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文史百科 > 宋江是怎么夺取梁山之主的?

宋江是怎么夺取梁山之主的?

时间:2017-06-09 09:45:22分类:文史百科来源:中国历史网

宋江是怎么夺取梁山之主的?

水浒秘史:晁盖遗嘱为何不立宋江为梁山之主?

曾头市晁盖中了毒箭,神医安道全也回天无力,终于命丧黄泉。弥留之际,原本“已自言语不得”的晁盖忽然醒了过来,“转头看着宋江”,谆谆嘱咐道:“贤弟保重。若哪个捉得射死我的,便教他做梁山泊主!”这便是晁盖的“临终嘱咐”,也是晁盖的惟一遗言。

晁盖这遗言好没道理。

晁盖这“梁山泊主”是怎么当上的?不是世袭的,不是选举的,也不是指定的,而是林冲火并了王伦,众人拥戴的。说白了,他这“第一把交椅”,是林冲从王伦手里夺了来推让给他的。他现在坐不了啦,理应还给林冲和众人,由林冲和众人再作商量,岂可视为己有,私相授受?林冲火并王伦时曾骂王伦说:“这梁山泊便是你的?”当然不是。于是王伦便只好掉脑袋,而晁盖也才得以当寨主。那么,梁山泊不是王伦的,便是晁盖的么?显然也不是。梁山泊根本就不属于哪一个人。既不是他王伦的,也不是你晁盖的。王伦活着尚且不能独霸,你晁盖人都快死了,岂能再管谁当家谁做主?

晁盖这遗言也好生蹊跷。

照理说,晁盖升天,宋江升职,是顺理成章的事。宋江原本就是“二把手”,一人之下众人之上,地位威望均无人可比。所以晁盖一死,吴用、林冲等人便不管什么遗嘱不遗嘱,全都跑来找宋江,“请哥哥为山寨之主”。他们的理由有两条。一是“四海之内,皆闻哥哥大名”;二是“若哥哥不坐时,谁人敢当此位”。其实,还应该加上一条,那就是自从宋江上山以来,梁山的事务,实际上一直是宋江在主持,晁盖不过只是名义上的寨主。因此,晁盖死后,由宋江继位,不但天经地义,而且大得人心。

然而晁盖却偏偏不想让宋江当寨主。如果他想让宋江当寨主,根本就不必立什么遗嘱,这寨主之位,自然就是宋江的;而以宋江武艺之稀松平常和根本不可能直接上阵交手厮杀,又岂能捉得史文恭?显然,晁盖这一遗言,已经几乎是公开暗示不肯让位于宋江了。

这就奇怪。因为晁盖一向视宋江为“生死之交”,而且宋江上山之初,晁盖就打算要让位的。晁盖说:“当初若不是贤弟担那血海般干系,救得我等七人性命上山,如何有今日之众?你正是山寨之恩主。你不坐,谁坐?”以晁盖之为人实在和仗义,说这话不大可能是虚情假意。只是因为宋江的坚持不就,这才形成梁山领导核心晁盖第一宋江第二的基本格局。何况宋江不肯坐第一把交椅的理由,是晁盖年长。宋江说:“论年齿,兄长也大十岁,宋江若坐了,岂不自羞?”现在这个问题没有了,正该那“山寨之恩主”来坐主位,怎么会半路里杀出个“临终嘱咐”来呢?

晁盖是什么时候感到这种孤立的?不大清楚。但曾头市事件肯定是一个总爆发。梁山泊要打曾头市,起因在于一匹“照夜玉狮子马”。这匹马是段景住盗来献给宋江的。晁盖是山寨之主,段景住要以此马作为晋身之阶,上山入伙,理应献给晁盖才是,怎么却要“献与宋公明哥哥”呢?任晁盖再大度,心里也不能不起疑。事实上,这种事情出得多了。早在宋江将上山未上山时,就有欧鹏等四筹好汉前来相见,道是“只闻山东及时雨宋公明大名,想杀也不能够见面”。这话当着晁盖的面就这么说。好在大家“义气深重”,又都是来救宋江的,也就不会介意。

其实,晁盖不如宋江之处甚多。他既无远虑,亦无近谋,而且往往意气用事。比如杨雄、石秀两个来投奔梁山,晁盖却要砍他们的脑袋,原因只在于“这厮两个,把梁山泊好汉的名目去偷鸡吃,因此连累我等受辱”。结果遭到众人反对,人情也让宋江做了。这岂非考虑欠妥?再说了,既然已经答应他两个入伙,就该唯才是举,好生安顿,晁盖却叫他们坐在杨林之下。想那杨林不过地煞星之十五,杨雄、石秀却在天罡星之列,武艺本事相去何远?可知晁盖实在没有识人之力用人之量,也实在不够资格当领袖。

