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演义趣闻 > 吴用为什么背离晁盖倒向宋江?为了实现自己抱负

吴用为什么背离晁盖倒向宋江?为了实现自己抱负

时间:2016-08-27 18:49:05分类:演义趣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吴用为什么背离晁盖倒向宋江?为了实现自己抱负

那么,吴用为什么会选择倒向宋江,又是怎样支持宋江架空晁盖的呢?

吴用和宋江本来不认识,这种恩情应该算作是私,于公还是在晁盖

晁盖等人劫取生辰纲事发,宋江稳住了公人,冒险来到晁盖庄上报信。这时候,三阮兄弟已经回到了石碣村,而吴用、公孙胜和刘唐还在晁盖庄上。因为这是“私放”,宋江需要抓紧时间回到县里。晁盖也来不及多说,安排宋江和三人见了一面,宋江“略讲一礼”,“飞也似望县里”去了。送走了宋江,晁盖问他们三人说:“你们认得那来相见的这个人么?”可见,他们都不认识宋江。晁盖说:“亏杀这个兄弟,担着血海也似干系,来报与我们。”这对于晁盖来说,告诉这些弟兄们,不要忘了宋江的大恩大德,是一种道义。从吴用等人来说,知恩图报,也是做人的本分。但事情还应该从另一方面来看。劫取生辰纲,刘唐、公孙胜等人从不同的地方来到晁盖这儿,说明他们是把晁盖当做头领,白胜被抓招供时也说,“为首的是晁保正”。在那个等级社会,晁盖这个大哥就是主公,就是这几个人的“君主”,他们都是晁盖的臣下。这就像关羽、张飞一样,他们虽然和刘备成了结义弟兄,但刘备首先是他们的“主子”,其次才是他们的大哥。因此,吴用维护晁盖的权威是“公理”,而报答宋江的恩德和对待晁盖相比,只能算作是私义,更何况,宋江并不是因为七个人而私放晁盖,私放只因为晁盖一人。换一种说法,报答宋江的恩德是晁盖集团的事情,晁盖当上梁山首领后,是整个梁山山寨的事情,吴用不会也不应该因为这个事情选择倒向宋江。这就像关羽,他帮助曹操解了白马之围,在华容道上私自放走了曹操,这些都是他报答曹操恩情的私义,而矢志不渝地追随拥戴刘备,才是他一生不变的“忠义”。

当然,晁盖和宋江的关系比较特殊,这有别于刘备和曹操,但仅仅从“君臣”关系上来说,两者并没有多大区别。如此说来,吴用倒向宋江,必然是另有原因。

宋江宁可当罪犯也不上梁山,吴用说,我明白了,这里两人的想法是一样的。

宋江被断配江州,晁盖“只怕路上错了道路,教大小头领分付去四路等候”,终于被刘唐一路接着。刘唐要杀了两个押送公人,请宋江上山,宋江以自刎相逼,要刘唐放他去江州。刘唐说:“哥哥这话,小弟不敢主张。”并说吴用在前方等候,领着宋江来到吴用和花荣面前。花荣说,为什么不给兄长开了枷?宋江说:“贤弟,是甚么话!此是国家法度,如何敢擅动!”吴用紧接着笑着说:“我知兄长的意了。这个容易,只不留兄长在山寨便了。晁头领多时不曾得与仁兄相会,今次也正要和兄长说几句心腹的话,略请到山寨少叙片时,便送登程。”宋江听了这话后说:“只有先生便知道宋江的意。”

两人一来一往之间,都说对方知道自己的“意”,那么,两人懂得对方的什么心思呢?从吴用来说,宋江的心思就是宁可当罪犯,也不愿意当强盗。既然要当罪犯,就要当一个“好罪犯”,因此公人不能杀,枷锁不能开,因为这是“国家法度”。从宋江来说,罪犯离正常社会距离近,梁山泊头领离正常社会远,罪犯遇到大赦或者边境有战事,还可以做个“忠孝”之人,而上了梁山,则完全成了一个“不忠不孝的人”,这是“上违天理,下违父教”的。所以,当吴用承诺“只不留兄长在山寨便了”的时候,宋江马上说,只有吴用知道他的意思,连花荣这般最知命的兄弟也是不懂得宋江的心意的。有了这番默契,宋江上了梁山泊,始终是带着枷锁的,众位弟兄“教去了枷,也不肯除”,不用说,梁山泊的“大总管”吴用成全了宋江的这番“意”。

后来,宋江写了反诗,不得不上梁山,坐上了第二把交椅。通过前面的事情,吴用肯定知道,宋江是时时刻刻想着回到他那个“忠孝”路上去的,这和吴用的心思是一致的。古代文人为什么要读书?不用说,就是为了当官。吴用是怀才不遇,他想通过劫取生辰纲证明自己的智慧,因为此前有人已经劫过一次生辰纲,成功了,他认为自己不比别人差。只不过是百密一疏,出现了一个白胜,事情败露,这才选择造反的,其实,他的骨子里是想当官的。

