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文史百科 > 古龙笔下的《陆小凤传奇》:陆小凤和他的朋友们

古龙笔下的《陆小凤传奇》:陆小凤和他的朋友们

时间:2017-02-05 09:48:21分类:文史百科来源:中国历史网

古龙笔下的《陆小凤传奇》:陆小凤和他的朋友们

一、西门吹雪

一袭白衣如雪,他整个人也冷的像远山上的冰雪。对于熟悉古龙的人来说,这形象似曾相识。在古龙早期作品《浣花洗剑录》中,就曾出现过这样一个白衣剑客。他们是同一类人,剑是他们生存的意义,剑客之名是他们无上的尊荣。在提到西门吹雪的时候,花满楼不无感慨的说,“他竟真的将杀人当做了一件神圣而美丽的事,他已将自己的生命都奉献给这件事,只有杀人时,他才是真正活着, 别的时候,他只不过是等待而已。”花满楼只说对了一半,西门并非热衷于杀人,而是忠诚于他的剑。杀人或者被杀,在他眼里都已不值一提;在他的心中,唯有至 高无上的剑道。

在这部小说中,也出现了一个同样孤高绝世的叶孤城。一样的白衣如雪,一样的痴执于剑。他们看上去就像一奶同胞的兄弟,却注定了要一决高下。因为在这世上,原本就只能有一个剑神;只有逾越了对方,才能达到那高不可及的巅峰。这一战也许是古龙武侠中最著名的一战,很可能比小李飞刀与上官金虹那一战更加令人神往。之所以著名,并不仅仅因为它发生在紫禁之巅,也不仅仅因为这两个人 都是不世出的绝顶高手。更重要的是,这是一场剑道的玄妙对决。招式绝不复杂,过程也不曲折,却包含了极纯粹的情感、极繁杂高妙的思想。这两位高风绝尘的剑 客,淡忘了人世间的所有,全心的投入到一场剑道的争论中去。在凝神伫立的刹那间,生死被淡忘,他们互相尊敬,互相钦佩,惺惺相惜。观者无法不为之动容—— 对手的尊敬本就是人类最伟大的情感之一。然而叶孤城创造了无懈可击的天外飞仙,却终于背叛了他的剑道;他的死也就成为一种必然。他以身殉剑,成全了西门吹雪在剑道上的飞跃,也完成了对一次珍贵的自我救赎。所以他的人虽然死了,他的剑道却复活了。

是的,他们就是这样的一类人。他们为了理想,不惜一切代价。这样的人并不多,却无疑是存在的。正因为他们的存在,奇迹总能在这世上出现。我想,这类人的生活必定有特殊的幸福:纯粹、简单,心无旁骛,而且追求的本身就有一种满足感。但是在外人眼中,他们却太寂寞。除了陆小凤之外,西门吹雪没 有朋友;在叶孤城死后,他甚至没有对手!为了剑道,他尽可能的摒弃了一切负累。一切世俗的道德、情感都成为身外之物。即便有了一个美丽贤淑的妻子,却也只 是偶尔激起他心中的涟漪。他平静的内心,竟似已超脱了人类的情感。太上忘情,他此生已不属于自己;这个神一样的男人,已然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正如孤松所言,西门吹雪这个人就是一柄剑,他永远都不会改变。他的英俊和智慧,他的纯粹和冷酷,使他变成了一代又一代人的青春偶像。但是,爱上一个这样的人,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这又牵涉到另一个永恒的话题了。

二、花满楼

“你有没有听见过雪花飘落在屋顶上的声音?你能不能感觉到花蕾在春风里慢慢开放时那种美妙的生命力?你知不知道秋风中,常常都带着种从远山上传过来的木叶清香?”有的语言会让人一见钟情。第一次看见这句话,我已被花满楼深深的吸引。也许更确切的说法是,我被古龙所创造的这么温暖的语言迷住了。这话是花满楼人生态度的写真。花满楼只是一个瞎子,可是无论你怎样去打量,他都像是一个浑身洒满阳光的天使。他话并不多,面容恬静,似乎总是带着淡淡的笑 容,他的生活中似乎从不缺乏美感。当你与他对话,他更习惯于倾听,你可以完全放松,只因他绝对可靠,绝对无害。当他开口,你会感觉到如沐春风,像是在听一 首轻柔美妙的乐曲;你会觉得面对的困难似乎没有那么严重了。对于生活,花满楼竟似已大彻大悟。因为他热爱。失明本是上天对他的考验,可是他却因此而能更敏锐地感知生活中的赏心乐趣。古龙说,没有人能看得出他是瞎子,他自己仿佛也忘了这件事。他虽然无法用眼睛去看,却能够用心去感受,去体会,去了解。

因为他热爱。他近乎天真的相信人性的美好,相信关怀是比杀戮更好的拯救方式。他懂得如何去体味他人心中的苦楚,他更懂得这世上的烦恼已经太多。所以他博大,他的心中像是没有了仇恨。他不是悲天悯人,更像是“神爱世人”在武侠小说中的翻版。因为他热爱。他也有与常人一样的情感,却拥有一颗绝非常人所有的心。他爱上过上官飞燕,也曾为另一个女孩心中起了波澜,但与他热爱生活的襟怀相比,这些情 感过于柔弱。所以当上官飞燕背叛了他,以为他会生气时,花满楼只是喃喃的说:“每个人都难免做错事的,何况,你的确并没有要我喜欢你。”他已真心的爱过, 两个爱过的人如果要分离,又何须互相埋怨,互相仇恨?

