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文史百科 > 武松临别嘱托引发的事情

武松临别嘱托引发的事情

时间:2017-05-23 10:00:38分类:文史百科来源:中国历史网

武松临别嘱托引发的事情

《金瓶梅》和《水浒传》中对于潘金莲出轨和最终杀害武大都有详尽的描写,虽然细节略有不同,不过总的来说,武松的临别嘱托,都是引发潘金莲、武大婚变的导火索。

当潘金莲向武松示爱被拒绝之后,潘金莲恼羞成怒,武大回家之后,潘金莲恶人先告状,说武松调戏自己,武大口里说,我兄弟不是那样的人,表示不信,至于心中,难免有些不满。于是,当武松卷铺盖走人的时候,武大想劝,劝说的理由是传出去让邻居笑话。当潘金莲讽刺武大,要挟武大,有武松没自己的时候,武大也就顺水推舟,放武松走了。

之后,武大本可以到武松衙门里听武松重新说明这段事情,可因为潘金莲有交代,不要去找武松,武大也就真的没有去找武松,于是,三人之间的误会就渐渐加深。

直到后来,县令积攒了一批财物,要武松负责押送到京城,武松不放心哥哥,临别到哥哥家吃饭说了一段话。在武松看来,这段话本来是好意提醒哥哥,尤其是警告嫂嫂,没想到最后却使得嫂嫂潘金莲红杏出墙,哥哥武大郎身首异处。

武松的原话是这样的:

“大哥在上,今日武二蒙知县相公差往东京干事,明日便要起程。多是两个月,少是四五十日便回。有句话特来和你说知,你从来为人懦弱,我不在家,恐怕被外人来欺负。假如你每日卖十扇笼炊饼,你从明日为始,只做五扇笼出去卖;每日迟出早归,不要和人吃酒;归到家里,便下了帘子,早闭上门,省了多少是非口舌。如若有人欺负你,不要和他争执,待我回来自和他理论。大哥依我时,满饮此杯。”武大接了酒道:“我兄弟见得是,我都依你说。”

吃过了一杯,武松再斟第二盏酒,对那妇人说道:“嫂嫂是个精细的人,不必要武松多说。我的哥哥为人质朴,全靠嫂嫂做主。常言表壮不如里壮,嫂嫂把得家定,我哥哥烦恼做甚么!岂不闻古人云:篱牢犬不入。”那妇人听了这句话,一点红从耳边起,须臾紫涨了面皮,指着武大骂道:“你这个混沌东西。有甚言语在别处说,来欺负老娘!我是个不带头巾的男子汉,叮叮当当响的婆娘!拳头上也立得人,胳膊上走得马,不是那腲脓血搠不出来鳖!老娘自从嫁了武大,真个蚂蚁不敢入屋里来,甚么篱笆不牢犬儿钻得入来?你休胡言乱语,一句句都要下落!丢下一块瓦砖儿,一个个也要着地!”武松笑道:“若得嫂嫂做主,最好。只要心口相应。既然如此,我武松都记得嫂嫂说的话了,请过此杯。”那妇人一手推开酒盏,一直跑下楼来,走到在胡梯上发话道:“既是你聪明伶俐,恰不道长嫂为母。我初嫁武大时,不曾听得有甚小叔,那里走得来?是亲不是亲,便要做乔家公。自是老娘晦气了,偏撞着这许多鸟事!”一面哭下楼去了。

先看潘金莲出轨。

当武松走后,武大郎果然听话,每天只做了往日一半的炊饼。武大郎的炊饼生意很不错,清河县的夜市估计也很繁华,以往武大总是忙碌到夜色深沉才回家,现在天色未晚,武大就早早收摊,晚上也不做了,除去帘子,关上大门,守住美女潘金莲。潘金莲那是何等硬气的女人,看老公如此听小叔子的话,而小叔子那么不信任自己,自然气不打一处来。潘金莲几次三番骂武大不知羞,日头还在半天里就把“牢门”给关了,也不怕邻居笑话。武大却说,笑就让人家笑,我兄弟说的是好话,这样省了多少是非。武大在外经常受欺负,一些地痞流氓少不得要吃拿卡要,而一些男人也对潘金莲垂涎三尺,现在早早关门,确实少了许多是非。可在潘金莲听来,武松是说是非的源头就是自己,可又不能说武松这么做是错的。于是就骂武大没有主见,白白是个男子汉。可武大不听,坚持按照武松说得做。