难怪晁盖这领袖当得有点窝囊了。最窝囊的是,他明明看出了宋江有投降的意思,自己也很不赞成投降,却又无可奈何。因为投降对不对、好不好先不说,好歹也是一个纲领一条路线,晁盖却什么纲领路线都没有。他的上山,原本就稀里糊涂;上山以后,又得过且过。依照他的想法,既不必像李逵嚷嚷的那样,“杀去东京,夺了鸟位”(他自知无此能耐),也不要像宋江琢磨的那样,招安投降,谋个一官半职(他明白那并非出路),最好就这么混着,当一天强盗打一天劫。只要弟兄们日日在一处厮混,有肉吃,有酒喝,就不赖。当然,晁盖并不蠢。他也心知肚明,清楚这终非长久之计,可惜又拿不出更好的办法,只好过一天算一天,或者寄希望于来人。在他看来,有本事捉得史文恭者,一定有勇有谋。有勇,就不会投降;有谋,就能找到出路。

这当然是个办法,可惜行不通。因为那捉得史文恭者,如果是山寨中人,岂肯颠覆宋江的领袖地位;如果是山寨外人,又怎么颠覆得了?显然,不管是谁捉得史文恭,也仍得让宋江去坐那头把交椅。所以,晁盖的如意算盘,几乎注定要落空。

宋江是如何夺取梁山之主的?

宋江在上梁山之前,是济州府郓城县的一名押司,他“刀笔精通,吏道纯熟,更兼爱习枪棒,学得武艺多般”,深受领导的赏识和器重。宋江“生平只好结识江湖上好汉”,加上他“端的挥金如土”,喜欢为他人“排难解纷”,乐于“周全人性命”,名声传遍山东、河北,在别人眼里宋江就如同一场“能救万物”的“及时雨”。

“生辰纲”事发后,宋江“担那血海般干系”为晁盖通风报信,才使晁盖等七人能够侥幸躲过此劫,上了梁山,继而夺得寨主之位,奠定了梁山事业最初的起义组织和领导机构。因为和梁山盗匪私下联络,宋江不仅丢了饭碗,还成为一名杀人犯,这是令宋江所始料不及的。从“春风得意”骤变为“一无所有”,从“救世主”沦落为“阶下囚”,宋江遭受的损失是惨重的,甚至是毁灭性的。即便如此,宋江也没有听晁盖的劝告上梁山落草为寇,相反他选择了“刺配江州”,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够重整旗鼓,东山再起。

皇帝的昏庸和朝廷的腐败,没有让宋江在那次“大赦天下”的优惠政策中得到解脱,宋江企图在宦海中东山再起的希望彻底破灭了,这让宋江在心理上发生了重大转变,要想名垂青史,出人头地,只有上梁山领导人马与朝廷抗衡,打出梁山的威名,换取迫使“朝廷招安” 的筹码这一条路可走。他的这种心态从他在浔阳楼酒后题的反诗“他年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和反词“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巷口”中可以看的出来。

初上梁山 情愿做第二把交椅

晁盖上梁山以后,对于占山为王、衣食无忧的现状非常满足,既没有制定发展纲领,也没有壮大革命队伍;既没有长远的规划,也没有近期的打算;既没有考虑梁山的前途,也没有考虑兄弟们的归宿,只是“义气用事”,整日里与弟兄们“逐日宴乐”,大口喝酒,大块吃肉,今朝有酒今朝醉似的“得过且过”,没有远虑,没有近忧,没有进取心,没有紧迫感。

宋江上梁山后,晁盖用“请宋江为山寨之主,坐第一把交椅”的提议作为对他救命之恩的宋江的回报,宋江在推辞中没有说自己才能欠缺、威望不够之类谦虚的话,自己之所以不做寨主是因为晁盖比他年龄长,自己不能以小欺大,情愿做第二把交椅。

宋江此时很明白,自己刚上梁山就夺人之位是很不地道的事,加上自己立足未稳,没有功绩,民心不附,即使有这种念头也不能轻举妄动。但是“自小学吏”的宋江却让“梁山泊一行旧头领去左边主位上坐,新到头领去右边客位上坐”,表面上是让新头领谦让示下,实际上是在与旧头领“划清界线”,因为旧头领都是跟随晁盖多年的手下,而新头领们则绝大多数是宋江拉拢到梁山的,是宋江的心腹。一场由宋江率领的“新势力” 与晁盖领导的“老资格”之间的斗争悄悄的拉开了序幕。晁盖可能也意识到了宋江这种安排对他构成的潜在威胁,所以当李云和朱富二人上梁山后,便有意的让二人“去左边白胜上首坐定”,以增加自己这边的力量。

为梁山兄弟出“恶气”

宋江到梁山后,就迫不及待的要求建功立业,谋求政治资本。

宋江虽然武功平平,不懂兵法,却敢率军扫平祝家庄,攻陷高唐州,依赖众位头领的奋战拥护,借助三卷“天书”的指导启发,最终获得胜利。这两次大捷,不仅为梁山争取到了“三五年的粮食”,为梁山兄弟出了一口“恶气”,也使宋江积累了丰富的临阵对敌、排兵布阵的经验,使宋江在梁山的威望渐渐的压过了晁盖,声名远播。很多江湖好汉都是慕宋江之名来梁山入伙的,这就使宋江的圈子和势力远远超过了晁盖。

