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演义趣闻 > 贾琏和他的女人们:贾琏瞒天过海的包养二奶之术

贾琏和他的女人们:贾琏瞒天过海的包养二奶之术

时间:2016-09-01 10:20:39分类:演义趣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贾琏和他的女人们:贾琏瞒天过海的包养二奶之术

古典名著《红楼梦》中的男性形象中,除贾宝玉之外,曹雪芹下笔最多的就属贾琏了。同样是豪门之家风流潇洒的青年才俊,贾琏与贾宝玉这两位“官二代”在情感问题的处理上,既如出一辙,又大相径庭。两个人同样是见一个爱一个,处处留情,但与贾宝玉内心只专情于林黛玉大为不同的是,贾琏却成了滥情的典范,与他发生过性关系的女人,有名有姓的就有六个,不仅有正房老婆王熙凤和陪房丫环平儿,而且还收了秋桐做偏房;就这样还不满足,又先后和多姑娘与鲍二老婆偷情,并在外偷娶了尤二姐作为“二奶”。其感情之乱,已经到了十分不堪的地步。

贾琏,宁国府贾赦之子。他虽然捐了个同知的官位,但不务正业。住在叔父贾政家里,和妻子王熙凤帮著料理荣府家务。贾琏是一个浪荡公子,嗜色如命,挥霍无度,其妻王熙凤是一个精明能干、权利欲极强、又好争风吃醋的女人。贾琏在她的防范辖制下,更显得软弱无能,连房中侍妾平儿也不得接近。然而,他寻花问柳,偷鸡摸狗的劣性难改,先和厨子多浑虫的老婆多姑娘私通,后又与女奴鲍二家的勾搭。就如贾母所说,“成日家偷鸡摸狗,脏的臭的,都拉了你屋里去。”后来,终于演出了“凤姐泼醋”的闹剧。不久,又借口宗祧无继,偷娶了尤二姐,在宁荣街后二里远近小花枝巷内另立门户。通观一部《红楼梦》,曹雪芹写了贾琏三次“偷情”的场面,然而,这三次“偷情”的层次越来越高,花样越来越新,胆子越来越大,花钱越来越多,性质越来越恶劣,手段越来越无耻。那么,贾琏婚外偷情有哪些无耻的手段呢?

贾琏偷情的第一个女人,是荣国府内一个极不成器破烂酒头厨子“多浑虫”的老婆“多姑娘”,因为她美貌异常,轻浮无比,平日又喜欢拈花惹草,主动勾引男人,以至于“宁、荣二府之人都得入手”,和她上过床的男人不知道有多少,其淫荡行径与妓女无异。在《红楼梦》第二十一回“贤袭人娇嗔箴宝玉,俏平儿软语救贾琏”一章中,因女儿巧姐出天花,贾琏只得搬出外书房来斋戒,凤姐与平儿都随着王夫人日日供奉娘娘。

那个贾琏,只离了凤姐便要寻事,独寝了两夜,便十分难熬,便暂将小厮们内有清俊的选来出火。不想荣国府内有一个极不成器破烂酒头厨子,名叫多官,人见他懦弱无能,都唤他作“多浑虫”。因他自小父母替他在外娶了一个媳妇,今年方二十来往年纪,生得有几分人才,见者无不羡爱。他生性轻浮,最喜拈花惹草,多浑虫又不理论,只是有酒有肉有钱,便诸事不管了,所以荣宁二府之人都得入手。因这个媳妇美貌异常,轻浮无比,众人都呼他作“多姑娘儿”。如今贾琏在外熬煎,往日也曾见过这媳妇,失过魂魄,只是内惧娇妻,外惧娈宠,不曾下得手。那多姑娘儿也曾有意于贾琏,只恨没空。今闻贾琏挪在外书房来,他便没事也要走两趟去招惹。惹的贾琏似饥鼠一般,少不得和心腹的小厮们计议,合同遮掩谋求,多以金帛相许。小厮们焉有不允之理,况都和这媳妇是好友,一说便成。是夜二鼓人定,“多浑虫”醉昏在炕,贾琏便溜了来相会。进门一见其态,早已魄飞魂散,也不用情谈款叙,便宽衣动作起来。谁知这媳妇有天生的奇趣,一经男子挨身,便觉遍身筋骨瘫软,使男子如卧绵上,更兼态浪言,压倒娼妓,诸男子至此岂有惜命者哉。那贾琏恨不得连身子化在他身上。

在《红楼梦》第六十五回“贾二舍偷娶尤二姨,尤三姐思嫁柳二郎”一章中,贾琏最初只是贪图“二尤”的美色,乘机百般撩拨,眉目传情。由于尤三姐反应冷淡,贾琏才专心下来勾搭尤二姐。他在贾珍与贾蓉父子二人的支持下,在宁荣街后二里远近小花枝巷内弄了个小家院落,把尤二姐接过来居住,并将自己经年积累下来的体己钱让尤二姐收着,许诺她只王熙凤一死,就接她住进大观园。贾琏的调情,贾蓉的劝说,最终让尤二姐半依半就,成为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二奶”。

