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文史百科 > 固伦淑慧长公主显灵的传说

固伦淑慧长公主显灵的传说

时间:2017-01-31 17:46:14分类:文史百科来源:中国历史网

固伦淑慧长公主显灵的传说

固伦淑慧公主(1632年-1700年),爱新觉罗氏,名阿图,满族,清太宗皇太极的第五个女儿,生母是孝庄文皇后博尔济吉特氏,是顺治帝姐姐。先嫁正黄满洲旗人索尔哈,1648年,嫁给了巴林郡王色布腾。1657年,封固伦长公主,1659年,封和硕长公主。又改封淑慧长公主。康熙三十九年(1700)正月初十日卒于京师,时年69岁。

公主传说

固伦淑慧公主的传说按其内容来分类,共有下嫁传说、行善传说、迁陵传说、显灵传说等四种类型。其中下嫁传说讲的是公主在下嫁途中的一些具有纪念意义的事件;行善传说讲的是公主在巴林行善造福的故事;迁陵传说讲的是公主去世后其陵园屡遭迁移的经过;显灵传说讲的是公主陵迁到珠腊沁村后公主屡次显灵的故事。公主虽然是珠腊沁的地方保护神,但其传说的形成与传播范围辐射了整个巴林右旗,并形成了一条风物传说带。

下嫁传说

柳田国男曾说,传说必有纪念物。 公主下嫁传说的纪念物集中在巴林桥到大板这一地带。这是公主送亲队伍进入巴林境内到达王爷驻地的必经之路。这些传说主要解释了送亲队伍所经过的几处地名的来历,说它们关系到公主下嫁途中的一些具有纪念意义的事件。公主下嫁事关重大,对于团结巴林部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而且对于后来动员蒙古军统一全国产生了积极意义。从另一个角度,也就是从当时的巴林民众角度上说,这是他们的王爷迎娶金枝玉叶,因此公主进入巴林境域后的每一个举动无疑都被认为是十分新奇和值得纪念的。这一思想在下列传说中得到了反映。有一则名为“土炕川” 的传说中讲道:

固伦淑慧公主下嫁巴林郡王色布腾时,因随嫁陪房的300户72门匠人尚未来得及修建宅院,于是公主只好在西拉沐沦河东岸扎营,立起帐房住了下来,等待陪房们为她兴建宅院。这时已值晚秋,天渐渐冷了下来。眼看公主就要在这扎营的地方过冬了。于是,身兼婚宴“头官”的同宗亲王给兵丁们下令,用木草加固了帐房,帐里还给公主打了土炕,做好了过冬的准备。后来此地便有了“土炕川”之名。此地现属巴林右旗白音尔灯苏木哈日毛杜村。

当时的巴林还是纯牧业经济,牧民都住蒙古包,过着游牧生活,还不习惯住坯房土炕。因此公主在行帐里打土炕无疑成为一件新鲜事被传讲开来,成了地名传说。另有“猴儿沙丘” 、“扎营地和藏妻处” 、“青瓦房” 等传说也表达了类似主题。这些传说中,公主的角色只不过是初出深闺的皇帝女儿,虽然贵为千岁,金枝玉叶,但仍未超脱成神,不见丝毫的神性,更无法让人联想后来的那些传说中所展现出的奇异神性。传说所记述的事件也基本上靠近历史事实。这些大概就是巴林民众中关于公主的最初传闻,后来演化成地名传说。

行善传说

公主嫁到巴林后做了许多善事。其中最大的几件善事,不仅为后人津津乐道,而且被书以史册。它们是:主持兴建西拉沐沦河上的石桥,后称“公主桥”;修建虎王庙,传播道教文化;建西大庙,在北京抄写一部《甘珠尔》经,传播喇嘛教文化;收留被迫离开家园的弘吉剌惕部落,赐以草场安顿,等等。由于公主的这些功绩,康熙皇帝在其祭文中曾评价说:“齿德俱茂,迥异诸姑”。这无疑是来自官方的一个很高的评价。而民间则称她为“公主妈妈”,并以自己的方式敬仰起来。公主的善事义举在民间以传说的形式传讲开了。这些传说构成了一系列行善传说,其中公主角色转变成了一位尊贵而慈善的旗母。一则内容与历史事实几乎没有什么出入的“台吉改山名以谢公主恩德” 的传说中,公主就是一位仁慈宽怀,主持公道,德高望重的旗母形象。

