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演义趣闻 > 史湘云与林黛玉有什么纠葛?史湘云与林黛玉关系

史湘云与林黛玉有什么纠葛?史湘云与林黛玉关系

时间:2016-09-19 17:09:03分类:演义趣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史湘云与林黛玉有什么纠葛?史湘云与林黛玉关系

在大观园里,史湘云是并没有自己单独的住处的,她的别号“枕霞旧友”源自史家的“枕霞阁”,与大观园没有关系。但史湘云却常常来贾府,小时候和贾母住过好长时间,即便是长大了,也常常来贾府,活跃在众人的视线中。史湘云与众姐妹的关系大都不错,她的性格大大咧咧,口直心快,常常豪放得像个假小子一样。吃鹿肉,醉卧芍药荫,这样的事唯有她能做得畅快淋漓。可是如此豪阔的史湘云,却屡屡和林黛玉发生冲突,或深或浅,或直接或间接,真是叫人不解。史湘云与林黛玉之间,究竟有着什么纠葛呢?

史湘云第一次出场是在小说第二十回,她的第一出戏,就是跟黛玉拌嘴。虽然没有大吵大闹,却也是火星四溅。小说第二十回,是这么正面描述湘云出场的:只见湘云走来,笑道:“二哥哥,林姐姐,你们天天一处顽,我好容易来了,也不理我一理儿。”黛玉笑道:“偏是咬舌子爱说话,连个‘二’哥哥也叫不出来,只是‘爱’哥哥‘爱’哥哥的。回来赶围棋儿,又该你闹‘幺爱三四五’了。”、、、、、、 史湘云道:“他再不放人一点儿,专挑人的不好。你自己便比世人好,也不犯着见一个打趣一个。指出一个人来,你敢挑他,我就伏你。”黛玉忙问是谁。湘云道:“你敢挑宝姐姐的短处,就算你是好的。我算不如你,他怎么不及你呢。”黛玉听了,冷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他!我那里敢挑他呢。”宝玉不等说完,忙用话岔开。湘云笑道:“这一辈子我自然比不上你。我只保佑着明儿得一个咬舌的林姐夫,时时刻刻你可听‘爱’‘厄’去。阿弥陀佛,那才现在我眼里!”说的众人一笑,湘云忙回身跑了。看起来林黛玉似乎不太欢迎史湘云的到来,第一句话就是笑话湘云咬字不清,说话绕舌的毛病。湘云也不甘示弱,立马拉出薛宝钗来打压林黛玉,林黛玉一听到情敌宝钗的名字,冷嘲热讽起来,此时宝玉已经感觉到剑拔弩张的气氛了,忙用话岔开她俩,可是仍然不起作用,湘云到底还是回敬了黛玉,并且惹得众人都笑了,聪明的湘云为了保卫和林黛玉拌嘴的胜利果实,不等黛玉再说话,忙回身跑了。

这是正面描写,还有侧面描写。只见史湘云大笑大说的,见他两个来,忙问好厮见。正值林黛玉在旁,因问宝玉:“在那里的?”宝玉便说:“在宝姐姐家的。”黛玉冷笑道:“我说呢,亏在那里绊住,不然早就飞了来了”。林黛玉的话像是浸了一缸子的醋才说得出来的,一下子把宝钗和湘云两个人都酸到了。正是这句话,让人不得不疑心,难道除了宝钗之外,湘云也是她是情敌不成?

脂砚斋曾在小说第二十一回中批到:前文黛玉未来时,湘云、宝玉则随贾母。今湘云已去,黛玉既来,年岁渐成,宝玉各自有房,黛玉亦各有房,故湘云自应同黛玉一处也。原来湘云在黛玉来贾府以前,是和宝玉一起跟着贾母住的,后来湘云离开,黛玉来贾府。在黛玉来贾府以前,湘云在贾府的生活什么样的呢?

小说第三十二回,史湘云再一次进贾府,袭人斟了茶来与史湘云吃,一面笑道:“大姑娘,听见前儿你大喜了。”史湘云红了脸,吃茶不答。袭人道:“这会子又害臊了。你还记得十年前,咱们在西边暖阁住着,晚上你同我说的话儿?那会子不害臊,这会子怎么又害臊了?” 原来史湘云早在十年前就住在贾府里,而且同袭人住在一起。那个时候袭人还是贾母的丫环,由她照顾着湘云。湘云在晚上同袭人说了什么话呢?借着上文中袭人说的“大喜”,湘云红了脸可以知道,十年前湘云同袭人说的就是和婚姻有关的悄悄话了。会不会这个时候,袭人已经拿湘云和宝玉的婚姻开起玩笑了呢?袭人是贾母认为“心地纯良,克尽职任”的丫环,后来给了她最疼的宝玉,十年前贾母让袭人照顾湘云,足以看出湘云当时在贾府的地位。也许贾母当时还真有让湘云和宝玉发展的意思呢!可是在林黛玉进贾府前,湘云竟然就回到史家去了,是不是贾母为了让黛玉和宝玉亲近,有意让湘云离开呢?如我的另一篇拙文《林黛玉是十二钗里最富有的人》中所说,贾母对林黛玉这么好,希望林黛玉嫁进贾府,跟林黛玉的身家不是没有关系的。林黛玉是贾母的外孙女,史湘云是侄孙女,在血缘上看,黛玉比湘云更亲一些。从身家上看,史家已经在走下坡路,湘云的父母又已经去世,而林家却家财万贯,将来全由黛玉一人继承,倘若贾母对湘云和黛玉都有过姻亲考虑,那么在二人之间选择一个,当然是黛玉更有优势了。这是我对黛玉进贾府,湘云离开贾府之原因的一个推测。

