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演义趣闻 > 水浒中真正的侠之大者:“天人”武松的另一面

水浒中真正的侠之大者:“天人”武松的另一面

时间:2016-10-05 12:33:32分类:演义趣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水浒中真正的侠之大者:“天人”武松的另一面

《水浒传》书里书外,武松一直是人们心目中的大英雄形象。张恨水评武松说:“真能读武松传者,决不止惊其事,亦决不止惊其才,只觉是一片血诚,一片天真,一片大义。”金圣叹评点水浒,对武松评价最高:“一百八人中,定考武松上上。”武松景阳冈打虎,有“鲁达之阔”;大闹飞云浦、血溅鸳鸯楼,有“林冲之毒”。武松又有“杨志之正,柴进之良,阮七之快,李逵之真,吴用之捷,花荣之雅,卢俊义之大,石秀之警”。集中了十名梁山好汉的优点,金圣叹因此盛赞武松是“天人”。张恨水、金圣叹对武松的推崇正是传统英雄观的体现:武艺高强,嫉恶如仇,行侠仗义,打抱不平。然而,仔细透视武松的英雄壮举,不难看出“英雄皮袍”下面的“小”来:滥杀无辜,为虎作伥,奴性十足。

大闹飞云浦、血溅鸳鸯楼,快意恩仇,痛快淋漓。构陷谋杀武松的张团练等主谋固然死有余辜,然而张团练家中那些丫头、小厮一干人等又有何辜?竟在“杀得兴起”中,十五条人命就此灰飞烟没。如果仅是为了杀人灭口,武松却又在杀人后为不牵连别人,特地留下了“杀人者武松”之类扬名立万的豪举。夜走蜈蚣岭,恶道飞天蜈蚣之淫固然可恶,但武松仅是风闻其事,不问是非曲直,一见面就将王道士和道童杀了;尤其那道童,纯粹死得冤枉。这些无辜之人可谓杀得毫无道理。大概在武松的心目中,这些小人物的生命与蝼蚁、草芥没有区别,丝毫谈不上对他们生命的怜惜、尊重和敬畏。不由要问:“天人”的善良到底有几许?如果身边有这样的“天人”,岂不令人不寒而栗?在这里,武松并非如他自己声称的“平生只是打天下硬汉、不明道德的人!”,而是滥杀无辜,成了一个“不明道德的人”。

醉打蒋门神一节,武松一边惩恶(打蒋门神),一边帮凶(帮施恩),是典型的为虎作伥。蒋门神不是一只好鸟,施恩同样不是一只好鸟,都是黑帮头子。蒋门神凭借自己的暴力和身后张团练等人的势力,夺下了施恩的快活林。施恩是个官二代,仰仗其父在牢城营当“管营”(监狱长)的权势,牢中盘剥犯人,牢外充当黑社会头头和保护伞。施恩从监狱里弄了一些亡命之徒做打手,在快活林开了一个酒肉店,干的是强买强卖的勾当,收取快活林周围“百十处大客店,三二十处赌坊”的“保护费”,就连过路的妓女也要先来拜施恩的码头,“才许她去趁食”。施恩在牢营中对武松的照应,目的就是想借武松之手除掉蒋门神,把武松当枪使。而武松对此缺少一根筋,不分善恶,对施恩的作为没有自己的道德评判,只凭所谓的义气帮施恩去“黑吃黑”。在此,武松完全成了黑社会的一个打手和帮凶。

武松的奴性在阳谷县当差时表现很明显。阳谷县令将搜刮的钱财“跑部钱进”到都城,行贿送礼,意图谋个“更好的差事”,要武松押解。作为阳谷县的都头(刑警队长),武松是没有义务和职责为之做此私事的。乍一看,武松之所以听从差遣,一方面是人在公门,必须听从上级的差遣;另一方面是为不丢差使,迫不得已而为之。然而细一推敲就可知:武松能当都头,凭的是一身“打虎英雄”的硬本事,无须看人脸色吃饭,完全可以底气十足地拒绝做这样的“鹰犬”;即使丢掉了公差,以他的名头和武艺,到哪里都能谋一个安身立命的饭碗。但武松选择的是顺从和逢迎:“小人得蒙恩相抬举,安敢推故?”后来,武松在孟州被张团练接见时,张团练几句好话就让武松顿时拜倒在地,连连称谢:“小人是个牢城营内囚徒,若蒙恩相抬举,小人当以执鞭随镫,服侍恩相。”

无论是阳谷县当都头还是给张团练做护院,武松都是一副感恩戴德的行状,对自己的上级只有纯粹的人身依附。可见武松对官场腐败习以为常。他想当然地以为进了官场,有人赏识,就可以顺杆而爬。作为一个自诩“明道德”的人,却没有用心中的道德观来检视眼前的官场和自己的作为。以武松捉奸杀嫂取证丝丝入扣的精细,竟然看不透清张团练的脸孔,看不透官场的险恶和黑暗,很快地进入了张团练的精心编制的陷阱,并对此浑然不觉。与杀嫂复仇的精明相比,武松前后判若两人,似乎变得很弱智。“智勇困于所溺”,其智慧之所以被屏蔽,实是因其深入骨子里的奴性和对官场的幻想所致。武松这样的英雄,与为国为民的“侠之大者”相去甚远。

小编推荐:按天罡星的顺序:逐一分析梁山好汉具体武力状况水浒传中做了和尚的鲁达为何还能那么任性?谁是水浒里最窝囊的英雄好汉!非林冲莫属!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