公主以神的角色出现,是在“公主桥”传说之后。一则名为“公主鞭打河神” 的传说中讲道:

公主下嫁巴林王以后,每每想起路上遇见的那些受阻于洪水的百姓,总放心不下。于是决定在西拉沐沦河上修建一座桥。这一心愿在她心中藏了十二年。在下嫁巴林王的第十二周年,她在巴林瑶鲁山(今白音和硕山)西麓的空地上选定了桥址,打算把桥搭建在瑶鲁山西麓并排的两座岩梁上,而非直接建在河流上。她把建桥的重任交给陪房72门巧匠,从全旗筹措劳力、车辆、钱物等,终于建成了一座双孔石桥。建完桥,固伦淑慧公主满心喜悦,当即坐上轿子,来到桥上查看。这座桥修得坚固又美观,为了修建它,工匠们工餐里的食盐都用掉了整整七十石。公主把桥的质量和外观仔细查看一遍以后,左手捧着法典,右手拿着黑鞭,站到西拉沐沦河岸上,一边高声诵读天书,一边举起黑鞭使劲抽打河水。她这是在鞭打河神。黑鞭一落,水面顷刻间泛起了巨浪,这巨浪象一条白蛇,翘头在空中翻卷着,然后掉头顺着公主的指引,向东绕弯流进了桥孔,哗哗地从桥底下流了过去。西拉沐沦河水从此改道从空地修建的桥底下流开了。公主挥舞着鞭子说:“以后不管来多大的洪水,也不能往桥外流。”但是西拉沐沦河的河神是一位女神,她见到手持天书鞭打自己的也是一位女人,心里很不服气,硬是对着公主,把一条小支流引向了桥西头。桥西总有一条泥泞不断的小溪,起因便是这样。但主流还是从桥底下流过的,过往的行人们从此摆脱了水患,在过桥时总念起公主,感激她的恩惠。

迁陵传说

固伦淑慧公主于1700年去世,按其遗嘱送葬巴林。为清廷联姻政策付出一生的公主本来从此可以安息,但由于朝廷的猜疑和责难,其陵墓又屡遭迁移,不得安宁。于是,又产生了一系列富有神秘色彩的传说。由于这些传说的内容主要围绕迁陵一事展开,因此笔者统称它们为“迁陵传说”。迁陵传说以若干则小型传说组成。当然,必须首先指出的是,这些小型传说因为分别解释了不同的地名,所以在具体讲述场景中还是有可能以独立的状态存在的。比如,讲述者在解释“狼川”这个地名的来历时,没有必要把传说拉长,将“公牛山”的来历也连带讲出来。但从整体上看,它们以内容的连贯性又构成了一个组合或系列,因此与其说它们是独立的传说,倒不如说是一个大型迁陵传说的若干个小段落。笔者把它们看作了同一大型传说的若干个小段落,因为这样更便于宏观观察和深入分析。下面依次列举这些传说,而后进行统一分析。

公主传说中有一则名为“公主和她的儿子” 的传说,虽然讲的不是迁陵一事本身,但却传送了与迁陵有着直接关联的重要事件的信息,因此笔者从这里切入,来分析整个迁陵传说。“公主和她的儿子”中讲道:

