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演义趣闻 > 解密水浒:金翠莲为何宁做小三也不嫁给鲁智深?

解密水浒:金翠莲为何宁做小三也不嫁给鲁智深?

时间:2016-10-06 16:34:46分类:演义趣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解密水浒:金翠莲为何宁做小三也不嫁给鲁智深?

金翠莲对鲁达怎么样呢?很遗憾,金翠莲对鲁达没有什么感觉。除了刚见面的一次行礼外,金翠莲和鲁达之间没有任何亲密的交流,连多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鲁达在潘家酒楼上遇上了一位叫做金翠莲的女子,怦然心动,为了救这位金翠莲不惜打死人命,弃官潜逃。可是,这位金翠莲在离开鲁提辖之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竟然就攀上高枝,给一位赵员外当了小三。在世人眼中,鲁提辖何等英雄,不想在金翠莲眼中,却比不上乡间的一个赵员外。金翠莲为何如此呢?让我们结合文本了解下金翠莲其人。

鲁提辖在潘家酒楼上初遇金翠莲,在鲁达眼中看来,金翠莲虽然没有十分的容貌,却也有些动人的颜色。每天只知道刺枪弄棒、不近女色的豪侠鲁达,竟然觉得金翠莲长得有几分动人颜色,可见金翠莲虽然不是那种倾国倾城的美人,气质却很是不同。书中有段对金翠莲姿容描写的诗词:鬅松云髻,插一枝青玉簪儿;袅娜纤腰,系六幅红罗裙子。素白旧衫笼雪体,淡黄软袜衬弓鞋。蛾眉紧蹙,汪汪泪眼落珍珠;粉面低垂,细细香肌消玉雪。若非雨病云愁,定是怀忧积恨。大体还他肌骨好,不着脂粉也风流。鲁达眼中的金翠莲,红罗裙,素白衫,淡黄鞋,颜色分明,搭配得宜,显出金翠莲,腰肢纤细,皮肤雪白,加上鬅松云髻,三寸金莲,让人注目。更让鲁达动容的是,金翠莲正因不知道如何躲避郑屠大娘子的催逼,脸上满是泪痕,犹如珍珠串串。女人的眼泪往往是最有杀伤力的武器。尾句的风流并非贬义,而是赞叹金翠莲气质出众,别有风韵。在四五十天之后,鲁达在雁门重遇金老汉,金老汉做主,邀请鲁达到家中坐坐,要请鲁达喝酒致谢。到达家中时,喊出金翠莲。书中对金翠莲又有一段描写。

鲁达只见那女孩儿浓妆艳饰,从里面出来。鲁达看那女子时,另是一般丰韵,比前不同:金钗斜插,掩映乌云;翠袖巧裁,轻笼瑞雪。樱桃口浅晕微红,春笋手半舒嫩玉。纤腰袅娜,绿罗裙微露金莲;素体轻盈,红绣袄偏宜玉体。脸堆三月娇花,眉扫初春嫩柳。香肌扑簌瑶台月,翠鬓笼松楚岫云。鲁达第二次看到金翠莲,第一感觉是炫目,有的版本是“浓妆艳饰”,有的版本是“浓妆艳裹”,结合下文看,鲁达并非在说金翠莲那天化了过分浓的妆,擦了过分厚的粉,而是之前鲁达眼中的金翠莲是比较朴素,比较纯洁,让人怜惜的小女子,和今天看到的贵妇人完全不同。青玉的簪子换成了金钗,素白的旧衫换成了簇新的绿罗裙、红绣袄,脸上的泪痕不见了,现在犹如三月娇艳的花朵、眼中,脸上满是喜悦和幸福。

