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文史百科 > 明末的宁远兵变:标志着面对清军彻底失去抵抗力

明末的宁远兵变:标志着面对清军彻底失去抵抗力

时间:2017-04-10 09:23:53分类:文史百科来源:中国历史网

明末的宁远兵变:标志着面对清军彻底失去抵抗力

崇祯皇帝,被广大爱国官兵亲切地称之为“钱锈”,意思是说,不管加多少赋,但钱一进了崇祯的腰包,就再也出不来了,被锈住了。

加赋,加多少呢?

先加三厘如何?

这三厘到底是多少呢?

在当时的大明朝,一亩熟地,连地皮带当年的收成,总价十两银子。

朝廷在这块地皮上,一年要收取十二两银子的税赋。

就算是把这块地卖了,那也不够缴赋的。

缴不起赋,那老百姓怎么办?

反!

一时间天下俱反。

崇祯皇帝治理天下,如同打开了魔盒,放出了无计其数的妖魔鬼怪,让这段历史变得乱七八糟,莫名其妙。这其中最花哨的,当属各路造反派给自己起的名号,那是绝对的新奇怪异。

忽有一年,各路造反派头头们要求招安。要做官,杀人放火受招安,这是传统的升官路线。所以朝廷就得到了这样一份要求当官的造反派头头名单:

贺双全、新虎、九条龙、闯王高迎祥、领兵山、勇将、满天飞、一条龙、一丈青、混天星、三只手、一字王、闯将李自成、蝎子块、满天星、七条龙、关索、八大王、皂莺、张妙手、西营八大王张献忠、老张飞、诈手、邢红狼、闯塌天、马鹞子、南营八大王、胡爪、混世王、一块云、乱世王、大将军、过天星、二将、混天王、猛虎、独虎、老回回马光玉、高小溪、扫地王、整齐王、五条龙、五阎王、邢闯王、曹操罗汝才、稻黍杆、逼上路、四虎、黄龙、大天王、皮里针、张飞、射塌天、薛仁贵、金翅鹏、八金龙、鞋底光、瓦背儿、刘备、钻天鹞、上天龙……

单只是看这些名字,就能让崇祯皇帝看得吐血。

明末的宁远兵变:标志着面对清军彻底失去抵抗力

天底下都闹成这样了,崇祯皇帝,是不是到了把钱吐出来一点的时候呢?

没那好事。

你可以宰了崇祯皇帝,可以夺走他所有的一切,但要想让他理性地思维,难!没人能够做到这一点。

袁崇焕就是给这么一个老板干活。

他要是能够干出名堂来,那才叫怪事。

话说袁崇焕兴冲冲回到辽东,走马上任,刚刚到了办公室坐下,就听见外边杀啊,冲啊,乱成一团。

出什么事了?袁崇焕探头向窗外一看,顿时乐了。

原来是崇祯皇帝忒爱钱了,死活舍不得发工资,把宁远将士的兵饷全都用小推车推到自己家的库房里藏了起来,士兵们整整四个月没有领到工资,饿得实在是受不了了,就发动了兵乱。

策划这场兵乱的,是两名普通士兵。

一个叫杨正朝,另一个叫张思顺。

那天杨正朝去找张思顺:喂,老张,有钱没有,借几个使使,哥们儿饿得真的受不了了。

张思顺平躺在床上,说:老杨,教你一个忍饿的好法子,只要你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什么事也不要想,最好能够睡过去,那么饥饿感就会减轻许多。

真的吗?我也来试试。于是杨正朝也躺了下来,闭上眼睛,这眼睛一闭可了不得,只觉饥肠辘辘,咕噜不断,一阵比一阵激烈的饥饿感,直袭脑门,让杨正朝饿得差点哭了出来。

杨正朝饿得实在是受不了了,翻身坐起来,说:老杨,这个样子可不行啊,哪有一饿就是四个月的?皇帝拿咱们当什么了?要不要一块过去问问巡抚大人,到底什么时候补发工资啊?

张思顺警告道:老杨,你可要想清楚了,老板拖欠农民工工资,这是正常的。可如果你去追要,这就属于恶性群体事件了,被列为严厉打击的民间恐怖主义活动,是非常危险的。

杨朝正:我们过去只是问一问,又不是要闹事,你看你怕成这个样子。老张我可告诉你,你要是不跟着去,到时候别说补发工资的时候没你的份……

张思顺一听就急了,腾一声跳起来:等等老杨,我跟你一块过去。

出了门,两人心里还是有点发虚,就招呼着附近的士兵,这一招呼可坏了,顿时十三营人马数万人,都跟在他们两个后面,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恶性群体事件。

这个结论,没跑。

数万人来到了巡抚衙门,衙门里边正急如星火,巡抚毕自肃,总兵官朱梅,通判张世荣,推官苏涵淳正在走笔疾书向上面打报告:朝廷中的各位大爷叔伯兄弟,求求你们了,四个月不给发兵饷,这里可是前线啊。连前线战士的工资都揣你们自家腰包里,也不想想要是让皇太极打过去的话,还有你们的好吗?朝廷的劳动监察部门在哪里?怎么不出来说句人话……

正怒气冲天地写着报告,杨朝正和张思顺带着数万人涌了过来:巡抚老大,快点发工资,我是来当兵的,不是来挑战人体饥饿极限的。

巡抚毕自肃一看这情形就急了,急忙站起来做工作:请大家立即解散,立即解散。要稳定,要和谐,不要上极少数坏人的当,不要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不要做出令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来……

这下子可捅了马蜂窝,乱兵们蜂拥而入,逮住毕自肃,大耳刮子不停地扇,扇得巡抚大人的脑袋像拨浪鼓一样地左右乱晃:谁是坏人?谁别有用心?你四个月不发工资给我们,我们就是想吃饭,这叫别有用心吗?

