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演义趣闻 > 宋代的教头是做什么的?水浒中的梁山四教头是谁

宋代的教头是做什么的?水浒中的梁山四教头是谁

时间:2016-11-04 09:26:19分类:演义趣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宋代的教头是做什么的?水浒中的梁山四教头是谁

水浒传》中的“教头”,最为人知者非林冲莫属,所谓八十万禁军教头是也,小说以林冲为教头而矜许。除林冲外,尚有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打虎将李忠、柴进庄中之洪教头、病大虫薛勇、金枪手徐宁等十三四人涉及教头者[1],然教头一职,实乃宋朝军队中教习武技之小吏,并不是“官”,因而社会地位不得称高。教头形象的成功塑造与展现,丰富了《水浒传》的美学意义与文化价值。

一、宋代的教头

透辟理解宋代教头一职,对深化认识《水浒传》人物的性格非常必要。现据史料记载及《水浒传》中有关描写,先对教头一职做一解说。

《宋史·兵志六》有如下一段文字:

[元丰]二年(1079)十一月,始立《府界集教大保长法》,以昭宣使入内内侍省副都知王中正、东上閤门使狄谘兼提举府界教保甲大保长,总二十二县为教场十一所,大保长凡八千八百二十五人,每十人一色事艺,置教头一。凡禁军教头二百七十,都教头三十,使臣十。弓以八斗、九斗、一石为三等,弩以二石四斗、二石七斗、三石为三等,马射九斗、八斗为二等,其材力超拔者为出等。当教时,月给钱三千,日给食,官予戎械、战袍,又具银楪、酒醪以为赏犒。三年,大保长艺成,乃立团教法,以大保长为教头,教保丁焉。

按:文中所谓“府界”,即开封府界。神宗元丰二年(1079)十一月于开封府界内设提举保甲司,颁发集中教习大保长之法规。入内内侍省[2]副都知王中正、东上阁门使[3]狄谘兼掌开封府集中教授保甲大保长习武一事。保甲,宋代乡兵组织和基层组织。宋神宗熙宁三年(1070)诏行保甲法,以十户为一保,五百户为一都保,后改为五户一保,二十五户一大保,二百五十户一都保,分别设保长、大保长、都保正和副保正,每户两丁(按:男子称丁)以上者,以一丁选充保丁。大保长习武时,每十人习一种技艺,设一教头,学成后的大保长,则又成为民间教习兵杖的教头。 由上可知,教头有二种:一是教大保长“一色事艺”之人,这种教头应出自禁军,禁军中的教头总数为二百六十人(教头之上为都教头,有三十人);民间教习兵杖的教头,如果不是出于礼貌上尊敬称谓,应是于开封府学过“一色事艺”的大保长。

《续资治通鉴长编·仁宗》(卷三百三)载朝廷“诏开封府界京东西诸将下弩手每五十人差教头一人”,表明东京开封、西京洛阳诸将领之下的弓弩手每五十人,派一教头实施教习,以此推衍,所谓八十万禁军教头,即使所教人数有别,也绝非面对所有八十万禁军进行施教,教头施教之人一般说来不会特别地多。

古时官、吏有别,教头地位很低,民间的教头为了生活,有很多需靠街头卖艺为生,如《水浒传》一百零八将之一的打虎将李忠、病大虫薛永就都曾卖药以维持生计,洪教头亦只是小旋风柴进那里的一位食客。都教头虽级别高一些,但仍属于军吏阶层。关于教头的升迁,史无明文,以常理推论,自可升迁为都教头。又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十九有如下一段文字也有助于人们对教头一职的认识,今引于下:

[建炎三年正月]丁亥金人陷青州,焚掠殆尽,权知州魏某为所杀。又陷潍州,焚其城而去。牛头河土军阎皋与小教头张成率众据潍州,皋自为知州,以成知昌乐县。

王文斌也是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正受郑州团练使。团练使,神宗后定为从五品官员(此前不详)。教头可由他职兼任,史书不载,《水浒传》所叙,可扩大人们对宋代官制的认识。

