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演义趣闻 > 古代女粉丝也疯狂:因见汤显祖不够帅而失望自尽

古代女粉丝也疯狂:因见汤显祖不够帅而失望自尽

时间:2016-12-12 15:51:55分类:演义趣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古代女粉丝也疯狂:因见汤显祖不够帅而失望自尽

导读:几百年后的明代,一位女粉丝也曾经不远千里来寻找心目中的偶像汤显祖,结果发现他并非自己想象中的“潘安型”才子,而是身形伛偻的糟老头,于是失望之余,竟投水自杀。

杜甫梦见李白之后,欣喜之余,又产生了疑虑,李白已被拘押,身处罗网,又如何能魂飞千里,入我梦中呢?难道他真的是死了?魂魄来和我作别?这乍见而喜,转念则疑的细腻心态,恰恰反映了李白在杜甫心中是何等的重要!全诗没有“珍重”两字,但全篇却满溢着“多多珍重”之情。

而后一首诗中,这句铿锵有力的“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既为好友李白鸣不平,也包含了自己的无限心事,体现了两大诗人“惺惺相惜”的情感。杜牧论文章时曾说:“凡为文以意为主,以气为辅,以辞采章句为之兵卫”,而我觉得“诗是以情为主”,所以这两首贯注了诗仙诗圣友情的诗,成为历来传诵的名篇。

后来,杜甫得知李白遇赦而还,暂时放了一半心,但是却仍旧惦念不已,当时安史之乱战火未熄,音讯不便,这天凉风初起,万物萧疏,杜甫虽然自己也在兵荒马乱中客居秦州,寻不到一个安身落脚之处,却仍旧在怅望云天之时,遥念好友李白的处境:

凉风起天末,君子意如何。鸿雁几时到,江湖秋水多。

文章憎命达,魑魅喜人过。应共冤魂语,投诗赠汨罗。

然而,鸿雁难至,秋水望断。兵戈阻断了一切音讯,远在江南的李白,并没有办法收到杜甫的这些诗句,两位大诗人也再没能相会过。“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这是杜甫的期盼,也是我们的期盼,两大诗人如果能够再次重逢,又能碰撞出多少火花?

我多想让李白能见到晚年的杜甫,那个写出《秋兴八首》的老杜,写出《三吏三别》的老杜,让李白也见识一下那“气象雄盖宇宙,法律细入毫芒”、千锤百炼一般的杜诗七律,那又当是何等动人的诗人兴会啊!

这件事,明代文人仇兆鳌早就感叹过:“杜年愈多而诗学愈精,惜太白未之见耳。若使再有赠答,其推服少陵,不知当如何倾倒耶!”是啊,杜甫最好的诗篇,李白却没有看到,这是何等的遗憾!

虽然是,李白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 却没有遇上正当“最好年龄的”杜甫,自然是美中不足,但世事总难十全,鲥鱼多刺、海棠无香、红楼未完,又岂能事事如意?

诗仙和诗圣携手而行的相知相遇,已经是让我们崇仰欣喜不已了,正像是闻一多先生形容的那样:

四千年的历史里,除了孔子见老子,没有比这两人的会面,更重大,更神圣,更可纪念的。我们再逼紧我们的想象,譬如说,青天里太阳和月亮碰了头,那么,尘世上不知要焚起多少香案,不知有多少人要望天遥拜,说是皇天的祥瑞。

李白和杜甫的友谊,可以说是众人皆知,但这里忍不住要多说几句,讲一下李白和魏万的友情。李白早就为世人崇敬,“言出天地外,思出鬼神表,读之则神驰八极,测之则心怀四溟,磊磊落落,真非世间语者,有李太白。”这是对其诗文的评价,而李白本人的风度也是令人十分心仪仰慕的,他双目如电,神采飞扬,诗酒淋漓间洋溢着仙风道骨般的气质,故有“谪仙人”之称。

所以,李白当时的“粉丝”很多,然而,堪称李白超级“粉丝”的,正是这个叫魏万的人。他为了见到心目中的偶像,竟然耗时两年多,行程三千里,四处找寻李白。令人烦恼的是,找李白好难啊!他是个稳不住的人,几乎没有待久的地方。在唐代,信息是相当地不发达,要是现在好了,李白每天发个微博,实时播报一下,某日正在某地喝酒,某时在某地游山什么的,就好找多了。