潘金莲气得半死,和武大闹了几天,后来渐渐也就沉默了,看到武大回来,也就自觉的收起帘子,关上大门。武大看到妻子如此,也暗自欢喜。只是,潘金莲这人在紫石街上就勾三搭四,从来就喜欢男人吹捧,不甘寂寞。这种人怎么可能一直安分呢?眼前的顺从,暂时的平静,让潘金莲对眼前的生活更加厌倦,于是,当风度翩翩的西门庆出现在潘金莲面前的时候,武大为潘金莲筑起的所有堤坝一瞬间全部垮塌。正如《金瓶梅》诗句所说:

慎事关门并早归,眼前恩爱隔崔嵬。春心一点如丝乱,任锁牢笼总是虚。

转眼到了三月份,这天阳光明媚,春光灿烂,潘金莲打扮的很光鲜,等武大一出门,就在门前帘子下站立。潘金莲衣着光鲜,已经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不过,道德的束缚还是催促潘金莲早点下帘子,回到房中去歇息。可事有凑巧,潘金莲正拿着叉竿放帘子,一阵风吹过,潘金莲手拿不稳,叉竿掉到了楼下,打在楼下一人的头上。潘金莲慌忙赔笑,看看楼下那人,不过二十五六年纪,英俊潇洒风度翩翩,正是西门庆。

可以说,若无武松的严正嘱托,武大不会天天催逼着潘金莲下帘子关门。潘金莲也就不可能打着西门庆。就算是打着了西门庆,也不会立刻就爱上西门庆。长久的压抑,已经让潘金莲极为厌恶幽闭式的生活,于是红杏出墙,追求刺激新鲜的生活就成了必然了。

再看武大的死。

当武大在郓哥挑唆之后去王婆家捉奸,被西门庆一脚踢中心窝,回到家中随即病倒。事情暴露之后,潘金莲和王婆等人本都希望武大郎自己病死,于是武大郎要汤没有,要水没有,更不给武大请医生抓药。在这个时候,武大连最基本的生活都无法治理,本应该好好隐忍,甚至软语相求,挨到伤好,挨到兄弟武松回家之后再做计较。可武大想着自己有武松这个衙门官人撑腰,哪里把眼前的潘金莲西门庆放在眼里。武大说告诉潘金莲,自己是亲手捉奸,是潘金莲挑拨奸夫踢了自己的心窝。现在你们每天快活,自己奈何不了。可等到自己的兄弟武松回来,他怎么肯善罢甘休!

武大本是好意提醒潘金莲,只要潘金莲好好服侍自己,在武松回来之后绝对不会提起。可千不该,万不该,武大不应该说,如果你不好好照顾我,等兄弟武松回来,我一定告诉他,让武松找你们算账。

潘金莲把这些话告诉王婆和西门庆。西门庆听了,犹如被泼了一盆冷水,大叹其苦,毫无主意。在这种情况下,王婆出主意,由西门庆家拿药,潘金莲下毒,三人联手害死武大,一死百了。

可以说,如果武松不给武大说一些硬话,什么如果有人欺负你,等我回来理论。而就是在接到县里出差任务之后直接走人,那么一来,潘金莲未必会出轨,二来就算是出轨,武松和武大两兄弟已经闹翻,武大也必然不会说出以武松要挟潘金莲西门庆的话来。武松本是一番好意,谁料世事多变,最后竟然害了自己的兄长。

小编推荐:宪宗朱见深孝穆皇后纪氏武媚娘传奇中的高阳公主汉节是国家权利象征吗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