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演义趣闻 > 西厢记中红娘与张生的暧昧 红娘喜欢张生吗?

西厢记中红娘与张生的暧昧 红娘喜欢张生吗?

时间:2016-07-15 08:45:49分类:演义趣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西厢记中红娘与张生的暧昧 红娘喜欢张生吗?

西厢是情色的。张生与崔莺莺之间始终有弥漫的,是抹不去的暧昧气息;而小红娘与张生之间流动的,却是说也说不清说也说不完的暧昧的空气。

一段耐人寻味的对话

红娘跟张生间的初次对话就颇耐人寻味。

张生说:“我叫张珙,洛阳人,二十三,正月十七子时生的,还没娶妻……”

红娘说:“谁问你了?(谁问你来)”

一个男子,对一个女子报出姓名、籍贯、年龄、生辰八字、婚否几项内容时,意思是不言自明的。想必此时,小红娘心里是乐开了花的,果然是郎有情妾有意呀。所以羞涩答了句“人家可没问你这些”。

张生接下来问红娘:“你家小姐经常出来吗?”

小红娘怒了,搬出一堆道理来:“你也是个读书人,应该知道孟子说的男女授受不亲,是礼法是规矩,应该懂得我们现在孤男寡女犹如瓜田李下,该避嫌就避嫌,应该一切都按照圣人的礼法来,非礼勿视非礼勿言。我们家老夫人哪,管得可严着呢,人人称赞。前几天小姐偷偷跑出去一会,就被老夫人在院子里责备了一痛。小姐是她亲闺女,她还这么严厉,对我一个下人,还用说么!你也学过先王之道,尊崇周公之礼,跟你无关的事,你问什么问?要是老夫人知道了,有你好看。”小红娘的话说到最后,倒有一句似乎画蛇添足的话,“你这种话,要是只对我说,我不会责怪你的。”

很显然,小红娘愤怒的原因是张生看上的是莺莺不是自己,所以才搬出一堆大道理来数落张生。说到后面,气也渐渐消了,反而心疼起张生来,赶忙仍个甜枣给张生——“其实我不介意你对我说这种唐突的话”,她就差一点跟张生明讲——“你开始说得那些,我满心欢喜。”

小红娘将来的定位问题

张生给小红娘的定位

就在张生借口换衣服不去方丈处吃茶的当口,已打定主意,将红娘锁定为自己实施自己窃玉偷香计划的穿针引线人。就在那月明之夜,花园之中,张生对红娘的一个偷袭搂抱,已暴露出张生的确别有所图:打草楼兔子,顺手牵羊羔。一个百花丛中香偷遍脂粉堆里乱打滚的俏张郎如不上下其手,是怎么也说不过去的。

红娘给自己的定位

小红娘二遇张生时,一边回着方丈的话,一边不住的偷望那个小张郎。这样清楚明白的爱慕,张生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在过去,大户人家嫁女,丫头侍妾是做陪嫁的。平儿姑娘就是王熙凤的陪嫁,陪凤姐嫁给琏二爷。陪嫁的丫头不但跟从前一样侍候出嫁了的小姐,还要时不时地尤其在小姐不方便时侍奉相公的床上生活。

所以,小红娘给自己的定位应当是陪嫁丫头,准确地说,应当是崔莺莺嫁张生时的陪嫁丫头。

崔莺莺给小红娘的定位

本来,主仆二人的关系是和谐的。张生出现后,崔莺莺对小红娘的态度却有了些改变。在小红娘面前,一次又一次地瞒和骗。也许这是崔莺莺的自尊心在作怪,但也不能否正崔莺莺潜意识里对小红娘的醋意。同样是青春靓丽的美少女,张生能看上崔莺莺,就看不上小红娘吗?张生赴京赶考后,崔莺莺与小红娘又恢复了往日的和谐。