晁盖本来可以不造反,他只是想享受一下被人拥戴的滋味,招安不招安,无所谓。本博有一篇文章《晁盖为什么要劫取生辰纲》专门论述过这个事情,再重复说明一下,这不符合吴用等读书人的理想。

宋江上梁山虽然是无奈之举,但却是有备而来。两人围绕过梁山和上梁山有了默契

宋江第一次打算上梁山,那是在打下清风寨之后,尤其是有了一个花荣还不够,他还费尽心思再拉上一个秦明,这样,真正有武艺的就是两个人。宋江因父亲的假信不能上山,花荣领着一般头领上了山,梁山头领一共是二十一位。梁山原来有四位头领,林冲、杜迁、宋万、朱贵,真正属于晁盖的也就是七人,再加上拥戴晁盖坐上第一把交椅的林冲,晁盖派共是九人。花荣一行是九人,假如宋江上山,宋江派就是十人。不能不说,宋江是有所算计的。从江州刑场被救出来,宋江不顾危险,拉着一帮弟兄攻打无为军。做下了这件事情以后,宋江跪下来求江州众人跟随他上梁山,李俊、张横、穆弘等江州弟兄只能是跟着他走,因为事情很明白:“今若不随哥哥去,同生同死,却投哪里去?”到了梁山,经过一番推让,宋江坐了第二把交椅。当吴用、公孙胜这个梁山决策集团的人员确定了以后,宋江马上发令:“休分功劳高下,梁山泊一行旧头领去左边主位上坐,新头领去右边客位上坐,待日后出力多寡,那时另行定夺。”这话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头领们既不分功劳高下,分什么?新旧头领都不是一个两个,这位置难道就不用再分了吗?既然不分功劳高下,为什么还要说日后出力多寡再定夺?这样一分配的结果就是,左边旧头领九人,右边新头领二十七人。

新旧头领一说,算是让吴用看明白了,宋江上梁山虽然是无奈之举,但却是有备而来。

当然,宋江也忘不了敲打一下吴用。在“宋江说起江州知府捏造谣言一事”的时候,还说了一句:“不期戴院长又传了假书。”这假书正是吴用的失误,所以黄文炳撺掇蔡九知府来个“先斩后奏”,差一点要了宋江的命。吴用不是晁盖,更不是李逵,他能听出一个弦外之音来,宋江说刑场一事,他没有马上回击宋江,当宋江说到“拒敌官军一事”的时候,吴用这才说:“兄长当初若依了弟兄之言,只住山上快活,不到江州,不省了多少事?这都是天数注定如此。”吴用并没有接茬说宋江的那个“拒敌官军一事”,宋江也没有接茬说当初坚决去江州服刑一事,而是问了黄安之事掩盖了过去。从此以后,两人只有默契。

宋江拉队伍,有实力,晁盖只想守摊摊。谋士的最大的特点就是选择“主公”为之效力。

从宋江第一次要上梁山就可以看出,宋江上山,就要有自己的绝对实力。假如第一次真的上山,宋江的势力是可以和晁盖势均力敌的。第二次,宋江带来了若干人马,上山后马上来了一个新旧头领之说,而这新头领除他宋江之外,竟然有二十七人。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花荣等人已经在梁山成为了“头领”,竟然也成了新人。人们一看就很清楚,所谓新旧,只不过是以宋江为界限,因为宋江而上的梁山,这就是新,在此之前这都是旧。反观晁盖,一行七人上了梁山,接受了王伦的班底四人,救出来一个白胜,总共是十三人,到宋江上了山,还是这十三人。

吴用是不是一个智谋超群之人姑且不说,但他是一个明白人,这种事一眼就可以看出,宋江一上来就有自己的势力,这不是晁盖能够比的。晁盖自从上了梁山,或许是因为手里有十万贯生辰纲财宝,也可能是真正的心存义气,除了救宋江,竟然没有一次重大的军事行动。吴用选择倒向宋江,可能有觉得自己“智慧”没有用处的原因,也可能是看到了宋江的势力和野心,因为在此之前,宋江攻打过清风山,还攻打过无为军。谋士的最大特点就是选择主公,然后为之效力,这种例子可以说是不胜枚举。仅举两例:张良本来有自己的队伍,可是他遇见了刘邦,经过一番交谈后,他把队伍交给了刘邦,自己从此只干出谋划策的营生;诸葛亮闲居隆中,刘表就在身边,他没有去辅佐。同时,他既没有北上辅佐强大的曹操,也没有选择已经有自己势力范围的江东孙氏集团,而是选择了刘备。原因在于,刘表难以成事,不值得辅佐;曹操谋士战将众多,没有他出头之日;江东文韬有张昭,武略有周瑜,也没有他发展的空间。而刘备,志向远大,天下还有西川之地可争,所以诸葛亮才会选择刘备。吴用能够看明白,什么样的人值得他去辅佐。一个想大展抱负的“智多星”,能不倒向想得“凌云志”的宋江吗?

