有人赍书来,说你已在山寨入伙了,因此收拾星夜到此。”这明摆着是利用信息不对称两头骗啊。

卢俊义

梁山打不过曾头市,想请卢俊义帮忙,卢员外哪会干这个。于是这吴用又是写藏头诗又是兴师动众劫大狱,卢员外落得家破人亡背负造反之名,想想就是一把辛酸泪,不说也罢。

后来破呼延灼的连环马,梁山用计赚徐宁上山,吴用没怎么张罗,因为他那一套手下人都驾轻就熟了,断你后路、绝你后顾之忧,不想上梁山也得上,这不是逼是什么?

按理说宋江是打死也不肯上梁山入伙的,可他那帮好兄弟都上了梁山,他不上能上哪里去?江州劫法场,事情是晁盖、吴用带人干的,可天下人都知道罪魁祸首是宋江。

吴用道:“二位贤弟不必忧心,天明时便有分晓。”第二天,二人的家眷也上了梁山,为家里人原由,老小说道:“你昨日出门之后,只见这一行人将着轿子来,说家长只在城外客店里中了暑风,快叫取老小来看救。出得城时,不容我们下轿,直抬到这里。”两家都一般说。萧让听了,与金大坚两个闭口无言,只得死心塌地,再回山寨入伙。

吴用说这二人“山寨里亦有用他处。”,说白了就是帮着吴用去坑人。

李应

李应是大户,吃了祝家庄的亏,跟梁山有了瓜葛。待宋江破了祝家庄,吴用就打李庄主的主意了。派人假扮官府公差拿李杜二人问罪,半道上演了一出劫道的假戏。李应是不想留在梁山的,碍于情面去见了,便要下山。

那些被吴用逼上梁山的好汉:卢俊义 朱仝竟都是

吴学究笑道:“大官人差矣!宝眷已都取到山寨了。贵庄一把火已都烧做白地,大官人却回到那里去?”李应不信,早见车仗人马,队队上山来。李应看时,却见是自家的庄客,并老小人等。李应连忙来问时,妻子说道:“你被知府捉了来,随后又有两个巡检,引着四个都头,带领三百来土兵,到来抄扎家私,把我们好好地教上车子,将家里一应箱笼、牛羊、马匹、驴骡等项,都拿了去,又把庄院放起火来都烧了。”李应听罢,只叫得苦。

晁盖、宋江都下厅伏罪道:“我等兄弟们端的久闻大官人好处,因此行出这条计来,万望大官人情恕。”李应见了如此言语,只得随顺了。宋江道:“且请宅眷后厅耳房中安歇。”李应又见厅前厅后这许多头领亦有家眷老小在彼,便与妻子道:“只得依允他过。”宋江等当时请至厅前叙说闲话,众皆大喜。宋江便取笑道:“大官人,你看我叫过两个巡检并那知府过来相见。”那扮知府的是萧让,扮巡检的两个是戴宗、杨林,扮孔目的是裴宣,扮虞候的是金大坚、侯健。又叫唤那四个都头,却是李俊、张顺、马麟、白胜。李应都看了,目睁口呆,言语不得。

说实话,李应真心不想上梁山,可人财物全让梁山收了,房子也被烧了,还落得私通梁山、杀死官差的罪名,还有什么出路呢?

小编推荐:解密:帮司马懿折腾死诸葛亮的幕后谋臣是谁?张无忌武功天下无敌但为什么最终做不了皇帝?袭人跟宝玉滚床单后害怕责罚 便做了个可怕的决定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