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演义趣闻 > 金庸笔下的从蓉儿到郭伯母:黄蓉到底变没变?

金庸笔下的从蓉儿到郭伯母:黄蓉到底变没变?

时间:2016-11-16 16:37:53分类:演义趣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金庸笔下的从蓉儿到郭伯母:黄蓉到底变没变?

《神雕》中,黄蓉对杨过的猜忌和怀疑是有目共睹的。第三回开篇,郭靖提起芙儿与过儿的婚事时,黄蓉便以「芙儿怎么能嫁给那小子」一口回绝,短短一句话就把杨过定位成了出身卑贱的野孩子。此后,她又因为杨过「脸上有一股说不出的怪异之色,依稀是杨康当年的模样」而心中生憎,从此不再传授杨过任何心法招式,只想着「莫养虎为患,将来成为一个大大的祸胎。」

诚然,《射雕》里的杨康是个不折不扣的恶人,他背弃大宋,假领丐帮,残杀五怪,嫁祸东邪,使郭靖含怒离开,延续了三部书的情爱佳话也差点破灭。但仅因杨康的恶,就断定一个心性未定的十一二岁顽童为「祸胎」,把对杨康的恨意和愧疚全部嫁接给了遗腹子杨过,黄蓉似乎没了从前伶俐的光彩,却将心胸狭隘展露无疑。但很多回答了问题的知友们却认为,黄蓉自来生性多疑,自《射雕》时代便是如此,金庸对黄蓉的刻画是连续一致的。有网友这样写道。黄蓉从来猜忌就不少,心眼那个多。《射雕》里怕穆念慈爱上郭靖,试图以毁容威胁过穆念慈,虽然后来成了好朋友。郭靖当日为花剌子模满城百姓求情,她认为郭靖爱的是华筝,愤而离去。

但张公子没有注意到,少女时代的黄蓉虽然也多疑,却还没有遗失那颗真诚待人的赤子心。《射雕》十五回「神龙摆尾」中,黄蓉曾以毁容威胁穆念慈,但在得知念慈心属杨康后,黄蓉又为她宽慰,又赠她匕首,又传她武功,又邀她同行,她那颗对穆姊姊真挚的心再也没有变过。纵使念慈对大恶人杨康死心塌地,黄蓉也没有怪罪过她;四十回「华山论剑」中,郭靖表示「我与华筝只有兄妹之情」,黄蓉也只是嫣然一笑,心下甚喜。她信靖哥哥,因而也信华筝,没有再不依不饶,也不曾迁怒于一对寄托郭靖和华筝少时情谊的白雕;江南七怪之首柯镇恶自第一次见到黄蓉就给她冠上了「小妖女」的歪名,硬要郭靖在师恩深重和情爱深笃间做抉择,又不分青红皂白将五怪的死怪罪给黄药师,黄蓉对他敬也不是怨也不是。但岳王庙一回,黄蓉还是自己步入险境,逼欧阳锋放走了终于明晰事情原委的柯镇恶,直至《神雕》里,柯镇恶和郭夫妇二人共同生活在桃花岛上,黄蓉也会教导女儿徒儿要敬重柯公公……

黄蓉从来不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但对杨过的不信任和不亲近,却整整延续了一整本《神雕》——

杨过为换绝情丹来到襄阳,黄蓉因为杨过神色里的一点古怪就叮嘱郭靖「还是别跟他谁在一房的好,须知人心难测」,一句「人心难测」把界限划分得多么干净清楚;杨过抱走襁褓中的郭襄,黄蓉也是登时就忧心道,「芙儿断他一臂,他和我郭家更是结下了深仇,襄儿落入此人手中,这条小命算是完啦。」;直到十六年后的杨过突然出现在小女儿郭襄的生活中时,黄蓉还是没能忘了多年前的恩怨,心里所想还是「他和你结识,实蓄歹念……只道他深恨咱们郭家,因此要在你身上复仇」……而杨过,真的就是一个邪念深重的人吗?虽然自幼没有爹娘,没有依靠,没有教化,他却在欧阳峰和小龙女身上学会了爱,在洪七公身上学得了信义,又在为国为民的郭伯伯身上领悟了深明大义……强敌金轮法王来袭时,杨过对黄蓉说的那一句「你放心」似是宣告了一个少年自我教化的完成。此后,杨过又因柯镇恶的仗义直言打消了为父报仇的念头,从此行侠仗义,打抱不平,被人颂为「神雕侠」,也算是完成了郭伯伯对他的寄托。而黄蓉,虽然次次都对杨过的恩情万分感激,却也始终没能扫除心中的阴云,与杨过相比,恨与仇在黄蓉心中的分量似乎也太重了些。

