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演义趣闻 > 古代女性冬天怎么玩

古代女性冬天怎么玩

时间:2017-05-27 10:44:57分类:演义趣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古代女性冬天怎么玩

在没有电脑,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没有咖啡厅的时代,人们到底是怎么度过这漫长冬天的?都宅在家中?是不是很单调?其实非然。古人有古人的活法,有自己的娱乐方式。就女性而言,她们冬天的“玩法”同样精彩,不失韵味:赏雪、冰戏、踢毽子、画消寒图,玩叶子戏……样样充满乐趣。从大自然中找乐,是古代女性休闲的最普通方式,这在古代叫“时令活动”。春夏秋冬,各有景致,各有玩法。大雪纷飞的冬天,赏雪往往被古代女性视为最浪漫的事。在古人留下赏雪佳篇中,最著名的当属张岱在《陶庵梦忆》中所记的《湖心亭看雪》:“独往湖心亭看雪。雾淞沆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这段描写“明时雪”的文字,还上了现代语文教科书。

漫长冬天里的娱乐:古代女性冬天这样玩

网络配图

提到赏雪佳句,与张岱笔下的“明时雪”有异曲同工之妙的是唐代诗人柳宗元的《江雪》,他的“唐时雪”是这样:“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张岱所欣赏的是“明时雪”,与唐代诗人柳宗元《江雪》所记“唐时雪”大有异曲同工之妙:“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张岱和柳宗元都是古代的男人,古代的女人赏雪则别有滋味,另有一番情形,要文雅、讲究得多。比如同样在杭州(时称“临安”),南宋人周密《武林旧事》的“赏雪”是这样写的:

“禁中赏雪,多御明远楼(禁中称楠木楼)。后苑进大小雪狮儿,并以金铃彩缕为饰,且作雪花、雪灯、雪山之类,及滴酥为花及诸事件,并以金盆盛进,以供赏玩。”

“禁中”是皇帝的后官,这些赏雪的人,自然是后宫那些美貌的嫔妃。

古代最懂赏雪的女性是东晋才女、王凝之的妻子谢道韫,她是东晋权臣谢安的侄女。据《晋书·列女传》“王凝之妻谢氏”条记载,有一次家庭聚会,刚好下大雪,谢安说大雪纷纷像什么?

其侄子谢郎回答,“撒盐空中差可拟”。但在谢道韫眼里,却是“未若柳絮因风起”,从此诞生了一个形容才女的新词汇:“咏絮之才”。

然而,对缺衣少食的穷人家女性来说,冬天并没那么多“风花雪月”,但堆雪人、打雪仗等冬趣并不鲜见。穷人家的女孩不会说“未若柳絮因风起”,但都知道“瑞雪兆丰年”。

古代女性最刺激的健身活

赏雪固然是一件浪漫的事,但不可能天天下雪。在无雪的日子里,古代女性冬天最流行的室外活动,还有滑雪、溜冰、坐冰槎,拉雪橇,打冰球……这些冰上活动,古人称为“冰嬉”。早在宋代,冰嬉已成皇家冬天娱乐项目,清代皇家还设有专门的冰嬉检阅仪式。道光皇帝旻宁在今北海公园和中南海一带看冰嬉活动时曾写下过《观嬉冰》诗:“太液开冬景,风光入望清……”“坐冰槎”,是明清时期京城女性最喜欢的活动之一。《点石斋画报》第五集的《冰上行槎》,内容便是当年京城女性坐冰槎的故事。那时北京特别冷,护城河结冰尺把厚,不少女性去坐着冰槎在冰上“疾如飞梭,风雪中望之俨然图画”。那年正月初三,在阜城门外北河,有三个女孩子雇冰槎去西直门,因太快,行至半途,槎陷冰里了,幸好被时救起。比冰槎更舒适一点的是“冰床”。“冰床”,又叫“凌床”、“冰车”、“拖床”,就是俗话说的“冰排子”、“冰爬犁”。清富察敦崇在《燕京岁时记》“拖床”条记载:

漫长冬天里的娱乐:古代女性冬天这样玩

网络配图

“冬至以后,水泽腹坚,则十刹海、护城河、二闸等处皆有冰床。一人拖之,其行甚速。长约五尺,宽约三尺,以木为之,脚有铁条,可坐三四人。雪晴日暖之际,如行玉壶中,亦快事也。”

如上这些冰上活动其实明代已经流行,明刘若愚《酌中志·大内规制纪略》中记载:“冬至冰冻,可拉拖床,以木作平板,上加交床或藁荐,一人在前引绳,可拉二三人,行冰上如飞,积雪残云,点缀如画。”

溜冰、溜滑梯,也是清代流行的冬季运动,有女性参与。类似于现代旅游手册、办事指南一类的清《都门汇纂》里,有“冰鞋”条曾描写当时北京溜冰的情况:“木屐下施以铁条,以皮条束足下,拼身摔足,冰上行之如飞,瞬息十余里,旗人多习此技,以供上阅。”

