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演义趣闻 > 他本是水泊梁山的领衔之人 却因情商低无法上位

他本是水泊梁山的领衔之人 却因情商低无法上位

时间:2016-06-21 16:39:06分类:演义趣闻来源:中国历史网

他本是水泊梁山的领衔之人 却因情商低无法上位

读水浒,多数人都会认为林冲是一个最令人同情的悲剧人物,水浒里所要表达的“逼上梁山”这一概念,似乎在他身上表现得最充分。书中描述说,他本来有一个很好的职业(八十万禁军教头),有一个漂亮的老婆,有一身超群的武艺,是一个能过精致生活的小资人物。然而,上司高太尉的儿子高衙内,有一天突然盯上他的老婆,紧接着便是拦路调戏、哄骗诱奸、栽赃、发配充军、遭遇暗杀等等,一连串的打击,都倾泻到他头上。林冲特别能忍,处处委屈求全,最后“被逼”到只有一条路,那就是上梁山。

但是,冷静下来想想,林冲的命运难道跟他自己的性格没关系吗?难道跟他的情商和智商没关系吗?

情商和智商,决定职场的成败

在职场也好,在官场也罢,不是每个人都倒霉,更不是倒霉的事都落在他一个人身上,为什么别人混得好,偏偏他就处处被逼呢?一个人改变不了社会,就要去适应社会,改变不了职场,就要去适应职场。退一步说,即便你自认为很牛,你不想去适应环境,那你可以带着妻子远走高飞,笑傲江湖,隐居名山,也总比整天被逼得凄凄惨惨戚戚好得多。

当然,也许有人会说,为了一个好职位,为了有一份好工作,为了度过经济寒冬,忍一忍也许就过去了,至于以后的事,谁能料到。我却认为,恰恰是这种思想,给自己打开了悲剧人生的恶性循环源头。一旦有开头,就很难堵住了。

倒是林冲的拜把兄弟鲁智深对待此事很干脆,真正像个男人。他对待这种原则性问题,才不管他高衙内是谁的儿子,他对林冲说:“你却怕他本管太尉,洒家怕他甚”、“俺若撞见那撮鸟时,且教他吃洒家三百禅杖去了”。

一个是忍辱怕事;一个是疾恶如仇;一个是受上司的儿子侮辱不敢反抗,一个是看见自己的朋友受欺负,就不能忍受。这两个人的性格形成鲜明的对比。

如果按武功来论英雄,林冲在水浒里是数一数二的,但他的才华与他的职位一直不相符,也没有实权。当林冲不共戴天的仇人高太尉后来被梁山抓获时,林冲恨不得一枪刺死他,但宋江不让他私仇公报。可见,林冲连一个仇人都不能杀,在梁山是说话不算数的。

欺软怕硬的“忍”,在职场没有威望

上面说了,当一个男人想得到一个女人时,没到手肯定会耿耿于怀。林冲以为他忍了一下就没事了,事实证明他错了。高衙内接下来马上策划了一场泡林冲老婆的行动,他收买了林冲好友陆谦,由陆谦把林冲老婆骗到陆谦家里,关门准备图谋不轨。林冲知道后,找上门去,正好高衙内还未下手,一听到林冲的声音就跳窗而逃。

这个时候,林冲如果有种,应该直接找高衙内算账,但他不敢,反而气汹汹地去找陆谦。其实,陆谦只是被利用的一个小角色,解决了高衙内,陆谦就完全可以顺便解决,陆谦不是矛盾的重点,不是问题的中心。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他不找债主,却找个小伙计,实在智商不高。

俗话说,擒贼先擒王,王不擒,即便把小贼打死了,贼王依然对你产生威胁。从这点看,林冲不仅胆小,而且缺乏谋略。

林冲先把陆谦家打得粉碎,手一点都不软,然后“拿了一把解腕尖刀”,“径直奔到樊楼,前去找陆虞侯”。他拿起这个解腕尖刀不是去找高衙内,而是去找陆谦,也就说,林冲面对一个比他弱的人或者非上司,是不能容忍别人有半点不尊的。从林冲这个动作可以看出两个意思:

第一,他还是怕上司的儿子高衙内,不敢惹他。前面他说了,“权且饶他这一次”,可这是第二次了,他又忍了,显然这个忍,有很大因素是怕的成分;第二,林冲是个欺软怕强的人。为什么这么说呢?小说写道:陆谦知道林冲找他算账后,不敢回家,“林冲一连等了三日,并不见面”。从这句话可以看出,林冲面对陆谦和高衙内的态度截然相反,对陆谦一候就是3天,手也不软,心也不软,脚也不软;而看到高衙内,马上手就软了。

在职场,最忌讳的就是这一弱点,男人欺软怕硬,不仅会被上司鄙视,也不会受平级和下级尊重,更不具有号召力,成不了职场老大。

道理很简单,如果你的上司对你虎假虎威,整天不可一世,而那些对比他强的人却整天点头哈腰,即便老婆被强者非礼,也不敢吭声,这样的中层领导你会喜欢吗?