郑州团练使兼教头的王文斌,出场于小说第八十八回,朝廷派他押运衣袄给宋江等征辽前线的将士。王文斌到军前时,正是大辽都统军兀颜设下混天象阵,宋江等已被败数阵,正苦于无计攻破。王文斌得知后,到阵前亲自察看。他根本不识混天象阵,但却自以为是,诈人要誉,自恃勇武,持枪出马,欲阵前立功,结果只二十多合,便被辽大将曲利出清卖个破绽,翻身背砍一刀,将王文斌“连肩和胸脯砍做两段”。值得注意的是,王文斌是被朝廷重用的少见的一个教头,可他不但好大喜功,而且武艺更称不得精湛,因此他不但自食恶果死于非命,而且还会挫动军心,影响士气。但小说未能触及这一层,因此小说此处的描写不够成功,后面作者只是笔峰一转,让九天玄女娘娘出现,混天象阵就轻松被攻破了。尽管如此,王文斌的有关描写却仍有一种烘托与深化题旨的作用,那就是,王文斌尚可以得到朝廷重任,而王进、林冲等有勇有为,非但不见提拔,竟于军中立身而不可得,岂非朝廷用人不公之明证?!

2.厢兵教头

相对于禁军,两宋诸州之兵,称为厢兵,为了叙述方便,我们将禁军之外的军中教头称为厢兵教头。徐宁是厢兵教头中一个重量级的人此外,史进找师父王进时来到渭州,茶博士告诉他“这府里头教头极多,有三四个姓王的”,都应属于厢军教头一类,但因为都未露面,故从略。

金枪手徐宁

金枪手徐宁,是金枪班唯一的教头[5]。金枪班在京中,实属禁军,但在小说中不属禁军之列,小说从不说徐宁是八十万禁军教头,故我们将徐宁置于此类。徐宁有家传绝学,会使钩镰枪法,就是在他的教练下,梁山才得以破得呼延灼的连环甲马,他是一个奇才。不过,徐宁虽说也是金枪班教头,但并非禁军教头,与林冲相比,金枪班教头徐宁的道德品性的确不如禁军教头林冲。禁兵,是皇帝的亲兵,因集中京师,故名为禁军,其素质要比厢兵、乡兵为高,尤其是禁军教头,小说再现了这样的一种特征。林冲身为禁军枪棒教头,虽受尽屈辱,爱妻被调戏,忍气吞声后,还是屡遭图谋陷害,乃至被赚入白虎堂献刀,从而触犯刑律而遭发配,但他仍然委曲求全,希冀有朝一日依然能回到正常的社会生活中来。发配后,虽写下休书,但内心依然幸存一线希望,只要他还有一条生路,就决不造反。对比而言,徐宁之上梁山,则容易得多。书中描写梁山采用汤隆计策,派时迁盗走徐宁祖传宝物雁翎甲,徐宁跟汤隆一路“追踪”,被骗上了梁山。汤隆告知原委后,徐宁感叹地说“都是兄弟送了我”,后宋江“陪告”,老朋友林冲“陪话”,便马上同意入伙上山,所顾忌者无外是怕家中妻子被官司擒捉而矣!一旦妻子、宝甲无事,所谓“兄弟,你也害我不浅”之语,只能视为是一块遮羞布,演戏给他人而矣。徐宁上梁山与林冲上梁山实貌合而神离,林冲确是为官府所“逼”,而徐宁如果说也有“逼”的话,但那决非官府,只是为梁山所“逼”!而这在林冲乃至宋江等人身上,都是不可能发生或很难发生的事情。

3.民间教头

民间习兵仗者,有的也自设教头。《续资治通鉴长编·仁宗》(卷一百三十四)记载:“(庆历元年十一月, 1041)甲寅诏:如闻。淄、齐等州民间置教头习兵仗为社,自今为首处斩,余决配远恶军州牢城,仍令人告捕之,获一人者,赏钱三十千。”这是说庆历元年后,民间习兵杖之人如设教头者为非法,惩处还非常严厉。

