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演义趣闻 > 盘点:《红楼梦》位列情榜单之首的情种是谁?

盘点:《红楼梦》位列情榜单之首的情种是谁?

时间:2016-08-01 22:39:33分类:演义趣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盘点:《红楼梦》位列情榜单之首的情种是谁?

贾宝玉,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主要的人物,别号怡红公子、绛洞花主、富贵闲人。由神瑛侍者脱胎而成,对绛珠仙草有灌溉之恩,因此有还泪一说,出生时口含一块玉,是贾府的宝贝,他曾说“女儿都是水做的骨肉”,从小在女儿堆里长大,喜欢亲近女孩儿,与林黛玉的爱情是世间少有的纯纯之爱。他性格的核心是平等待人,尊重个性,主张各人按照自己的意志自由生活。在他心眼里,人只有真假,善恶,美丑的划分。《红楼梦》虽未有排“情榜”,但贾宝玉确实身在了情榜之中了,而且还位列“诸艳之冠”。这是因为如下几个方面的因素。

贾宝玉是真真切切的情痴情种。在第十九回、第二十三回、第二十五回、第三十一回等处,脂批多次点明宝玉的考语是“情不情”。正文中借贾雨村之口对冷子兴“将来是色鬼无疑”的评价给予了纠正,说:此种人“置之于万万人之中,其聪俊灵秀之气则在万万人之上;其乖僻邪谬不近人情之态,又在万万人之下。若生于高贵公侯之家,则为情痴情种”。

贾宝玉是为女儿所生的男人。宝玉虽为男子,但他是为女儿们而生的。宝玉有句名言:“女儿是水作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便觉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气逼人。”此言被脂批评作“千古奇文奇情”。在这个思想的左右下,宝玉把所有的赞美都给了青春女性,把所有的关爱都给了青春女性。想必大观园里不会一个丑的也没有,但到了宝玉眼里,却是一个比一个的俊俏,及至见了邢岫烟、李雯、李绮、薛宝琴等,整个人都晕旋了,脚不沾地地跑回怡红院大呼袭人、麝月、晴雯快去看人:“你们成日家只说宝姐姐是绝色的人物,你们如今瞧她这妹子,还有大嫂子这两个妹子,我竟形容不出了。老天老天,你有多少精华灵秀,生出这些人上之人来!可知我井底之蛙,成日家只说现在的这几个人是有一无二的。”

当初成立诗社时,薛宝钗就取笑他,说他的外号是“无事忙”,可谓一语中的。宝玉并无半点文章经济之心,但却整日里忙得不亦乐乎,这些“忙”几乎全是为女儿们忙的。王熙凤看望秦可卿他不但跟过去,还得在侄媳妇的床上睡上一觉。及至王熙凤料理宁国府,他也得跟过去,看个究竟。老祖宗到栊翠庵喝茶他更得去。大观园成立诗社,基本上就是女子诗社,唯独他一个浊气男人,尽管每次都是倒数第一,他却毫不在乎,反倒因此如鱼得水,什么都肯干,包括到栊翠庵讨要红梅。

宝玉好象天生就是为女儿们服务的,而且无论贵贱,但是女子,俱当珍重。因此他在麝月无事之时,为其梳头;在平儿受辱之后,为其理妆;在晴雯挂题匾之后,为其暧手;在香菱棒打之后,为其问候。第三十五回,玉钏不慎将汤泼到了宝玉的手上,他反倒问候人家。下雨了,只去关心挨淋的丫头,自己却成了落汤鸡。二尤穿孝时,赶快挡在和尚和二尤之间,唯恐和尚的气味熏了她们。因此,第二十二回脂批有这样一段点评:“可知除闺阁外,并无一事是宝玉立意做出来的,大则天地阴阳,小则功名荣枯,以及吟篇琢句,皆是随分触情,偶得之不喜,失之不悲。”

贾宝玉离不开大观园的美女。宝玉迷这些大观园的女儿们已经到了极限,他跟小厮们说:“这女儿两个字,极尊贵,极清净的,比那阿弥陀佛,元始天尊的两个宝号,还更尊荣无对的呢。你们这浊口臭舌,万不可唐突了这两个字要紧。但凡要说时,必须先用清水香茶漱了口才可。设若失错,便要凿牙穿腮等事。”听其言,简直就是严重的神经质。宝玉最担心的就是让他搬出园子,最怕的就是女儿们离开。晴雯、四儿、芳官被逐,他伤心得不行。女儿们出嫁,他也要大哭一场。一听到林妹妹要回江南,不等问个真假,就疯了,不许大观园里再有别的姓林的人。为了留住袭人,再苛刻的条件也都接受。只要晴雯喜欢,好好的扇子也准她撕了。老父亲打得再疼,只要口里乱叫着姐姐妹妹,便可解除了痛苦。湘云洗了面,不待翠缕泼掉,立马就着残水就洗了,连紫鹃递过去的香皂也不用。最大的向往就是“能够和姐妹们过一日是一日,死了也就完了。”

贾宝玉还有一个特性,凡男人女性化的才去结交。比如秦钟:“眉清目秀,粉面朱唇,身材俊俏,举止风流。”又如蒋玉菡,宝玉见他“妩媚温柔,心中十分留恋。”书中的柳湘莲:“年纪又轻,生得又美。”

贾宝玉从心底里想做女人。第四十三回宝玉带茗烟到水仙庵上香,茗烟替宝玉祷告:“你在阴间,保佑二爷来生也变个女孩儿,和你们一处相伴,再不可又托生这须眉浊物了。”确是说出了宝玉的心里话。因宝玉认定:“凡山川日月之精秀,只钟于女儿,须眉男子不过是些渣子浊沫而已。”当宝玉在袭人家里见到她的两个漂亮姊妹时,即认为她们才该“生在这深堂大院里,没得我们这种浊物倒生在这里”。藕官为了祭祀药官这样的小行动,也能惹得他大发感慨:“天既生这样的人,又何用我这须眉浊物玷辱世界。”既做不了女人,宝玉只好就在服装、行为、气质上尽量往女儿方面靠,对脂粉的喜欢和热爱超过了女性。因此,凤姐说他“女孩儿一样的人品”,搞得贾母也犯了嘀咕:“想必原是个丫头,投错了胎不成!”所以第三十九回,刘姥姥二入荣国府的时候,平儿陪着她去见贾母,“平儿等来至贾母房中,彼时大观园中姊妹们都在贾母前承奉”,此处脂批曰:“妙极,连宝玉一并算入姊妹队中了。”

贾宝玉对大观园中的女性有着特殊的情感,他不仅是一个情痴情种,而且自己从心底里还很想做一回女人,所以说,《红楼梦》情榜单上的诸艳之冠贾宝玉当之无愧。

小编推荐:关羽对比赵云的致命弱点:有三次被暗器击中记载舌尖上的梁山好汉:小说水浒传中的酒文化大揭密揭秘:刘备能吸引部下为其粉身碎骨的一件武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