贾琏为何假戏真做了呢?就是因为他在尤二姐那里得到了自己渴望已久的感情补偿。在心理学上,感情补偿是一种心理适应机制,个体为了补偿在社会适应中产生的一些偏差,而产生移位心理,从其他方面寻求支持以弥补心理上的落差。在《红楼梦》第二十一回中,贾琏因处处受到王熙凤的限制而向平儿抱怨过:“他防我像防贼的似的,只许他和男人说话,不许我和女人说话。我和女人说话,略近些,他就疑惑,他不论小叔子、侄儿、大的、小的,说说笑笑,就都使得了。”

因此,尤二姐的出现,不仅给贾琏带来了新的情感刺激和性满足,也给了她温馨柔顺的异性体验。贾琏与尤二姐偷情,为了就是达到长期占有尤二姐的目的。可以说,从“一夜情”玩到了“包二奶”,古代所流行的偷情方式都被贾琏尝试了个遍。如果说贾琏的是三次偷情有“偷性”与“偷心”之分的话,那么,贾琏与多姑娘儿及鲍二老婆的偷情,虽然也有过山盟海誓,难舍难分,但偷的只是性满足及其背后的“新鲜感”和“刺激感”,并没有实质上的情感交流。但贾琏与尤二姐的偷情则有所不同,其中贾琏始而偷情,继而偷心,最后假戏真做,寻找自己渴望已久的感情补偿。

由此可见,贾琏这次与“多姑娘”偷情,贾琏趁“多浑虫”醉卧之时,溜到他家里上演了一场“三人同炕、一人酣睡、两人做爱”的精彩大戏。其间,“多姑娘”和贾琏二人毫无顾忌,一个在下面“故作浪语”,一个在上面剧烈“大动”,场面着实刺激。这一次所谓的“客场偷情”,让贾琏尝到了偷情的甜头。于是,他便更加放荡起来了。被贾琏弄上床的第二个女人是在荣国府干杂活的仆人鲍二的老婆,虽然她也“红杏出墙”,但比起热衷于滥交的“多姑娘”来,无疑要“干净”的多。这一次与鲍二老婆偷情,贾琏干脆把鲍二老婆弄到自己家里来“主场偷情”,在平日和王熙凤寻欢作乐的床上与别人的老婆偷情,这种刺激自然更胜“客场偷情”了。

在《红楼梦》第四十四回“变生不测凤姐泼醋,喜出望外平儿理妆”一章中,贾琏趁贾母为王熙凤举办生日宴会的空儿,便把鲍二的老婆弄到了自己的床上。不巧王熙凤席间自觉酒沉要往家里去歇歇,撞见了为贾琏把风的丫头,只听里头说笑道:“多早晚你那阎王老婆死了就好了。”贾琏道:“他死了,再娶一个也这么着,又怎么样呢?”那个又道:“他死了,你倒是把平儿扶了正,只怕还好些。”贾琏道:“如今连平儿他也不叫我沾一沾了。平儿也是一肚子委屈,不敢说。我命里怎么就该犯了夜叉星!”王熙凤一听这些话,不禁气的浑身乱战,先打了平儿,又抓着鲍二家的媳妇就撕打,大闹了一通。

但是,王熙凤万万没有想到,当她将贾琏与鲍二老婆二人捉奸在床之后,贾琏竟然恼羞成怒地拿剑要杀王熙凤。于是,王熙凤只好跑到贾母那里告状伸冤,不料贾母很不以为然说:“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年轻,馋嘴猫似的,那里保得住呢?从小人人都打这么过!”并答应让贾琏给她赔不是就算完事。贾母不但没有过分指责贾琏,反而说了王熙凤的不是,贾琏只是一场虚惊。贾母的“纵容”,这让贾琏更加肆无忌惮起来,偷情的胆量越来越大,最后从“一夜情”发展到了“包二奶”的局面。

宁府尤氏的异父异母的妹妹尤二姐,是贾琏偷情史上第三个女人。这尤二姐虽然不是贾珍的“亲小姨子”,虽然之前“与姐夫不妥”,虽然和贾蓉经常眉来眼去的“胡闹”,但名义上毕竟是还没有结婚的“黄花大姑娘”,与“多姑娘”和鲍二老婆相比,不论是在身份上还是在“清洁度”上都高出一个档次。从“别人的老婆”到“黄花大姑娘”,无疑让人看到贾琏偷情的品位越来越高。

小编推荐:汉代是如何解决贫富分化的:迁徙富豪 软硬兼施令人哭笑不得的清朝外交:李鸿章用手抓烤鸡乌巢禅师是谁?堪比菩提如来的绝顶高手竟是他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