吴用从此追随宋江,直到最后和宋江一道死去。

看明白的不仅仅是吴用一人,还有一个公孙胜。宋江上山后,晁盖个人又摆一个宴席,庆贺宋江父子完聚,这勾起了公孙胜念母之情,要请假回家省亲。晁盖同意了,叮嘱他一百天后一定回来。但是,公孙胜却来了个一去不回头,后来却是宋江派人将他请了回来。宋江请他先后派人两次,后边这次用了李逵。李逵为了请宋江,竟然刀劈了公孙胜的师傅罗真人,可见决心之大。公孙胜是自己投靠晁盖的,为什么宋江上山了第一次请不到他?原因就在于,晁盖已经给了他应有的尊重和地位,未来的宋江能不能用他这个人,他需要得到验证,因此才会拿捏作态地再摆一次谱。

吴用选择了宋江,从此事事顺从宋江。

杨雄等人投奔梁山泊,因为在路上偷了人家的报晓鸡,和人家打了起来,时迁被人捉住,杨雄、石秀逃到了梁山。晁盖认为杨雄辱没了梁山名声,要将两人杀了。宋江不但救下杨雄,还借此机会要攻打祝家庄。宋江讲了四条攻打祝家庄的理由,话音刚落,吴用马上说:“公明哥哥之言最好……”,根本就没有给晁盖思考的时间。攻打高唐州,晁盖说柴大官人对山寨有恩,要亲自走一趟。宋江说:“哥哥是山寨之主,如何可便轻动?小可……情愿替哥哥下山。”吴用接着说:“高唐州……不可轻敌。”接着就是调拨人马,根本就不给晁盖表态行还是不行的时间。高俅兴兵三路征剿梁山,呼延灼率领大军前来,探马将此消息报到梁山大寨,竟然是吴用、宋江在议论军事,李逵在当中搅和,却没有晁盖任何事情。在家门口的军事行动,又不用再“替哥哥走一趟”,难道吴用不知道谁是山寨之主?到了三山聚义打青州那会儿,孔氏兄弟要请梁山人马前去攻打青州城,晁盖想去,竟然是成了晁盖替宋江“走一遭”。至此,宋江完全实现了对梁山的控制和架空晁盖。

最能说明问题的是胁迫朱仝上山。作为梁山的“第三把手”,吴用本来是一个“运筹帷幄”的人物,他竟然亲自下山,为的就是拉一个朱仝入伙。说起来,朱仝对晁盖等人都有恩情,但朱仝对待晁盖的恩情和对待宋江不一样,朱仝放了宋江,和宋江私放晁盖差不多,那是担着干系的。宋江逃亡之后,家里的一应官司,都是朱仝在奔走打点。而朱仝放走晁盖,只不过是一个顺水人情!那时候,晁盖等人已经有了准备,真要是拼杀起来,凭晁盖、刘唐等人的本事,谁死谁活还真难说。正因为如此,宋江一定要按照自己的方式“报答”朱仝,请他上梁山。吴用也是看明白了这一点,既报答朱仝的恩情,又顺从宋江的意志,所以才会亲自下山。

吴用选择跟随宋江,为的是实现自己心中的理想,但现实的残酷却并不是他心中想象的那般美好。招安了,宋江只是得到了一个“都先锋”的官衔(卢俊义为副先锋),其他人员并没有个一官半职。到了征方腊回来,弟兄们消失了四分之三,剩余的虽然被授予官职,但仍然被人视为“贼寇”,时时被人歧视。宋江、卢俊义更是被所谓的“奸臣”视作眼中钉,必欲除之而后快。正因为吴用“自到任之后,常常心中不乐”,所以才会“梦见宋江、李逵二人,扯住衣服”,诉说被人陷害致死之事。等到在宋江的坟茔处见了花荣,吴用的那颗心已经死了。旧时读书人习惯于幻想,吴用心虽然死去,可是他所做的最后一件事仍然还是幻想,那就是魂魄与宋江“同聚一处”。只不过我们不知道,吴用魂魄追随宋江,是规劝宋江再造反坚决不受招安呢,还是打死也不再上梁山?!

小编推荐:因嘲笑刘备不长胡子惨遭杀害的三国名将是谁?盘点《水浒传》里最歹毒的十个人:有何上榜理由为什么说“宝钗扑蝶”是有意嫁祸给林黛玉?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