只有涉及到张生的问题,崔莺莺才会对小红娘有所保留,口不对心,这态度,是否说明崔莺莺拿小红娘当情敌看待呢?如果仅仅是当情敌,跟张生成亲后一脚踢开不就成了吗,何必如此费周折?崔莺莺对小红娘既用且防,说明在崔莺莺看来,两人以后相处的日子还长着呢,而且有点类似情敌的关系,那么,崔莺莺给小红娘的定位应当也是陪嫁丫头。

红娘的小心思(二)

红娘帮崔莺莺传书给张生那场戏里,她的表现也很奇怪。她明知道崔莺莺喜欢张生喜欢得不了,还在张生面前讲自家小姐的坏话,并让张生断了爱慕崔莺莺的念头。她听张生说崔莺莺书信里的意思是约会后,就叫张生念给她听,再借给她听,她先是猜测的语气后是肯定地帮张生分析出一个结论:小姐约你跳东墙“女”字边“干”!

第一,她为什么要在张生这个外人面前讲自家小姐的坏话?羡慕嫉妒恨吗?第二,她为什么让张生绝了对崔莺莺的念头?第三,她为什么不顾自己身份,一定要知道崔莺莺书信内容?第四,她为什么像上一次似的,将张生往“今晚就能跟崔莺莺成就云雨事”的思路上引?

红娘的小心思(三)

在张生跳过东墙,举止轻浮地对崔莺莺动手动脚时,红娘暗笑张生“怎想湖山边,不记‘西厢下’。”

让我们读一读崔莺莺写给张生的诗: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隔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张生的理解是,崔莺莺要他跨过东墙,到花园中与自己行云布雨。小红娘的理解是,崔莺莺会在西厢门半开时,在西厢下等张生来。

这首诗,我的理解跟张生是不同的,跟小红娘的理解也不同。我认为前两句崔莺莺表面上是写自己,实际的意思是让张生像诗里的自己这么做。后两句是告诉张生,如果你见了那明月里花影在动,就是我崔莺莺来了。简单地说,这首诗的意思就是告诉张生,你不用来找我,我自会去找你。当然,她找张生干什么,就说不准了,可能是想谈谈理想看看星星,也可能是做点张生朝思暮想时时刻刻盼望的事。总之,我认为这首诗的意思是含糊的。

毫无疑问,张生那种理解,肯定是搞错了约会地点。

红娘的小心思(四)

红娘已经是两次将张生的思路往沟里带了,她为什么要让张生一错再错呢?

在撮合张生跟崔莺莺这件事上,小红娘故意搅局,好让事情一波三折。这样,在张生那边,小红娘的重要性就显出来了,她就可以提高自己在张生心中的地位。为了达到提高自己在张生心中地位的目的,她不但会把张生的思路往沟里带,还真人面前说假话,淡化崔莺莺对张生的爱慕与思念,以便让张生认识到事情成功的难度。

小红娘的计划与手段

红娘与张生初次对话,令她从欣喜到愤怒。短暂的调整与思量后。红娘就有了主张——她要撮合崔莺莺跟张生成婚,这样,自己就可以做个陪嫁丫头,总比得不到心上人要强,也比陪嫁给那个“村驴屌”一样讨厌的郑恒强,自己怎么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幸福从眼前溜过,然后心有不甘地跳进火坑。

于是,红娘回过老夫人话后。便忙不迭地把自己跟张生的对话告诉崔莺莺。只是跟崔莺莺讲这事时,不知的有意还是无意,漏了那句“你这种话,要是只对我说,我是不会责怪你的。(早是妾身,可以宽恕)”,刚讲完,就给张生下了一个“傻角”的评价——红娘后面帮崔莺莺传书时自己在心里给张生的评价却是“呆里撒奸”。

可见,小红娘的计划就是通过崔莺莺,让自己对张生的爱慕有结果。所以,张崔隔墙唱和那一场戏里,当崔莺莺听到有人在墙角吟诗时,红娘适时地提醒崔莺莺:“就是那二十三不曾娶妻的傻角”。但又不这么简单,她不能让张生跟崔莺莺的交往太过顺溜,同一场戏里,张崔二人唱和完毕,即将见面时,她就抬出老夫人,拽走崔莺莺,阻止了可能出现的张崔二人当面诉衷肠。