同时宋江很注意收买和笼络人心,杨雄、石秀慕名上梁山后,晁盖听到他二人曾有“偷鸡”、“放火”的行为时,认为他们“连累我等受辱”,坏了梁山名声,便要杀了他们,被宋江好言相劝,救下了性命。随后晁盖把武功不错的杨雄、石秀排在了“地暗星”杨林之下,后来宋江把他们“提拔”到了位列第三十二和第三十三位置的“天罡星”之列。

王英是个好色之徒,但是身材短小,不好找对象,只好威逼硬抢,见到漂亮女人就强行“求欢”,见到扈三娘更是瞪直了双眼,“手颤脚麻,枪法便乱了”。 平了祝家庄后,宋江让父亲宋太公认扈三娘委干女儿,并把扈三娘许配给王英,不仅兑现了先前的承诺,还和王英成了“亲戚”,关系更近一步。

鉴于宋江对自己一步步的“架空”和深层次的“威胁”,身为粱山泊主的晁盖心里非常不自在,加上宋江时常挂在嘴边的“招安”投降主义路线对梁山兄弟,尤其是军师吴用的“负面影响”,使梁山的发展方向背离了自己的意愿,因此晁盖对宋江从万分感激逐步演变为非常反感,甚至是恨之入骨。

晁盖的遗命

为了证明自己的领军实力,为了挽回自己的领导尊严,为了提升自己的英雄威望,为了巩固自己的寨主地位,自以为是的晁盖采取了“以攻为守”的策略,硬要“亲自走一遭”打上一次漂亮仗,竟然率领比宋江先前出征时更少的人马去攻打曾头市,结果因为头脑不够冷静,加上急功近利,中了敌人埋伏,被史文恭在面颊上射中了一支“药箭”,大败而归,继而“身体沉重”,生命垂危。

按照江湖惯例,一把手死了,二把手就会很自然的接班,没什么可争论的,况且身为二把手的宋江在梁山上具有极高的威望,在江湖上享有响亮的名声,晁盖死后宋江掌权是顺理成章的事情。这正是晁盖至死也不希望发生的事情,所以到了最后关头,“已自言语不得”的晁盖,临死前拼尽了最后一丝气力对宋江说:“贤弟莫怪我说,若那个捉得射死我的,便教他做梁山泊主。”晁盖知道,仅凭宋江的武艺和手段是捉不了史文恭的。晁盖的意思也很明显,就是说什么也不能让宋江做梁山寨主。晁盖的“遗命”不单单是单说给宋江听的,更是说给梁山众弟兄听的,这是晁盖中箭后说的唯一一句话,也是晁盖生命中的最后一句话。

宋江的智谋

晁盖虽然死了,但是毕竟留有“遗命”,这条“遗命”是压在宋江头上的千钧担,是扎在宋江心头的一根刺,让他非常痛苦。即使权力交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即使人心所向的宋江对寨主之位垂涎已久,即使“林冲、吴用、公孙胜并众头领商议,立宋公明为梁山泊主”,宋江也不敢违背晁盖“遗命”做山寨之主,只是答应“权当此位”,并宣布日后不论是谁捉到史文恭,替晁盖报了仇,“须当此位”。 “吏道纯熟”的宋江临时主持梁山工作后,立即着手“调整干部”,很多人得到了提拔和重用,使梁山上下皆大欢喜,“尽皆一心”。

为了稳固自己的政权,宋江没有急于攻打曾头市为晁盖报仇雪恨,而是以给晁盖做百日“功课”为幌子,天天“守在山寨”,目的在于时刻提防晁盖的心腹发动政变,害了他的命,夺了他的权。为了提高自己的地位,宋江不惜把“北京大名府第一等长者”卢俊义害得啷铛入狱,家破人亡,最后不得不上梁山落草为寇。有这样一个武功高强名声灌耳的人物给自己当下手,宋江的虚荣心得到了一定满足。

卢俊义捉了史文恭后,为晁盖报了仇,按照晁盖的“遗命”,应当立为粱山泊主。但是到手的位子岂能拱手让与他人?所以宋江和吴用在晁盖灵前上演了一出早就练习好了的、拙劣的“双簧表演”:宋江再三推让卢俊义当粱山泊主,并阐明了自己在“相貌”、“名望”、“能力”三个方面都比不上卢俊义的客观理由,结果引起“众人不服”。被百十名头领的眼睛恶狠狠的瞪着,这种场面让被迫初到梁山,身边只有一名心腹,只立过一次战功的卢俊义感到惶恐不安,即使完成了晁盖的“遗命”,说什么也不敢接受寨主之位。宋江在“强奸”了晁盖的“遗命”后,为了封住他人口舌,又和卢俊义抓阄攻打东平府和东昌府,约定谁先打破城池就当粱山泊主。

在人员安排上,宋江把吴用、公孙胜列入卢俊义的队伍,吴用和公孙胜都是宋江的支持者,又是军师,自然会不时的向卢俊义灌输某些思想,无非是让卢俊义要以大局为重,顺应民意,放弃竞争寨主之位之类的话。所以卢俊义在攻打东昌府时,竟然“一连十日,不出厮杀”,故意拖延攻城时间,好让宋江先打破东平府城池。与此同等,宋江对东平府是“连夜攻打得紧”,最终赶在卢俊义前面打破了城池,最终名正言顺的坐上了梁山头把交椅。

