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演义趣闻 > 盗墓笔记:唐代贞顺皇后武惠妃石椁被盗案秘闻

盗墓笔记:唐代贞顺皇后武惠妃石椁被盗案秘闻

时间:2016-12-07 15:58:47分类:演义趣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盗墓笔记:唐代贞顺皇后武惠妃石椁被盗案秘闻

2010年6月17日,被盗卖美国的唐代贞顺皇后(武惠妃)陵墓石椁由警方移交给文物部门,这是中国首次成功追索回国的体量最大的、色彩最好的国家珍贵文物。

该案早在2006年就已告破,并依据省文物鉴定委员会鉴定结论,主犯杨彬被判处死缓。而鉴定最主要的依据竟然是警方查获的犯罪嫌疑人自拍的盗墓现场照片。各种迹象显示,从杨彬盗墓团伙手里流出的文物绝非仅限于此。

一个无名冢的主人竟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武惠妃,有何依据?犯罪分子为何目标选得如此之准?杨彬案又带给田野文物保护哪些启示?

6月17日中午,省文物局文物鉴定组组长呼林贵请组里几位同仁吃饭。下午2时,他将在石椁移交仪式上宣读正式的鉴定结论。压在他们身上三年多的这块“石头”终于可以落地了。

路过一小饭店时,大家进去看看有没有包间。鉴定组徐涛说,正好是饭点,找包间可能危险。“那就碰碰运气吧!”呼林贵说。

进去一问,正好有一间。大家欣喜若狂,坐定后一看,包间的名字竟然是“敬”,顿时连呼:“缘分啊!”这几年,鉴定组不就在跟这个字打交道嘛。贞顺皇后陵墓,正是“敬陵”。

敬陵此前多年来只是个无名冢,因位于西安市长安区庞留村而被称为庞留村古墓。如果不是这块流失海外的巨大“石头”——贞顺皇后石椁,或许这个无名陵冢还会继续沉寂。

被追回的石椁是近年来陕西省公安机关从境外成功追回的体量最大、等级最高的唐代文物珍品

一个移动硬盘,披露盗墓全过程

2006年2月,西安警方在侦破一起普通文物案件时,犯罪嫌疑人的供述牵出了堪称西安地下文物走私“大哥”的幕后老板杨彬。

在搜查杨彬住处时,警方意外发现了一个移动硬盘,里面竟然有杨彬团伙盗掘庞留村古墓的全过程。照片上一个巨大的石椁,让警方判定这个墓肯定不一般。从照片可见,犯罪嫌疑人已将石椁分割打包。还有其他一些珍贵的壁画照片都足以证明这个墓的主人一定身世显赫。

2006年7月,杨彬落网。俗话说,捉贼拿赃,没有现场人赃俱获,甚至没有赃物,仅凭照片如何判断这起盗掘古墓案的真实性?而杨彬也拒不承认,这让警方陷入了极大的困境。尽管明知这事就是他做的,但如果没有证据,只有将他放掉。

2007年1月,负责办案的西安市刑侦局二处五大队正式委托省文物局鉴定组对这些照片进行鉴定。

呼林贵说,他们当时就感觉这件事非常棘手,依据照片进行鉴定,本身就不合常规,为此他们专门向国家文物局做了报告。

经过艰辛的努力,鉴定组终于完成了这项艰巨的任务:依据犯罪嫌疑人所拍摄的照片以及后来文物部门的勘察资料,并多次到现场比对,证明确系同一墓葬;同时经过大量的研究也确定了石椁的真实性及其价值。

当年年底,主犯杨彬被判处死缓,面对鉴定结论,杨彬无话可说。

鉴定组徐涛说,杨彬团伙已经把盗墓做到了专业层面,并且还有“学术”支撑。在杨彬的藏身之地,警方发现大量的文物图文资料,而且进行了档案化的管理,一些关于壁画揭取的方法、文物色彩保护的资料,令专业人士也惊叹不已。

