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演义趣闻 > 揭秘:李世民为什么重用爱拍马屁的宇文士及?

揭秘:李世民为什么重用爱拍马屁的宇文士及?

时间:2016-07-15 16:06:09分类:演义趣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揭秘:李世民为什么重用爱拍马屁的宇文士及?

李世民在魏征临死前和死后的态度截然不同,临死前对他宠信有加,死后却毁了他的碑文。李世民和魏征的关系背后其实还牵扯到山东集团。

“朝廷中有奸佞小人,还望陛下远离他们,切勿受其蒙蔽蛊惑!”这是魏征给我上书进谏时总会提到的内容。魏征所指奸佞小人到底是谁,他自然不便明说。这是在官场中周旋的基本法则。其实,朝中有个把所谓的“小人”也实属正常。所谓“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是忠是奸,不是像黑与白那样分明的。不过,我自然也知道他们口中的“奸佞小人” 暗指的是谁。是宇文士及,我身边数一数二的心腹侍臣。

说起这个宇文士及,总有人把他和他大哥混在一起。自然,他大哥名声更加糟糕,就是那位发动兵变勒杀隋炀帝的宇文化及。在世人的眼中,即便隋炀帝荒淫无道,宇文化及这样做,也是彻头彻尾的大逆不道。

宇文士及哥俩的父亲是前朝左翊卫大将军宇文述。仗着这层关系,两兄弟在皇帝身边可谓红极一时。隋文帝时,寸功未建的宇文士及便被封为新城县公,不久又把杨广的女儿、自己的孙女南阳公主嫁给了宇文士及。

也正因为有这样一层关系,宇文士及的大哥在策划谋杀隋炀帝时,没有敢和他商量。这给他带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好处——与谋害帝王的恶行脱离了关系。否则的话,天下再大,恐怕也不会有宇文士及的容身之地。

杨广死后,宇文化及自立为帝,封弟弟宇文士及为蜀王。幸好,宇文士及没有被这个含金量很低的“蜀王”称号冲昏头脑,他很清楚自己的大哥是在胡来。自己当然不能跟这条千疮百孔的破船一道沉没。实际上,宇文士及很早便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一点。杨坚离世不久,他便开始有意识地结交世家大族、诸侯权贵。当时我父皇与他同朝为官,宇文士及便刻意巴结,成了我父皇的铁哥们儿。

宇文士及看得没错,他大哥既不是做皇帝的料,也不是统兵打仗的料。就在宇文家势力被各路诸侯打得节节败退的时候,士及给他大哥出了个主意——趁现在还有实力,前来投奔我父皇。宇文化及想也没想就拒绝了。

管不了那么多了,亲大哥也好,宇文皇帝也罢,在这乱世之中,最要紧的还是保住自己的性命!宇文士及与封德彝一道假装外出督办粮草,借机脱身。不久之后,便传来他大哥兵败被杀的消息。放眼天下,何处才是容身之地呢?他想到了我父皇。父皇见到他还嫌他投奔晚了,就这样,宇文士及在新朝廷找到了立足之地。再加上他的一个妹妹成了父皇的昭仪,一时间他更是父皇圈子内的大红人。

在我看来,宇文士及的真正过人之处是懂得寻找自己的真主人。很快,他便把目光投向了我。很快,他便得到了秦王府的重要幕僚职务。在跟随我平定宋金刚之后,这个曾经被我鄙视的宇文士及,开始得到我的欣赏。紧接着,宇文士及再接再厉,随我讨平了王世充,晋封为郢国公,从此跻身为少数可以与我讨论机密要事的亲信之一。我为什么会相信宇文士及呢?很简单,因为宇文士及确有可用之处。

我想起这样一天,那时我已贵为天子,闲暇之余,率亲信侍臣在花园游玩。当我停在一棵大树下歇息时,无意中看见这棵树枝繁叶茂,挺拔魁伟,不由得随口赞道:“好一棵大树!”假如魏征在身边的话,一定又会借着这棵大树,唠唠叨叨地向我阐发半天为君治国之道。不过,那天陪在我身边的,是宇文士及。他想也没想,连声附和:“确实是一棵好树啊!”然后引经据典,滔滔不绝,凡脑袋里能想到的对这棵树的溢美之词,都翻了个遍。我当即沉下脸来,厉声说:“魏征经常提醒我,要我远离那些天天花言巧语不离口的佞臣,我还一直没明白他指的到底是谁。以前倒也怀疑过你,只是一直没下定论。从你今天的表现来看,你就是那个佞臣!”