画《消寒图》,古代女性最普及的室内活动

漫漫冬季,古代女性的室内“越冬”活动同样丰富多彩。从立冬那天起画《九九消寒图》,就是极受古代女性喜欢的“小游戏”之一。

《九九消寒图》有文字版、画圈版和绘画版三种。“消寒图”很像是一个越冬日历,以文字版为例,这就是描红练字:纸上印出9个刚好是9画的汉字,九九八十一画,正好是数九天的整个日子。每天描一笔,刚好81天,“数九天”正好数尽。

这9个字常用:亭(庭)、前、垂、柳、珍、重、待、春、風;也有的地方选用:雁、南、飛、柳、芽、茂、便、是、春。用字各地不一,但这9个字不是随便选的,颇有诗味,如后9字断句:“雁南飞,柳芽茂,便是春”,这比“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更写实,也更富有诗情画意。

画圈版“消寒图”则突出气象记录功能,上印九九八一个圈。同样从立冬那天画起,将81个画完,就尽九了,春天就来了。具体是这样用的:阴天涂上半圆,晴天涂下半圆;刮风涂左半圆,下雨涂右半边;下雪则在圆圈当中画一个小圆点,此即古代女孩们人人会背的口诀:“上阴下晴,左风右雨雪当中。”

根据所记气象情况,结合农谚,就可预测未来天气的好坏。如,“第一莫贪头九暖,连绵雨雪到冬残。”这样的“消寒图”上还会附印一首《九九歌》:“一九二九,相唤不出手;三九二十七,篱头吹觱篥;四九三十六,夜眠如露宿……”

绘画版《消寒图》更有文化气息。在纸上印上一支梅花,有81个花瓣。图挂墙上,每天用红笔涂抹一个花瓣,到尽九那天,就是一幅完整、漂亮的《梅花图》。

绘《消寒图》,是古代待字闺阁女性的最爱,明清时期北京女性冬天必画“消寒图”。《帝京景物略》卷二“春场”条,专门记录了旧时北京的画图风俗:“日冬至,画素梅一枝,为瓣八十有一。日染一瓣,瓣尽而九九出,则春深矣,曰《九九消寒图》。”博戏,古今女性都热衷的休闲活动《九九消寒图》既能记时记事,又能陶冶女孩子的性情,是一种很有文化的冬日小游戏。不过,更为大众化的娱乐活动则是“博戏”。所谓“博戏”,说白了就是打牌掷骰赌输赢,角胜负。但与男性重“博”不同,女性更青睐“戏”,看重其趣味性。博戏的内容和玩法各代有所不同,秦汉及之前流行玩“陆博”,以投骰子所得数行棋。1973年发掘的长沙马王堆汉代辛追夫人的墓中曾出土一套完整的陆博。

漫长冬天里的娱乐:古代女性冬天这样玩

网络配图

魏晋流行“樗莆”,之后流行“双陆”。隋唐时期玩双陆成风,从皇后到青楼女子都乐此不疲。《唐双陆仕女图》描绘就是唐代女性玩双陆的情形:两个贵妇人正在聚精会神地对局,另一贵妇人由侍女搀扶着站在旁边观看。

唐中宗的皇后韦氏喜欢玩双陆,一次,唐中宗召武三思与皇后一博,他则在一旁点筹,此即《旧唐书·后妃列传上》所记:“引武三思入宫中,升御床,与后双陆,帝为点筹,以为欢笑。”

据洪遵《谱双》记载,双陆是这样玩的:“凡置局,二人白黑各以十五马为数,用骰子二,据彩数下马。白马自右归左,黑马自左归右。”以筹码计算胜负,“凡赏罚之筹唯所约,无有定数。”

一直到明代,双陆博戏仍受不少女性青睐。如《警世通言》中的“玉堂春落难逢夫”故事,玉姐郁闷时,便叫丫头陪她打双陆,结果丫头不会,气得玉姐将棋盘棋子全扔到了地板上。明代开始,纸牌、麻将等兴起,双陆遂遭冷落。

纸牌俗称“叶子戏”,明长谷真逸《农田馀话》记载:“叶子戏消夜图,相传始于宋太祖,今后宫人习之以消夜。”玩叶子戏为明朝宫妃所欢迎,民间女子则更偏爱另一种博戏“牙牌”(牌九)。

麻将起源于纸牌博戏。纸牌兼用骰子掷玩,唐代已出现,时称“叶子”。上面提到的韦皇后,也是叶子迷。据宋钱易《南部新书》记载,其得名说法之一便与女性有关,时妓女叶茂连会玩纸牌,贺州刺史李郃常与她对博,撰《骰子选》,因爱妓姓叶,书中称牌为“叶子”,遂传开。

古代女性的玩法很多很丰富,上面只是选取几个“片断”,还有很多有趣的玩法,这里不一一列出,有兴趣的读者等着倪方六的2015年新书吧。顺便多句嘴,能把冬天的日子过得如此有滋有味的,大概也只有我们古代中国女性,这倒是现代女孩应该学习的地方,别整天只知道戳!

小编推荐:韩信在什么时候埋下的杀身之祸侍妾三年一换的好色诗人是谁盗墓第一奇术的作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