延伸:盘点梁山上的十大战神

快意恩仇的江湖虽然险象环生,引人入胜,但也只是水浒的前戏,水浒真正的高潮是在那金戈铁马、气吞山河的沙场之上。是以,真正的王者必须脱胎于江湖的狭小,在万马奔腾、气势磅礴的沙场上实现从游侠向名将的惊鸿一跃,才能成为真正“一览众山小”的水浒战神。在步战为主的江湖,可能会青睐武松那样的壮士,但在策马奔腾的沙场上则更偏爱纵横驰骋的马军将领。这次小编将要着重介绍一下那些在沙场上威震敌胆、所向披靡,为梁山霸业建下不世功勋的梁山战神们。

TOP10 没羽箭张清

没羽箭张清是一位发展极不平衡的大将。单论飞石几乎无敌于天下,单论枪法却又难登于大雅。他这种严重的两极分化,使其战力存在非常大的不确定性:发挥好的时候几乎可以无坚不摧,战胜任何对手,但一旦特点受限,就会变得羸弱不堪,性命不保。

追溯张清的战史,既有过连打一十五员梁山大将和令辽寇闻风丧胆的辉煌,但也有过被天山勇设计险些丧命和打不着縻貹的尴尬。张清的飞石以隐蔽、快捷而著称,对于一般的高手固然屡试不爽,但对于关胜、董平、縻貹这些很善于躲闪的高手而言,只要战略战术应用得当,虽不能说必胜,但立于不败自不在话下。

张清最大的弱点就是怕被敌手抓了先机,或是遇到縻蘺这样善于躲闪的高手,亦或纪山诸将那样“顶深盔,披铁铠,只露着一双眼睛;马匹都带重甲,冒面具,只露得四蹄悬地”的对症防御。一旦碰上如此敌手,张清必然命悬一线。而且随着张清名望日隆,飞石的隐蔽、突然的特点就会不复存在,只要对手悉心研究,应对得当,虽不至于必胜张清,但立于不败之地应是不难。

而且大家应该注意到,当年张清在东昌府连打一十五员梁山大将是建立在梁山诸将对飞石猝不及防,以及一部分人消极怠工的基础上的。如果卢俊义、关胜、董平这样的高手骤然出招,不给张清喘息的机会,速败张清应不在话下。即使失了先机,以卢俊义等人的能力至少立于不败之地不成问题。

综上所述,张清永远成不了真正意义上的绝顶高手,但却永远都是绝顶高手们挥之不去的梦魇。故梁山十大战神之中无论如何都必须为张清留有一席。

综合战力:6.0

TOP9 霹雳火秦明

秦明因其性如烈火,故而人称“霹雳火”。祖籍山后开州。善使一条狼牙棒。本是青州指挥司统制,攻打清风山时,因中宋江的计策,被俘后无家可归,只得归顺。自上梁山后,秦明凭手中狼牙棒,在一系列战斗中屡立战功。大聚义排座次时,在梁山排行第7位,上应“天猛星”。又被封为“马军五虎将”第3位。

秦明是一员能征惯战的骁勇之将,虽然有过二十回合负史文恭、误中栾廷玉埋伏等尴尬败绩,但却也难掩其横扫千军、勇冠天下的夺目光彩。作为朝廷正规军高级将领,秦明不仅拥有高超的技战术水平和丰富的临敌作战经验,更难能可贵的是他身上先天就有着优秀将领所必须具备的顽强作战意志和永不言败的拼搏精神。正是这些综合因素的叠加,使秦明成为梁山冲锋陷阵、拔城夺寨的第一勇士。

秦明的性如烈火和勇猛向前助其成为一流勇将,但却也成为桎梏秦明继续向上的枷锁。秦明性如烈火的急脾气,常常使他在对战场态势和敌手特点缺乏足够思考和得当应对的情况下,便急切出战,故而使其在与一流高手的对战中屡处下风。而秦明难以控制的焦躁,也很容易让对手利用,一旦在对手的刺激下秦明失去理智,便会放弃自己的既定战术和打法特点,而进入对方的节奏,甚至是对方精心设计的圈套当中,成为对方突破秦明防线的切入点。秦明的这些弱点,遇到一般对手尚不足虑,但一旦遇到绝顶高手特别是智慧型高手时,条条都可能成为埋藏秦明的推手。

秦明是一个遇强不弱,遇弱超强,不怕敌凶猛,就怕敌狡猾,特点与漏洞皆十分明显的大将。但好在秦明的起点很高,上述致命伤在绝大多数情况都不会成为吞噬秦明性命的杀手,也不影响秦明成为梁山的战神之一。

综合战力:6.5

TOP8 花和尚鲁智深

鲁智深出身于西北军中,长年驰骋于对西夏作战的前沿,历经战火的洗礼和磨砺,铸就了一身惊世骇俗的高强本领和永不言败的坚毅品质,再加上天生的神力,使其在马、步两个方面都为威震敌胆的骁勇悍将。