固伦淑慧公主本是天宫度母的化身,降生人间当了皇帝的女儿。在她十几岁的时候,年幼的弟弟登皇位时,龙椅突然摇晃不已。于是姐姐淑慧公主抱着他坐上龙椅,这才停止了晃动。淑慧公主就这样在太和殿的九龙皇椅上像影子一样伴随着皇上坐了几年,于是就被誉为福齐真龙天子的“固伦公主”(皇公主)。固伦公主遵照女儿家的生活规律下嫁巴林时,皇帝曾降旨:“是你抱着朕坐的龙椅,所以你就是皇公主,朕愿与你平分天下。”公主说:“嫁出去的女儿家,终归是人家的人,是袖子上的补丁。我不要与你平分天下,我要去北地吃奶酪喝奶茶。”公主嫁到巴林以后,经常回娘家,有时带着年幼的儿子在紫禁城里住上一年半载。她的儿子虽然年幼,却聪明伶俐、气宇轩昂、仪态非凡,在皇舅的宫殿里进进出出,无所畏惧,也不被阻拦,有时连早朝他都敢闯入。说也奇怪,这孩子每次进到宫殿里,皇上都不由自主地稍一抬身,说上一句:“外甥无罪。”有一次,大臣把这一情形禀报给了皇上,皇上不信,说:“朕没有抬身啊。”于是下一次早朝上公主的儿子进来时,趁皇上抬身的刹那,大臣从皇上的九层坐垫中抽出了三层。皇上这才有点相信大臣的话,但还是不完全相信,打算再试一下。这一次在皇上的腿上放了两个玉球。当公主的儿子进来时,皇上果然再一次抬身说:“外甥无罪”,这时玉球从他的腿上滚了下来。皇上这才相信自己抬身说话,便问大臣这是怎么一会事。大臣上奏:“这孩子有天子之福,日后必将争夺皇位,所以皇上才抬身离位。必须现在就想办法解决,以除后患。”皇上想了想,虽说舅甥骨肉相连,难以下手,但这毕竟是二龙相争,危及皇位,事关重大,必须当机立断。于是给外甥赏了一杯毒茶,把他送往了极乐世界。当母亲的怎能忍受这般痛苦?公主由于极度悲痛,怀恨在胸而终于患上不治之疾,含怨而逝。临终秘密留下遗嘱:“我死后,下葬时要一丝不挂,而且必须头朝下埋。”公主去世后,下葬时,虽然留有遗嘱,但她毕竟贵为皇公主和旗母,人们不忍心把她的遗体一丝不挂、头朝下埋,所以就采取折中的办法,给公主遗体穿一条裤子,把头也给朝上埋了。

大型迁陵传说的开头是一则名为“狼川” 的传说。其中讲道:

固伦淑慧公主去世三个月后的一天晚上,京城的一位大臣无意中仰望天空,突然发现帝王星移到了遥远的东方,闪耀着奇异的寒光。那位大臣惊异万分,低头掐指一算,方知已故的皇姑淑慧公主在巴林祥瑞地气中变化通灵,正等待转世争夺皇位的时机。康熙皇帝听到大臣的奏报,惊慌得仿佛看到那位由公主灵魂转化的新君就站在身旁,与自己争夺龙椅玉玺,并强迫他咬破手指写下转交皇位的血书。大臣建议即刻派遣两位风水师到巴林,把公主灵柩从祥瑞之地迁移到不祥的地方。康熙皇帝听罢,悄悄唤来闻名于内廷的杨姓和曹姓两位风水师,赏金赐银,授予秘旨,让他们挖出公主灵柩,用魔法将灵气驱散,把公主灵柩迁移到一个“世代不得翻身的不祥之地”。杨、曹两位风水师即刻上路,来到巴林。他们过了公主桥,刚一进入巴林境内便遇见了一位牧人。他们想试探一下所要做的事情顺利与否,于是问牧人:“这地方叫什么?”牧人答道:“狼川!”两位风水师听罢大惊。因为他们一姓曹,一姓杨,谐音正好是“草”和“羊”,眼下又来到了这个“狼川”。羊吃草,狼吃羊,彼此相克,极不吉利。但无奈君令在上,他们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赶路。从此,这里便叫做了“狼川”。

