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文史百科 > 皇太极第八女固伦端贞长公主简介

皇太极第八女固伦端贞长公主简介

时间:2017-01-31 16:49:01分类:文史百科来源:中国历史网

皇太极第八女固伦端贞长公主简介

(1634—1692):固伦长公主。皇太极的第八女。其母为皇太极孝端文皇后博尔济吉特氏哲哲,与皇太极的二女、三女同母。后金天聪八年(1634)闰八月十六日生。初固伦公主。祟德六年(1641)许配给蒙古科尔沁部土谢图亲王额驸博尔济吉特氏巴达礼之长子巴雅斯护朗。顺治二年(1645)12岁时出嫁。十四年(1657)二月被封为固伦长公主,十六年被封为固伦昌乐长公主,后改为固伦永安长公主。康熙十一年(1672)五月,巴雅斯护朗袭其父爵为土谢图亲王,是年八月去世。三十一年(1692)正月公主去世,时年59岁。赐谥端贞长公主。

公主墓碑

2004年1月,科左中旗文物所从该旗巴彦塔拉镇呼和格勒嘎查村民唐查干巴拉家发现并收缴了一块写有满蒙汉三种文字的“固仑端贞长公主圹志文”的汉白玉石碑。石碑厚半尺,正方形,边长约两尺半。石碑正面右面是一行蒙古文,中间一行是满文,左面是汉文,字迹刚劲有力、洒脱文雅,显示出皇家随葬品的端庄和气派。

据唐查干巴拉介绍,1947年土地改革时期,区农会组织扒掉了“温都尔王家族冢群”中辈分最高的固伦端贞长公主的陵寝,该石碑就是从那里抬出来的,后被送到公主后人辅国公松劲海如布公爷的厢房,反扣在门沿下不知不觉过了几十年。后来,厢房变成大队队部,又变成嘎查村部。包产到户时,厢房又被卖到唐努和斯的唐查干巴拉手里,成为其私人财产。买到房子后,唐努和斯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告诉子女“在外屋门沿处扣有公主的石碑,必须移到别处放在干净的地方,因为公主的东西我们普通老百姓受用不起”。此后,该石碑在唐努和斯家的院里靠着院墙,前面用柴火堆挡着静静地过了几十年。

科左中旗文物所将汉白玉石碑收缴后,唐查干巴拉还得到了5000元的奖励。如今,这块珍贵的石碑就伫立在科左中旗保康镇梅林广场南端的文化楼一楼展厅内,接受各界参观。

公主陵园

唐查干巴拉所说的“温都尔王家族冢群”,也叫“公主陵园”。陵园位于今通辽市科左中旗巴彦塔拉镇呼和格勒嘎查北边1公里处大坨岗上。整个陵园占地东西500多米,南北300余米,四周筑有青砖红瓦风水墙,把整个岗子包围住,形成普通老百姓不能越步的王家陵墓禁地。从康熙二十五年开始直至清末民初,包括下嫁到科左中旗的两个清朝固伦公主在内的温都尔王家族成员陆续在这里建立陵园或祭祀堂,把这里逐步演化成塞外少有的古建筑陵墓群。

据了解,公主陵园中共有七座坟茔,安葬的分别是固伦端贞长公主、固伦纯禧长公主、“疯王”那仁格埒勒、末代温都尔王杨森扎布、公主后人辅国公松劲海如布,还有不知什么时候被焚毁的两座空坟坑道。其中“疯王”的坟墓在端贞公主墓的东北处,杨森扎布王爷的坟墓在西北最远处,松劲海如布公爷的坟茔却在西院西南处,离端贞公主墓较近。陵园内辈分地位最高、祭祀岁朝最为繁杂的就是固伦端贞长公主。

皇太极三女儿下嫁到蒙古草原

据史载,固伦端贞长公主小名为达哲,生母为孝端文皇后,清天聪八年七月生。初封固伦公主,顺治十年晋封为固伦长公主,顺治十六年封延庆公主,后复改端贞长公主。崇德四年正月下嫁(通辽市)科左中旗第一代多罗郡王祁塔特。祁塔特,其父就是庄妃的三哥科尔沁台吉索诺穆。天聪三年,索诺穆从辽河随大军南征明朝,攻打北京时在西直门外受箭伤死于军中。尸体驮在骆驼上带回时手脚着地,皇太极惊呼“乌呢仁温都尔贝贴诺彦呼(意为真的是个高个子王啊)”。后来,其子孙承袭多罗郡王世爵时俗称就沿用了索诺穆的“温都尔王”这个不是封号的封号。顺治六年,清朝封赏开国功臣时,追述祁塔特之父索诺穆的战功,封祁塔特为多罗郡王,诏世袭罔替。

