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演义趣闻 > 红楼梦贾府究竟因何被抄:凤姐放高利贷引火烧身

红楼梦贾府究竟因何被抄:凤姐放高利贷引火烧身

时间:2016-11-25 14:29:59分类:演义趣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红楼梦贾府究竟因何被抄:凤姐放高利贷引火烧身

导读:大家都知道《红楼梦》是一部未完成的作品,现在搞不清楚作者原来计划描写贾府的结局究竟如何。后来高鹗续写的后四十回,采用了贾府遭遇政治打击、陷入绝境的结局。不过给贾府安上的罪名很值得玩味。

第一百零五回里,贾府遭遇查抄,主持抄家的西平王,闯进贾府后,站在台阶上慢慢地说道:“小王奉旨带领锦衣府赵全来查看贾赦家产。”贾赦等人一听,都趴到地上。西平王便宣布:“有旨意:'贾赦交通外官,依势凌弱,辜负朕恩,有忝祖德,着革去世职。钦此。’”旁边的锦衣府赵全下令:“拿下贾赦,其余皆看守。”

可是抄家似乎没有抄出什么重要的罪证。抄了一会儿,有锦衣司官来报告,说是:“在内查出御用衣裙并多少禁用之物,不敢擅动,回来请示王爷。”又过了一会儿,又有一起人来报告西平王,说:“东跨所抄出两箱子房地契,又一箱借票,都是违禁取利的。”西平王还没有表示什么意见,赵全很有点兴奋地说:“好个重利盘剥!很该全抄!请王爷就此坐下,叫奴才去全抄来再候定夺罢。”看上去贾府导致抄家的罪名,原来是很模糊的。如果抄家针对的罪名是“交通外官”,那么应该专注于来往信函文件。后来抄家抄出了“御用”物品,放债的两箱子房地契,一箱借票,于是又有“违禁取利”的罪名。

而且看小说的描写,又是这“违禁取利”是重罪。和贾府关系不一般的北静王赶来维护贾府,防止锦衣司的人破坏财物,任意欺诈。还安慰贾政,说:“政老,方才老赵在这里的时候,番役呈禀有禁用之物并重利欠票,我们也难掩过。这禁用之物原办进贵妃用的,我们声明,也无碍。独是借券想个什么法儿才好。”第一百零六回,又有同样的描述:说是隔天北静王派了王府的长史来打招呼,说贾政的工部员外郎官职都不动,“所封家产,惟将贾赦的入官,余俱给还”。只是向贾政说明:“惟抄出借券令我们王爷查核,如有违禁重利的一概照例入官,其在定例生息的同房地文书尽行给还。”

贾府谁在放债?

那么放债的究竟是谁呢?高鹗续写的后四十回特意说明,原来并不是贾府的家长,而是主持家务的贾琏夫妇在放债,而且放债是为了维持大家庭的生计,很有一点悲壮的意味。小说一百零六回,贾府被抄家后,贾政含泪询问贾琏:“我因官事在身,不大理家,故叫你们夫妇总理家事。你父亲所为固难劝谏,那重利盘剥究竟是谁干的?况且非咱们这样人家所为。如今入了官,在银钱是不打紧的,这种声名出去还了得吗!”

贾琏跪下解释说:“侄儿办家事,并不敢存一点私心。所有出入的账目,自有赖大,吴新登,戴良等登记,老爷只管叫他们来查问。现在这几年,库内的银子出多入少,虽没贴补在内,已在各处做了好些空头,求老爷问太太就知道了。这些放出去的账,连侄儿也不知道那里的银子,要问周瑞旺儿才知道。”贾政心里埋怨贾琏夫妇不知好歹,“如今闹出放账取利的事情,大家不好”。那么,贾琏夫妇是在合伙将贾府的财产争出去放债吗?贾琏说的依靠放债来补贴家用、没有私心是真的吗?这难道符合曹雪芹前八十回中预示的“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的结局?贾琏凤姐究竟是如何放债的?

凤姐放债攒私房

实际上关于这个问题,曹雪芹在前八十回里已经做了足够的铺垫,而且说得很明白,放债的只是凤姐,连贾琏都不知情,是凤姐自己的小金平儿库运作,为自己在攒私财,根本没有为大家族利益考虑的意思,甚至就是靠损害大家族的利益而为自己捞好处。曹雪芹在前八十回里写得很明确,凤姐小金库资金的来源有两个,一个是凤姐利用管家机会,私下挪用给二门内人员发放的“月钱”,先放债,收取到了利息再发放“月钱”;另一个则是凤姐利用贾府势力收受贿赂积攒的赃银。

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陈大康专门研究过《红楼梦》里的“月钱”问题。这是在前八十回里经常提到的一个问题。所谓“月钱”,是荣国府里的主子、奴仆都按月领取的零用钱。按照陈大康先生的统计,大观园里的主子、奴仆,以及介于主仆之间的姨娘,分为三个等级:主子里最高的等级是贾母、王夫人、李纨,每月二十两;已婚的主子,如凤姐、贾琏每月四两;未婚的主子,如包括宝玉、贾环、迎春、探春、惜春等每月二两。奴仆里最高的级别是贾母的一等八个大丫头(包括袭人),以及王夫人的四个大丫头,每人每月一两银子外加五百铜钱;晴雯、麝月等二等丫头,每月一吊铜钱;其他的比如小红之类的三等小丫头,都是每月五百铜钱。姨娘每月二两。按照陈大康教授的计算,这些二门内所有人员经凤姐发放的“月钱”总额是三百两银子左右,也就是说,她每次延迟发放一两个月,将这笔钱挪用作为放债本钱。

这在第三十九回里说得最明白:袭人问平儿:“这个月的月钱,连老太太和太太还没放呢,是为什么?”平儿赶紧凑近袭人,悄悄说:“你快别问,横竖再迟几天就放了。”袭人笑道:“这是为什么,唬得你这样?”平儿说:“这个月的月钱,我们奶奶(指凤姐)早已支了,放给人使呢。等别处的利钱收了来,凑齐了才放呢。

因为是你,我才告诉你,你可不许告诉一个人去。”袭人道:“难道他还短钱使,还没个足厌?何苦还操这心。”平儿笑道:“何曾不是呢。这几年拿着这一项银子,翻出有几百来了。他的公费月例又使不着,十两八两零碎攒了放出去,只他这梯(体)己利钱,一年不到,上千的银子呢。”那么按照这个说法,凤姐一年放债收入利息有一千两,是在“违禁取利”放高利贷吗?“重利盘剥”在古代是一项很重的罪名吗?

小编推荐:唐朝历史上喝茶要放葱姜盐:把茶饼碾成粉末后煮古代历史上的婚姻也玩非诚勿扰:元宵节忙相亲民国以前中国无房产证:业主靠房契证明房产归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