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演义趣闻 > 1901年外媒如何报道李鸿章病逝?外媒评价李鸿章

1901年外媒如何报道李鸿章病逝?外媒评价李鸿章

时间:2016-11-10 11:44:22分类:演义趣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1901年外媒如何报道李鸿章病逝?外媒评价李鸿章

李鸿章(1823年2月15日-1901年11月7日),晚清名臣、洋务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安徽合肥人,世人多尊称李中堂,亦称李合肥,本名章桐,字渐甫或子黻,号少荃(泉),晚年自号仪叟,别号省心,谥文忠。作为淮军创始人和统帅、洋务运动的主要倡导者之一、晚清重臣,他官至直隶总督兼北洋通商大臣,授文华殿大学士,曾经代表清政府签订了《越南条约》《马关条约》《中法简明条约》等。日本首相伊藤博文视其为“大清帝国中唯一有能耐可和世界列强一争长短之人”。著有《李文忠公全集》。

李鸿章逝世,外媒报道冷热不均

1901年11月初,身在北京与八国联军代表谈判的李鸿章病危。外国媒体报道说:在11月6日晚上9点,尽管李鸿章还有生命迹象,但医生认为挨不过次日早上。李家早已备好了寿服,总理衙门的后院里则堆满了纸人纸马;对于李鸿章的去世将产生什么影响,大清政府并不摸底,为了防范万一,北京的军队都已经进入戒备状态。

吊诡的是,美国报纸似乎是最早集体报道李鸿章死讯的,其他国家的媒体都等到了8日这天才纷纷见报而因为时差的关系,此时已经是中国时间的9日,李鸿章去世已经2天。

11月8日出版的英国《泰晤士报》,用了足足两个整版的篇幅,详细介绍了李鸿章的生平,以及列强对此的反应。如此大幅度地报道,有效地弥补了其在报道时间上的滞后。

根据《泰晤士报》的报道,其驻柏林记者发现,德国人对李鸿章之死毫无兴趣,而原因就在于1896年李鸿章访问德国的时候,德国官员和公众被他的头衔所迷惑,给予了他超规格的接待,并且希望他回国后能给德国工业带来大额订单,却没想到希望落空,自己觉得如同傻子一般被李鸿章耍弄了。其实,当年李鸿章访问俄、德时,《泰晤士报》就曾发表社论,认为接待李鸿章的规格本应恰如其分,俄、德两国将李鸿章或奉为帝王,或奉为三军统帅,“贡谀献媚”,如此逾格,反而容易令中国人对两国产生蔑视心理。当时的英国媒体普遍认为,德国人为了拿到中国的大笔军火订单,对李鸿章过于奴颜媚骨,而当李鸿章离开时,并未采购任何军火,这令德国人失望至极,进而转为满腔怨愤。其实,当李鸿章到达英国访问时,所受到的接待规格,丝毫不亚于德国。而德国人也似乎并没有与中国过分疏远,在李鸿章去世8年之后(1909),中德美三国甚至密切到了几乎签订军事同盟的地步。

与德国人的冷淡不同,《洛杉矶时报》9日的报道指出,俄国首都圣彼得堡的报纸,大幅报道了李鸿章之死,“此间媒体普遍对李鸿章给予了好评,但也指出,李鸿章并非如外界揣测的那样,是俄国人的朋友。”

庚子议和中的李鸿章(前排中),形容憔悴。

在抢报李鸿章之死的快讯之后,各报都开始了对李鸿章之死的深度挖掘,纷纷推出了各种追踪报道。英国《曼彻斯特卫报》(The Manchester Guardian)在8日引用“拉凡通讯社”(Laffan"s Agency)的文章,认为在过去的40年中,没有人比李鸿章对中外关系的影响更为巨大;这些年中,虽然新人辈出、新鲜事物辈出,“但当天空晴朗了之后,会发现李鸿章还在原位屹然不动,他与慈禧太后两人,是仅有的凭借个人影响力就能左右各国对华政策的人。”

这一天的《华盛顿邮报》,大标题是《中国的巨大损失》,文章认为:“李鸿章对于中国的意义,就如同格拉斯顿之于英国、俾斯麦之于德国、迪亚斯之于墨西哥、麦金利之于美国。从孔夫子的年代直到如今,这是一场漫长的哭泣,而在世纪之交的当下,人们依然充满疑惑:中国及其4亿人民,果然诞生了如此一个伟大的人物了吗?……对李鸿章公务生涯的回顾,将得出一个令人悲伤的结论:他无数次地将中国人从无知而导致的麻烦中拯救出来,却每次都被指责受贿及不忠。”

(图为1896年中堂驾游汉伯克铸刻敬献镀银纪念章)

《芝加哥每日论坛报》的大标题是《李总督之死令俄国图谋告吹》,文章还是认为李鸿章亲俄。更有意思的是,这篇报道提到了李鸿章的棺材,说这副棺材曾经随同李鸿章周游世界。

《纽约时报》这天则刊登了一位居住在纽约的、李鸿章的前医生Louis Livingston Seaman。此人回忆了一些与李鸿章的交往,其中有一个相当有意思的细节,一直被人所忽视。Seaman说,他曾和李鸿章谈论起美国在菲律宾的利益,李鸿章说,那个群岛属于中国,凭什么美国认为自己比别的国家更有权力进入这个群岛。Seaman回答说:“阁下,我认为在你的篮子里,已经有太多的坏鸡蛋了,您应该不希望再与另一个国家发生战争。” Seaman说,这句刺耳的话,反倒对了李鸿章的脾气,李鸿章就是那种对敢于反驳他的人反而更为尊重的人。

