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演义趣闻 > 金庸笔下倚天屠龙记中的明教与历史上真实的明教

金庸笔下倚天屠龙记中的明教与历史上真实的明教

时间:2016-11-16 11:35:37分类:演义趣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金庸笔下倚天屠龙记中的明教与历史上真实的明教

一、明教的起源

明教究竟是一个甚麽教派?在小说的第二十五章《举火燎天何煌煌》中,借主人翁之口有一个比较正式的介绍。书中称杨逍案头有一本《明教流传中土记》:张无忌翻开书来,但见小楷恭录,事事旁徵博引,书中载得明白:明教源出波斯,本名摩尼教,於唐武后延载元年传入中土。其时波斯人拂多诞持明教《二宗经》来朝,中国人始习此教经典。唐大历三年六月二十九日,长安洛阳建明教寺院“大云光明寺”,此後太原、荆州、扬州、洪州、越州等重镇,均建有大云光明寺。至会昌三年,朝廷下令杀明教徒,明教势力大衰。自此之後,明教便成为犯禁的秘密教会,历朝均受官府摧残。明教为图生存,行事不免诡秘,终於摩尼教这个“摩”字,被人改为“魔”字,世人遂称之为魔教。

对明教的这段论述,大体根据传统的学术资料,不过由於金庸撰写该书系於七十年代,故不可能接触八十年代学者对该教研究的著作。历史上真实的摩尼教,为公元三世纪中叶波斯人摩尼(Mani)所创立(图一)。其教义吸收了基督教、诺斯替派(Gnosticism)、琐罗亚斯德教等多种宗教的成分,而以“二宗三际论”为其出发点。二宗,谓光明和黑暗,即善和恶;三际谓初际、中际和後际,即过去、现在和未来。摩尼认为,在未有天地之前,存在著光明王国和黑暗王国,光明王国充满善美,而黑暗王国则尽是丑恶,两者断然分开,互不干扰。後来由於黑暗侵入光明,引起光明和黑暗的大战遂进入中际时期。在中际,光明和黑暗相混合,天地和人类是这种混合的产物。摩尼的创立正是为了超度人类的灵魂,使之早日摆脱黑暗的纠缠,重新回归光明王国。摩尼认为,世界的末日终将到来,那时地球将毁灭,光明和黑暗又将截然分开,回复到初际的情景,这亦就是後际。因其教阐明宗,用除暗惑,故在中国又被称为明教。但明教这一称谓并非自始就有,宋、元、明三代的文献,确实把这一教派称为明教,而在唐代的文献则还找不到确凿的资料,足以证明唐人把摩尼教也称为明教。所以,有的学者认为,摩尼教是以其创立者摩尼之名字命名,初入中国时,自然也就照名音译,但时长日久,该教逐渐华化,为中国平民百姓所接受。人们对其称呼,也就取其崇尚光明之教义,称为明教,而少用音译的名字。

二、明教的传入中国

根据摩尼教史,该教刚一创立,即在波斯帝国。时处萨珊王朝时代,境内广为传播,并迅速进入北非、欧洲、小亚细亚中亚一带。同时,由中亚传统所谓丝绸之路,入传中国内地。以往学术界多认为,摩尼教始人中国的时间,是在唐武则天延载元年,即公元六九四年。因有宋代文献《佛祖统纪》作依据。该书云在这一年,有位波斯的摩尼高僧带著一部名为《二宗经》的经典朝觐武后。不过,近年一些学者根据宗教,尤其是摩尼教传播的规律,结合古文献上的一些记录,认为在武后之前,摩尼教便已在中国传开了。从有关的史料看,摩尼教在武后时期得到优容,一直到唐玄宗开元十九年(731)仍处於合法地位。但到了开元二十年便遭到禁止,朝廷认为该教并非名门正派,妄称佛教,欺骗百姓,故不准中国民众信奉,只许在西域人中自行流传。

但时来运转,到了安史之乱後,摩尼教却在中国盛行一时。缘因唐肃宗宝应元年(762)为平史朝义之叛,借助了居於蒙古地区的回鹘军队,而当时回鹘牟羽可汗带兵进入洛阳,接触了驻锡洛阳的西胡摩尼教师,受其感化而改宗摩尼教,并把该教定为国教,命令举国上下一律奉行。由是摩尼教借助回鹘的势力,在中国横行直走。朝廷摄於回鹘的要求,自大历三年(768年)至元和二年(807)先後允许在京师、荆州、扬州、洪州、越州、河南府、太原府等地建置摩尼寺,称大云光明寺。从大历三年直到唐武宗会昌初元,约七十余年间,是为摩尼教在中国最风光的时期。其时摩尼教在入传中国的诸多外来宗教中,其势力之盛仅次於佛教,居於著名的三夷教,即摩尼教、景教、祆教之首。

