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演义趣闻 > 红娘与张生的感情:红娘比崔莺莺更爱张生吗?

红娘与张生的感情:红娘比崔莺莺更爱张生吗?

时间:2016-07-15 10:13:36分类:演义趣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红娘与张生的感情:红娘比崔莺莺更爱张生吗?

——“大人家举止端详,全没那半点儿轻狂。大师行深深拜了,启朱唇语言得当。”

——“可喜的庞儿浅淡妆,穿一套缟素衣裳,胡伶渌老不寻常,偷睛望,眼挫里抹张郎。”

她就是《西厢记》中的小红娘。自是唇红齿白、体态窈窕、端庄秀丽的美娇娘,自是知书达理、明辨是非、聪明机智的俏女郎,却是身不堪命,自小便沦为相府千金的贴身小丫鬟。然而,即使处在为人奴役的低下地位,她依然不改善良、正义的秉性,为了崔张之恋她公然违逆主命、巧设机关、上下奔走、费尽思量,终于使这段一波三折的恋情得以修成正果。中国传统文化向来强调“成人之美”,后人感于她在这段风流佳话中的特殊作用,便将撮合他人姻缘的行当叫做“红娘”。

然而,也许读者不曾觉察到,《西厢记》中的红娘对张生不仅仅是主仆之谊,她对张生一开始便心存爱慕,且较之莺莺对张生软弱、自私的爱,红娘对张生的情谊更显得纯洁、高尚与深刻。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红娘的沧海巫山

这原是属于相国千金莺莺的重要时刻。然而她的贴身侍婢红娘也正处于人生的花季。虽无莺莺的娇艳妩媚,却也出落得清丽可人。长时间与相国家眷周旋,举止仪态更是稳重得体。她虽为丫鬟,却始终保持着常人积极的精神状态。那一个多情的秋天,她与夫人小姐一起滞留在普救寺内,我想,在某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她未尝不会在佛前祷告,祈求上天赐予她一位如意郎君,以拯救她那一颗寂寞的少女之心。

上天对红娘还是十分眷顾的。那一天她替夫人向方丈问话,碰巧撞见了“学成满腹文章,尚在湖海飘零”的张生。尽管在这一时刻剧中提到的只有张生的惊艳,但且看她回到西厢后与莺莺的一段对话:

红笑云:姐姐,你不知,我对你说一件好笑的的勾当。咱前日寺里见的那秀才,今日也在方丈里。他先出门儿外等着红娘,深深唱个喏道:“小生姓张,名珙,字君瑞,本贯西洛人也,年二十三岁,正月十七子时建生,并不曾娶妻。”姐姐,却是谁问他来?他又问:“那壁小娘子莫非莺莺小姐的侍妾乎?小姐常出来么?”被红娘抢白了一顿呵回来了。姐姐,我不知了想甚么哩,世上有这等傻角!

在这段对话中,红娘将她与张生偶遇时张生所说的话语完完全全地复述了出来,甚至包括张生的动作、神态以及说话的顺序,都无一丝一毫的差异!试想,一个正值花季的女子在怎样的情况之下会对一个男子产生如此深刻的印象?并且,这段话是红娘刚回到西厢便对莺莺说出来的,比之她与张生谈话时的冷静,这里她几乎是迫不及待了。由此可以推想,红娘与张生照面时,红娘在表面的平静从容之下内心该是多么得激动和雀跃。再看,是夜红娘与莺莺在院中焚香,隔着高墙听得有人吟诗,“月色溶溶夜,花阴寂寂春;如何临皓魄,不见月中人?”红娘便立即分辨出那吟诗者正是张生。可见,只一面之缘,红娘不仅记住了张生的话语,还包括说话的声色语调。小红娘对张生,显然已超越了萍水相逢的情谊,几乎有一见钟情之感,正如她在第二本第三折中唱到:【幺篇】-----据相貌才性,我从来心硬,一见了也留情。

在剧中,像这样红娘对张生直接流露出爱慕之心的地方不多,但侧面吐露的却不少。如第三本第一折中张生许诺愿以金帛酬谢红娘时,红唱:【胜葫芦】哎,你个馋穷酸俫没意儿,卖弄你有家私,莫不图谋你的东西来到此?先生的钱物,与红娘做赏赐,是我爱你的金资?红娘为主子办事,得到赏赐本应高兴才是,然事实并非如此。在红娘心里,张生的金帛是对她的侮辱,她不愿让张生认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利益,我们几乎能从文中听到她内心的告白:张生啊张生,我红娘爱的难道就是你的金资吗?我爱的是你的人!还有第五本中红娘拿张生与郑恒作的一番比较。原本红娘大可不必得罪这位有权有势的侄少爷,做个顺水人情,然而她却公然与主子对骂,更将张生的好处夸上了天,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小妮子竟敢如此“胆大妄为”呢?一言以蔽之:爱情的力量。

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不该爱也不敢爱

人与人之间最大的距离不是相隔千里,而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却感受不到我的存在。尽管张生也曾称赞她“好个女子也呵!”也曾暗自量“若共他多情小姐同鸳帐,怎舍得他叠被铺床”。但是张生的双目注视的却始终只有莺莺小姐。而莺莺虽表面上故作矜持,内心还是十分喜欢张生的,二人整天眉来眼去,偷偷放电,海誓山盟、情意绵绵,只把红娘当做跑腿的信差。这时,红娘虽对张生心存爱慕,然张生已有意中人了,她横刀夺爱、取代莺莺的成功率远远低于失败率。