康熙二十五年五月,固伦端贞长公主去世,享年58周岁。

公主陵园遭毁灭性破坏

1947年冬,随着土地改革的进一步深入,从封建压迫、王公剥削下解放出来的翻身农民在农会的组织下对封建残留物品进行了万劫不复的摧毁。公主陵园首当其冲。虽然呼和格勒嘎查和周围村庄的好多居民都是随公主过来的陪嫁者的后代,对公主墓有着特殊的感情或敬畏心情,但是已经受到半军事化训练的民兵和年轻人,受到启发鼓舞之后革命热情空前高涨,在时任区长乌力吉巴雅尔的组织带领下无所畏惧地对固伦端贞长公主墓和末代温都尔王杨森扎布墓进行了疯狂的拆除。

最先拆除的就是端贞长公主的陵墓。民兵们爬上红冢圆顶上用凿子凿了多半天才开出一圆孔,苏布道和宋国清两个民兵骨干自告奋勇在腰里绑上绳子打着火把顺着圆孔进入陵墓。两人在墓室内经过仔细辨认很快找到了石门,用力一推就开了。所谓的门,是把厚石板立起来外部用白灰抹平。从外面很难开,但是从里面就简单多了。

墓室地宫是用青砖石灰砌成,高约3米,拱形,四周墙壁上都绘有精美的壁画,公主棺椁为紫檀木制作,朝南放置在两个石板上,底下是两口并连着的竖井,井口下不到二尺是水面,井水清澈透亮。棺椁头部立有汉白玉石碑,石碑厚19厘米、边长为70厘米、正方形,用满蒙汉三种文字刻就的“固伦端贞长公主圹志文”碑文,表明公主的身份及封号。石碑东南处有口大瓷缸,内装半缸黄油,中间有棉花做的芯,这就是人们所说的长明灯。除了墙壁上画的展示公主生前生活场景的精美图案外,再没什么贵重物品。

打开棺椁,里边还有一个小的比较薄的紫檀木棺椁,公主的尸体平躺在小棺椁里头,已经变成干尸,略有臭味。公主身披青缎蟒袍,外面再裹一层杭州绸缎被子,一见风,绸缎被子等都瞬间风化变成碎片无法取出。只有两手上戴的金手镯压着的袖口处蟒袍有半尺宽左右没有风化,还能依稀可见蟒袍的质地颜色。金镯子是用软黄金制成的上等物件,珍珠、绿玉、翡翠、银簪等头饰的连接处也是见空气就风化变形,不成一体了。金银器有专人登记收缴,缸里的黄油也被人抬出来拿回家了。唐努和斯等民兵把公主圹志文碑抬出来,拿到农会办公的宋公爷厢房,反扣在外门门沿底下,从而有幸躲过了多次轰轰烈烈的政治运动,直到57年后终于重见天日。公主的尸体被丢弃在墓坑内,再无人过问。

当时,由于末代温都尔王杨森扎布去世还不到10年,所以修建陵墓时已经能用上钢筋水泥,墓室更加坚固。可是,情绪高涨的民兵们还是比较轻松地进入墓室。该陵墓入口处到墓室末端的狭小走廊两侧绘制了很多精美的佛像佛事画,与寺庙的壁画并无两样。杨森扎布的棺椁是用红松打作,尸体用红缎被子包裹严实,再用制作水桶的薄铁片进行严密封焊,因此尸体没有腐烂,只是稍有点发臭而已。嘴里闪闪发亮的三颗金牙让民兵王宝儿给拿走,左手戴的女式莺歌牌手表还在滴滴答答走着,区长乌力吉巴雅尔说这表是日本制作的自动表。结果,这块表也被人拿走了。此外,这个墓室内也有一大缸黄油。

接下来,固伦纯禧长公主墓和“疯王”那仁格呼埒勒、松劲海如布的坟墓也同样遭到了毁灭性的破坏。据呼和格勒艾勒一队佟满都呼先生说:“不知什么原因,松劲海如布公爷的墓室内七零八落,公爷干尸在棺椁旁躺着”。由此看来,松劲海如布的坟墓有可能被盗过。

据说,公主陵园北边还有个叫“音德尔图衙墓”的单独陵墓,地基比端贞长公主的陵园地坪还高,是用青砖垒砌的台阶。这座古墓的主人究竟是谁,如今已经弄不清了。这个古墓也在那个疯狂的年代被拆毁。此外令人迷惑不解的是,温都尔王家族的陵园里只有最后两代温都尔王的陵墓,其他历代王爷的陵园在哪里呢?陵园内的七座坟茔本属一个家族,理应相隔不远却为何七零八落没有规则?所有这些,都已经成了一个难解的谜团。如今,公主陵所在的大坨岗已变成耕地,曾经的辉煌早已荡然无存。

小编推荐:盘点:历史上死了都不得安宁的皇帝都有哪些?方伯谦血衣的来龙去脉:破解方伯谦冤死之谜历史上真实的建宁公主是什么样?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