好景不常。会昌初元,回鹘被另一称为黠戛斯的游牧部落所击败,国破西迁到甘肃新疆一带,无力支持其在中国内地的摩尼教徒。於是,以反外来宗教而名著史册的唐武宗便放手迫害摩尼教了。会昌三年(843)唐武宗连颁敕令,禁止摩尼教在华传播。这些敕令包括驱逐西域摩尼教僧侣,没收摩尼教寺庙及其中的财产,销毁摩尼教经典画像等。在这次迫害运动中,确有不少僧侣因遭受虐待而致死。然从文献看,并未见有格杀僧侣之明令,但无论如何,摩尼教经此会昌一役,严重受挫,其残存於中国内地的教徒,无论是胡人还是汉人,都不能公开从事宗教活动了。在组织上,更不能与西域摩尼教总部发生联系,只能在中土自生自灭。

三、唐之后摩尼教的分化

由於摩尼教失去与西域总部的联系,又处非法地位,故多各自为政,难有统一的组织。根据唐之後的史料,摩尼教尽管遭受致命打击,但其经书画像尚存,民间还自行传习。不过,对官府的迫害显然心有余悸,所以多加变通掩饰。知识阶层信奉其教者,多崇尚该教之自律苦行精神,站在儒释道之角度,吸收该教的合理成分,自成其一宗。这些知识教徒效法佛寺道观,陆续建立了一些明教寺院,隐居其中,自我修持,坐而论道。这些寺院,最著名的有建於宋初或五代,位於浙江的崇寿宫。该宫今已不存,但建於元代,位於福建泉州市晋江县华表山麓的草庵,则尚完好保存著(图二)。里边还有教主摩尼的摩崖石刻浮雕像(图三)。就迄今世界考古的发现,草庵是当今世界保存下来的唯一摩尼教寺。唐代之後摩尼教寺院的资料,近年学界续有新的发现。但知识教徒毕竟是少数,摩尼教寺院即使仍有新的发现,也必屈指可数,不可能有很多,广大民众之信奉摩尼教,则多是希望能借助这一信仰和其组织,解脱自己苦难的现实,故多采用秘密结社的形式。宋代农民运动中,特别是在江浙和福建一带,反抗官府的农民所参加的诸多秘密会社中,不少都吸收或渗透了摩尼教的成分。而在元代,也就是《倚天屠龙记》故事发生的时代,无论是寺院式的明教,抑或秘密结社式的明教,都相当蓬勃。有的学者认为这是摩尼教在中国的中兴。

四、明教与食菜事魔

在金庸的小说里,明教与食菜事魔是划等号的。金庸这样划,并非他自己杜撰,因为以往学术界也有不少人持这种观点。但自七十年代以来,中外学者的研究已逐步推翻了这一观点。学者们的研究证明,食菜即是素食。许多民间教派都有这一戒律,而事魔,则是敌方人士对这些教派的贬称,言其事奉妖魔。统治者把所有素食的民间秘密结社都指斥为吃菜事魔,所以在官方的条令中,被指为食菜事魔的,可能是明教徒,也可能是其他宗派的信徒。像方腊这个著名的农民领袖,也曾被斥为食菜事魔,故以往总认为他就是明教徒。金庸的书也是这样说。但近年学者研究的结果,证明方腊与明教实为风马牛不相及。

五、明教与明朝

金庸在书的最末一章终结全书的故事时,写道:自此中原英雄倾心归附明教,张无忌号令到处,无不凛遵。明教数百年来,一直为人所不齿,被目为妖魔淫邪,经此一番天翻地覆的大变,竟成为中原群雄之首,克成大汉子孙中兴的大业。其後朱元璋虽起异心,迭施奸谋而登帝位,但助他打下江山的都是明教中人,是以国号不得不称一个“明”字。明朝自洪武元年戊申至崇祯十七年甲申,二百七十七年的天下,均从明教而来。

此间,张无忌系小说人物,而朱元璋则是确有其人的历史人物。小说中把朱元璋一伙说成是明教徒,言其江山是明教中人打下的,故其国号不得不称一个“明”字。金庸的这一说法,当源自著名的历史学家吴晗。吴晗在一九四一年发表过一篇很出名的文章《明教与大明帝国》,其中就认为明朝与明教有著密切的关系。但从近年学者的研究结果看来,与其说朱元璋一伙是明教徒,不如说其与白莲教等其他秘密教派更有密切关系。较为折衷的观点是:宗教的教义礼仪都是互相渗杂,互相吸收的,民间宗教更是如此。与朱元璋一道反元的起义各教派,不无吸收明教的某些教义礼俗,其中也有自命为明教者。但如果说朱元璋便是明教徒,大明帝国是明教徒打出来的,明朝国号源自明教,这尚缺乏足够的证据,多为望文生义。

六、中土明教与波斯总教

尽管金庸所写的明教是元末的明教,但在小说中还是和波斯总教发生了抗争。波斯总教派了流云使、妙风使和辉月使持圣火令,到中土缉拿叛教者金花婆婆,并声称,此後中土明教悉奉波斯总教号令。(事见第二十九章《四女同舟何所望》)