@张佳玮还指出,黄蓉对杨过的几次猜忌都不是无中生有,而是像圣母先知一般次次都猜准杨过的邪念和歹心,不能怪黄蓉太聪明。但张公子无疑犯了以偏概全的错误,黄蓉对杨过的怀疑也不都是对的。

《神雕》十四会「礼教大防」中,黄蓉在杨过窗下听杨龙二任对答之言:小龙女道:“不!为什么要那两个男人来陪你?我要和你睡在一起。”说着举手一挥,将油灯灭了。黄蓉在窗外听了这几句话,心下大骇:“她师徒俩果然已做了苟且之事,那老道赵志敬的话并非虚假!”很多答主没有注意的是,《神雕》中黄蓉的「黑点」,不止猜忌多疑、缺失风度这一点。

她护短,对长女郭芙一味地纵容。

幼时的郭芙怂恿武家兄弟欺负杨过,致使四人大打出手,黄蓉发现后虽是不言不语,却也在心里假定是杨过引起的祸端;长大后的郭芙任性发作,一怒之下斩断杨过一条手臂,黄蓉非但不责不罚,反而在郭靖面前袒护女儿,「杨过若不把女儿还给我,我连他左臂也看下来」……对女儿的宠溺蒙蔽了她理清是非的心,结果郭芙目无尊长、小肚鸡肠、骄肆自恣,既没有娘的伶俐聪慧,也没有爹爹的诚朴纯厚。

她陈腐,成了礼义道德的卫道士。

《射雕》里的黄蓉是个古灵精怪、刁蛮任性、敢爱敢恨、不同流俗的少女,虽然郭靖总是嘴拙地在众位师父面前为黄蓉辩驳,「蓉儿不是小妖女,蓉儿是个好姑娘」,她也从不因「小妖女」三个字而恼羞成怒。在她眼里,柯镇恶是老瞎子,朱聪是肮脏邋遢的鬼秀才,硬逼郭靖与穆念慈成亲的道士们是牛鼻子,我纵然是妖女,也会对靖哥哥好,即便爹爹不赞同,我也要和靖哥哥一辈子在一起。直到郭靖要信守约定与华筝成亲,小姑娘蓉儿又多添了一笔豁达,既然不能一生相守,那就潇潇洒洒地闯一回,蓉儿求的只是「此情可待成追忆」……

《射雕》二十六回「新盟旧约」里,金庸更是直白地阐述了黄蓉的价值观念:须知有宋一代,最讲究礼教之防,黄药师却是个非汤武而薄周孔的人,行事偏要和世俗相反,才被众人送了个称号叫作“东邪”。黄蓉自幼受父亲熏陶,心想夫妇自夫妇,情爱自情爱,小小脑筋之中,哪里有过什么贞操节烈的念头?但《神雕》里的少妇黄蓉,却事事以丈夫为重,辅助郭大侠死守襄阳共抗强敌,也慢慢地受到了丈夫的影响,明世俗人情,通礼仪规范,渐渐被礼教束缚了心灵。正如黄药师所说,「她自己嫁得如意郎君,就不念别人相思之苦?我这宝贝女儿就只向着丈夫,嘿嘿,出嫁从夫,三从四德,好了不起!」

于是便有了郭夫人为礼义出头阻挠杨龙二人真挚爱情的桥段:“妹子,世间又很多事情你是不懂的。要是你与过儿结成夫妻,别人要一辈子瞧不起你……过儿呢?别人也要瞧不起他。”从不顾礼教不守礼法的小妖女,到满心满口深明大义的郭夫人,黄蓉遗失的是从前的诡谲、灵动、可爱和自然,读者怎么会不心痛?所以,从《射雕英雄传》到《神雕侠侣》,黄蓉的形象的确发生了显著变化,她变得疑虑深重心思阴冷,变得宠溺女儿是非不顾,变得嫁夫随夫固守礼教。但单从「黄蓉变了」就断定金庸在人物塑造上失败了,却也并不合理。相比之下,杨过从一个精神物质双匮乏的顽劣少年,到追求爱情不舍不弃的大情种,再到行侠仗义为人称颂的「神雕侠」,直到最后归隐古墓心如止水…… 他性情的变化远比黄蓉的更深刻更彻底。但随着故事的过渡和发展,读者能自然而然地理解杨过的变化,却不像黄蓉一样,需要一百多个知乎回答,还辩驳得难以让人信服。

小编推荐:宋元大决战!没有“郭靖、杨过”的襄阳保卫战中国古代“身份证”真实面貌:揭秘古人身份证盘点:金庸小说中的十大经典爱情有多少圆满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