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未解之谜 > 胡蓝案:《逆臣录》如何罗织罪名?

胡蓝案:《逆臣录》如何罗织罪名?

时间:2017-03-23 10:07:05分类:未解之谜来源:中国历史网

胡蓝案:《逆臣录》如何罗织罪名?

导读:明初的《逆臣录》搜罗了近千人的口供,而当初蓝玉的“谋反”案,却没有凉国公蓝玉、景川侯曹震的口供。野史中也曾记载,蓝玉不仅为自己申辩,而且没有诬攀其他功臣宿将,所谓“蓝党”完全是凭空虚构的。那么,《逆臣录》是如何罗织罪名的?

蓝玉,明朝初建时期一员骁勇善战的猛将,战功仅次于常遇春、徐达。此人身材高峻,面如重枣,看上去有点像蜀将关羽的样子。他是常遇春的妻弟(小舅子),“临敌勇敢,所向皆捷”,常遇春多次向朱元璋称赞这员部将。常遇春去世后,蓝玉追随徐达、傅友德,在征战中,屡建奇功。

胡蓝案:《逆臣录》如何罗织罪名?

网络配图

南征北战的大将军徐达去世,蓝玉脱颖而出。多次统率大军北伐、西征,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洪武二十年,他被提升为大将军,驻扎在长城边的蓟州。逃亡蒙古的元顺帝孙子脱古思帖木儿,不甘愿宁可失败,经常南下骚扰。朱元璋下令蓝玉统领15万大军前往征讨。蒙古军队退至捕鱼儿海(贝加尔湖)附近,满以为蓝玉的军队缺乏水草,不可能势如破竹,毫无防备。明军在沙尘暴的掩护下,犹如神兵天降,突然袭击,蒙古全军尽没,脱古思帖木儿与太子,在几十名骑兵保护下逃跑,其余8万人被俘。朱元璋得到喜报,如获至宝,把蓝玉比喻为汉朝的卫青、唐朝的李靖,进封他为凉国公。

战功显赫的蓝玉是个粗人,没有文化,性情急躁,刚愎自用,得到天子的赏识宠信,愈加骄横恣意,做出种种目无王法的事情。

他蓄养了奴婢、义子几千人,作为随从亲信。这批人依仗主人权势,横行乡里,攻克民田。负责纪律检查的御史,接到民众投诉,要依法惩办这些奴婢、义子。蓝玉藐视王法,恼羞成怒地把御史赶走。

他北征回师,连夜赶到长城喜峰关。此时关门已经紧闭,守关官吏在关城上查明情况,没有及时开门,他竟然纵容士兵毁关闯入。

他北征回来,贪污缴获的大量珍宝,把元朝的皇妃据为己有。朱元璋获悉后勃然震怒:蓝玉如此无礼,怎么配得上大将军的称号?那个皇妃听说天子动怒,惊惶自杀。蓝玉上朝时,朱元璋当面严肃叱责,要他今后加强道德修养,痛改前非。朱元璋本来打算进封蓝玉为梁国公,鉴于这些劣迹,改为凉国公。

更为严重的是,他竟然无视天子的威权,恣意骄恣。天子召见,赐坐攀谈,或随侍宴饮,他一言一行总是狂妄而卤莽,一点没有“人臣之礼”。他带兵在外,常常逾越权限,擅自决定将校的升降,不向朝廷请示报告。为了显示自己的威权,任意对军士施加黥刑—在脸上刺字,以此来挟制部下,使军队成为自己的私人武装。西征回来,天子赏赏给他“太子太傅”的头衔,其实这个大老粗根本不可能成为太子的老师,只不过是一个荣誉而已。蓝玉居然不识相,大发怨言:难道我还不配当“太师”吗?

胡蓝案:《逆臣录》如何罗织罪名?