显灵传说

显灵传说讲的是公主陵迁到额尔登乌拉山南麓后,公主在珠腊沁村或在珠腊沁人中间显灵的故事。这一概念有两个要点需要注意:其一,传说产生的时间是公主陵迁到额尔登乌拉山之后;其二,传说产生的范围主要是珠腊沁村或在珠腊沁人中间,其中珠腊沁人包括当地的珠腊沁人和迁至外地的珠腊沁人。显灵传说的要素无外乎以下三点:村落的风物、本村人或来到本村的外地人。

一个较为典型的显灵传说是“珠腊沁村的榆树林”。在援引这则传说之前须对珠腊沁村的榆树林做一个说明。在建完公主陵后,把北起穆尔古车格山(位于毛敦伊和营子以西,查干沐沦河西岸),南至李喇嘛树(现苏木所在地以南)的方圆18里地划为公主陵香火之地。从此,这方圆18里地山水、树木、草场就成了不可触犯的禁地。由于这样的禁忌和保护,公主陵背后的椴树山上椴树长成了茂密的自然林,公主陵以东查干沐沦河东岸长出了美丽壮观的榆树林。珠腊沁人称榆树林为“陵园脚下的树”,封为神圣,从不触犯。“珠腊沁的榆树林” 中讲道:

这南北绵延十余里地的榆树林是一队兵马,整齐划一,好不威风。这片树林是“公主陵卫队”。这支“卫队”是由北往南走的,目标是进军京城,与皇帝决战,以报公主之仇,了却公主的心愿。这支队伍的“前锋”是阿日宝龙营子以东的“喇嘛树”,即为“排头树”或领头树。中间绵延十余里长着数千株茂密的沙榆树,为“卫队”的大部队。毛敦乌珠尔营子九神庙前的一棵大榆树为“中军”,督军前行。毛敦伊和营子后有一棵伞状榆树,为“后卫”或“都督”。这是“兵头将尾”的严密阵容。因为有前锋、中军、后卫或都督,这支队伍才这样整齐和“纪律严明”,才没有走散。

另一则传说讲了一个运输队的人夜遇公主陵的故事 :

有一年,一支运输队来到珠腊沁村。那是乌珠穆沁旗巴达拉梅林家远途拉脚的盐车队。他们去赤峰买盐办年货的途中,走到珠腊沁村,丢了几头牛。寻牛的人在找牛时自己也迷了路,找不到车队了,傍晚时分才走到一户人家门口。他上前敲了几下门,只见走出来一位身穿绿袍的女人。寻牛的人向那位女人说明了来历,并问能否借住一宿,等到天亮后再去找牛和车队。女人说了一句这里不是住的地方,便用手往东指了一下,只见从手指上发出了一道亮光,在光下出现了一条小径。女人说,你就顺着这条道走吧。于是,寻牛的人顺着那条小径走到兔子山脚下,找到了丢失的那几头牛,然后赶着牛又走了一段路,找到了车队。第二天,他向当地人打听了昨晚去的那户人家,方知是公主陵。于是,他感激万分,叩拜公主陵,并决定每年都要祭祀公主陵。从此,每年的整羊祭祀上,他都带整羊来祭祀,其他祭日则从家里致祭。为此,他家专门做了一张供桌。他死后,子孙们继承了这个传统,一直延续到1949年前。

这则传说在珠腊沁村传讲已经有些年头了。它其实解释了公主与公主陵的灵验性,把公主陵解释成了一座神庙,而不是单纯的陵园。它为民众提供了一个导向,让人相信公主神的住处就是她的神庙——公主陵,因此对本村公主信仰的形成与延续起到了重要的引导作用。这则传说形成了一种模式,附带产生了一些传闻。有一则传闻 中讲道:

有一年,珠腊沁的牧民去大库伦(今乌兰巴托)的路上突遇大火,火势很猛,眼瞅就要烧毁勒勒车。牧民急了,就向南朝公主陵方向叩拜,祈祷公主妈妈保佑。说也怪,大火没有马上卷过来,而是渐渐地由大变小,最后自消自灭了。这时,从远处跑过来一位牧羊人说:“刚才我们看见一位骑着枣红马穿绿袍子的女人出现在火场,用手巾打了三下就把大火给扑灭了”。“啊!穿绿袍子的?那准是公主妈妈显灵了!”那位牧民眼含热泪朝着家乡的方向叩拜,口中直喊:“谢谢公主妈妈,公主显灵啦!”