那么既然有这样的前因,黛玉来了之后,多少难免要听说一些有关湘云的事了,心较比干多一窍的黛玉,怎么会不多想呢?因此,黛玉对湘云,多少有一些醋意,就如同她对宝钗一样,即使湘云没有招惹她,只要宝玉和湘云亲密一些,她就不可能如同一潭死水,完全不起一点涟漪。

但湘云是个性格豪爽的女孩子,她第一次和黛玉拌嘴之后,二人住在一起,同起同睡,也并无矛盾。直到小说第二十二回,二人的矛盾才算有了个正面爆发。小说第二十二回,宝钗生日,大家一齐看戏,好不热闹。王熙凤为了讨好贾母,暗示贾母喜欢的小戏子打扮起来像林黛玉,并叫众人猜,众人都知道却不说话,唯有湘云说了出来。这本来算不得什么事,却因为贾宝玉给湘云使眼色,导致湘云和黛玉的矛盾一下子爆发出来。湘云因此闹着要离开贾府,黛玉因此不理宝玉,可是谁曾想,宝玉回到怡红院,初悟禅机,作了一首诗,黛玉看完,“便携了回房去,与湘云同看”。这里脂砚斋有一条批语:“却不同湘云分崩,有趣”!头一天黛玉与湘云还因为戏子的事情闹不快呢,怎么突然间黛玉就拿了宝玉的字帖回去与湘云同看呢?原来黛玉和湘云并不是互相气恼,她们的矛盾都因宝玉的一个眼色而起,倘若没有宝玉对湘云使的那个眼色,即使湘云说出小戏子像黛玉,也不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黛玉并不气恼湘云,她是气恼宝玉心里装着湘云,因此给湘云使眼色;湘云也并不气恼黛玉,她是气恼宝玉心里全是黛玉,生怕黛玉受委屈,因此向她使眼色。说来说去,二人的恼怒都是因为在意宝玉,并吃醋而起,此时又因为关心宝玉,二人可以同看宝玉的字帖。正如湘云早上帮宝玉梳头,湘云一面编着,一面说道:“这珠子只三颗了,这一颗不是的。我记得是一样的,怎么少了一颗?”宝玉道:“丢了一颗。”湘云道:“必定是外头去掉下来,不防被人拣了去,倒便宜他。”黛玉一旁盥手,冷笑道:“也不知是真丢了,也不知是给了人镶什么戴去了!”湘云替宝玉梳头体现出和宝玉的感情深厚,黛玉听了自然会有一些不舒服,只是她并不恼湘云,只恼宝玉,于是讽刺宝玉道:“也不知是真丢了,也不知是给了人镶什么戴什么去了!”

这就是湘云与黛玉时不时闹点小插曲的原因了,也因此为将来二人的关系疏远埋下了种子。在黛玉看来,湘云之于宝玉,有着她不可替代的过去,宝玉与湘云亲密,她就难免要吃醋,而在湘云看来,此时宝玉的心里已经不像从前那样装着她了,宝玉的心里满满的都是黛玉,她不禁也要嫉妒与不满了。这个纠葛在湘云和黛玉之间挥之不去,哪怕在袭人所说的湘云“大喜”也就是即将有婆家了之后,黛玉仍然因为金麒麟一事心怀忐忑,湘云也仍然因为黛玉铰了她给宝玉做的扇套而赌气说再也不给宝玉做针线,最后竟然发展到湘云搬去和宝钗同住了。在她看来,虽然自己已经将订终身,与林黛玉没有任何竞争关系,而这边厢林黛玉在金麒麟事件之后已经懂得了宝玉的心,也不再为湘云拈酸吃醋了,可正因为宝玉心里装着的全是黛玉,让湘云十分不满,之于完全不让宝玉牵挂的薛宝钗,不存在和湘云拈酸吃醋的可能,倒是渐渐地亲密了。下一篇,就说说湘云为什么疏了黛玉,与宝钗亲密起来吧!(转自新浪网·晚安猪小宝的博客)

小编推荐:孙皓为何敢对司马炎口出狂言?孙皓何来的底气晁盖为何要多次营救宋江?害怕重蹈王伦的覆辙!薛姨妈一家长期寄居在贾府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