鲁智深步战四十回合上风杨志,马战四十回合折服呼延灼,大显神威勇战方腊国师邓元觉,是《水浒传》中少有的在马、步两个方面都取得骄人战绩的双料高手,可谓马步皆能堪以重任的综合战神。

鲁智深特点非常鲜明,但软肋也是非常明显:第一,情绪急躁,缺乏控制。比如毫无策略地鲁莽营救史进,粗心大意地捉拿败退的琼英坠入深穴;不顾一切地追击穷寇夏侯成独入深山,都使鲁智深多次濒临险境;第二,面对暗器,防御不足。

TOP7 小李广花荣

花荣是典型的用头脑打仗的人,单拼武力上限只不过接近秦明,更是不如鲁智深,但若加入箭法和智慧,则秦明、鲁智深反不及花荣。花荣在枪法上的造诣,最好的证明就是妹夫秦明。当年在青州时,秦明与花荣狭路相逢,急欲立首功的秦明势必全力以赴力争首战之捷,然而与花荣大战四五十回合却未能拿下花荣。虽然此时花荣开始败退,但这种败退是建立在诱敌深入的基础之上,而非被压制得迫不得已溃败。意即此刻的花荣还有相当的实力与秦明继续周旋下去。

花荣承担诱敌深入的使命,间接说明了花荣与秦明在纯武力上的差距。再加上秦明还有数合击败宣赞的战例,而花荣十回合却只平手宣赞。可见,秦明的纯武力要优于花荣,但也非“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差距,这从书中“棋逢敌手难藏幸,将遇良材好用功”的定位便可看出。

如果加上花荣的箭法和智慧,秦明与花荣的实力将本末倒置。还是青州之战,“花荣连斗了许多合,卖个破绽,拨回马望山下小路便走。秦明大怒,赶将来。花荣把枪去了事环上带住,把马勒个定,左手拈起弓,右手拔箭,拽满弓,扭过身躯,望秦明盔顶上只一箭,正中盔上,射落斗来大那颗红缨,却似报个信与他。”毫无疑问,如果花荣要想取秦明的性命,秦明此刻已成为箭下之鬼。可以说花荣的手下留情,才成就了秦明在水浒中的辉煌。姚看江湖窃以为秦明与花荣在纯武力上至少要接近百回合才能分出胜负(秦明和花荣交手四五十合,花荣只是轻松地卖个破绽,拨回马望山下小路便走),在这百十合的漫长过程中就足够多智的花荣为急躁的秦明设下一个足以让秦明悔恨一生的圈套了。

花荣比张清的可怕之处在于,不仅拥有张清一样神出鬼没的暗器之法,而且还有足可以与顶级高手相抗衡的精湛枪法,使其在战场上的生存能力大大增加。更为重要的是花荣拥有非凡的头脑和敏锐的嗅觉,如鹰隼般可以窥探到并直击对手的三寸,秦明被俘、邓元觉殒命便都是出自花荣的手笔。而《水浒传》中花荣多次联合制敌,也充分说明了花荣善于讨巧的一面。

花荣是一个让任何敌手都犯愁的对手,即使是卢俊义、关胜这样的顶级高手,也必须在全神贯注并且不给花荣任何喘息的情况,才有可能全取花荣。至于鲁智深、秦明这类武力虽高,但个性太过鲁莽和急躁的勇将,在真正的战场对决中绝不可能是花荣的对手。

花荣,就是战场上的一道鬼魅,只要对手稍有松懈,便会一招封喉。

综合战力:7.0

TOP6 行者武松

武松原籍清河县,因其排行在二,又叫“武二郎”。血溅鸳鸯楼后,为躲避官府改作头陀打扮,江湖人称“行者武松”。武松曾经在景阳冈上空手打死一只吊睛白额虎,“武松打虎”的事迹在后世广为流传。

古人对虎存满敬畏之心,将其奉为神兽,视为图腾。因此将象征至高无上权力的兵符称作虎符,将勇冠三军、所向披靡的猛士称作虎将,甚至连殿帅府商讨国家顶级军政的军机大厅也被称作“白虎堂”,足可见古人对虎顶礼膜拜的程度以及虎在古人心中仅次于龙的神圣地位。虎,已如此受尊崇,而降龙伏虎之人则更是被视作天人下凡、金刚转世。《水浒传》中伏虎之人固然不少,但单凭人之本能而拳毙猛虎者惟武松一人。

在严重膜拜虎之力量的“施古人”心中,能够赤手空拳力毙猛虎的武松显然便是按照步战之神的标准来定位的。人们可以拿武松对一流高手乏善可陈的战绩来贬低讽刺武松,亦可拿白虎山下的黄狗来奚落嘲笑武松,但仅凭武松徒手力毙远超人类体能极限的百兽之王的壮举,便可牢固奠定其水浒步战之神的地位。纵观整部《水浒传》,步战能与武松相提并论者只有鲁智深、邓元觉,而唯一出其右者也只有“马步军中惟第一”的卢无敌。而武松秒杀马上悍将耶律得重、贝应夔、方貌,也充分展示了他超强的斩杀马军将领的能力。