宇文士及赶紧跪下叩头谢罪,诚惶诚恐。他的这番丑态当即被跟随我的史官给记了下来,后来更是传为笑柄。只不过,宇文士及后面的辩解,史官有意装做没有听到。宇文士及说:“臣每天都伴随在陛下身边,看到那些朝臣老是在朝堂上廷争面折,还个个摆出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架势,有时候搞得陛下话都不好说。今天陛下好不容易忙里偷闲,假如我这做臣子的还不能顺从您的意思说一些好听的话,您虽贵为天子,可日子天天那样还有什么乐趣可言啊!”好一个宇文士及,说得好,真乃妙人啊!听了这番话,我立刻转怒为喜。

明君与庸主的区别,不在于身边有没有佞臣,而在于明君能用好他们,至于庸主,则是被他们所利用。撇开宇文士及的阿谀奉承不说,他确实是一个很有才干的人。天下未定时,他追随我立下不少战功。我即位后,宇文士及又调任右卫大将军,每天服侍左右。后来他又担任殿中监,操持我的衣食住行。这样的职位,只有那些与我关系非常亲近的人,才能担当。

宇文士及是个聪明人。他聪明在两个地方:第一,这个投机专家很早便选择投归我麾下,不能不说他的识人功夫实在是深得很,且精准无比。第二,他知道,我这个人,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糊弄过去的。我常把他召进宫中,一谈就是大半夜,即便是他在家休息也不放过。他的妻子见了觉得奇怪,便三番五次打听我到底跟他谈了什么要紧事。宇文士及总是答非所问,避而不谈,半点机密也别想从他嘴里探得。如此谨慎的人,我怎么会不把他留在身边委以重任呢?另外,宇文士及又是一个善解人意的臣下。

有一次,我命他割肉。宇文士及这家伙,一边割肉,一边拿起一块饼来擦拭手上的肉末和油腥。真是岂有此理!我一再提倡天下要以节俭为风尚,你可倒好,拿饼当手帕用。奢侈无度!我气得拿眼睛狠狠瞪他,可这宇文士及就像没看到一样。等割完肉,他不慌不忙拿起先前擦手的饼,放进嘴里吃掉了。我一见此情此景,又不禁转怒为喜,差点笑出声来。

这就是宇文士及,他和房玄龄、杜如晦、魏征等不是一类人,但却是我信任的人。所以,当宇文士及病重之时,我还曾亲自前往探视,拉着他的手,忍不住伤心落泪。要知道,满朝文武之中,得到过这个待遇的,也不过杜如晦、魏征、高士廉、马周等寥寥几人而已。

宇文士及死后,太常寺为他拟定的谥号叫“恭”。这个谥号本来倒可以概括宇文士及在我身边所作出的贡献。不过,有朝臣站出来反对说,宇文士及生前穷奢极欲、花钱如泥沙,不符合我提倡勤俭节约的美德,如何能受得起这样的美谥?对此,宇文士及若是地下有知,也一定要哭笑不得了。他心里清楚,我心里自然更清楚——宇文士及之所以如此这般花天酒地、荒淫无度,还不是为了刻意做出一副胸无大志的样子,以免受到猜忌,再被告一个“谋反”的黑状啊。

最后,宇文士及得到了一个不太好的谥号——“纵”。按谥法,“败乱百度曰纵,怠德败礼曰纵”。这自然不是什么好话。让宇文士及顶着这个“纵”的帽子入土,对他来说,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不过,我也别无他法。谁叫你是以一个“佞臣”的身份为我效力呢?有些不可言传的事,只能由佞臣去做;而有些黑锅,自然必须由佞臣去背。

委屈你了,宇文士及!

小编推荐:黄飞鸿是怎样的人?传说中的十三姨原型又是谁宋徽宗如何评价瘦金体:推行该字体将省很多墨水三国董袭身为东吴十二虎臣之一为什么会被淹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