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演义趣闻 > 揭秘:在水浒传中宋江为什么要私自把晁盖放了?

揭秘:在水浒传中宋江为什么要私自把晁盖放了?

时间:2016-12-01 15:34:07分类:演义趣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揭秘:在水浒传中宋江为什么要私自把晁盖放了?

导读:晁盖等七人劫了生辰纲,由于后续问题安排的不当,白胜被捉。白胜熬不过酷刑,经过州尹一诈,就把晁盖供了出来。于是,何涛何观察拿着公文,带着二十几个眼明手快的公人,直接到了郓城县捉人。这个何观察把一行人都藏在客店里,只带着两个跟随来县衙下公文。州里到下属各县捉拿人,需要办理手续,也同时给这个县交代任务,因为罪犯属于这个县,郓城县有这个责任。不过,何涛来的不是时候,他是巳牌时分,就是现在所说的九点,“正好是早衙方散,一应公人和告状的,都去吃饭了”,还没有回来。事情凑巧,值班的宋江散了衙正好来到何涛等待的茶肆,于是就把来意先和宋江说了。宋江听说是来捉拿晁盖的,大吃一惊,心里想着:“晁盖是我心腹兄弟,他如今犯了迷天大罪,我不救他时,捕获将去,性命却休了!”于是,他把何涛稳住,骑上马,急急忙忙地赶到晁盖庄上,告诉他生辰纲的事情犯了,让他赶紧逃跑。这个时候,参加夺取生辰纲的阮氏三兄弟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另外三个人吴用、公孙胜、刘唐还在晁盖庄上,晁盖让这三人和宋江见了一面,马上回到了县里。

因为来回需要一个时辰,等宋江来到县衙,知县时文彬已经上班了。宋江先是与何观察撒了一个谎,又因为事情过于严重,时知县心思都到了案情上,也没有往多处去想。按照时文彬的意思,是要马上前去捉拿晁盖,宋江以“日间去,只怕走漏了消息,只可差人就夜去捉,”为借口,又给晁盖留下了逃走的时间。后来由于捉人的朱仝、雷横的关系,晁盖得以有惊无险地逃到了阮氏兄弟的石碣村。

生辰纲是北京的梁中书送给京城太师老丈人蔡京的生日礼物,有十万贯之多,不用说,这都是搜刮来的民脂民膏,是不义之财。现在的问题,这个不义之财生辰纲该不该把它劫来?不用说,用刘唐等人的看法,这种不义之财就应该劫来。更何况,去年的生辰纲就被人劫了去,至今官府也没有办法侦破案子,这等于说是人家劫了白劫。但是,还有一种是官府的看法,打劫生辰纲就是强盗,是强盗就得缉拿,因此押送生辰纲的梁中书府里的管家就要到济州府报案,随行的两个虞侯还要留下来督办案件,太师府更是限期立即捉拿罪犯,捉不到就要把州尹革职查办。这是一种进入法律程序的案件,破案有赏,不能破案追责,是一种合法行为。当然,这是“官理”。那么,这两种观点哪一种正确呢?只能说,站在不同的立场上会有不同的认可。用今天的观点看一下,梁中书的财物肯定是不义之财,是贪贿所得,应该从梁中书手里夺出来。正常的情况就是通过监察机构立案查办,然后没收治罪。用这种打劫的方式夺出来,不是社会关系上的正义。也就是说,从强盗手里夺取抢劫来的财物,同样是强盗。否则,这个社会就会多一种强盗,专门抢劫强盗的强盗。当然,晁盖那个时代社会已经不正常,不可能有官员能治梁中书的罪,梁中书们只会继续搜刮民脂民膏。但是,在这种不正常的社会里,晁盖等人的行为就是正义吗?梁中书搜刮的是民脂民膏,晁盖劫来分给被搜刮的民众了吗?把梁中书搜刮来的民脂民膏劫来据为己有,这和打劫强盗有什么不同?

直接说宋江。他是官吏,在内心里,他认为晁盖“犯了迷天大罪”,公开表示,这个“奸顽”的人,终于“做出来了”。在具体行为上,他杀了阎婆惜外逃,被父亲追回家,马上被捉拿归案。晁盖为了报答他的救命之恩,劝他到梁山泊落草,他是宁可到江州服刑也不愿上山。也就是说,他认为,自己这个罪犯也比梁山强盗强。《水浒传》的作者也借他人之口说宋江:“押司纵贼罪难逃”。再说一下后果,如果宋江私放晁盖的事情暴露,他可能是一个死字能说得清吗?杀一个阎婆惜还要带着兄弟宋清出逃,这事情要是暴露,老爹兄弟的命都要搭上。这就是为什么首领们落草都要搬取家小上山的原因所在。用晁盖等人的话说,这是担着“血海般的干系”,而不是“掉脑袋的干系”。

那么,宋江为什么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给晁盖送信呢?晁盖这种人,是宋江结识、相互利用的对象,也是宋江最忌惮的人。当州里的观察何涛说明了来郓城县是捉拿晁盖时,宋江马上内心自语:“晁盖是我心腹兄弟”。朱仝、雷横等人是管理社会治安巡逻捉人的,宋江和他们也很好,但还没有达到晁盖这种程度。比如说宋江自己犯了事,朱仝雷横照常去宋家庄,只是到了那儿胡乱应付一下,不像宋江冒险事先透漏消息。郓城县衙里还有一个张文远,这个人不符合梁山好汉的标准,但同为衙门中人,宋江也不得罪他,相反,还多多少少地给了他一些好处。郓城县里还有一个人——吴用,教书先生,劫取生辰纲的智囊,宋江不认识。而此前公孙胜不但知道他的名,还知道他的字、外号,说明这个人在江湖上也有一定的名气。宋江不认识吴用,只能说明宋江不结识吴用一类的人。简单梳理一下,晁盖这样的天王级人物是必须结识的,朱仝雷横这种带官刀拳头硬的人是应该结识的,张文远这种人不能成事却能坏事,是不可结识也不可得罪的,吴用这类文人是不能独立成事、不碍事,因而也就不需要结识的人。