《纽约时报》这天还报道说,当美国国务院在7日这天收到驻华公使康格发来的李鸿章死讯时,中国驻美公使伍廷芳还没接到自己政府的通告;确认了李鸿章的死讯后,伍廷芳立即在使馆降半旗致哀,并向记者们表示说:“李鸿章的逝世,是中国的一大损失,他的岗位是无人可以替代的。他是一位伟大的人,他也是一位好人,将自己的生命都献给了如何让中国变得更为美好。”

根据《纽约时报》报道,美国国务卿海约翰与刚回到华盛顿的美国驻华公使柔克义,就李鸿章去世后的中国局势发展,进行了长时间的会谈;虽然美国认为中国的政局不会因此而发生大的波动,但李鸿章的继任者,似乎不可能从南方那两位著名总督(即张之洞、刘坤一)中产生,因为他们需要坐镇地方,而很有可能会是一位保守分子接任,果真如此,将会是一件棘手的事情。同时,美国人还担心,作为李鸿章的亲信,中国驻美公使伍廷芳或许将会遭受朝廷内政敌们更多的攻击,他的“自由化政策”(liberal policy)将会受到影响。

10日的美国各大报,都刊发了美联社的长篇通讯,报道各国驻华外交官在前一天下午前往李鸿章灵堂祭奠的细节,并特别强调,在北京的各国使馆中,美国使馆是唯一悬挂半旗表达哀思的。

李鸿章有印第安血统?

在有关李鸿章本人的内容都似乎报道殆尽之后,媒体开始挖掘花边新闻。与李鸿章有过交往的人们,纷纷出来讲故事。而更为夸张的故事是,李鸿章居然有美洲印第安人血统。11月30日和12月8日,《洛杉矶时报》及《华盛顿邮报》分别刊发了同一篇文章,说中国流传一种说法,李鸿章有美洲莫霍克(Mohawk)印第安人血统。很久前有个名叫“阿李”(Ah Li)的中国人,来到了美洲西部,与印第安人一起生活,娶妻生子,后来带着妻儿回到了中国,他的印第安妻子后来就死在中国,他的儿子还曾经回美洲看望过自己的印第安亲人,这个儿子就是李鸿章的祖父。

而12月14日的《芝加哥每日论坛报》,干脆刊登了李鸿章遗孀的大幅照片。这应该是继慈禧太后之后,中国知名女性罕见地登上美国报纸(那些作为民俗而拍摄的无名氏照片除外)。

巨人相会:李鸿章与德国“铁血宰相”俾斯麦

这股对李鸿章的“八卦”潮,与1896年李鸿章出访欧美时十分相似。当时,李鸿章在西方媒体、尤其是美国媒体上,甚至“被迫”为不少西方产品代言。如《哈泼斯》杂志(Harpers)就刊登了一则广告,大幅的李鸿章肖像下,以李自叙的口吻,为美国一家保健品公司JOHANN HOFF推销麦乳精。这位“李鸿章”说,他是该公司麦乳精的长期用户,吃了麦乳精后身体倍儿棒、精力倍儿好。《纽约时报》上也有展销中国陶瓷工艺品的广告,振振有词地说销售者本人曾担任李鸿章的副官,而我遍查资料也没发现中堂的幕府中有这样一位美国哥们。在英国, “李鸿章”的大名频繁出现在各大报的赛马版面上,以至我一度迷惑中堂大人怎么会参与到这西式赌博之中,后来才明白过来,那是一匹著名的赛马而已,想借中堂的威名讨个口彩,而它果然也常常赢得比赛。连《纽约新闻报》这样的大报,也用李鸿章的形象来推销自己的报纸,卡通化了的李鸿章笑容可掬,而广告主题就是“李鸿章从不错过周日新闻报”,不懂英文的李中堂俨然成了他们的忠实读者。

这些快餐式的媒体评价,当然无法与更为严肃的评论相比较。

1913年,李鸿章的美国朋友、前国务卿、曾在马关议和时担任中方顾问的科士达(John W. Foster)出版了《李鸿章传》,他说:“李鸿章不仅是中国当代所孕育的最伟大的人物,而且,综合各方面的性质才能来说,他是全世界在上一世纪中最独特的人物。文人来说,他是卓越的;以军人来说,他在重要的战役中为国家作了有价值的服务;以从政30年的政治家来说,他为这个地球上最古老、人口最繁盛的国家人民提供了公认的优良设施;以一位外交官来说,他的成就使他成为外交史上名列前茅的人。”

而《泰晤士报》的记者璞兰德(J.O.P.Bland)在1917年出版《李鸿章传》中说:“在李鸿章执政以前,中国早已变得像一艘漏水严重的大船,罗盘摇摆不定,水手也显得胆怯。李鸿章运用他的驾驶技巧,不止一次地驶过险海中的暗礁与浅滩,安全地停泊;不止一次,李鸿章寻找人员与方法去填补漏水的船身、修整被击碎的帆桅。多年来,李鸿章用了大量的油漆与布料,把这艘船保持在外观上适于航海的状态,几乎所有的官员都向李鸿章学习在图标未明的海洋上航行……他可以说是中国最好与最勇敢的舵手,他使这艘船在30年来保持着在龙旗下适于航海执行任务的状态。”

如此评价,足以证明,有时候的确是旁观者清……

小编推荐:红楼梦中低调的老实孩子玉钏为什么运气的好?在小说红楼梦中王夫人撵金钏难道是不是为了贾环北漂原来自古就有:明清宦官多来自河北贫苦农村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