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演义趣闻 > 隋炀帝的"花钱“本领:好巡游营建耗尽隋朝国力

隋炀帝的"花钱“本领:好巡游营建耗尽隋朝国力

时间:2017-04-05 10:29:39分类:演义趣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隋炀帝的"花钱“本领:好巡游营建耗尽隋朝国力

炀帝下江都,四十多座行宫基本完成,每处留一两天。江都是南中胜地,山水文秀。炀帝升殿,文武百官朝贺元旦。洛阳宫苑落成,宇文恺为开府仪同三司。吏部尚书牛弘、虞世基议定车服仪仗保卫、预备辇路及五时副车,何稠为太府少卿,监造车服,衮冕都绣上日月星辰,皮弁这种帽子用漆纱制成,作黄旗三万六千人仪仗,皇后仪仗队、百官仪服很豪华。让州县采办羽毛,地方官叫人民捕捉大鸟,四处网罗,几乎杀完。州县官上报民间歌谣:“天子造羽仪,鸟自献毛羽。”炀帝欣慰,四面警卫出游,卫士执旗羽连绵二十几里。

隋炀帝的“花钱”本领:好巡游营建耗尽隋朝国力

网络配图

江南桃柳将残,炀帝开到伊阙,陈列法驾,千军万马入东京。杨素病死,炀帝说:“他不死,灭他九族。”追赠太尉公。

杨勇十儿贬为民,云定兴与妻子都罚做官奴。炀帝见云定兴手巧,叫他帮办建设。他一味巴结,购买珍珠织成蚊帐献给宇文述。宇文述尊他为兄,推荐他监造兵器:“你的武器都符合皇帝的心意,却没好官做,因为杨勇儿没处死哩。”云定兴骂:“这些没用的东西,咋不杀光?”炀帝杀杨俨,杨俨七个弟充军边疆。襄城王杨恪妃柳氏,端庄秀丽,他被废,她对他更好。他迁往边地,柳氏哭别:“我发誓不单独活着。”中途诏书来,勒令自尽,杨恪与兄弟七人都死了。她说:“我与杨恪同埋,就是朝廷的恩惠了。”抚棺恸哭,吊颈身亡。

突厥启民可汗住碛口,收尽达头遗民,年年朝贡,请求入朝。太常少卿裴蕴征集天下乐户,百姓能谱音乐的入选,八音六律,吹拍成腔,演习鱼龙山车等杂戏,悦人耳目,在西苑精翠池边表演。炀帝观看,见有舍利兽跳跃,水溅满路;鼋鼍鱼鳖浮出,密集两岸;鲸鱼喷雾遮阳,化成黄龙,长七八尺。二人戴斗笠,笠上各站一人,轻巧会舞,忽忽腾过,交换再站。神鳌背山,装人喷火,千变万化,神奇美妙。炀帝称赏,让京兆、河南两尹为艺人赶制锦衣,两京彩缎买空。御制艳诗,谱曲演唱,歌声凄恻绮丽。炀帝建立进士科,选拔人才;凡做诗细巧艳丽的,优先入选。

隋炀帝的“花钱”本领:好巡游营建耗尽隋朝国力

网络配图

高颎闲居多年,召为太常卿。他说散乐舍本逐末,妨碍政治。启民可汗入朝来庆贺元旦,炀帝大摆文物,鼓吹迎客,赐他旁坐。他东张西望,羡慕汉官威仪,想穿汉装。启民可汗住几天,款待优厚,辞行时请皇帝北巡。初夏,炀帝调河北十几郡凿穿太行山,北达并州通车道,到赤岸泽。两个多月山路通,炀帝到榆林郡,经过突厥部落,进发涿郡。长孙晟先行,启民可汗召集酋长,长孙晟笑说:“天子巡游,诸侯王该大扫除。牙帐肮脏,我还说是种的香草呢。”启民可汗谢罪:“这是奴不经意的过失。奴辈生命是天子给的,能够效劳,好得很哩。”拔佩刀割庭草,达官贵人及酋长一起砍,帐外杂草奴仆扫除,长孙晟回榆林。炀帝到蓟州,建筑御道三千里,宽五十丈。启民朝行宫,吐谷浑、高昌两国进贡,炀帝大宴,登北楼望黄河捕鱼,赐百官宴。启民献名马三千匹,炀帝赐帛一万三千匹,启民可汗上表:“我不再是突厥可汗,是皇帝臣民,愿率部落变改衣服,学华夏打扮。”炀帝答:“衣服辨别地区民族,体现地域风情。碛北要打仗,高帽宽带不好,真心恭顺,不必改装。”