据悉,杨彬本人经常研读文物考古方面的专业书籍杂志。北大出版的大型学术专刊《唐研究》,杨彬就买了厚厚的一摞。这本定价百元的期刊,连很多专业人员都舍不得买。

在外逃期间,杨彬曾到网吧给美国的女友发邮件,说这次事大了,让她在美国不要换地方,自己去找她。然而这个约定并没有实现。

下手前,显然做足了功课

石椁追回来了,犯罪嫌疑人也受到了法律的惩处,这件事情似乎可以结束,但事实远非如此。

有人质疑,贞顺皇后的墓冢并非远在荒郊野外,距旁边村庄也就四五十米,盗墓分子竟能在一年中先后6次盗掘而无人发现?如此巨大的石椁从墓冢中吊运而出,切割吊装,这么大的动静竟能不被觉察?值得相关部门反思。

杨彬案也使田野文物犯罪的新动向更加凸显。韩育林说,现在田野文物犯罪团伙越来越专业化、分工明确、装备精良,盗掘针对性越来越强。比如敬陵周边,墓冢就有好几个,而且敬陵当时还是无名冢,可犯罪分子目标非常明确,就是它,盗得那么准,其前期一定是做足了功课。

2008年年底侦破的北宋吕氏家族墓盗挖案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整个家族墓地共20余座古墓,犯罪分子只盗了其中一座,盗走文物100多件,恰恰这座墓出土文物的数量和质量,几乎可以同后来其他二十余座墓出土的文物总和相媲美。“有时候你觉得是偶然,但好多的偶然连在一起,可能就不是偶然了。”韩育林说。

据业内人士称,盗墓贼一般下手前都会做大量走访,搜集信息,确定目标。其中主要一个办法就是寻找附近村中的老者,探问坟冢几十年前的情况。比如墓门在什么方向,有无石人石马,有无碑石,当年墓冢底座有多大,当年平田取土有无挖到东西等。然后再用洛阳铲取土定位,寻找墓道入口,再挖掘十几米深直井或斜井进入地下,然后平行挖掘,找到墓门后爆破进入。最初盗墓贼只对金银玉器感兴趣,近年壁画、陶俑、丝帛也成为目标。盗取石椁尚属罕见。

警方透露,这次追回的石椁,仅是流失文物的凤毛麟角而已,这个案子并没有结束。

在查获的犯罪嫌疑人硬盘中,警方还发现了大量非敬陵被盗文物的照片,让看过的文物专家非常震惊。通过照片比对,其中一件石床,与前不久比利时拍卖会上的一件十分相似。犯罪嫌疑人交代是在洛阳挖的,显然杨彬团伙的行动轨迹并非局限在西安附近。

警方还在硬盘中看到几幅唐墓壁画的照片,壁画精美绝伦,据交代是在西安市长安区挖的。从壁画可见,这座唐墓肯定级别很高,如果发掘,一定会让人震惊。

泱泱大唐,不知又是哪位能在史书上写下厚厚几页的先贤被后人所惊扰,这又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长吁短叹?

过程:秘密布控抓到盗墓贼从摄影师到盗墓大盗

揭秘:唐玄宗宠妃石椁被盗卖国外5年

回顾:唐贞顺皇后石椁被盗卖国外5年 西安警方从美追回

早先报道:唐代贞顺皇后敬陵被盗石椁被西安警方追索回国

下一页:专访“唐贞顺皇后敬陵被盗石椁案件”文物鉴定组组长呼林贵

一次冒险的鉴定

鉴定结论让主犯服帖了

记者(以下简称记):您第一次看到石椁的实物是什么时候?

呼林贵(以下简称呼):今年5月21日,在陕西历史博物馆,很震撼。我们原来掌握的石椁资料,也有带颜色的,但多是星星点点,没有这么大面积,这是第一次发现。

记:当时有没有冒出一个念头,就是它!毕竟2007年的鉴定主要依据的是照片。

石椁

呼:我们第一要做的事,就是看是不是它。6月17日宣读鉴定结论,我第一句话就是它是,然后才是它的价值。其实2007年鉴定结论出来后,我们就一直期盼见到实物,只有见到实物才能证明当年所做的鉴定结论的逻辑性、严密性还有它的准确性,现在看来,完全正确。

记:照片也可以作假,你们如何将照片变为可用的铁证,从而让犯罪嫌疑人受到法律的惩处?

