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演义趣闻 > 在小说《水浒传》中宋江为什么没杀情敌张文远?

在小说《水浒传》中宋江为什么没杀情敌张文远?

时间:2016-12-01 16:01:42分类:演义趣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在小说《水浒传》中宋江为什么没杀情敌张文远?

导读:宋江和梁山上有来往,这事情被他买来的女子阎婆惜知道了,因此而要挟宋江,无奈之下,宋江杀了阎婆惜。阎婆惜被杀之前提到了一个人,这就是和宋江同为押司的张文远。在此之前,宋江隐隐约约知道这个阎婆惜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人,到这时候更是清楚知道原来是张文远偷了他的女人。杀了人要偿命,即便是阎婆惜的命再不值钱,宋江杀了她也会被判得很重。可是郓城县知县时文彬和宋江交好,一心想把事情推到一个叫唐牛儿的人身上,因为张文远不干,事情没有成功。宋江逃走,时文彬不想捉拿,张文远一再追究,时知县只好派了三两个公人去了一趟宋江的老家。宋江的老爹宋太公说宋江已经出了籍,张文远撺掇阎婆再告状,说这个是假的,时文彬只好再派出更多的人捉拿。宋江真正的出逃了,张文远又催着时知县发通缉令捉拿。

看宋江这第一次吃官司会让人有一种感觉,如果没有张文远这个人,宋江是会脱了罪责的,可是有了这个张文远,宋江这个罪责就逃脱不了了。张文远为什么会和这个救困济贫的“及时雨”过不去呢?书中反复交代,这是因为阎婆惜是张文远的“婊子”。男人被人家戴了绿帽子是极大的耻辱,在古代,有的君主甚至为此而被杀,而张文远为什么能够逃脱呢?

宋江这个人有很多外号,呼保义、及时雨、仁孝黑三郎,再加上他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坐着梁山泊忠义大堂,看起来是个仁义之士,如果仔细分析一下,这个人却是一个狠角色。为了让秦明入伙,他竟然把一个村子的人杀了嫁祸秦明;在江州浔阳楼上写了反诗,被先斩后奏押上刑场,梁山兄弟们救了他,他不是赶紧回到千里之外的安全地域梁山,而是要这些弟兄们再去攻打无为军,只为了要抓住黄文炳报私仇。而为了这样一个黄文炳,他竟然把黄家“一门良贱”一个不剩全杀了。就是这样一个睚眦必报的人物,竟然没有杀死他的情敌张文远。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宋江根本不拿阎婆惜当一回事情

宋江有一回带着张文远回家,就这样一顿饭的功夫,这张文远就和阎婆惜勾搭上了。此后,但是宋江不在家,这张文远便去宋江家里,“假意儿只做来寻宋江。”因为“宋江是个好汉,只爱学使枪棒,于女色上不十分要紧。”阎婆惜就不爱搭理宋江,一心只在这个也是三郎的张文远身上。宋江“不以这女色为念”,十天半月的才能回到这个家里一趟。这张三和阎婆惜打得火热,街坊上人都知道了, “有些风声吹到宋江耳朵里”,宋江却不在乎。是什么原因让宋江不在意这件事情呢?因为在宋江看来,这个阎婆惜“不是我父母匹配的妻室”,也就无关紧要。也就是说,这个阎婆惜无论是在家庭还是在社会上都是下等人。她本来就是一个“烟花女人”,不管长得多好,有多少男人会喜欢她,在宋江这种有社会地位的人来说,他们只不过是女人,是玩物,永远也不可能有常人的地位。因此上,宋江没有给阎婆惜任何名分,不用说不是那种称之为“妻室”的正夫人,就是一个妾的名分也还没有给,说到底她只是宋江买回来摆在自己屋里的一件商品。正因为如此,宋江和梁山泊来往的证据被阎婆惜拿到后,阎婆惜要挟宋江,提出来的第一个条件是:“你可从今日便将原典我的文书来还我;再写一纸,任从我改嫁张三,并不敢再来争执的文书。”宋江没有丝毫犹豫就答应了。阎婆惜的这个条件共有两层意思,首先是宋江买了她,把原典的文书还给她,等于是给了她自由身;其次是,她事实上已经成为宋江的妾,不管宋江给没有给她这个名分,否则,宋江就是给了她原典的文书,她也只不过是在宋江名下有了“自由身”,要想取得婚姻的自由,还得宋江另外再给她一纸文书。宋江对阎婆惜又是怎么看的呢?逃难途中,宋江心里说过一句话:“只为杀了一个烟花妇人,变出得如此之苦”。既然宋江并没有拿她当一回事情,这张文远和阎婆惜偷情一事,也就算不了什么大事了。这就好像阎婆惜还是个妓女,宋江来之前有多少男人进过她的屋,走之后又是那个男人进来了,并没有人去认真较劲儿,否则还能称之为妓女吗?所不同的是,别的男人一旦把这个女人娶回家,就成了自己的“玩物”,任何人是不允许在染指的,宋江的例外在于,他只当阎婆惜还是个妓女。