鉴于步将对于马军的明显劣势,以及青州与呼延灼数场拉锯战中,武松在体力占优的有利情况下(鲁智深、杨志车轮战呼延灼),未能击败呼延灼的事实(杨志语:前后也交锋三五次,各无输赢),步战无敌的武松在对马军将领的作战上限只能止于呼延灼,成为梁山第六综合战神。

综合战力:7.5

TOP5 双鞭呼延灼

呼延灼上梁山之前为汝宁郡都统制,武艺高强,杀伐骁勇,有万夫不当之勇。因其善使两条水磨八棱钢鞭,故人称“双鞭”呼延灼。在梁山排座次时,坐第八把交椅。呼延灼位列天罡星第八位,上应“天威星”,为梁山第八名好汉,又被封为“马军五虎将”之第四员。梁山受招安后,随宋江征讨辽国、王庆、田虎、方腊,多建功勋。

呼延灼乃是北宋开国功臣、河东名将呼延赞之后,鞭法精熟,人不可近,“仗剑能探虎穴,弯弓解射雕群”,更兼得“英武惯经战阵”,在并不以谋略见长的《水浒传》中被定义为“出世定乾坤”的将帅之才。呼延灼虽有“万夫不挡之勇”, 但从他十一合不能击败被林冲马到擒来的一丈青、六七合方才胜被厉天润一刀斩杀的周通来看,呼延灼并不属于勇不可挡、一击溃敌的猛将型,而是那种稳扎稳打、渐入佳境的慢热型。是以,呼延灼的对战多为回合冗长的拉锯战:五十回合平手林冲、三十回合平孙立、四五十回合平鲁智深、四十回合平手杨志、一百余回合平云中雁门节度使韩存保、五十余回合平纪山五虎之一的滕戡,即使是实力相差悬殊的李忠、孔明也无法干脆利落拿下,都必须在十回合以上(十回合胜李忠、二十余回合活捉孔明)。

因呼延灼善打持久战,故而体力一流,车轮战林冲、花荣、扈三娘等人面不改色,力战鲁智深、杨志共计九十回合仍然不落下风。呼延灼就像一块熬热了的沥青,既能让秦明这样的刚猛型无从发力,也能让林冲这样的刁钻型无法下口,就连花荣、张清这种“阴险毒辣”的暗箭伤人型在呼延灼身上也很难讨到足够的便宜。

呼延灼杀敌冲阵的能力未必一流,但防守自保的水平却是水浒之冠。任何敌手遇到呼延灼,都必须要有足够的耐心和体力来与呼延灼打场持久消耗战,中间只要稍一急躁或者体力不济,便会让呼延灼乘隙而入,一鞭绝杀。而且别忘了呼延大将军还有一杆神出鬼没的长枪和“弯弓解射雕群”的骑射绝技作压轴。

从这层意义上讲,呼延灼很像意大利足球,遇强不弱,遇弱不强,防守反击,一记绝杀。更多精彩请看姚看江湖的天涯博客:姚看江湖

综合战力:8.0

TOP4 双枪将董平

董平祖籍河东上党郡,原为东平府兵马都监,双枪出神入化,有万夫不当之勇,人称“双枪将”。梁山泊第十五条好汉,与林冲、关胜、呼延灼、秦明同列梁山五虎将。宋江攻打东平府,用计让林冲、花荣诱敌,骗董平到一村镇里,用绊马索绊倒董平。董平感谢宋江知遇之恩,归顺梁山,成为梁山上一员猛将,常打头阵,屡立头功,满山皆称“董一撞”。董平丰神俊朗,三教九流、品竹调弦无所不通,因此有“英雄双枪将,风流万户侯”之称。

如果将呼延灼比作铜墙铁壁的盾,那么董平便是无坚不摧的矛。董平,号称“董一撞”,以善于冲锋陷阵、快速杀敌而著称。董平枪法精湛、武艺高超,累战高手,鲜有败绩:体力稍损情况下五十余回合上风徐宁、三十余回合平京北弘农节度使王文德、十余回合退琅琊彭城节度使项元镇、五十余合平辽国大将耶律国珍;董平作风彪悍,攻势凌厉,招招凶险,枪枪夺命:快速上风韩韬创造水浒最快换人记录,秒杀唐州兵马都监韩天麟、一枪杀死陵川副将沈骥;董平反应机敏,应变奇快,身手敏捷,防御一流:前无古人的两次躲过张清的石子(当然后有来者),让此前风光无限的张清一脸“雾霾”; 董平体力充盈,耐力惊人,拼劲十足,冲力一流:在东平府一战中连续数个时辰的冲阵可谓荡气回肠,可歌可泣;董平脾气执拗,做事偏激,遇危不却,逢险不避,虽令其勇而向前无所羁绊,却也为殒命独松关埋下伏笔。