呼:这确实是一个非常棘手的事情,以往还没有做过。按常规,必须是见到实物再做鉴定,面对空空如也的被盗现场,要依据由犯罪嫌疑人拍摄的照片来断定石椁的真伪,是一次极大的冒险和挑战。鉴定其实是一个严密的推理和论证过程。一个环节理由不充分,主犯杨彬也不会那么服帖。

记:他也认可了?

呼:对,没有提出任何异议。

没有见到实物,论证石椁为真

记:你们具体怎么论证的?

呼:省文物局文物鉴定组尹夏清女士、徐涛先生都参与了鉴定工作,他们是这方面的专家。我们组成了一个鉴定班子,实际上是在没有见到实物的情况下,通过知识和逻辑推理、分析、比照,最后得出了石椁为真的结论。

首先,省考古研究所、西安市公安局刑侦局2005年6月30日对庞留村古墓进行了现场勘察,所摄照片与犯罪嫌疑人家中搜查到的盗掘该墓的照片相一致,特别是壁画部分,人物、景物等十分吻合;

其次,犯罪嫌疑人所拍的照片,从盗石椁到盗掘壁画、到盗石椁底座,直至装箱运输,均系列完整,过程清楚,可以证明相关情况的真实性;

第三,石椁的纹饰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仅仅流行于唐代一个特定的时段,如果不对相关的文物考古、美术史有较深的了解,就难以制作出符合时代特征的造型与纹饰。并且这些纹饰造型优美、刀法流畅,非普通工匠所能完成。当然还有其他一些依据,它们都是石椁真实性的有力证明。

当年我们穷尽所有的信息,就是要做到一个事情,就是证明石椁是存在的。只有这样,犯罪嫌疑人才会受到法律的惩处。

记:但毕竟实物未在。

呼:对,所以5月21日去看实物,(笑)当时头上是冒着汗的。诚如你所说,尽管2007年已经做了结论,其他部门也是据此去办案判决的,但毕竟实物没见到,一切皆有变数。

记:所以这次“看”实物,其实也是鉴定的一种延续。

呼:对。文物鉴定工作是一门科学,它是一种动态的,也许昨天认为是一般文物,今天通过证据,它又被鉴定为珍贵文物。

盗墓贼拉石椁时,少拉一个角

记:最终印证是怎么做的?

呼:比如我们在棺椁上看到了一幅非常关键的侍女图,然后进行了核对。这幅侍女图是我们此前看到的最清晰的一张照片,而这张照片的背后恰恰露出了墙壁上的壁画,那么它们之间就会形成空间上的印证关系,经过比对,和实际完全正确。另外犯罪嫌疑人在拉走石椁时,少拉走了一个角,后来考古发掘找到了这个角,经印证完全重合。还有其他一些证据都得到了印证,我心里现在才真正踏实了。

记:你们怎么认定墓主人就是贞顺皇后,而不是别人?

呼:2005年有关部门对庞留村被盗古墓进行了勘察,当时的结论是,从墓葬的形制及现存情况看,墓主人的地位应为皇室成员,并根据相关资料推测可能是武惠妃的敬陵。从文物鉴定方面我们认为,发现的石椁其艺术水准比此前出土的唐懿德太子、永泰公主、让皇帝李宪墓所出的石椁还高,体量更大,所以规格应更高一些。后来的考古发掘还出土了哀册,上面讲到了追谥贞顺皇后。另外我们还征集到其他一些重要的旁证,现在我肯定地说,它确系唐代贞顺皇后敬陵。

关注文物价值,更要关注文物本身

记:能简单评述一下这件石椁的价值吗?

呼:不论高度还是宽度,这件石椁都是目前所知唐代石椁中最大的,也是颜色保存最完好的,它所反映的内容也是最为丰富的,这对研究唐代的建筑、绘画、陵墓制度都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我们根据它所具有的高度的历史、科学和艺术价值,把它确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武惠妃剧照

记:2007年的鉴定结论说,“如果能追回,完全有理由定为国家一级文物”,现在对实物鉴定后,你们又正式宣布“确定为国家一级文物”,那么关于已服刑的主犯,会不会再改刑?