民间教头有两类,一类实为教头而不名教头者,如祝家庄教师栾廷玉,曾头市教师史文恭、副教师苏定,都应是民间习兵杖者所设的教头(这一类教头,实为乡兵教头)。栾廷玉武艺堪称高强,当他看到“祝氏三杰”的老大祝龙敌不过霹雳火秦明时,栾廷玉身带铁锤,上马挺枪,与摩云金翅欧鹏迎面厮杀,欧鹏被他一铁锤便打翻下马;他与秦明斗一二十回合本不分胜败后,佯装败阵引秦明入阵,使其中埋伏而遭生擒,可见是个智勇双全的人。栾廷玉与登州兵马提辖病尉迟孙立本为一师所教,只不过在作者看来,栾廷玉不该站在与梁山为敌的立场,所以他死于非命。曾头市秦明与史文恭斗阵时,只二十余合,秦明便力怯不支,被史文恭神枪刺中后腿股上。曾家五子均学艺于史文恭、苏定,而小温侯吕方不敌老大曾涂,只能与其力斗三十多回合;曾升箭法很准,李逵被他一箭射中了大腿,这些都可见史文恭、苏定之武勇。曾头市玩火自焚,史文恭自缢而亡,苏定为乱箭射死,表明与梁山为敌者,纵强悍也决不会有好的下场,但人们依然可从中得出,身为教师(实为教头)之人,其武艺都可说有出类拔萃之优长。

民间教头中的另一类是真正的“使花棒卖药”以维持生计者,打虎将李忠、病大虫薛永就是个中的代表。李忠是史进的开手师父,其出场是在第三回史进欲去投奔师父王进来到渭州后,与鲁智深结识,上街吃酒时,发现了正使枪棒卖药的开手师父李忠。病大虫薛永于《水浒传》第三十六回出场,当时也是在街上耍枪棒卖膏药乞讨,地头蛇小遮拦[6]穆春吩咐众人不许赍发他。这些描写,都可见民间教头地位之低下。柴进庄上的洪教头也需一提,他武艺虽然不精,外强中干,但却狂傲自大,不懂礼节,缺少教养,比武中被林冲一棒扫倒,丢尽自家颜面,实乃咎由自取。《水浒传》写出了民间教头的生活境地,以及由这种境地养成的一般通性:小气、悭吝、浮躁,但作者并没有将人物脸谱化,小说并未把病大虫薛永写成同李忠、洪教头一样的人物,这或许也就是薛永排位于李忠之前的原因。

总之,在烽火将起之日,一武人欲以一己之长竟不得谋生,这真是对软弱、腐败的赵宋王朝的一种莫大的嘲讽与针砭!

三、梁山四教头

梁山四教头,其身份分属于《水浒传》中描写的不同的教头类型,但若从教头这一类别着眼,梁山四教头在作者笔下是浓墨重彩给予描写的人物,因此有必要单独列出来再做一说明。 梁山四教头,即一百单八将中此前曾为教头者,总计有四人:第一位是曾任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的林冲(天罡星第六);第二位是会使钩镰枪法可攻破连环马的金枪手徐宁(天罡星第十八);第三位是曾得宋江救助的病大虫薛永(地煞星第四十八),第四位是九纹龙史进的开手师父打虎将李忠(地煞星第五十),他们都是《水浒传》人物画廊中的重要人物。

病大虫薛永

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是《水浒传》人物塑造中最成功的形象之一,而且,他可说是《水浒传》中最独特的英雄。林冲的独特性有两个方面的内涵:一、从传说来源上看,林冲完全是作者自己创造的产物;二、从形象创作上说,林冲是可歌可泣也是《水浒传》中最能体现人文精神的苦难英雄[7]。林冲武功绝世,《水浒传》中未见有武艺高于林冲者,陆虞侯曾说“如今禁军中虽有几个教头,谁人及得兄长本事!”[8]可见,林冲乃是教头中武艺卓绝之人。柴进庄中,不费吹灰之力即将洪教头一棒扫倒;对阵中,不论是宋军名将,还是绿林好汉,林冲从未失手。他与大刀关胜、双鞭呼延灼对阵,可谓平分秋色;梁山将士两打祝家庄时,扈三娘生擒了矮脚虎王英,相当英勇!林冲出阵与其战不到十合,便将扈三娘生擒;于反官军剿捕过程中,林冲刺杀童贯部下洳州都监马万里,与高俅麾下河南节度使王焕斗七八十回合,不分胜败,如此神勇的林冲,竟屈于教头地位而不得,必欲绝其生路、逼上梁山始罢休,怎能不令人痛心疾首!徐宁做为金枪班唯一的教头,身怀绝学,前已论及,不再赘述。