因为遇上了赵员外,成了赵员外的一个外宅——没有正式的名分,连妾都不算,就是我们现在说的小三。有人说,金翠莲爱慕虚荣,嫌贫爱富,这个评语可能重了一点。当初,金翠莲父女就是因为在家乡呆不下去,于是到渭州来投亲,不想投亲不成,金翠莲的妈妈还病死了,于是只能够嫁给郑屠做妾,换得短暂的平安。可是没到三个月就被扫地出门,过着贫苦受辱的日子。鲁达出头搭救金翠莲父女,给了他们十五两银子,希望他们把这十五两当作路费回家。十五两相当于4500人民币,已经不少了,可是就算是回到了家乡东京,金翠莲父女又如何生活下去呢?当然,也有人会说,自力更生嘛,然后和一个门当户对的穷苦人家的男人结婚度日,做个举案齐眉的夫妻,不也挺好?可是金翠莲希望自己日子过的富裕一点,从容一点也不算错。何况,金翠莲已经嫁给了郑屠,不再是一个黄花闺女了,再嫁给人做妻子,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于是,给富豪做妾,给大款做外宅,当小三,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对于这个选择,金翠莲是满意的。她见到鲁达,对鲁达连续六拜,感谢鲁达,说:“若非恩人垂救,怎能够有今日!”金翠莲很感谢鲁达,并非感激鲁达打死了镇关西,金翠莲并不讨厌郑屠,甚至还希望和郑屠一家团聚,可是鲁提辖却三拳把人家男人给打死了,完全断了人家后路。金翠莲感谢的是,正因为鲁达的瞎搅和,金翠莲能够有机会在雁门遇上赵员外,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郑屠只是一个屠夫,手下有着十多个徒弟帮手,家业再大也是有限。可是雁门的赵员外却绝对是当地的豪富,不但是有多处田庄,而且为人非常豪爽,至少是对金翠莲很是不错。赵员外给金翠莲买了一栋单独的房子,给请了丫环小厮,两个仆人服侍金翠莲,让金翠莲穿金戴银,手上还有不少的闲钱(书中金老汉请鲁达吃饭,买了许多酒菜,可见家财颇丰),对于金翠莲的救命恩人鲁达,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帮忙,花了大笔的金钱重新文殊院。这样的男人哪里再找呢?

有钱,舍得花钱,尤其是舍得为金翠莲花钱,金翠莲怎么不会死心踏地的跟上赵员外?至于鲁达,对金翠莲是喜爱的,在雁门徘徊一个月左右就是证明。而当听说金翠莲就已经找到男人了,鲁达很失落,但是还是想看看金翠莲,看看自己喜欢的女人现在过得究竟怎么样。当看到金翠莲浓妆艳饰后,当金翠莲邀请鲁达到楼上坐时,鲁达说:“不须生受,洒家就要去。”既然金翠莲已经找到了归宿,鲁达也就放心了,或者说死心了。毕竟鲁提辖是一个豪迈仗义的人。金翠莲对鲁达怎么样呢?很遗憾,金翠莲对鲁达没有什么感觉。除了刚见面的一次行礼外,金翠莲和鲁达之间没有任何亲密的交流,连多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反倒是金翠莲的老父亲,多次打圆场,表示自己父女二人都很感激鲁达。金老汉心中或许是有些愧疚吧。那金老汉知道鲁达对金翠莲的感情吗?可能知道一些。

金老汉是个机警的人,很有几分眼力。当在雁门看到鲁达时,金老汉一把抱住鲁达,叫:“张大哥,你如何在这里!”这句张大哥就说明金老汉也不是凡人,很会来事。而鲁达两次看金翠莲,金老汉都在场,鲁达痴痴的眼神,应该逃不过金老汉的眼睛。当鲁达表示自己不上楼,就要走时,金老汉赶紧说:“恩人既到这里,如何肯放教你便去。”一面接过了鲁达的包裹杆棒,并带着鲁达到楼上做定了。然后金老汉又忙前忙后,自己亲自到街上去买了很多鸡鸭鱼肉,让自己的女儿在楼上陪鲁达闲聊。金老汉给鲁达创造机会,不避嫌疑,可惜金翠莲和鲁达还是一句话没说。鲁达拳头厉害,嘴上却笨得很,自然也是沉默。于是一直沉默到金老汉回来。三人喝酒,金老汉看气氛沉闷,再次离席下跪,表示自己当初到达雁门的时候,就每天写个红纸牌儿,早晚一炷香,“子父两个兀自拜哩”。金老汉特意把“子”,也就是金翠莲放在前面,不正是因为金翠莲表现过于冷淡,金老汉怕鲁达难堪故意如此吗?鲁达当然明白,鲁达说:“却也难得你这片心。”金老汉明明说的是“子父两个”,到鲁达口中却变成“你”,变成金老汉一个人了。

至于后来赵员外带上三二十个庄客,拿了棍棒要来打金翠莲楼上的野男人,金老汉解释开了,双方认识,重新喝酒,看起来都挺融洽,其实不然。赵员外还是很忌讳鲁达的。后来,很可能是赵员外授意,金翠莲怂恿,金老汉出面,跑到赵员外处,当着鲁达的面说最近有三四个公差到住处打探,恐怕官府已经察觉,借此缘由,把鲁达送到五台山出家当了和尚,彻底斩断了鲁达和金翠莲的纠葛。

小编推荐:揭秘:《聊斋志异》里美艳女鬼的原型出自哪里?西游记中猪八戒为什么总是吵着要散伙?水泊梁山第一代领导核心王伦是个怎样的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