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文史百科 > 西门庆的御女经 除了会调情还有重要的一点是?

西门庆的御女经 除了会调情还有重要的一点是?

时间:2016-10-13 17:31:55分类:文史百科来源:中国历史网

西门庆的御女经 除了会调情还有重要的一点是?

说说西门庆的另一个女人

做为一个药材铺子老板的儿子长大的西门庆,少年时父母双亡,从一个纨绔子弟成为小老板,全靠自己一步一步学起做起,不但没有把父母留下的家底败光,反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家业壮大,事业有成,红道白道黑道都尊称一声大官人,更成为清河县数一数二的大财主优秀企业家,不得不说,西门庆是时代励志的典范,是年轻人学习的标兵。

这天,西门庆正在铺子里和帐房傅二叔对账,却看门口一个挎着花篮卖珠花的妇人在招手叫他,原来是王婆的同行,兼职买卖人口顺带做媒的薛嫂,西门庆家的男丁女丁基本是她在帮办,相对王婆这样的摆茶摊生意为主的坐地媒婆来说,挨家挨户卖珠花首饰的薛嫂的人脉自然是要多得多,业务也自然做得更好更大。

原来薛嫂又准备给他做媒,说有个好寡妇,人财皆备,管叫大官人满意,完全可以娶到家去做,顶才死不久的卓老三的窝儿。

薛嫂说这婆娘人称孟三姐,名叫孟玉楼,夫家姓杨,是做布匹生意的,去前年死在外面了,不过25岁左右,长得漂亮高挑,当家理纪针线女工弹琴下棋无一不通,关键的是钱财布匹金银首饰都多啊,既无多的亲戚又无子女,这样的好事怎么也要想到西门大官人。

西门庆一听,喜上眉俏,又听那女子跟小潘一样,也很会弹月琴,就更欢喜了,就要急着去提亲。

薛嫂说还有点缘故要先说清楚。这孟三姐死了男人后,因家底丰厚,婆家娘家都知孟三姐年纪轻轻迟早要再嫁,因此都在积极给找下家,以图彩头加日后还有走动。娘家一个叫张四的远房舅爷一直在张罗着在找,人人都知道他撺的是要一份礼钱而已;婆家呢,单剩一个姑妈守寡多年也是无儿无女,说来这杨家也就这姑妈一个长辈了,平日也就是侄子这家照应着,这也就想着给介绍个好人户,也希望日后一直照应。

薛嫂就对西门庆说了其中利害关系,又教他明天去杨家姑妈那里提亲,许给她些好处和承诺,这事就成了。

唉,有钱人真是好,这赶做媒的都会找机会给你锦上添花。

次日又是个好日子,西门庆便穿戴一新高头大马,抬着礼盒准备了礼银,上了杨姑妈家。

杨姑妈也直爽,明说杨家的家业现在在侄儿媳妇孟玉楼手里的少说也有1000多两银子,我侄儿媳妇嫁给官人做大做小倒无所谓,只求大官人许我个棺材本,娶过去后逢年过节生辰庆典,来我这里走动哈,就算认了我这个穷亲戚,也穷不到你哪里去。

西门庆之谦和大气:“老人家说什么话,只要你说的定这门亲事,别说一个棺材本,就是十个棺材本也当不得什么。这里有六錠三十两雪花官银,老人家先拿去买点茶吃吃。待孟三姐娶过门后,定当送来70两银子两匹缎子做老人家身后之事办理。四时八节,大家都该随时走走。”

皆大欢喜。杨姑妈见钱眼开,杵着拐杖都坚持送西门庆出门。

第二天,西门庆打早起来,重新穿戴华丽,骑上白马,玳安、平安两个小斯走两旁,薛嫂则骑个驴子跟在后面,踢踢踏踏声中,出了了南门外,到了杨府。

少时,只听得自后院传来环佩叮当,又闻的香气袭来,一个年轻女子走了出来,这女子身材是不胖不瘦,素脸上有几颗雀斑更增俏丽,西门庆看着真是喜欢,再加上女子还自带钱财千两,那就更是越看越可爱的了。

妇人看西门庆也长得风流俊俏穿戴不凡,自然也满意,又问得西门庆今年虚岁28,孟三姐刚30岁,薛嫂在旁就添香:“俗话说妻大两,黄金日日长,妻大三,黄金堆成山。你们多般配啊!”薛嫂又趁三姐起身给西门庆添茶之际,在后面撩起三姐裙角,给西门庆看三姐裹的一双小脚,西门庆也很满意。总之,就我后宋当时标准美女的条件,三姐各项指标都达标。

相亲会进行得友好平和,男女双方的家世相貌都般配,现在坐到一起,也只是口头再交换一下,同时看看谈吐做派,皆满意。孟三姐也表露可以嫁。

西门庆于是叫玳安用方盒呈上锦帕两张,宝钗一对,金戒指六个。这番见面礼的做派一来,孟三姐也不再忸怩了,急嗖嗖就问西门庆什么时候行房,哦不,行礼:“奴家好做准备。”

西门庆按照先和薛嫂商量好的闪婚节奏以便这早日人财皆得,就说道:“这个月24号是个好日子,我会备些聘礼来,下月初二准时迎娶孟小姐。”

大宋青年企业家西门庆之所以能阅女无数人见人爱,除了风流倜傥善于调情,还有一点特别重要,就是不心疼钱,关键时刻在钱财上不掉链子,很放得开。

人长得不帅,还抠门没钱,不会来事,那活该苦逼单身狗。何况,《金瓶梅》书中暗有交代,西门大官人还有另外一门绝技,床上绝技,让潘金莲吴月娘李娇儿们都能性满意足。呃,这个你们比我懂,不好展开细说哈。