简单地说,红娘就是想让崔莺莺嫁给张生,不管崔莺莺愿意不愿意,而且自己还要在二人成婚的过程中,让张生明白自己的重要,记得自己的恩情。顺着这个思路走,看红娘一路来忙前忙后,很多谜题都可以解开。比如,郑恒当崔老夫人说张生又娶了卫尚书女儿时,崔莺莺这个跟张生同床共忱一个多月的妻子都信了,为什么她依旧不信,为什么她还要帮张生娶到崔莺莺?其实,说句不好听的话,张生娶不娶卫尚书的女儿,小红娘都不在意,她要的只是崔莺莺嫁给张生,自己做个陪嫁丫头。

小红娘跟张生说过的那些话

读西厢,有件事很奇怪。就是在崔莺莺面前,小红娘的话都不多,而且有保留,有分寸。唯独在张生面前,小红娘的话好像永远也说不完,而且什么都敢说。倒好像跟张生谈情说爱的,不是崔莺莺,而是小红娘。

小红娘请张生赴宴时,跟张生说:“你今晚和我们小姐共度良宵,你可要轻点,别弄疼了我们小姐……”典型的婚前性指导老师。

小红娘去探张生的病,没有直接进去,而是捅开窗户纸,偷看张生。她自言自语“他衣服都没脱,就那么躺着,孤零零的一个人,凄凄凉凉,没个人服侍”这心疼得……

小红娘劝张生以功名为重“你要以功名为念,别堕落了志气啊!你这双手是折桂枝的,不是偷女人的。你不能让那些淫词艳曲脏了你一手好看的龙蛇字,你不能让种种藕断丝连似是而非的感情绑住你展翅高飞的翅膀,你不能让那个小黄莺夺走你就鸿鹄志(此话双关,黄莺儿又指崔莺莺),你不能让那个躺在翠帷锦帐里的美女耽误了你的锦绣前程!”跟崔莺莺正相反,小红娘是鼓励张生建功立业男儿志在四方的,崔莺莺想的是妻荣夫贵,令张生的欲望和尊严(肉体和精神)都匍匐在自己的石榴裙下。

小红娘第一次帮崔莺莺传书给张生时说“(崔莺莺)著你跳东墙‘女’字边‘干’……”这话听着,好像她服侍了好几年朝夕相处的崔相国女儿是张生的一个玩物。

张生想花钱租小红娘的被褥以便自己跟崔莺莺共度良宵时,小红娘说:“我那鸳鸯枕,翡翠被,要是给你,不就遂了你那偷腥的心,才不借呢。你就穿着衣服跟她在床上躺躺不也挺好的吗?不比你平时自己用手解决舒坦多了呀。等结婚了以后,再享受也不晚哪……”男女之间说这样的话,如不是亲密到一定程度,也是早就在心里认定对方了。

张生说问小红娘,要是晚上成了那事,该怎么谢她,她说:“不图你什么白璧黄金,则要你满头花,拖地锦。”我认为红娘这话的意思是,如果晚上张生和崔莺莺发生关系,张生一定要娶了崔莺莺,这样自己就能做陪嫁了,甚至可能这句话的意思是,让张生娶了自己。也许在小红娘眼里,崔莺莺不过是自己给张生的贡品。后面红娘帮崔莺莺抱着被褥枕头找张生时,小红娘还不忘提醒张生报答自己把崔莺莺送来的恩情:“张生,你怎么谢我?”

是啊,张生,你怎么谢小红娘?