有人说,这都是因为他老婆漂亮惹的祸,所谓红颜祸水。我不这么认为。按林冲的性格,即便高衙内不调戏他老婆,别人也可能会调戏。他在职场中欺软怕硬的个性,也很难混到有实权的高层,更不可能做一把手。

低智商的“忍”,林冲的命运被彻底改写

林冲的前两次“忍”,一次给自己的命运埋下了悲剧的伏笔,一次没有解决矛盾的中心,这两次导致他的命运进一步走下坡路。所以,紧接着他又被设计买了把宝刀,又被设计带刀进入白虎节堂。进入白虎节堂就意味着他的命运被彻底改写。

很多人都认为林冲误入白虎节堂是被人陷害的,认为他是无罪的。从表面上来看,被人陷害不假,但是从法律的角度看,林冲是有罪的。法律是讲证据的,人家叫你去皇家最高军事机构秘密会议室,只要那两个人不承认,或没抓到,就没有证据,而你带刀进去,这是事实。而且你明明知道高太尉之子高衙内设计两次对你老婆图谋不轨,你还没有警醒,还这么卤莽地相信这一简单的口头传言,一个军委领导会叫你带一把刀去秘密会议室欣赏?显然这话就有猫腻,而你在职场混这么久,还头脑简单得近似孩童,实在是可怜之人必有其可恨之处。

白虎节堂,是太尉府的密室,是太尉商议军机大事的要地,这个会议室的重要性可想而之,出入这个会议室的人员身份也可想而之。

按照大宋的律法规定:无故进入白虎节堂是犯大罪的,持械进入白虎节堂是掉脑袋的死罪。很不幸,林冲进入了白虎节堂,抬头看到“白虎节堂”的时候,猛省道:“这节堂是商议军机大事处,如何敢无故辄入!”显然,他知道带刀进入节堂是犯死罪,所以才会“猛醒”,但他这个醒悟,其实只醒了一半,似乎还没睡醒,他这个时候竟然还没想到这是有人设计谋害他的,所以他束手就擒,一点反抗都没有。

动物面对死亡都有逃生的本能,而他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实在不可思议。当然,你也可以假设他真正醒悟了,知道有人要害他,而他遵纪守法,不想逃跑。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还是“忍”的问题,这种“忍”的智商是非常低的,既然知道太尉设计害他,而且是致命的圈套,还要忍,不是拿性命开玩笑吗?

在职场,生存虽然是第一重要的,但当生命受到威胁、甚至已经面对死亡的时候,就不是考虑在职场继续混的时候了,而是逃生,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不过话说回来,像他这种低智商的人,即便给他留着青山,恐怕也没有多少柴可烧。

很傻很天真的“忍”,害人害己够残忍

水浒里有个细节被大多数读者忽略,那就是林冲在误入*节堂后,被首都人民法院定了罪,发配沧州。在临走之前他写了一封休书给妻子。就是这封休书,我看到了一个天真幼稚的林冲。

一个人犯了死罪,主动跟妻子离婚,按道理应该是很有男人气魄的,为什么我要说他很傻很天真呢?我有三个理由:

第一,他与妻子非常相爱,并不是没有感情,此时写休书,无疑是在林娘子的伤口上撒盐。虽然他的出发点是善良的,但恰恰是他这一天真的善良,害了林娘子走上自杀的道路。

第二,他明明知道高太尉及其儿子对林娘子耿耿于怀,而且林娘子是一个非常守妇道的女人,休了林娘子,他以为可以减少对林娘子的负罪感,也可让林娘子不再受道德和婚姻的约束,可以得到自由。其实,恰恰是他这种傻子思维,主动给高太尉及其儿子创造了对林娘子下手的机会。

第三,这个时候他完全知道自己是被陷害,而且他又在官场混了好几年,知道使了银子后,可以保存这个脑袋,以后还可以逐渐减刑,而且他也确实使了银子,没有被判死刑,他应该首先想到的是有朝一日出来后报仇雪恨,好好补偿对林娘子的爱。可是,他没有想,也不懂。