历史上,中土明教与波斯总教究竟存在著甚麽关系呢?根据研究,在唐代中国传播的摩尼教,并不是直接来自波斯的摩尼教总部,而是来自独立的中亚摩尼教团。这个教团的祖师爷是教主摩尼的高足阿莫大师。阿莫是安息人,通晓安息语文,即帕提亚语。又与东方的诸多王公颇有交情,其手下且有一批得力随员。他们或精通教义,或谙於中亚各种语文,或擅长绘画,所以在东方传教取得很大的成功,建立了一个庞大的教团。根据波斯摩尼教历史,大约在公元二七四至二七七年间,波斯国王瓦赫兰一世将摩尼处死接著在全国对摩尼教实行全面迫害,迫使许多摩尼教徒向东逃亡。东逃的摩尼教徒投入了中亚教团,使该教团势力大为增长。到了公元六世纪,这个教团就与设在巴比仑的摩尼教总教会决裂,宣布独立,其领袖名为撒特·奥尔米兹。该人本来自巴比仑总部,中亚教团的总部设在河中地区著名的撒马尔汗,学者根据汉文的摩尼教经典和摩尼教史料,对照中亚教团的经典和史料,判定流入中国的摩尼教乃属中亚的摩尼教团。所以中土的明教并未曾有隶属过波斯巴比仑的总教会。既然中土明教是辖於中亚总教,故中亚总教如果派遣使者到中国,照理是经过陆上丝绸之路。小说中描写波斯总教派遣使者乘波斯船到中国寻衅,也就纯属虚构。更有从时间上考察。《倚天屠龙记》第三章《宝刀百链生玄光》给了一个明确年代,即,元顺帝至元二年(1336)。如是我们可以肯定,故事所说的明教徒是生活在十四世纪,而其时,不论是波斯或是中亚,整个西域地区已经伊斯兰化了,摩尼教在西域已销声匿迹,哪有甚麽总教存在?所以从时间观念看,故事中有关波斯总教劳师动众到中土寻圣女,最後把张无忌的女友小昭接回去当教主的故事(见第三十章《东西永隔如参商》)纯属作者虚构,在史实上完全无案可稽。

七、明教的礼俗

金庸的小说对明教的礼俗有若干记述,其中有些於史有据,例如裸葬,摩尼教确有裸葬的戒律,有的则与史实大有出入。今择其要者略作评述。其一,明教徒要素食。这是一条重大原则,故事中提到张无忌见到所谓明教徒的朱元璋、徐达一伙在吃牛肉,为之一凛,但徐达却辩解道:“咱们教规的第一要义是‘行善去恶’,吃肉虽然不好,但那是末节。”(事见第十四章《当道时见中山狼》)徐达之言,在故事中自可成理,但在史实上,则全不可能。故事的第二十三章《灵英醉客绿柳庄》还有一段话称:明教教规本来所谓“食菜事魔”,禁酒忌荤,自总坛迁入昆仑山中之後,已革除了这些饮食上的禁忌。西域蔬菜难得,贵於肉食,兼之气候严寒,倘不食牛羊油脂,内力稍差者便抵受不住。

这段话则是小说家以今时来臆测古时之语。明教徒之食菜,并不是限定只吃蔬菜,而是谓素食。古代西域广布绿洲,盛产瓜果,这些正是摩尼教徒最为理想的食物。他们吃瓜果时,甚至连里边的小籽都吃下,因为他们认为这瓜籽包含的光明成分特别多,对於净化自身的灵魂大有裨益。在历史上,明教徒素食的戒律始终并没有被取消,除非是叛教者。也正因为其以素食为特徵,所以教外人和今人才往往易於把那些忌荤斋食的教派与明教挂勾。其二,明教徒的服饰。小说中称明教徒穿白袍,袍上绣著一个红色火焰。根据摩尼教文献,摩尼教的出家僧侣应“并素冠服”,则是要戴白帽,穿白袍。至於一般信徒,则无此要求。从史料推断,宋元以秘密会社为形式的明教徒,即使不出家,也崇尚白色,故也多有著白衣者。但绣以红色火焰,则缺乏历史根据,恐怕是出於小说作者的误会。摩尼教徒崇尚光明,但他们并不拜火。拜火是火祆教的特徵。火祆教源自波斯的琐罗亚斯德教,该教认为崇拜圣火可以通神,故在教徒的聚居地,必定要设立火坛、火庙,以供朝拜。但摩尼教并无这一礼仪,所以,小说中言张无忌统帅下的明教徒在蝴蝶谷聚会,并在圣火前誓师驱杀鞑子,齐声歌咏“焚我残躯,熊熊圣火”云云(见第二十五章《举火燎天何煌煌》),这是把火祆教的习俗张冠李戴,摩尼教徒并不拜火,当然也就不会以火焰作标志,并绣在自己的袍上。

小编推荐:以史为鉴:中国历史上最经典的7个人才管理案例揭秘古代公务车发展史:西汉规定马越多官越大揭秘:甲午海战中邓世昌是否抱着爱犬落水殉国?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