老夫人给小红娘的定位

崔老夫人有很强的世俗礼法观念。所以才会干出悔婚这档子失信的事,同时又对张生以礼相待这样知恩图报的事,得知张生跟崔莺莺生米已煮成熟饭后,也能理智地把事压下来顺水推舟,同时又不甘心有个白衣女婿。如此看来,老夫人给小红娘将来的定位应当也是合乎礼制的陪嫁丫头。

红娘眼里的张生与郑恒

除张生外,其他人给小红娘将来的定位应当都是陪嫁丫头。但是,当崔莺莺嫁张(珙)还是郑(恒)的陪嫁丫头还是不同的。所以,张、郑两人在小红娘心目中的位置非常重要,对小红娘的努力方向起决定性作用。

小红娘用拆字法表达了张、郑两人在自己心目中的不同:张生是“肖”字这壁著个“立人”——俏,郑恒是个“木寸”“马户”“尸巾”——村驴屌。

红娘的理智与情感

无论曾经的偷望,还是后来的拆字,以及那数不胜数的夸赞张生的言辞,都无一例外地表露红娘对张生的爱慕。面对老夫人的责问,小红娘对答如流,分析得条条是道。这至少说明两个问题:一、小红娘是明事理之人;二、小红娘对这一顿责问早有预料,早早就想好了对策。

红娘的小心思(一)

张生解普救寺之围后,老夫人叫小红娘请张生赴宴。老夫人交代红娘的也只是“叫他一定来,别推脱(著他是便来,休推故)”,别的话,半个字也没有。红娘到张生那,先把老夫人原话说了,然后又说了许多话。张生问小红娘筵席都为哪般,红娘私自给出三条理由:压惊、谢承、和莺莺匹聘。聊到后面,红娘更是杜撰出崔莺莺晚上就会跟你张生入洞房的话,还不忘嘱咐张生晚上云雨时要对崔莺莺轻拿轻放。张生第二次见到红娘的时候,红娘也在为老夫人办差,但那次,她也就是将老夫人说过的话原原本本地跟方丈说了,连方丈的茶都不肯吃。两厢对比,同一个人,前后不过数日,怎么差别会这么大?

让我们一起捋一偻红娘请张生赴宴这出戏。

老夫人交代红娘请张生。老夫人交代的话很简单,不但没说宴请张生的目的,而且似乎担心张生会借故推脱。张生见到红娘请自己去赴宴,应承下来后就向红娘询问老夫人宴请自己的目的,似是明知故问。小红娘不假思索,便十分肯定地讲出了三点。张生又向红娘打听崔莺莺的态度。

整个过程,第一个疑点是,明明老夫人前日已许下婚约,张生为什么还要追问?毫无疑问,张生对老夫人的许诺是怀疑的。第二个疑点是,小红娘为什么会一反常态地多嘴,而且一定要把张生的思路往成亲上引?第三个疑点是,老夫人为什么会担心张生不来赴宴?

张生怀疑老夫人的许诺,肯定有怀疑的理由。婚姻大事不是儿戏,不但要门当户对,而且生辰八字还要合。谁都明白,普救寺被围,老夫人的“重赏”只是权宜之计。另外,解普救寺之困的计策虽是张生想的,功劳却不是他一个人的。所以说,老夫人那边有悔婚的可能。这个可能,红娘想不到吗?红娘服侍老夫人多年,应当是了解老夫人脾性的。大家请注意老夫人交代红娘请张生时的语气,即生硬又担心,生硬还可理解,担心就显得多余了。那张生若不是贪恋崔莺莺的美色,怎么会自告奋勇出谋划策,现在,眼看着就要水到渠成了,怎么会推脱?如我所料不错,小红娘听到老夫人交代她的话时,应当已经猜到老夫人要悔婚了。

小红娘不但猜到而且早就料到老夫人会悔婚,所以去请张生才会多嘴。她的目的无非两个:一是把张生请来,向老夫人交差;二,断了张生对老夫人的怀疑,令张生白日做梦之际着了老夫人的道。不仅如此,请过张生,叫崔莺莺出来时,也很卖力,生怕张、崔两人不掉进老夫人的套里似的。

小编推荐:文成公主出嫁吐蕃后是怎样降服妖魔鬼怪的?丁原董卓都要认吕布为干儿子的真正原因是什么?空城计背后的阴谋 孔明在琴声中给仲达说了什么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