且说西门庆一路打马回家,给大房吴月娘说道这门亲事,准备聘礼婚事什么的去了。

啧啧,算来五月十号左右的端午节,西门大官人还在武大家武大的灵堂上和小潘颠鸾倒凤啪啪啪,这不过几天,这里就已经定亲了,我后宋,真是男欢女爱的天堂,人性自由婚姻自由,爱谁谁,爱死死,嘿嘿……

这边亲事一定,孟三姐的娘舅也就是她死去老公的妈妈的弟弟张四就慌了,原本他给选的人户是老街坊一个姓尚的检察院院长的儿子做填房,这被薛嫂撩拨到西门庆上门定了亲,西门庆又是大财主且还是县财政局的主要放贷人,连县太爷都要让他三分,也不敢去找西门庆闹事,左思右想,就想去找孟三姐,喊她退亲。

这张四一早就找到孟三姐,苦口婆心:1、他推荐的尚家书香门第,过去是坐正,而且也有庄户田地,家境也殷实,正正经经规规矩矩人家;2、西门庆长期混在外面,红白黑道都有关系,纯属刁民泼皮一个;3、西门庆家现在有大老婆,另外两三个小老婆,还不算收了的几个丫头;4、西门庆脾气火爆爱打骂,本身又做拐卖人口生意,你要是哪次不如他意被卖了呢?5、他家还有个14岁未出嫁的闺女,三天两头给你气受怎么办?6、还有最要紧的的是此人华而不实,最喜寻花问柳,而且家底都是撒出去做生意放贷去了的,自己也到处欠些账款的。你这过去,摆明是坑你啊。

奈何这世上还真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孟三姐就咬死不松口,非西门庆不嫁,对张四提出的几点都用最贤良淑德的宽厚胸襟全部挡回去了,总之就是要嫁西门庆,而且坚信自己只要处处顺从西门庆,西门庆是不会对她不起的,更不会对她始乱终弃,至于男人的一些调情色性,她觉得她容忍得了。

话已至此,张四无话可说,只好悻悻然离开,但是心里始终舍不得这块肥肉就此再无机会,于是回家和自家婆娘一商定,想到只有到孟三姐出嫁那天,伙着孟三姐死去的老公的那弟弟,只有10岁左右的外甥杨宗保做招牌,一定要把杨老板留下的金银财宝留到杨家,不准孟三姐带起走。

初一这天,薛嫂领着西门庆家的小四挑夫,又在守备府里要了十多个兵卒帮着来抬孟玉楼要搬走的家当,家当除了房子拆不走外,包括金银财宝,嫁妆箱笼,陪嫁床柜什么的。

正忙活间,张四和杨宗保便纠集了一些街坊邻居,哄哄闹闹的来到杨府,要孟玉楼出来说话。

张四说:“列位邻居听着,我姐姐死去后,孟三姐老公杨宗锡和小外甥杨宗保都是我外甥。这大外甥死了留下一笔家业,但是这小外甥以后都得我抚养,你当杨家硬是没有这小外甥的一份么?你今天就当着街坊们打开你这些大小箱笼,看看有没有杨家的东西!”

孟玉楼也不是省油灯,一听这话,就哭了起来。孟玉楼肯定不愿意把箱笼打开来看,1000多两白花花的银子啊,还有古玩珠宝什么的,这些哪里有露白的,就哭闹:“舅舅还要不要看我的鞋脚?”

孟玉楼这话说出来,等于是撒泼了,古时女人的脚也是隐私,哪里有当众亮出来看的。

正闹得不可开交,杨家姑妈过来了。

杨家姑妈也说得冠冕堂皇:“我是他家亲姑妈,这里应该有我说话的地方吧。杨家莫说没有银子,就算有十万两,也该她的!20多岁的年纪,又没有个孩子以后养老,难道要拦着她一辈子不嫁人么?!”

啧啧,这也是个见人说人话逢鬼说鬼话的主,西门庆的那100两银子是杨家姑妈的最大源动力。

张四当然也不会因此罢手,两个老家伙开始互相攻讦,然后升级为污言秽语对骂,骂着骂着就拉扯起,邻居街坊看热闹的看热闹,劝的劝。

这时候,薛嫂趁机带着西门庆派来的玳安和平安两个小厮及一些下人以及那些兵卒,三下五除二的抬起收拾好的妇人陪嫁过来的床帐、妆奁、箱子等等,一阵风的抬起来,紧赶着送到了西门庆家里。

第二天,西门庆一顶大轿子抬来接孟玉楼。跟着来的两个丫头兰香小鸾留在西门府继续服侍孟玉楼,还带了十五岁的小厮叫琴童的也一并留在了西门府上。这孟玉楼果然是富贵之人啊,不但带钱带东西过来,顺便还带了三个下人过来,西门庆这门亲事赚大发了。

月娘把西厢房收拾了三间出来,给孟玉楼和她带来的丫鬟们住。孟玉楼在西门家做三房姨太太,前面是吴月娘,李娇儿,大家就都叫她三姨。

西门庆当晚开始,在她房中连过三晚,正是新婚燕尔,如胶如漆,日子倒也过得欢快无比。

这便是:

纨绔自有风流意

美眷终需御女经

(作者:青桐)

小编推荐:吴汉后世地位如何?吴汉墓在哪里?宋朝规定乱倒垃圾连城管队长也要挨打耿弇生平都干了什么?耿弇一生都做了什么事?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