晁盖被称为天王是因为一座塔,隔溪住着两个村子,西村闹鬼,用了一座塔镇压,那鬼就都到了东溪村来。晁盖大怒,一个人把青石塔夺了过来,因此被称作是“托塔天王”。这让人觉得有点儿霸道的感觉,你不去治鬼为什么要夺人家的塔?再结合晁盖的职务,总觉得这事情办得不地道。晁盖是保正,也就是管理着五百户人家的头头。旧时的万户侯即为县侯,万户以上的县又可称之为县令,可见晁盖管辖的地盘大致为一个县的二十分之一,相当于现在的一个乡长。不过,宋江在向何观察介绍晁盖时,说他是一个“奸顽役户”,说明晁盖是应该出劳役的,出不出是一回事,反正他不是吃俸禄的。不过,过去的社会是一个官本位社会,一个村子的村长也是官,你能说保正不是一个官吗?从雷横带着人很随便地就到晁盖庄上吃饭来看,晁盖这种官应该是这样的:县里的赋役任务下达,晁盖协助摊派征收;平常管理辖区里的治安,有了案件协助办案。当然,更多的事情就是接待县里来人。综合起来说,晁盖是一个基层“官员”,是一个县公职人员“接待站站长”,是一个独霸一方的“土霸王”。对于这样的人,宋江必须结识,并且还要尊为兄长。

但是,晁盖这个人在江湖上和宋江一样,都是属于给人“济难解困”的义士,一个天下闻名的大义士在你宋江手中犯了事情,你宋江不但保不住这个好名声,而是要问一声,你还能在江湖上混吗?

仅仅是为了一个名声,宋江可以不必冒这么大的风险,但是,假如晁盖真的出了事情,宋江老家的那个宋家庄还能不能安宁就很难说。宋江家里非常有钱,这不仅在郓城县人人知道,山东河北的人都知道,当然,梁山上的强盗也知道。王伦的梁山不是晁盖的梁山,他们没有生辰纲,他们要“大秤分金银”(王伦劝杨志落草时所说)靠的是什么?过往客商是个未知数,有把握的就是吃郓城县的大户。但是,梁山上的强盗从来就没有打过宋家庄的主意,这又是为什么?就是有晁盖等人这样的独霸一方的“天王”级人物罩着。不管是农民起义队伍还是成一点儿气候的绿林强盗,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靠吃大户、抢大户为发财途径。有矛就有盾,大户们也会用各种办法保护自己的财产不被抢掠。比如说那个史进,他的办法就是把所有史姓村民联合起来,一旦发现强盗来抢,就敲棒子,所有的人听到这种警报,都前来迎敌。朱武等少华山上的绿林好汉们要抢粮食,又忌惮史进武艺高强,陈达不服,终于吃了大亏。宋江保护自己的办法就是做善事赚名声,结交晁盖等地方霸王强人,形成一种无形的保护网,所以这宋家庄能在梁山脚下安然无恙。假如宋江对晁盖的事情不管不问,晁盖真的被捉、被杀,宋江还是一个江湖义士吗?阮氏三兄弟现在还没有暴露,宋江也不知道晁盖之外还有谁,假如人员捉不齐,这宋江、宋家庄以后还有安稳日子过吗?

看水浒总有一种感觉,宋江的支出和收入很不对称。但是,当晁盖等人成功逃上梁山,派了刘唐来给宋江送金子,宋江又不接受,这又不免让人疑惑,宋家庄的土地里,真能生产出那么多的银子供宋江在山东河北“下雨”吗?后来宋江写了反诗,犯下了十恶不赦的大罪,晁盖调动了梁山能够调动的全部人马把他救了出来,宋江竟然没有过多的表示。我们只能认为,他们本来就有一种心照不宣的契约,相互保护。

他认为这事做的巧妙,可以成功。当然了,这些潜在的东西不会重于现实的危险,宋江所以敢这么做,还是因为他有十足的把握。这就是,观察何涛必须依靠他,因为宋江就是管这项业务的;周边一干人都是他的小兄弟儿,不会有人说对他不利的话;知县时文彬信任他,不会对他产生丝毫怀疑。更关键的是,宋江没有打开文书,一切消息都是何涛自己说出来的。如果再加上来回时间的精确计算,出县城时不被衙门里的人撞见,宋江做这件事情那才叫一个万无一失。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这件事情最后竟然坏在了一个女人身上。总之,宋江私放晁盖,既有自身的原因,又有现实的考虑,同时还有对事情成功的把握。否则,不管他宋江如何仁义,也不会拿自己的命去换晁盖的命,哪怕是以一换七。

小编推荐:三国历史上吕布竟然曾派人劫持曹魏名将夏侯惇?三国历史上诸葛亮的八卦阵是怎么被陆逊破掉的?春秋历史上孔子的好友在两次政变中都做了些什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