其实宋江不仅没有把阎婆惜当回事情,对其他女人也是如此。知府把秦明的老婆杀了,宋江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句:“既然没了夫人,不妨,小人自当与总管做媒”。尽管秦明的老婆是个正夫人,对宋江来说,再好的女人也不过是一件衣服一样,说换就换了。不过,不管怎么说,阎婆惜毕竟是他宋江的老婆,偷汉子也是事实,宋江真的就不拿着当回事情吗?实际上,这当中还有一个对事情的处理问题。假如闹将起来,事情闹的满世界沸沸扬扬,没事变成有事,小事情成了大事情,这对宋江的名声反而不是好事。假如把这事当做是没有发生,这对宋江的名声反而是一种维护,尽管这有点儿掩耳盗铃的嫌疑。即便是在此之前宋江听到一些风声没有声张,也是有着这方面的考虑。

宋江前后两起案子有着本质的区别。

张文远所追究的事情是宋江杀人,这种罪过,只要不是判个斩立决,宋江就有生还的可能。比如说判了一个“斩监侯”,宋江完全有能力让这件案子再拖一拖,等待着那个“大赦令”。旧时代的刑罚非常严苛,但帝王们为了显示仁爱,经常会借机会实施大赦,除了新皇帝登基之外,还会有很多名目,如改元、太后寿辰、大婚、册封皇后贵妃、封禅、甚至天降祥瑞等等。实际上,宋江就是等到了这种大赦,那就是册封皇太子。退一步说,即便是判了一个斩立决,也不会连累到父亲兄弟。更何况,郓城县令和宋江要好,只要稍微动一点手脚,宋江就不会有死罪。就像武松,他杀的是亲嫂嫂,还杀了一个西门庆,只因为县、州两级有意开脱他,他也只是判了一个流放充军。

而黄文炳所告宋江的事项却不同,那是一种“十恶不赦”的大罪,任何形式的大赦令,都不会适用于他。更要命的是,这种事情要是地方官员较劲儿,或者是上头追究下来,宋江这个罪,很有可能要“灭三族”,老爹和兄弟宋清都要跟着他人头落地。这也就是宋江捉到黄文炳以后,眼看着李逵一刀刀地割,没有丝毫反应的原因所在。

还有一点更为重要,宋江没有和阎婆一道进县衙,直接逃走了,这等于是说,他已经承认自己杀了人,否则你逃跑干啥?从这点上来看,张文远只是要求知县“坐实”,并没有 “诬告”。宋江和张文远都是管理法律文书的,他明白这一点。在宋江看来,江州这个案子,完全是黄文炳“追究”出来的。尽管他酒后写了反诗,假如黄文炳不追究,也许过一阵子酒家刮了去,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这种事情在那个时代,无非是“多一事”或者“少一事”的问题,恰恰是黄文炳多事,才让他有家难回。否则,怎么别人不去告发,单单是你黄文炳去告发?事情进一步发展,宋江装疯,知府蔡九已经打算认可了,是这个黄文炳把宋江的鬼把戏戳穿了;吴用伪造蔡京书信,也是这个黄文炳给识破了,这样宋江就被推上了“断头台”。直到宋江在梁山坐上了第二把交椅,他还对此耿耿于怀,“叵耐黄文炳那厮,事又不干他己,却在知府面前胡言乱语”。反过来说,如果不是黄文炳“胡言乱语”,宋江认为这第二起案子就不会有。

小编推荐:揭秘:在水浒传中宋江为什么要私自把晁盖放了?西游记中哪位女妖是太上老君小情人并为其生子曾国藩不提拔救命恩人被指薄情 曾国藩为何跳江?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