我们很容易理解,为什么陆小凤每次看见花满楼,心里都会涌起一阵说不出的温暖。我相信那不仅仅是出于友情,还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尊敬。花满楼已是一种境界,这境界看上去不像西门吹雪那样高不可攀,却同样无人可及。当我们为了琐事而烦恼,为了爱情而悲伤,为了别人的过失而谩骂时,花满楼却只是打开了房门,静静的思考,感受着季节的味道。他坐在窗前的椅子上,心底的情绪如此平和而又如此温热。他听到静谧的空气中传来的虫鸣,感受到雪花飘飘洒洒的身姿,体会到生命的遍野芬芳。这就是花满楼,他一身素衣,表情平和,却总会让你想到“高贵”这样的字眼。他像一个充满大智慧的圣人,像春天和鲜花的传教士。我无法拒绝这样温暖的美好。

三、陆小凤

读完这本书,我能够想象出西门吹雪和花满楼的大致轮廓,却很难一下子想象出陆小凤的模样。他既不算好看,也并不丑陋,只是有些可爱。他最突出的特点,是有四条眉毛。与西门吹雪的冷艳逼人和花满楼的光彩照人相比,这样的主人公简直有些寒碜。看上去西门吹雪和花满楼这两个配角有些喧宾夺主了;但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一本成功的小说,要想塑造出好的主角,也需要有好的配角。相得益彰、众星捧月往往比扬此抑彼、一枝独秀来的高明。因此,西门吹雪、花满楼、司空摘星的光彩夺目与陆小凤无损,反而成全了他。

陆小凤是与西门吹雪、花满楼完全不同的人。他的性格很复杂,他的经历也很复杂。也许很少人注意到,古龙曾多次暗示过,陆小凤曾有过极其痛苦的经历,在17 岁的时候,他遇到了几乎要去跳河的伤心事;他还有很多事情从未向人提起,甚至连自己都不敢去想。表面上的飞扬跳脱,其实是华美的掩饰。严格的讲,陆小凤并不像是传统的正面人物。他太聪明,以至有一些狡猾;他太自命风流,不免拈花惹草。当我读完这本书的时候,我甚至没来由的想起了金庸笔下 的韦小宝。——也许是因为他们都是普通人。纵然陆小凤身怀绝世武功,纵然韦小宝干出了一番大事,但是在他们的身上,却充满了人世间的烟火气息。

且容我唠叨几句闲话。武侠小说是个虚幻缥缈的世界。侠士们可以手持开山板斧杀气腾腾,也可以飞花摘叶伤人于无形。作家不须对现实负责,可以任意魔幻,任意 扭曲。从这个意义上说,武侠小说的写作难度较小,而写作空间较大。但是反过来说,因为这种不确定性,武侠小说的写作其实很难。戴着镣铐跳舞,往往比较有节 奏;失去镣铐之后,这舞蹈就会变得无所凭依。但是另一个问题是,如果戴上镣铐,武侠小说失去了自身的特质,会不会黯然失色?从这个意义上讲,《鹿鼎记》和 韦小宝的出现是武侠小说史上的一个奇迹。这是武侠小说向现实世界的主动妥协,却反而赢取了更强劲的发展活力。

陆小凤也是这种妥协的产物,尽管这种改变未必是有意识进行的。从人物形象上讲,陆小凤虽不及韦小宝一样走的那么远,却也有自己的独到之处。陆小凤、西门吹 雪、花满楼的奇异组合具有文化符号一般的象征意义。尽管古龙竭力想避免让人物形象变得平板单一,但是从总体来说,西门吹雪和花满楼还是接近于类型化的人 物。而陆小凤的塑造却摆脱了类型化的羁绊,完成了写作技巧上的升华。在古龙的小说里,你很难找到一个比陆小凤更像“人”的人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我写到西门吹雪的时候,我心中的情绪是既敬且畏;写到花满楼时,我既感且佩;但是面对陆小凤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表情居然是微笑, 像是想起了一个有趣的朋友。剑神西门吹雪冷酷如冰,圣人花满楼温暖如春,而凡人陆小凤却是地地道道的兄弟,他大口大口的喝着酒,满脸坏笑的拍着你的肩膀。 他有爱有恨,经常后悔自己做过的傻事,也时常感觉到寂寞,甚至流泪。这样的人并不少见,我们每个人的身边,似乎都有几个这样的朋友。

然而他又的确是一个非凡的人。古龙经常说,有的人还活着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了传奇。陆小凤就是一个这样的人。他的非凡之处,绝不仅仅在于他的武功。事实上,古龙一直在借陆小凤宣扬这样的理念:在强大的人格面前,武力往往显得脆弱。这种强大,往往体现在一些小的细节之中。在决战紫禁之巅一节,他向开罪过自己的卜巨伸出援手,解了后者的窘迫。他与华山名宿华玉坤比武,在胜局已定时突然后退一步,称赞对手的武技名不虚传。他与赵君武的相交,与霍天青比武之前的让步,也莫不如此。陆小凤似乎总有法子让事情变得轻松起来。很多人会因为意气之争而跟别人斗得头破血流,而陆小凤心里是一片海阔天空,他懂得顾及他人的感受,不执着于意气之 争,不为名声所累。而这正是陆小凤超出常人的地方,他的胸襟和气度,他的淡淡一笑,都辐射出非同寻常的人格力量。在古龙看来,这力量已足够温暖人心。所以,即便孤高冷傲的西门吹雪,在陆小凤面前也也多了几分俏皮,多了些暖暖的人情味。

小编推荐:明朝最早创立的“内阁制度”:世界多国争相效仿中国古代捕快的由来 捕快是如何办案的?七国之乱是哪七国?七国之乱发生在哪个朝代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