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演义趣闻 > 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为什么能被高俅轻易陷害?

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为什么能被高俅轻易陷害?

时间:2016-11-21 16:46:47分类:演义趣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为什么能被高俅轻易陷害?

林冲被抓治罪的理由是“手执利刃,故入节堂”。白虎节堂是太尉府议事的重要场合,不允许带刀进入。而故意带刀闯入只有一个理由,“见今手里拿着利刃,如何不是来杀下官?”。高俅断定林冲是来刺杀自己的。于是林冲的罪名就大了,不但是擅闯节堂,而且是意图刺杀太尉。高俅吩咐把武松绑送开封府,“勘理明白处决”,要处死林冲。

林冲为什么会带刀进入白虎节堂呢?

当林冲买到了宝刀之后,书中有许多林冲的细节描写和心理描写,很生动。

林冲把这口刀翻来覆去看了一回,喝采道:“端的好把刀!高太尉府中有一口宝刀,胡乱不肯教人看。我几番借看,也不肯将出来。今日我也买了这口好刀,慢慢和他比试。”林冲当晚不落手看了一晚,夜间挂在壁上,未等天明又去看刀。

林冲买到了刀,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高俅高太尉也有一把宝刀,可是之前自己几次要求借看,高俅都不允许,现在自己也有刀了,以后一定要和高太尉比试比试。

精细的读者自然会想到,林冲手中的这把宝刀那就是高俅那把宝刀,不然怎么会有那样巧事,前一天刚刚一千贯非常便宜的买了一把刀,第二天,就有人来通知说太尉听说买了宝刀,要林冲带上刀,前去比看。林冲一听,想“又是甚么多口的报知了”,兴冲冲就前往了。

到白虎节堂前,书中还写了许多的来人的许多破绽,比如林冲也问起两位来叫自己的人,说:“我在府中认不得你。”可人家说我是新来的,林冲也就放心不问了。来到太尉府正厅前,林冲按照惯例在那里等候,可是两人说太尉在后堂等候。林冲也没多想就跟着进去了,东转西转林冲也不大认识,到了一个地方,两个人叫林冲等着,先自走了。

然后林冲看着周围忽然看到“白虎节堂”,四个字的匾额,才猛然一惊。可是为时已晚,高俅带人冲了出来。

为什么两人三次显露破绽,可是林冲都不多想?林冲可不是那种粗枝大叶的人,那为什么林冲一下子就中招了呢?

何况林冲被邀请入高俅府是在什么情况下?是在自己的妻子两度被高俅义子调戏,差点被侮辱的情况下。

我们看到林冲一方面气冲冲的拿着解腕尖刀寻找陆虞侯,要杀人泄愤,可另一方面林冲过了三五天,和鲁智深喝酒解闷,竟然就渐渐的把妻子受辱的事情给忘记了。并且是一听到太尉的召唤就去了。

林冲的麻木和健忘竟然到这种地步。

确实,在林冲想要杀陆虞侯的时候,林冲娘子劝说林冲,自己没有被侮辱,千万不要冲动。中国的老百姓不喜欢惹事,总是渴望过上勉强安稳的日子。可是,委屈忍耐也有个限度!当年鲁迅为什么弃医从文?不就是看不惯面对同胞被屠杀却一脸欣赏,毫无痛苦的国人吗?林冲选择继续原来的生活可以理解,但是忘却的速度也过快了吧!麻木的程度也太深了吧!

那林冲为什么如此麻木,如此健忘呢?

我们看看林冲为什么会买刀,并且买刀之后就何等沉迷,就可以猜出一二了。

那一日,两个同行到阅武坊巷口,见一条大汉,头戴一顶抓角儿头巾,穿一领旧战袍,手里拿着一口宝刀,插着个草标儿,立在街上,口里自言自语说道:“不遇识者,屈沈了我这口宝刀!”林冲也不理会,只顾和智深说着话走。那汉又跟在背后道:“好口宝刀!可惜不遇识者!”林冲只顾和智深走着,说得入港。那汉又在背后说道:“偌大一个东京,没一个识得军器的!”

高俅做事很是精细,能坐稳殿帅府太尉的位子可不是仅仅靠着拍马屁。高俅寻找的这位托儿打扮得体,说话也颇有讲究。那人身材高大,头巾、旧战袍,都显示出那人是位落魄武将,后文也曾自述刀是祖上所传,可惜现在家道中落,只能出来买刀。

卖刀人一看林冲走来,连续三次叫卖,前两次都强调一点,自己的刀是宝刀,可叹没有巨眼英雄识得宝刀,林冲听在心头,但是继续走着。可是卖刀人第三次叫卖,林冲走不动了。那人说“偌大一个东京,没一个识得军器的!”林冲虽然爱刀,可是家境并不富裕。但是偌大东京都没有人识别得刀剑,就让林冲听的不舒服了。

于是林冲停住脚步,看刀,然后买刀。买到之后喜滋滋的回家把玩了一夜。

为什么林冲如此爱惜宝刀?

在之前林冲和陆虞侯喝酒时,说过一番和卖刀人相似的话。林冲说:“陆兄不知!男子汉空有一身本事,不遇明主屈沈在小人之下,受这般腌臜的气!”

晚上,林冲在烛火下看着那把宝刀,看着宝刀,也就看着自己。同样与众不同,同样难遇明主,同样要受许多腌臜气。正是因为宝刀的经历和林冲仿佛,林冲才会拿出仅有的积蓄,花一千贯买下宝刀。宝刀得遇英雄,英雄得遇宝刀,林冲在那一晚肯定有许多的美梦吧。

可是,这一切都在高俅高太尉的预料之中。

林冲是何等样人,林冲一直渴望着什么,高俅一清二楚。于是,高俅以比刀为名,引诱林冲,一招就要了林冲的性命。

文字写到这里,林冲为何被高俅轻易陷害也就很明白了。

若非林冲一直渴望功名,渴望权势,希望得到高俅的赏识和重用,怎么会买下宝刀?怎么会买下宝刀之后立刻就想到和高俅比试?——我敢断言,要是林冲真有机会和高俅比刀,只要高俅流露一点爱刀的意思,林冲就会主动献上——怎么会三番四次别人露出破绽,林冲依然没有察觉?

如果说,武松当年被陷害,还是因为被张都监的几番优待搞得晕晕乎乎,失去了判断的水准,对权力的崇拜还比较轻。而世代在军中任职,一直把建立军功,把仕途上进看成人生第一要义的林冲,则是被高衙内、高俅几番陷害,依然单方面的,甚至是盲目的相信高俅,渴望高俅眷顾,渴望权力垂青,就中毒太深,深入骨髓了。并且,林冲即便是在被刺配沧州之后,介绍起自己被陷害的事情,也从来不说自己是高俅陷害,而是说自己“恶了高太尉”,是自己不好,让高太尉厌恶自己了。对权势的崇拜到了这种地步,也算是登峰造极了。

小编推荐:在小说《金瓶梅》中的清官们都是如何判案的?宋代房叔万两白银买别墅 等于穷人1400年生活费古代兵器有多重?李元霸典韦武器超出你的想象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