宇文恺搭建大帐,炀帝南向高坐,两旁仪从警卫,下面歌舞。启民三千五百人朝拜,炀帝大宴,美酒佳音,胡人又怕又爱,争献牛羊驼马几千上万头。炀帝答赐帛二十万段,赏启民辂车乘马,鼓吹旗幡,赞拜不名。百多万人增筑长城,西起榆林,东到紫河。尚书左仆射苏威力劝,高、礼部尚书宇文闇、光禄大夫贺若弼说:“对启民太好了。”三个大臣因此无辜被杀,苏威连坐丢官,内史令萧琮回家。炀帝出巡云中,逆金河而上,战士五十几万,旌旗千里。宇文恺造观风行殿,坐几百人,可拆卸拼装,车轮可以推移,修筑行宫可以拉走,周长一千二百丈,用布蒙外表。绘制彩画,楼橹齐全,胡人在御营十里外屈膝跪拜,不敢骑马。启民装饰牙帐清扫道路,恭候大皇帝,跪迎进帐上寿,炀帝赋诗:“何如汉天子,空上单于台。”

隋炀帝的“花钱”本领:好巡游营建耗尽隋朝国力

网络配图

西域胡人到张掖做买卖,吏部侍郎裴矩掌管贸易,撰写《西域图记》三卷,又绘交通,分为三路。北路入伊吾,中路到高昌,南路进鄯善,汇总敦煌。炀帝赐帛五百匹,裴矩说西域盛产珍宝,吐谷浑容易消灭,炀帝派他做黄门侍郎到张掖办理。他利诱胡人入朝,西域各国贪利,郡县迎送破费亿万。

炀帝调河北百万军工穿永济渠引沁水南下黄河,北通涿郡,妇女助阵。再修长城,榆谷东延几百里。炀帝游五原,巡阅长城。他喜新厌旧,子女玉帛、宫室花园一享受就生厌,搜罗地图,在名胜建设行宫,晋阳宫没完,汾阳宫又开工。

大逻便占据突厥西境,被处罗侯捉去。国人就拥立泥利,泥利传给儿子泥撅处罗可汗。处罗母亲向氏本中国人,转嫁婆实特勒。向氏夫妇入朝留居,处罗可汗打听母亲,裴矩奏请招抚他。崔君肃见他傲慢地坐胡床,就说:“突厥内战几十年,向夫人留住京师吁请停兵,愿劝你内属。天子派我传旨,你这样怠慢,向夫人有欺君大罪,该死。大隋进攻,你能自保么?”处罗哭着再拜,跪受诏书,崔君肃说:“可汗要是请打吐谷浑,会同隋军夹攻,一定破敌,入朝皇帝眷爱,又能见母亲。”处罗厚待他,进贡汗血马,奏请会师讨伐吐谷浑。

隋炀帝的“花钱”本领:好巡游营建耗尽隋朝国力

网络配图

春光明媚,冰消雪融。炀帝出巡河右。裴矩诱导铁勒部打破吐谷浑。炀帝越黄河,入西平,检阅队伍,内史元寿南逼金山,兵部尚书段文振北向雪山,太仆卿杨义臣东驻琵琶峡,将军张寿西防泥岭。炀帝到燕支山,高昌王及西域二十七国使臣跪拜路旁。炀帝事先嘱咐河西人打扮漂亮些。他们夸耀富有,骑乘耀眼,队伍在大路上绵延很长。吐屯没献地几千里,炀帝开辟西海、河源、鄯善、且末等郡,刘权居守河源,大开屯田,防控吐谷浑,路通西域。裴矩授银青光禄大夫。

小编推荐:18岁未成年:哈佛最新研究应将成年时间改成30隋唐"伪娘"盛行:男子竟然最爱化女妆!一代才女步非烟因红杏出墙 竟被丈夫打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