网络配图

这就激化了将权与皇权的矛盾,是朱元璋绝对不能容忍的。早在洪武六年,朱元璋目睹开国元勋飞扬跋扈,倚功犯罪,特地命工部铸造铁榜,写上申戒公侯的条令,警告他们不得倚仗功劳过于放肆。这个禁令已经隐约透露了然后铲除的目标,胡惟庸党案发作后,蓝玉自然难逃一劫。当时就有人揭发蓝玉属于“胡党”,朱元璋没有予以理睬。《明史纪事本末》的作者谷应泰解释其中的缘故原由:皇上因为他功劳大,不予追究。其实,内中尚有隐情。

洪武四年,常遇春的女儿被封爵为太子妃,常遇春成了太子的岳父,蓝玉以常遇春妻弟的身份成了太子的舅舅。蓝玉的女儿则被封爵为蜀王妃(蜀王是朱元璋十一子朱椿)。因为这些关系,朱元璋有所顾忌,暂时不对蓝玉下手。

洪武二十五年,太子朱标英年早逝。太子一死,朱元璋已无所忌惮,决意对蓝玉下手。一直与太子以及蓝玉有矛盾的燕王朱棣,要父亲继续清洗异己分子,说:在朝诸公,恣意妄为,未来恐怕尾大不掉。含血喷人地指向蓝玉。

于是,一张陷人于法的罗网悄悄地向蓝玉袭来。

洪武二十六年二月八日,早朝时,锦衣卫指挥蒋某突然控告蓝玉谋反,说他勾通景川侯曹震等公侯,企图趁天子到郊外举行“藉田”仪式时,发动兵变。蓝玉当场被拘押,次日,连同家属一并处死。被蓝玉株连处死的高官,有公爵1名,侯爵13名,伯爵2名,连坐处死的元勋及其家属达15000人。朝廷专门公布《逆臣录》,以显示“蓝党”谋反证据确凿。其实全是诬陷不实之词。朱元璋要处死骄横跋扈的蓝玉,就犹如处死胡惟庸一样,易如反掌。但是要株连一个庞大的“蓝党”,必须罗织“谋反”的罪状不可。然而《逆臣录》编得匆匆,毛病百出,反而露出了罗织罪状的破绽。

胡蓝案:《逆臣录》如何罗织罪名?

网络配图

《逆臣录》搜罗了近千人的口供,唯独没有凉国公蓝玉、景川侯曹震的口供,也就是说,这两个主犯根本不承认“谋反”。据野史记载,蓝玉不仅为自己声辩,而且没有诬攀其他人,所谓“蓝党”完全是凭空虚构的。

细细翻看《逆臣录》,当时罗织罪状的伎俩实在拙劣得很。由于审讯者心思不够细密,留下了许多破绽。比如,一个证人蒋富招供:蓝玉出征回来,在酒席上对他说:“老蒋,你是我的旧人,我有句话和你说知,是必休要走了消息。如今我要谋大事,已与众头目们都商量定了,你回去到家打听着,若下手时,你便来讨分晓,日后也抬举你一步。”这个老将是蓝玉家“打渔网户”。另一个证人张仁孙招供:蓝玉对他们说,要成大事,吩咐他们置备军器,听候接应,日后事成都让你们做大官。这个张仁孙是乡里的染匠。蓝玉身为统领三军的大将军,如果要谋反,断然不可能和无足轻重的“打渔网户”、“染匠”之流去商量。《逆臣录》的胡编乱造于此可见一斑。

半年以后,朱元璋下了一道诏书:“自今胡党、蓝党概赦不问。”其实杀了4万多人,元勋宿将死得差不多了,“概赦不问”云云不过是一句显示皇恩浩荡的空话而已。

蓝玉不过是一个粗人,是一个脾气粗暴的将领,骄傲跋扈,不善于讨好人,引起朱元璋的怀疑,最终招致杀身之祸。

小编推荐:史不绝书的千古疑团:为何古代名将难善终?中国历史上的唯一一次一朝三帝王揭秘:中国古代是如何观星的?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