林冲的这种忍让,跟鸵鸟的思维很像。沙漠中的鸵鸟被人追打的时候,跑着跑着,就把头插进沙堆里。鸵鸟以为自己看不见外面的世界了,别人也就看不见它了。林冲以为把妻子休了,高太尉及其儿子就不会害她了,或者与他无关了,实在太鸵鸟了。

不是所有的善良都对别人有帮助的,低智商和低情商的善良,恰恰能杀人于无形。

职场中,多数事情可以谦让,但原则问题不可以让,爱情、婚姻和自己的女人更不可以让,否则,一旦让了,不仅不能使自己在职场继续生存和爬升,有时整个家族或团队就因你而毁灭。

没有底气的“忍”, 林冲差点尸骨无存

林冲被刺配沧州后,有一个情节:押监他的两个差人董超、薛霸一路上虐待他,用烫水故意让他洗脚,还故意把他的脚按下去烫伤。面对这两个在职场中完全可以鄙视的小人,连读者都不能忍了,林冲还是继续“忍”。

后来走到野猪林,董超、薛霸受高俅、高衙内之托要杀人灭口,又怕打不过林冲,假装跟林冲说,要在此处休息,怕他跑了,要把他绑在树干上。

到这个时候了,林冲一点都没想到董超、薛霸可能要杀他,连有勇无谋的武松到飞云浦都已经想到差人要杀他,林冲还是八十万禁军的教头,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混上这个中层职位的。林冲说,你要绑就绑吧。换成别人,哪怕像鲁智深、李逵这样著名的卤莽人士,在这种情景下也绝不会消沉到如此地步。

好在林冲的拜把兄弟鲁智深多了个心眼,跟踪到野猪林,发现董超、薛霸正要下毒手时,及时出手相救,否则林冲去见阎罗王的时候,阎罗王都会给他两个巴掌,再加踢他一脚,怒其不争,哀其不幸。

职场就像江湖,不可能每个人都善良,更不可能每个细节都顺利,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如果连这点基本的常识都没有,即使高太尉不害他,也还有李太尉、张太尉会害他。这就是性格问题了,性格与环境决定一个人的命运。

到了沧州牢营不久,林冲从李小二口中得知来了几个“尴尬人”,他这时已经知道是他的仇人了,于是,买了一把解腕尖刀,到沧州城大街小巷寻了几日未果,“心下且自慢了”,一个“慢”字,又突出他又“忍”了过去。林冲实在太能忍,忍得我差点没火冒三丈,跳出来为他出手。

其实,这个“慢”字,非常形象地描写出林冲的内心活动,他想找人报仇,但又没底气,所以几天以后就自我安慰说算了。

职场中的尖锐矛盾一旦发生,你就要主动去解决,不解决拖延下去对谁都没好处,总不能把问题拖到下一代去解决。矛盾的另一方也不会就此罢休,因为你是矛盾的核心人物,你的存在就是对方的威胁,不灭掉你,人家就不能高枕无忧。主动解决矛盾,比拖延矛盾更加理智。

该忍却不“忍”,功劳再大也成不了老板

后来,沧州牢营安排林冲到草料场,这是个阴谋,还是继续想杀林冲。林冲却浑然不知,还打算“待天晴到城中换个泥水匠修补”、还跟菩萨说“神明庇佑,改日来烧纸钱”。他还以为牢营给他一个好的差事,到那儿去过得比较安稳。最后火烧草料场,他在山神庙里面听见陆谦他们三个人说话,知道要把他的骨头拣回去高俅那儿领赏。这时林冲看到这个小时候一起长大的好朋友被人收买来害他,而且这三人都比他弱了许多,满腔怒火一下子爆发出来,终于不再阳痿了,打开山神庙的门出去,手起刀落,一下子就把几个人杀了,然后说是“被逼”上山。

林冲刚上梁山时,当时的梁山第一任CEO王伦是很矛盾的,他知道林冲不是好惹的,而且又犯过死罪,安排这样一个人在公司里,不要说在当时有经济危机的梁山,即便现在的世界500强企业,哪个老板都不会同意招一个逃犯。所以王伦刚开始拒绝林冲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如果换位思考,想必林冲也会这么做。

林冲厚着脸皮,后来还是得到王伦的同情,留在梁山做高层干部了。按理,王伦对他有恩,理应报答才是。可是,在晁盖、吴用等人上梁山被王伦拒绝时,林冲本应该忍,可是偏偏他却不能忍了,一出手就把他的恩人王伦杀死,留下了晁盖、吴用等人。为达到自己的想法或利益,林冲谋权杀害自己的老板,仅这一点就令他在职场永远不可能有实权,谁做他的老板都会防着他,哪怕是暗中的。