这边一动手,现场秩序顿时一片混乱,衙署中腿快的文员逃之夭夭,来不及逃走的,总兵官朱梅、通判张世荣和推官苏涵淳,全都被乱兵揪住,一边拳打脚踢,一边把这四位倒霉的领导干部揪到了更楼上。

到了楼上,乱兵逼迫四位领导站在栏杆前,面对着楼下数万饿得两眼通红的饥兵,临时召开了现场批斗大会,脱下鞋底照四位领导嘴巴上狠抽:贪官,你们这四个大贪官,发不发我们工资?说,到底发不发?

四位领导被打得痛哭流涕:发,发……可我们跟你们一样,也是四个月没领到薪水了,拿什么发给你们啊。

胡说八道,张思顺大喊:兄弟们,这四个贪官说他们也没有发薪水,你们信不信?

楼下的士兵齐声怒吼:信了他才怪,打,打,打死这几个贪官,打死这些喝兵血的王八蛋!

现场一片混乱,就有人趁火打劫,火中取栗。数十名乱兵冲进附近的小卖铺,先把倒霉的老板揪出来一顿暴打,店铺里的东西被统统抢光,捎带脚放起了一把火。

烈焰熊熊,浓烟滚滚。

举凡恶性群体事件,总是伴随着打砸抢事件的发生。

宁远兵乱,也不会有例外。

骚乱范围进一步扩大,整个宁远城中,到处都是冲天的火光。

商人和居民们抱头鼠窜,号啕大哭,快乐的明军冲进一家又一家店铺,快活地打砸抢,许多人捞得盆满钵满,乐得满脸都是油光。

这时候恰好兵备副使郭广刚刚带着兵马进城,见状立即飞奔巡抚衙署。到了地方,郭广大大咧咧地带着亲兵,高喊着要文斗,不要武斗的口号,从密麻麻的乱兵堆里挤过去,站到巡抚毕自肃身边。乱兵们这才停止了殴打,但仍是群情激愤,吵吵嚷嚷不休。

郭广问:你们身为士兵,殴打领导,太不像话了,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乱兵齐叫:发工资,补发工资,再拖欠工资,今天这事就没完。

郭广皱眉:开玩笑,朝廷又不差钱,怎么可能拖欠你们的工资?这多半是……朝廷欠了你们几个月的饷?

明末的宁远兵变:标志着面对清军彻底失去抵抗力

乱兵们回答:四个月的饷,整整四个月不给发工资了。

郭广吓了一跳,心说我的皇上二大爷哎,你也忒狠了,都知道你是钱锈,但喜欢银子喜欢到了连万里江山都不要了,这倒真是有点出人意料。

瞧着乱兵们饿得面黄饥瘦的那一张张脸,郭广知道,今天这事不发点银子,是对付不过去的了。就当即宣布道:好,大家放心好了,有我郭广在这里,就算是我老郭倾家荡产,也要给大家补点生活费,皇上舍不得发工资,我来发。

说到做到,当即郭广命令自己所有的随从、朋友、亲信都将腰包掏光光,再加上自己以前的积蓄奖金,凑足了两万两银子的数目。但这点钱发下去,不过是水过地皮湿。也亏老郭有办法,当即又向城中的商人和居民借款,谁敢不借?凶神恶煞一样的大兵就在你家门外盯着呢,又借了五万两银子,一次性的补发下去,乱兵这才慢慢散去。

士兵都散了,巡抚毕自肃嘴歪鼻斜,眼睛青肿,对大家说:今天这件事,我负主要领导责任,等我回去给上级打报告。

然后毕自肃返回办公室,拿起笔来正要打报告,忽然心生悲凉,还打他妈的什么报告啊,自己好歹也是个厅局级领导,被士兵们拿鞋底狠抽嘴巴,摊上这么一个烂摊子,这国家是没救了,还是让崇祯他自己来吧。

毕自肃解下裤腰带,悬梁自尽。

等事情闹过去了,袁崇焕进了城。进城时他发现还有部分士兵聚集在街上打砸抢,就秘密去见郭广,询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郭广说:还能是怎么回事?因为上次士兵们闹得开心,所以始终没有消停,始终还在闹着,只不过闹事的人不多了,是真正的一小撮。

一小撮就好办,袁崇焕一拍大腿:以前的事件,概不追问,仍然聚集在街市上进行打砸抢的,这一次要统统干掉。

袁崇焕的执法队上了街,当场逮住十五个正在进行打砸抢的不法士兵,先将这些人逮起来,然后召开全体士兵大会。大会一开始,这十五个人就被拖出来,扑哧扑哧十五刀切下,吓得众士兵目瞪口呆,不敢吭气。

事情是由杨正朝,张思顺这两个活宝闹起来的。袁崇焕狠狠地批评了他们擅自讨要拖欠工资的错误做法:不要问国家为你做了什么,要问你为国家做了什么,不要问皇帝拖欠了你多少工资,要问你怎么还没为皇帝送了小命?这兄弟俩发往先头部队,不打仗则已,一打起来他们两个一定先死。

所以参与闹事的普通士兵,概不追究——也追究不过来。

部队中所有的干部,凡参与闹事者,杀。知情不报者,杀。上次被士兵们暴打,却没有像毕自肃那样选择自尽者,当场训斥。

有一营士兵居然没有参与闹事,立即兑现工资奖金,此外还有补助、津贴发放。没闹事的士兵分到白花花的银子,看得闹事的士兵们两眼冒火。

小编推荐:商朝前期为何屡次迁都?历史上商朝为何频繁迁都古人算命靠什么?算命真能预测未来嘛?伯邑考为什么不姓姬?揭秘古人称呼规则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