民间教头薛永、李忠与正规军中的教头不能相比,病大虫薛永虽可轻易“颠翻”小遮拦穆春,只能说明穆春武艺更下,决不能用以证明薛永武艺之高。穆春被薛永“颠翻”又“踢翻”后,便“叫了赌房里一伙人,赶将去客店里”,轻松地就“拿得那卖药的来,尽气力打了一顿”[9],并吊在了都头家里,可证薛永确“无惊人的本事”[10]。李忠排位还在薛永后为人小气悭吝,品行不如薛永,武艺也平平。做为史进的开手师父,史进所学武艺,在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看来,“只是有破绽,赢不得真好汉”。呼延灼的连环马被徐宁的钩镰枪攻破后,他败奔青州慕荣知府,在攻打桃花山时,曾与打虎将李忠交战,《水浒传》第五十七回有如下一段文字:

李忠如何敌得呼延灼过,斗了十合之上,见不是头,拨开军器便走。

于此可见,打虎将李忠根本不是呼延灼的对手,这与花和尚鲁智深、青面兽杨志能与其相斗四五十回合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套用双鞭呼延灼的话说,他的手段“只是绿林手段”。薛永、李忠二人在梁山其后的各战事中,只是参与其中,未能赢得奇功殊业,实与自身能力有关。 除徐宁外,李忠迫于生计在桃花山占山为王,成了强盗;林冲也被逼做了强盗,虽然林冲不想乱杀无辜,但为了落草,要证明身份,也不得不纳头名状,之所以未杀掉杨志,不是不想杀,而是武艺相差无几杀不了,彼时,他们的确已成了真正的“强盗”。李忠、林冲的生涯,理应就是薛永的未来,但因救宋江,故直接随宋江上了梁山。梁山宋江“替天行道”,有许多人对此大加挞罚,视梁山一如其他强盗无别,应该说那实在是一种误解,否则就只能是一种曲解!试看,梁山首领宋江只是被李逵误解为强抢民女,而小霸王周通(桃花山二头领)等强盗上梁山前却是真正的欺男霸女,在作者笔下,宋江将这些强人聚到了一处后,在行事上确实可说发生了根本的改观,成了“好汉”,成了“英雄”,虽然也还留有诸多恶习,但在梁山,周通等人随意欺男霸女之事几乎是消失了,这应该是宋江的功德吧!

总而言之,梁山四教头与《水浒传》中诸教头的有关描写,形成了一列独特的人物画廊,以一种新的视角进而能让人们更全面地认识宋元中下层社会的民间风尚与生活,寄寓着作者的情怀爱憎,主次分明,章法有致,这也是《水浒传》独特的一种艺术魅力。

四、附论:《水浒传》中的都教头、副教头

除教头外,《水浒传》还出现了都教头、副教头。都教头位在教头·宋代禁军中设有都教头三十人,副教头则未见文献记载。《水浒传》第八十回朝廷增派两位将军去助高俅剿捕梁山,这二人一个是“八十万禁军都教头,官带左义卫亲军指挥使,护驾将军丘岳”,一个是“八十禁军副教头,官带右义卫亲军指挥使,车骑将军周昂”[11]。指挥使为统兵官,辖五百人;又护驾将军史无载录、车骑将军也非宋朝所有官职,小说当即谓将军一职而已。此处副教头之称,联系行文环境,似是副都教头之意。这两位将军,小说写他们是“累建奇功,名闻海外,威镇京师,又是高太尉心腹之人”。但实际能力如何呢?丘岳曾与没羽箭张清对阵,相斗不过三合,张清拍马便走,丘岳要逞功劳,随后追赶,结果被张清一石子正中面门,翻身落马,被打落了四个牙齿,鼻子嘴唇都破,虽被周昂死命救出,但后来仍是被锦豹子杨林一刀砍死。周昂与卢俊义相逢时,虽自以为威名赫赫,欲以气势震人,高声大叫“反贼认得俺么”,岂知卢俊义根本不将他放在眼里,反讥其为“无名小将”。在小说里,卢俊义是武功盖世之人,排位尚居林冲之前,周昂能与其斗二十余回合,未见胜败,最后尚能保住身家性命,也就算名不虚传了!应该说副教头周昂武功要优于都教头丘岳,但是两人虽说都是“高太尉心腹之人”,但能力高的反居下位,岂非耐人寻味?因此这种描写实乃春秋笔法,当然此事本不值得奇怪,试想此二人虽说位居教头之上,可又有哪一个能与王进、林冲相比?高俅任人唯亲,写尽了宋朝君王与臣子的昏愦,其结果就是导致了社会动荡与天下大乱。