一言蔽之,董平是一位假以时日有望与卢俊义比肩、前途不可限量的优秀战将。

综合战力:8.5

TOP3 豹子头林冲

林冲外号豹子头,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妻子是张氏贞娘,岳父也是禁军教头,操刀鬼曹正是他的徒弟。因其妻被太尉高俅的养子高衙内看上,而多次被陷害,最后走投无路,只能在柴进的推荐下,上了梁山落草。但梁山寨主王伦不能容他,林冲心中郁闷。直至晁盖等人上梁山,在吴用的诱使下,林冲火并王伦,并尊晁盖为寨主。上山后,林冲惯使丈八蛇矛;梁山泊排座次时,为山寨马军五虎将中排名第二,镇守正西旱寨。林冲为梁山打了许多胜仗,立功很多。

在民间,林冲便是战神的化身,无敌的代表,水浒第一高手的不二人选。这样的观点固然是建立在广大人民群众对《水浒传》并不透彻的了解上,但也从侧面反应出了广大人民群众对林冲超强武力的认可和推崇。林冲固然不是《水浒传》中的第一高手,但也是处于水浒武力神坛顶尖处的凤毛麟角般的巅峰人物。林冲,出身于武术世家,其父亲便是备受鲁智深敬仰和推崇的林提辖(或曰鲁智深的儿时偶像),受此家庭熏陶渐染,林冲自幼便打下了坚实的武功基础和深厚的理论功底。进入禁军教头之列后,林冲的武术造诣更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实现了理论与实战的完美结合,快速成为“如今禁军中虽有几个教头,谁人及兄的本事”的出类拔萃者,并将威名远播于天下。

白虎堂蒙冤虽是林冲命运的冰点,却也是林冲武功大放异彩的起点。初入江湖,棒打洪教头初露锋芒,鏖战杨制史显尽风流;大显神威挑柳元,轻展猿臂擒三娘;双虎合璧斗关胜,单骑闯关战士奇;一声爆喝魂断宝密圣,百战逞威艺压老王焕;高唐州前逞英豪,边城塞外显雄威,处处尽显枪神风流,场场斗出豪侠风采。

毫无疑问,以小张飞形象示人的林冲,虽不是水浒第一高手,却显尽水浒第一高手风采,是书里书外、专家百姓心中不是第一却胜似第一的水浒第一英雄。

综合战力:9.0

TOP2 大刀关胜

大刀关胜,出场虽晚,却是力压林冲成为梁山武将之冠、五虎之首。其中固然有血统、官职等因素在内,但关胜高超的武力才是让关胜最终笑傲群雄的核心资本。

讨论关胜的武力,就不得不连带林冲。

关胜与林冲的武力究竟孰强孰弱一直以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由于宋江的哆嗦多言,以及莽先锋秦明的意外搅局,使万众期待的关林龙虎斗变成了关胜独显风流、鏖战二虎的独角戏。关胜与林冲的武力高下从此便成了千古未决的悬案,并且由于关胜一挑二虎的原因,关胜武力强于林冲的言论也随之甚嚣尘上。姚看江湖觉得关胜与林冲在纯武力上互有长短,各有千秋,差距应只在毫厘之间。但从施公的人物定位以及书中总体表现来看,毫无疑问作为关二哥代言人的关胜应比小张飞林冲更加技高一筹。小张飞林冲多勇而小武圣关胜多智,林冲遇敌多舍命向前,虽反应灵敏,“眼明手快”,但也常常忽视对己保护,故一中利箭于连环马,二中流矢于壶关,三中飞石于琼英,在顶级高手中属于负伤率比较高的一位。

而关胜自入伙梁山之后,冲阵、对战名将的次数并不少于林冲(对高手的次数甚至多于林冲),除了一次因贪心抢马差点成为千古恨外,几乎毫发未损。这除了说明关胜比林冲拥有较好的防御能力外,还因为关胜对战场态势和敌我特点的认知能力也明显高于林冲。同样是应对飞石,关胜用刀挡住了张清的飞石后果断止步,而林冲闪过了琼英的飞石后仍旧过度自信地猛追穷寇,结果反遭其害。还有在对石宝一战中,连一向对战场态势认知深刻、作为旁观者的宋江对关胜的突然后撤都大惑不解,而“当局者迷”的关胜却能清晰地认识到:“石宝刀法,不在关胜之下,虽然回马,必定有计”。宋江这才恍然大悟:“若去追赶,定遭毒手”。

由此可见,关胜历经大小百战,却次次都能化险为夷绝非偶然,而是建立在关胜对战场形势的深刻认知和对敌手杀手锏技法的提前预判的基础之上。

综上所述,关、林在纯武力上势均力敌,但关胜对战场态势的把握能力以及在作战过程中的异常冷静使关胜的战场生存能力大增,也使关胜有了更多的资本在关、林生死对决中更处上风。

综合战力:9.5

TOP1 玉麒麟卢俊义

卢俊义绰号“玉麒麟”,武艺高强,棍棒天下无双,祖居北京大名府(今河北省邯郸市大名县),仆人燕青。原本是河北大名府富商、大财主、员外,因为宋江喜爱他的才华,被诓上梁山,后来成为梁山第二首领。卢俊义和宋江一同受招安后,征讨了辽国、田虎、王庆、方腊,官至武功大夫、卢州安抚使。