呼:我认为不会,因为当年已经敲死了,否则主犯也不会提供一些关于文物下落的信息。

记:我发现很多人老爱问你们,这文物能卖多少钱?杨彬卖了100万美元。

呼:现在很多人最关心的已经不是文物本身,而是能卖多少钱,他们的心态已经很浮躁了。

“没有武惠妃就没有杨贵妃”

鉴定组根据封土的规格、墓室的残留壁画、周边的文物调查、文献记载、后来的考古发掘资料以及从犯罪嫌疑人手中截获的证据等确定,该墓墓主就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武惠妃。

唐玄宗一生风流成性,嫔妃无数,但万千宠爱中只有两个最爱,第一个就是伴随他走过开元盛世的武惠妃。她容貌娇美,性情乖巧且通音律,深得玄宗宠爱。

为了能让儿子寿王李瑁继承皇位,武惠妃不择手段,但自己却没能长寿,很早就死去,并被追谥为“贞顺皇后”,以皇后之礼葬于敬陵。随着她的死去,儿子李瑁的太子梦也随之破灭。而武惠妃没有想到的是,她的儿媳妇后来竟成了丈夫的女人,这就是著名的杨贵妃,唐玄宗的第二个最爱。

徐涛说,音乐上的相通相融,让武惠妃和唐玄宗感情深厚,其去世几年后,玄宗才找了杨贵妃。杨贵妃在音乐舞蹈上的天赋,让唐玄宗在她身上看到了武惠妃的影子,也许这才是唐玄宗喜欢杨贵妃的真正原因,而并不仅仅是美貌。“可以说,没有武惠妃就没有杨贵妃。”

武惠妃的敬陵虽在文献上有所记载,但一直没有找到具体位置,直到这次被杨彬团伙光顾后方才知晓。

石椁内雕刻精美的侍女图

6月17日下午2时许,呼林贵代表省文物鉴定委员会,在移交仪式上正式对外宣读了最新的文物鉴定结论书,称该石椁“确系西安市长安区庞留村唐代贞顺皇后(即武惠妃)敬陵被盗石椁”,被“确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盗墓很“专业”,建有文物修复厂

杨彬归案后,有人开玩笑说,他给其他犯罪分子最大的启示就是,以后盗墓再不能把过程拍成照片了。

记者在采访警方和文物部门人士后发现,杨彬俨然已是文物犯罪的“大哥”级人物,其特殊的举动除了利益驱动(健全资料、增强文物来源的说服力,以图卖个好价钱)外,更来源于他本人对文物的痴迷。

知情人士透露说,杨彬出生于1963年,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杨彬从西安电影制片厂摄影师位置上“下岗”,走上文物犯罪道路。

据了解,2004年6月到2005年5月期间,杨彬团伙对庞留村古墓进行了疯狂盗掘,陵墓内的文物基本被盗掘一空。该团伙非常狡猾,每次挖墓,都要派人到当地派出所和公安局门口守着;同伙派人开着车在现场附近的公路上巡逻,发现情况就用对讲机报信。

实际上这还只是小儿科,杨彬最大的“本事”是建立了一个庞大的、专业化的文物犯罪网络。

警方透露,早在十年前,杨彬就被警方打击处理过,那时羽翼还未丰满。十年后,杨彬团伙日渐庞大,已经形成了一个集文物盗掘、倒卖、修复、贩运、走私一条龙作业的特大犯罪团伙。2006年1月,陕西省委领导收到一份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批示的密电,称陕西田野文物犯罪日渐猖獗,其中就点到了杨彬的名字。

侦破杨彬案的西安市刑侦局二处五大队教导员韩育林说,杨彬团伙组织严密、分工明确,团伙成员配备着轿车,并且在西安租了好几套房作为落脚之地。杨彬在西安还建立了自己专门的文物修复厂,很多原材料都从美国直接进口。在他的概念里,要做就做到最好,做到专业。

小编推荐:改变中国历史进程的错误翻译:都是翻译惹的祸!揭秘:枭雄曹操生前两大谜团 难倒了国人上千年古代历史上皇宫“立子杀母”潜规则害死多少美女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