“虎川” 中讲道:

杨曹两位风水师揣揣不安地走出狼川,这才喘了一口气,朝巴林郡王府走去。途中又走进一处川地,迎面走来一个人,又想试探一番,便问道:“这是什么地方?”那人答道:“虎川!”两位风水师听罢目瞪口呆,浑身冒了冷汗。刚一进入巴林便遇虎狼,是很不吉利的征兆,兆示他们将不能活着返回京城。于是揣测,这是他们按皇帝秘旨来迁公主灵柩的报应。由此,两位风水师回心转意,商量说:“也不知能否返回京城,还不如索性抗旨把公主灵柩迁移到巴林最祥瑞的地方,再把身家性命托付给公主神保佑吧!”他们商量后,决定分两路,杨姓风水师往北以右手方向将巴林北半部转一遍,曹姓风水师往南以左手方向将巴林南半部转一遍,去找巴林最祥瑞之地,迁移公主灵柩。从此这里便叫做了“虎川”。

“凤凰山” 中讲道:

杨姓风水师一路探察祥瑞之地,走到巴林郡王府东南凤凰山脚下,发现那里有一处铜币穿孔大小的地缝,缝里冒着祥瑞之气。于是他把带来的金币放在那里做了记号,然后来到了郡王府。曹姓风水师也一路探察,走到凤凰山脚下,发现那里有一处针眼大小的地缝里冒着祥瑞之气,于是把身上带的金针插在那里做了记号,也来到了郡王府。翌日,他们一同去找选定的地点,结果是同一处。杨姓风水师抬脚跺地,只见金币从地里旋转而起,穿孔里竟还插着一根金针。原来曹姓风水师把金针恰好插进了杨姓风水师金币的穿孔里。于是杨曹两位风水师把有关迁移公主灵柩的那道圣旨念给公主的后人之后,就奔白彦罕南麓塞音宝力格山,挖公主陵墓去了。

“塞音宝力格山” 中讲道:

两位风水师来到塞音宝力格山公主陵地,察看那里的风水,发现公主陵背依山中之王巴尔登哈拉山,南眺西拉沐沦河以南的广阔原野,视野下的西拉沐沦河正一刻不停地向前奔流。公主陵上冒着千丈祥瑞之气,漂浮着吉云祥雾。公主陵建在塞音宝力格山粱上。这座山形同一头正要奔向西拉沐沦河去饮水的宝象,公主陵就在这头宝象的长鼻梁上。公主陵园里长满了奇花异草和带果实的树,恰似京城的皇帝御花园。两位风水师惊诧不已,遂想试探一下公主的神力,把金针插在地上,把金币套在金针上,嘴念咒语抬脚跺地,只见巴尔登哈拉山瑟瑟抖动,金针从地里冒出,金币挂在了金针顶端。见到公主无与伦比的神力,两位风水师惧愕万分,于是连忙跪拜,念完圣旨,就命令珠腊沁人挖起了公主陵。珠腊沁人奉命挖开公主陵,一直挖到棺前,发现棺前长出了一棵沉香树,树枝上鸣着一只金凤凰。还有一匹金马驹绕树腾跳着,已经鞴好了马鞍,马鞍上的阴阳双鞒闪着日月的光芒,两边的皮绳飘如双翼,马头早已套上了嚼子,公主正手握绣龙缰绳,左脚蹬着马镫,右腿刚要跨过马鞍却由于裤子挂在了沉香树枝而未能骑上马。原来,公主生前选定巴尔登哈拉之塞音宝力格山为陵址,而且给后人留下遗嘱,秘授葬尸方法。她说,埋遗体时要头朝下,身上一丝不挂。但是,后人并没有完全遵照她的遗嘱来办,葬时不但埋成头朝上,而且给穿上了裤子(另一种说法是双龙绣花毛巾,公主想要骑马时,那毛巾上的双龙从背后拉着,硬是没让骑上马)。于是,死后头朝上而让帝王星升天,以致被朝廷发现;裤子挂在沉香树枝而未能及时骑马升天。否则,要是头朝下埋葬,那就把帝王星压在身下,不至于让朝廷提早发现公主变化通灵的秘密。然后骑上金驹,头朝上时帝王星才会升天,那时朝廷即便发现也为时已晚。下葬时如一丝不挂,就会骑马时不遇到任何防碍。公主留下遗嘱,就是要转世争夺皇位,与朝廷一决雌雄,以报毒害爱子之仇。两位风水师当即由根部锯掉沉香树,在树根上倒入煮开的小米汤,把金驹连同它的鞍辔一起烧掉,在显灵的公主身上大行妖法,驱开灵气,并在陵址挖壑掘谷,截断了宝象山的长鼻子,让它永远不得从西拉沐沦河饮水。否则,宝象山的长鼻梁一旦伸到了西拉沐沦河,就谁也镇压不住它了。两位风水师重新把公主遗体入棺,把灵柩移至凤凰山,下令按原样修建了陵殿,然后如数留下珠腊沁人看守,恢复了原来的祭祀,返回京城了。

“白彦和硕山” 中讲道:

迁移固伦淑慧公主陵以后,康熙皇帝依然觉得身体有些不适,于是又叫来大臣寻问了原因。大臣掐指一算,发现相克者又是公主陵。康熙问臣下有何对策,大臣建议说,最好再派遣一位心腹大臣,带一班精兵和出色的风水师,把显露兴旺迹象的巴林草原来个全境察看,并赐其尚方宝剑,准许把见到的任何奇瑞迹象或对抗之物,都予当即处置,而后奏报。康熙按照那位大臣的话,找来心腹钦差,秘授机宜,并在他们辞行之日亲手赏了三杯美酒。皇帝钦差进入巴林境内便见到一座形状奇异的山,惊问属下:“这是什么山?”属下回答:“这叫‘瑶鲁山’(瑶鲁即雕),形如一只拍着翅膀腾空而飞的大雕,现在它正圆圆地睁大眼睛盯着咱们呢。”钦差大怒,喝道:“快到那座雕山,把大雕的两只眼睛挖掉,把山改名叫‘白彦和硕’!”于是,钦差的属下们挖掉状如雕眼的两块岩石,把山名改为“白彦和硕山”。从此,那座耸立在西拉沐沦以东、公主桥东北方向,遥望桥上车马行人的大雕山,便被“刺瞎”了眼睛,改名白彦和硕山。

“格根绍荣山” 中讲道:

钦差大臣带着随从来到凤凰山,仔细察看了这里的风水。从远处看,这座山活脱一只展开翅膀,正要腾空而起的凤凰。来到近处一看,固伦淑慧公主陵与额驸(驸马)色布腾王陵就象两只即将孵化的凤蛋,安详地躺在母凤的胸脯下。这次来的钦差是个满脸横肉、凶狠暴虐之徒。他借口公主陵地是个不详之地,要按圣旨把公主陵迁至别处。于是吩咐随从们挖出了公主灵柩,并为了破掉风水,掘倒山梁上的岩石,挖出很多长方形的白色石条。据说这些就是凤凰的羽管,取掉了它们,凤凰就不能飞了。然后又把“凤凰山”改名为“格根绍荣”(意即光明崖)。钦差大臣破掉凤凰山的风水,命珠腊沁人抬着公主灵柩直奔巴林北部的公牛山。在凤凰山至公牛山的这段路上,抬灵柩的珠腊沁人歇脚住宿的地方都长出了榆树,后来人们就把这些榆树当作神树来祭祀,有的地方甚至为神树修建了寺庙。今大板以南的白音和硕山(南山)北麓有一棵弯曲的榆树,相传那是公主见到王府,想起自己的心愿未了而黯然神伤时,那树便不由得朝着王府方向歪斜着长的。此外,传言十家子的神树、查干昆迪的达兰包得(意即七十棵树)、牧马人的两棵树、珠腊沁的榆树林…等,也都是在那时长的。钦差将公主灵柩移至新陵,完成了使命,并吩咐不能大规模祭祀公主陵,就返回京城了。

“公牛山” 中讲道:

时间飞逝,不觉又过了一年。康熙皇帝又有了异常感觉,夜里常常做噩梦。于是又叫来大臣寻问梦因。大臣答复说:“祸因还是起自遥远的巴林。”于是,皇帝象往常那样,钦命上次派的那位钦差,给他带上风水师和精兵,让他再去巴林察看风水民情。钦差来到公主陵,让风水师仔细察看了一下风水。风水师发现新公主陵由于足蹬力量无比的公牛山而使公主的灵魂又一次复活。公牛山以东有一座母牛山,两座山之间是一条名叫“查干沐沦”(意即白水,但那时叫做“黑水”)的河。据说,如果没有这条河隔断两座山,这里的风水会更好,而且一旦两座山合并起来,那将是神力无边了。那位风水师不由地惊叹巴林山水的奇异祥瑞之气,遂下令让随从们再一次挖开公主陵,掘出灵柩一看,公主竟然宛如生人,没有丝毫的变化。钦差急忙催促属下,火葬公主遗体,将骨灰装入红色檀香罐中,并在罐上用金粉写下了藏文咒符,这才放回原处埋掉了。接着为驱散这里的祥瑞之气,破掉风水,他们揣摩着要挖掉山神——公牛的睾丸。于是又开始挖起山岩,找开了。但是,他们白天挖的地方夜间又自动愈合起来,搞得兵卒们疲惫不堪,风水师也束手无策。一天,有一个人把铁锨忘在了挖开的岩缝里,第二天去时,发现那一处岩缝居然没有愈合。他们这才开了窍,每天把铁锨扔在挖开的岩缝里,这样挖了好多天,终于挖出了两块圆形白色石球。石球挖掉后,公牛山怒吼了几天,从取出石球的岩缝里流下了黑红色血浆,从山梁淌下,一直流进查干沐沦河,让河水也翻了几天血浪。那位风水师望着河里的滚滚血浪,望天长叹:“今天破了这风水又能奈何呢,六十年后必将复活。要想世代设防,则只有每过六十年破一次风水才行啊。”那位风水师把公牛山的两块石球当做宝贝,包在红绸里,放入檀香盒中,通过驿站,飞速向京城赶去。这时,公主的英灵见风水师把公牛山的风水带走,心想:“如果带走了巴林的风水,将来巴林就再也不会出好汉了”,于是赶到公主桥,截了风水师的前路。风水师见固伦淑慧公主的英灵在桥上等他,无奈将一块石球扔于西拉沐沦河,把另一块死死抱着逃了出来。但是,当他跑到宝如浩特(今乌丹市),打开盒子看时,发现石球已经腐烂,散发着难闻的臭味。于是不得已把石球扔在了那里。从此那里便叫做了“乌丹”。以上是朝廷派人三移公主陵,皇帝三诔祭文的全部经过。从此,大清朝就好比除掉了大敌一样放下了心,再没有到巴林扰乱。

小编推荐:皇太极第七女固伦端献长公主简介康熙时期清朝在世界实力能排到第几?详细解密中国古代历史上皇帝们的谥号庙号大揭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