毋庸置疑,梁山第一战神的宝座非“棍棒天下无对”、“马步军中惟第一”的玉麒麟卢俊义莫属。卢员外的出场便是顶着战神光环在万众瞩目和期待中隆重登场的:“北京城里是有个卢大员外,双名俊义,绰号玉麒麟,是河北三绝。祖居北京人氏,一身好武艺,棍棒天下无对。梁山泊寨中若得此人时,何怕官军缉捕,岂愁兵马来临?”宋江的溢美之词和满是敬仰的神情已将卢俊义推向了神坛。而卢员外独战鲁智深、武松、李应、刘唐、穆弘、朱仝、雷横等一系列高手不败的战绩,也印证了卢俊义“天下第一”的实至名归。

之后,轻取梁山死敌史文恭;活捉酆美、耶律得华、卞祥、贺从龙;秒杀方腊皇叔、王庆后军统帅方瀚;三十回合杀杭州大将厉天润,二十回合平周昂、一百回合平孙安、五十余合平杜壆,都显示出了卢俊义的王者本色,而“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独战耶律四子,横扫千余大辽虎狼之师,更加彰显了卢俊义宇内第一的王者本色。可见,无论是一对一的技艺比拼,还是一对多的耐力抗衡,亦或是单骑冲阵的横扫千军,卢员外都站在了其他梁山好汉永远无法企及的高度。

综合战力:10

这不能简单地解释为晁盖自私,一心只顾报那“一箭之仇”,把个人的恩怨看得比山寨的成败兴衰何去何从还重。作为梁山领袖,晁盖其实一直在思考后一个问题,而且越想,就越是对宋江不放心。因为他越来越意识到,宋江在梁山上的人缘威望早已远远超过了他,而宋江对梁山前途的看法和自己又并不一样。

晁盖其实是一个没有多少势力、能力,也没有多少心眼的人。他在江湖上声望远不如宋江,哥们也没有宋江那么多。晁盖去世时,梁山头领凡八十九人,属于“晁盖圈子”的不足十人,也就是最初跟随他上山的几个再加上林冲。至于杜迁、宋万、朱贵,人微言轻,无足轻重,本人的心态也是无可无不可,顶多只能算作中间力量。其余先后上山的,便基本上是“宋江团队”:破清风寨后,花荣、秦明、燕顺、王英一拨九个;劫法场后,戴宗、李逵、张顺、李俊一拨十一个。这些都是宋江的“心腹弟兄”。以后三打祝家庄,大破连环马,三山聚义打青州,一拨一拨的人马上山,不是宋江的门徒(如孔明、孔亮),便是宋江的故交(如武松、柴进),不是为宋江所收(如呼延灼),便是专奔宋江而来(如段景住)。这些人上山后,自然多半只认得宋江,不大认得晁盖。比如鲁智深在少华山上要拉史进等人上梁山,便说“俺们如今不在二龙山了,投托梁山泊宋公明大寨入伙”;被华州贺太守捉住,也说“我死倒不打紧,洒家的哥哥宋公明得知,下山来时,你这颗驴头趁早儿都砍了送去”。在他们嘴里眼里,梁山泊早就是“宋公明哥哥”的了,没晁盖什么事。

宋江不但人多,而且关系铁,过得硬。花荣、李逵,是能和宋江一起去死的;武松、鲁智深、史进、燕青,还有那个“拼命三郎”石秀,都是些“水里火里不回头”而且“该出手时就出手”的汉子。这些人在梁山上,敢说敢骂,敢作敢为,说一不二,举足轻重。正是靠着他们的拥护,宋江上山不久,就成了事实上的梁山之主。

相反,晁盖的圈子既小,又很松散。公孙胜是个“闲散的人”,不去管他;白胜无足轻

重,也不去管他。吴用是晁盖的老弟兄,又是和晁盖一起上山的,却在宋江上山之后很快倒向了宋江。每次晁盖和宋江发生分歧,吴用都站在宋江一边,帮宋江说话。刘唐也是晁盖旧部,和晁盖一起出生入死,按说应该坚决执行“天王遗嘱”的,然而却在关键时刻“丧失立场”,成了“保宋派”,还要提供“理论根据”,道是“我们起初七个上山,那时便有让哥哥(指宋江)为尊之意”。似乎只有宋江当寨主,才真正是天王遗志,让捉得史文恭者为首,反倒违背了晁盖意愿。林冲的态度也很暧昧。晁盖在位时,他倒是愿意帮晁盖做些事情(比如攻打曾头市,便是林冲相随),但晁盖死后,领头请宋江就寨主之位的,却也是林冲。可以肯定,如果宋江和晁盖发生冲突,林冲多半会守中立。算来算去,和晁盖最铁的,也就是阮家三雄。可惜他们人太少,又常年在山下水寨,成不了什么气候。如此看来,晁盖其实很孤立。

小编推荐:明治维新不是幕府维新的原因朱祐樘堪称历史上最完美的皇帝的原因宋朝皇帝所受10道束缚有哪些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