再者,也是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红娘与张生的地位差异。张生是前朝礼部尚书之子,征西大元帅的八拜之交,满腹经纶,把取应及第当做小儿科的儒雅之士;而红娘却是名不见经传,区区一个相府小丫鬟,二人的社会地位相差千里。尽管莺莺与张生之间也有社会地位的差异,然而这毕竟是可以通过张生状元及第来扯平的。而红娘与张生之间的差异却犹若鸿沟,非八级以上的大地震不可抹平。所以,张生就是再具有反封建性,也不会轻易爱上红娘,何况,他已经先入为主地爱上了莺莺。对于这一点,我想红娘肯定比我们大家都清楚。

介于以上原因,红娘对张生始终无法吐露真情。聪明的她明白,这时她若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轻举妄为,很可能激怒主子,甚至被逐出相府,永世都见不到心爱的张生。所以,她只能先强压下对张生的爱意,尽力撮合莺莺与张生,以求“姐姐早寻一个姐夫,拖带红娘咱!”

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红娘比莺莺爱得更加深沉

尽管红娘对张生不该爱、不敢爱,但她最终还是爱了,而且爱的程度还远胜于小姐莺莺。

首先,爱得更理智。莺莺尽管是大家闺秀,然而在爱情面前,她也不过是个昏头昏脑的楞丫头。明明深爱着张生,却偏要装出一副烈女的假纯情来,在张生面前装模作样,反复无常,把张生折磨得七死八活;甚至当张生将为了自己上京应试时,她也只知道一味地情情爱爱,腻腻歪歪,连句暖人心的话都没有。而红娘却不然。如第三本中,当张生因老夫人悔婚而卧病在床时,只有她“觑了他涩滞气色,听了他微弱场息,看了他黄瘦脸儿”后担心“张生呵,你若不闷死多应是害死。”只有她会奉劝:“张生先生当以功名为念,休堕了志气者!”

【寄生草】你将那偷香手,准备着折桂枝。休教那淫词儿污了龙蛇字,藕丝儿缚定鹍鹏翅,黄莺儿夺了鸿鹄志;休为这悴帏锦帐一佳人,误了你“玉堂金马三学士”

相对于小儿女的卿卿我我,红娘更关心的是张生的身体与前程。她才是真正的设身处地的为张生着想。比起莺莺冲动浮躁的爱,她的爱更加闪烁着理性的光辉。

其次,爱得更加深刻。都说,真正的爱情不在于自己享受到多少快乐,而在于为对方营造幸福。面对苦恋着莺莺的张生,红娘不是怨天尤人或横加阻挠,而是使出浑身解数,想尽一切办法,算尽一切机关来成全他,甚至不惜触怒威严的老夫人和霸道无理的侄少爷。这是何等的无私,何等的坚强!试想,我们的小红娘究竟该对自己如何的残忍,才能压制住内心对张生的爱意,反而帮助心爱的男子与他人相好?这种毅力实在令人震撼。然而,她办到了,她将服侍了十多年的大小姐送到了心爱的男子的枕边,她成全了他们的幸福。当她边说着“你入去,我在门儿外等你” 边将莺莺推入张生房内时,我们分明可以听到一丝心脏撕裂的轻响,一滴清泪从这一刻起永远地留在了读者的心中。她就像席慕容笔下那棵开花的树,五百年的守候,只为了今生的邂逅,即使知道他将漠然走过~

再次,爱得更加勇敢。我们不能否认莺莺是爱着张生的,然而,当她的爱遇到外人的眼光,母亲的威严及封建家庭的教化时,她的爱就顿时失去了勇气,变得软弱苍白起来。爱情之路上的任何一点崎岖都能使她退缩不前,冷冰冰地摆出一副清高模样,完全无视张生的伤心及红娘为了成全崔张之恋而作的巨大努力。比之莺莺这种“见光死”的爱情,红娘的爱要显得勇敢多了。在那个等级森严的时代,一个小丫鬟竟敢公然顶撞相国夫人,说出“非是张生小姐红娘之罪,乃夫人之过也”的豪言壮语,并当面指责老夫人忘恩负义,言而无信,治家不严,用她的不卑不亢,沉着冷静化解了一场即将到来的暴风雨,成功地保护了她所爱的人。像这样的例子还很多。剧中崔张只顾热恋,把一切压力推给了小红娘。若不是她超乎常人的勇敢,这对苦命鸳鸯也许早就大难临头各自飞了。

剧本的结尾,张生在【清江引】中唱道:愿普天下有情人的都成了眷属。只是他不知道,苦恋着自己的,除了莺莺小姐之外还有红娘。但是我相信,红娘不会在乎这些,她在乎的必定是张生此刻的满面春风和将来的锦绣前程。她对张生的爱早已超越了一般的小儿女情怀,不能携手言欢又怎样?不能长相厮守又怎样?只要能看到爱人的幸福与快乐,这一点点痛又何足挂齿。

夜读西厢,莺莺对张生缠绵悱恻,一波三折的爱固然让我惊艳,然而红娘对张生理智、坚定、无私的爱却让我震撼。这份爱就像一把打开灵魂的钥匙,深深触动了我心灵深处某个暗藏的角落,让我的心颤抖继而柔软。红娘这个名字,饱蘸着人世间最坚忍的爱和最无私的情怀,让活在二十一世纪的我开始相信那些被遗忘、被漠视、被躁动所淹没的美好情感,隐隐约约的,却让我对生活有了新的希冀。

小编推荐:三国卫瓘:牛人卫瓘是如何弄死钟会、邓艾的?西游记蝎子精:最强女妖怪因没有后台死于非命《莺莺传》张生为何对崔莺莺薄情始乱终弃?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