其实,林冲到梁山后,如果情商不是这么低,他最有机会成为梁山集团的董事长兼第二任CEO。他如果不杀王伦,王伦只是一个文弱书生,当时手下也没几个高手,以后无论对外做业务的能力,还是对内的威信,都属林冲最牛。即便他不愿意取代王伦成为梁山公司的老板,也完全有机会掌握实权,成为梁山第二代领导集体的核心。

仔细分析林冲的个性,可以发现他的情商非常低,该忍的时候他不忍,不该忍的时候,他一忍到底。尽管他的才华(武功)出众,但正因为他的情绪把握得非常糟糕,注定他成为职场的败将,更无法成为霸主或老板。

在职场,情商往往比智商更重要,性格往往比能力更实在。

林冲这种性格,在任何国家的任何职场,都注定是憋屈人物。因为职场从来就不是简单而慈善的,即便是幼儿园和慈善机构,里面也矛盾重重。而他却认为自己的不幸是因为“没有遇到明主”。可见,他还是习惯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来掌握,典型的封建社会公务员思维,比农民的思想还落后。道理很简单,假如你在好多公司都混得不顺,总是没有得到升职和加薪,你能把责任全推到“没有遇到一个好老板”的原因吗?

《水浒传》中,林冲有一个突出的性格特点:能忍,忍辱负重、忍气吞声、不敢反抗。而有时在应该忍的时候,他却卤莽得不会忍。中国的传统文化或儒家文化正是宣扬“忍”,才在几千年来把一些中国人教育得不伦不类,受到欺负时只会憋气,受到侵略时只会说“要冷静,化悲痛为力量”,可是有人化了一辈子悲痛,我也没看到什么力量。林冲正是这样一个典型人物,是中国传统官吏的缩影。

无原则的“忍”,给悲剧命运埋下伏笔

有一天,林冲陪着漂亮老婆去庙里烧香,看到鲁智深在街头耍大刀展示武功,看得入神不想走,只让使女陪着老婆去了。路上,有个年轻流氓看到他老婆性感又妩媚,不禁蠢蠢欲动,上前拦住调戏,不让走。使女赶紧跑回去告诉林冲。

一个八十万禁军教头,在光天化日之下,自己的漂亮妻子被一个泼皮无赖调戏,乃奇耻大辱,换成谁都不能忍受。林冲刚开始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非常气愤地去了。可是,当林冲“把那后生肩胛只一扳过来”、“恰待下拳打时”,却认得是本管高太尉之子高衙内,“先自手软了”。

“先自手软了”这五个字写得非常传神而细腻,不仅写出林冲的动作变故,更刻画出他的性格特征。如果是一般的小流氓,哪怕是他的手下或普通百姓,林冲肯定都要下手了,他才不管什么打人违不违法,但调戏他老婆的恰恰是他的上司高太尉之子,他不仅不敢动手,而且手软。想必脚也硬不到哪儿去。显然,他的内心世界是欺软怕硬的。

在职场,我们提倡忍,是指面对工作上的矛盾或同事之间的摩擦,不要计较,多忍耐与包容,用温和去化解。但“忍”不是无原则的。有些问题忍了反而害人害己。无原则的忍是懦弱与情商低的表现。上司的儿子调戏你老婆,这个与工作一点都不沾边的事,更不是与同事之间的摩擦,你却把它当成是职场上的事来处理,为了五都米而损失自己的尊严。如果向上司折腰倒也罢了,竟然向一个调戏自己老婆的无赖折腰,这样的“人才”,放在哪个公司里都不能独挡一面,更成不了领头羊。即便你把老婆贡献给上司,上司也会在背后嘲笑你孬种,喜欢戴绿帽子。

人性有善良的一面,也有龌龊的一面。一个流氓在瞄准一个女人时,不到手是不会心甘情愿退却的,你要么不要去惹他,一旦惹了他,就要比他强,否则流氓最喜欢找最软的柿子捏。林冲这一手软,让高衙内看在眼里,以后高衙内不找他老婆调戏找谁去?

所以,林冲第一次无原则的忍,实际上是给自己的悲剧人生埋下了伏笔。

小编推荐:解密三国:枭雄曹操为掩人耳目造了72座陵墓?金庸笔下18位最痴情女子排名!第一痴情女竟是她唐僧通关文牒上写了啥?为何每个国王都给他盖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