没办法,魏万只好捕风捉影一样地瞎找,踏遍了大江南北的山山水水。他听说李白在开封,去了后,扑了个空。又有人说在山东,跑到山东,结果说李白又去江南了,于是又追到江南,比刘备见诸葛亮难多了。然而,魏万绝不放弃,就像现在一首流行歌曲里唱的:“我明白会有一颗心,在远方等我靠近。我要找到你,不管南北东西,直觉会给我指引……”

有心人,天不负。终于,在一个“风吹柳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唤客尝”的春天,烟花三月的扬州城内,魏万圆了自己的梦,他看到了这个英气勃勃的“谪仙人”。这一刻,真是令他百感交集,热泪纵横。几百年后的明代,一位女粉丝也曾经不远千里来寻找心目中的偶像汤显祖,结果发现他并非自己想象中的“潘安型”才子,而是身形伛偻的糟老头,于是失望之余,竟投水自杀。而李白没有让魏万失望,据描述,李白当时的形象是:“眸子炯然,哆如饿虎,或时束带,风流酝籍”,魏万当时的心情简直就是:“你主宰,我崇拜。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爱你,You are my Super Star……”

这时的李白,仍然是处于被赐金放还后的寥落时光中,当他送走了杜甫,在寒冷的鲁地,一向神采飞扬的他,于郁郁中卧床病了好久。第二年,又辗转回到了江南。

所以,失落中的李白遇到这份“雪中送炭”般的真情厚谊,又怎么能不感动?于是他们俩相伴而游,一起泛舟来到了南京。路上,他们吟酒赋诗,畅谈天下大事,古今人物,越聊越觉得投机。

李白于是拿出自己这大半生中所写的诗稿,全部交给了魏万,嘱他代为编辑成集。我们知道,作为一个文人,对于自己的诗稿往往会看得如生命一般的珍重。林黛玉焚稿断痴情那样的事情,不只是小说中的情节,现实中也常有,像晚唐诗人杜牧之类,都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拿出自己平生的诗稿,或焚或存,对自己的心血所凝集的文字,作一次诀别。

如今,李白竟然将自己的诗稿托给了魏万,这足以证明在他的心目中,魏万是何等的亲密!不但如此,李白还断言魏万将来会大有出息,说他“尔后必著大名于天下,无忘老夫与明月奴”,将自己的儿子(李白儿子名明月奴)也托付给魏万。既托诗稿,又托幼子,李白和魏万的交情可是非同一般的深,杜甫似乎也没有过的“待遇”。

欢洽之间,魏万兴奋地写了一首《金陵酬李翰林谪仙子》一诗,其中描绘出两人的亲密之情:“一长复一少,相看如弟兄”,而李白则答以“相逢乐无限”之句。

然而,魏万在李白处盘桓了数月,却不得不分别。这就是朋友不如夫妻的地方了,如果一男一女,郎有情妾有意,完全可以成为终生伴侣,相守白头。但朋友间的感情,却无法达到这样的条件,往往会因为各自的事业和家庭什么的,无法长相厮守。

魏万临走前,李白十分难过,给他写了一首长达六百字的诗,注意,在此前,无论是孟浩然、王昌龄、杜甫、贺知章、还有元丹丘(就是《将进酒》中的丹丘生)等,都没有让这位“诗仙”如此不惜笔墨过,诗的最后这几句更是说得情真意切:“我苦惜远别,茫然使心悲。黄河若不断,白首长相思。”

一开始,魏万以为只是暂时的别离,他还邀李白到他所住的王屋山下做客,以期再度相会。然而,世事难料,祸福难言,第二年,四海鼎沸的“安史之乱”就爆发了,兵戈阻路,音书不通,两人就再也没有相见过,这一别就是永诀!

魏万只好把一腔思念寄托在李白送给他的诗稿中,他在无数个青灯寒夜中仔细抄录整理,编纂成一部《李翰林集》,这部集子中,魏万把李白赠给他的诗以及他酬答李白的诗,放在最前面,以纪念他们这段珍贵的情谊。

作为唐代的文人,魏万并不是太有名的人,他所能留存到今天的诗只有一首,就是这首名为《金陵酬李翰林谪仙子》的诗,然而,他和李白之间的深厚友谊,却像一颗璀璨的明珠,镶嵌在这首诗上,在唐代的诗歌宝库中熠熠生辉。

小编推荐:金庸笔下百大高手排行榜:排名第一的绝对想不到唐武宗灭佛经济动因:为解钱荒捣毁佛像取铜铸钱不信希特勒是否自杀:战后联邦调查局穷追三十年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