有一个问题尚需略加说明,那就是林冲是否也曾为都教头?林冲徒弟操刀鬼曹正,曾对杨志说自己“乃是八十万禁军都教头林冲的徒弟”[12]。按理说徒弟所言当不至有误,最起码曹正应该懂得教头与都教头之间的区别,但《水浒传》中除曹正外,从未有人说起林冲为禁军都教头之事,林冲自己也不曾道及。古时,人们极其看重一个人所从事的职业与担当的职务,因为他标志着其人在社会中的身份、地位与成就,如果林冲曾为都教头,别人断不会不以此称谓林冲,林冲本人也会如此,这样看来,曹正抬高林冲的职级,不过是欲自高身份的一种自我炫耀罢了,故林冲实未曾任职都教头。

注释:

[1]其他描写或提到的尚有王进的父亲都教头王升(第二回);林冲的丈人张教头(也是禁军教头)(第七回);高俅征讨梁山时,朝廷所派两员上将相助,“一个是八十万禁军都教头,官带左义卫亲军指挥使,护驾将军丘岳,一个是八十万禁军副教头,官带右义卫亲军指挥使,车骑将军周昂”(八十回);征辽时,“朝廷特差御前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正受郑州团练使”自大欺人的王文斌(八十八回)。又,茶博士对史进说渭州小种经略府“教头极多,有三四个姓王的”(第三回);陆虞侯也曾说“如今禁军中虽有几个教头”,但都不及林冲本事(第七回);清风寨知寨刘高手下“新有两个教头,……终不及花荣武艺”(第三十三回)等处亦提到了教头。

[2]宋朝掌管侍奉宫廷内部生活事务的宦官机构。

[3]正六品职事官,掌乘舆、朝会、游幸、大宴供奉之事,并赞引亲王、宰相、百官、蕃客朝见辞谢,纠弹司仪。

[4]《马克思恩格斯选集·〈致玛·哈克奈斯〉》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463页。 [5]金枪班,宋禁军番号名,初设时归殿前司所统,后由三衙[宋代掌管禁军的军事机构,即殿前都指挥使司(殿前司、殿司)、侍卫亲军马军都指挥使司(侍卫马军司、马司)和侍卫亲军步军都指挥使司(侍卫步军司、步司)]分管,殿前司地位在侍卫亲军司之下,而禁军的大部分是由侍卫亲军司掌管的。

[6]“小遮拦”是因其兄绰号“没遮拦”而来。没遮拦,山东方言,无约束、无阻碍的意思。 [7]参阅黄季鸿撰《林冲——〈水浒传〉中独特的英雄》,张虹、刘春龙主编《水浒争鸣》第十辑,湖北长江出江出版集团崇文书局2008年版。

[8]《水浒传》百回本第七回,人民文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57页。

[9]《水浒传》百回本第三十七回,人民文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275、277页。

[10]《水浒传》百回本第三十六回,人民文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274页。

[11]《水浒传》百回本第八十回,人民文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599页。

[12]《水浒传》百回本第十七回,人民文学出版社1993年版,第119页。

作者单位:黄季鸿,东北师范大学文学院。

原载:《明清小说研究》 2010年第1期

“小教头”之“小”,当指张成年齿而言。金人陷青州时,闫皋与张成率众占据了潍州,闫皋自己做了知州,让张成做了昌乐知县。有理由认为,教头与知县相当,或可升为知县一级官员。当然,小教头张成当系民间教习兵杖者的教头,禁军教头的升迁或可更高一些。顺便指出,北宋仁宗时,是禁止“民间置教头习兵仗为社”的,时势变迁,至神宗时则发生了变化。又,禁军教头与民间教头存在很大差别,禁军教头水平应极其高超,非街头卖艺者之可比。对街头卖艺者而言,几乎不可能成为禁军教头,若因偶然事件而就,对己对人,都或可称为极其荣羡之事,宋徐梦莘撰《三朝北盟会编》卷六十五所记就透露出这样的消息:

[建炎三年正月]二十六日丁亥,王琼、郑建雄以兵八千来勤王。王琼历官中山府路马步军副总管,尝从种师中战金人于榆次,至是京师受围……有薄坚者能杆棒,在街市作场,京取以为教头。京城居人,不论贵贱老幼,无不喜跃,皆以天降神人佑助灭敌,惟有识者哂之,为之寒心。 市民百姓为之喜跃鼓舞,是因为朝廷“不拘一格降人才”;有识者“哂之”、“寒心”,是因为街头卖艺者岂得目为人才,焉能灭敌?恩格斯说《人间喜剧》“汇集了法国社会的全部历史”,他从“那里所学到的东西”,“要比从当时所有职业的历史学家、经济学家和统计学家那里学到的全部东西还要多”[4],《水浒传》宋代市井历史生活的描绘,同样给人以很多具体鲜活的感受,如教头、都教头之职,就是可以他职兼任或也可以兼任他职的。高俅征讨梁山时,八十万禁军都教头丘岳,就官带左义卫亲军指挥使;又八十万禁军副教头(副都教头)周昂,官带右义卫亲军指挥使;征辽时,朝廷特派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王文斌赴边庭押送衣袄等物,王文斌除教头一职外,还正受郑州团练使,这种情况可能是特殊的例外,但恰可弥补史料有关记载的不足,并可给人以感性的认识。

二、《水浒传》中的教头类型

前面说过,《水浒传》提到的教头有十三四个,从教头实际设置的角度论,可分为禁军教头、厢兵教头、民间教头三类,下面简单对之做一描述。

1.禁军教头

北宋中叶,禁军确实增至八十多万,书中说“八十万禁军”有史实根据,绝非空穴来风。但禁军中到底有多少教头,书中未明白道及,不过婉约透露出禁军中是有几个教头的:第七回,陆虞侯对林冲说“如今禁军中虽有几个教头,谁人及得兄长本事”,“禁军中几个教头”,可以理解为禁军中的教头,也可以理解为与林冲一样的“枪棒教头”,实以后一说为是。因为据前引《宋书·兵志》,可知宋代禁军有教头二百六十人,都教头三十人,所以禁军中的教头绝非是“几个”。至于地方军队中有多少教头(或都教头),因史籍缺载,暂时尚无法考知。

书中明确写到有名姓的八十万禁军教头,有五人:一是私走延安府的八十万禁军教头王进,二是王进的父亲都军教头王升,三是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林冲,四是林冲的岳父张教头,最后一位是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王文斌。

先说都军教头王升。历史上并无都军教头之称,军队中也不存在什么“都军”,所说都军教头,或是《水浒传》由误解“都军头”一职而来。都军头,属御前忠佐军头司,其下设有马步军都军头、副都军头,马军都军头、副都军头,步军都军头、别都军头等名目。高俅未发迹学枪棒时,曾被王升“一棒打翻,三四个月将息不起”,高俅说王升“是街市上使花棒卖药的”,属于污辱漫骂,发泄私怨。王升作为都军教头,名副其实,王进身为八十万禁军教头,实系家学渊源。王进、林冲是小说深入描写的两个禁军教头,王进是个见微知著之人,可说是最识时务者。挟私怨而实施打击报复的太尉高俅,这种小人都能得势,那就只有“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偷偷地投奔延安府老种经略那里去了,而且去也未去,实未交待,借用古语,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

林冲岳父张教头,书中未明确表明为禁军教头。古代婚姻多门当张教头身居京禁,故以之为八十万禁军教头为是。小说未正面描写张教头的武艺,他的出场是在第八回,林冲被赚入白虎堂入监后,张教头“买上告下,使用财帛”,极是个通情达理的武人。林冲刺配沧州牢城时,张教头与众邻舍都去到府前迎候,当林冲怕耽搁爱妻青春写休书时,张教头不肯应承,无奈之中,依然决定不把女儿嫁人。可以说,张教头了解林冲的为人,对林冲的遭遇给予了最深的理解与同情;其女儿——林冲之妻为高衙内所逼而自缢身亡(第五十八回),如此刚烈,宁为玉碎,应该与张教头良好的家庭教养紧密相关。人以类聚,物以群分,通过林冲的性格特征,人们或可也一定程度地可以感知张教头的风格与为人。至于林冲,我们于后面再谈。

小编推荐:10个历史名人崇拜其他名人的典型方式:古代脑残粉除了妓女就是变态?古龙笔下小说中的风华女子们揭秘:三国第一美女甄宓为何拴不住曹丕的心?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