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未解之谜 > 疑案:崇祯皇帝的太子朱慈烺究竟去哪里了?

疑案:崇祯皇帝的太子朱慈烺究竟去哪里了?

时间:2016-03-30 16:08:27分类:未解之谜来源:中国历史网

疑案:崇祯皇帝的太子朱慈烺究竟去哪里了?

崇祯皇帝的长子朱慈烺,崇祯三年(1630年)被立为太子。李自成攻入北京城后,太子与其三弟定王朱慈炯、四弟永王朱慈炤都落入李自成手中,后来都被带往山海关前线。

李自成兵败山海关后,三人都不知所踪。甲申年的十二月,北京城据说出现了太子,不久被清廷认为是假冒的而被杀掉。而几乎就在同时,南方也出现了太子。

甲申年(1644)十二月,鸿胪寺少卿高梦箕的奴仆穆虎从北方南下,途中到达山东的时候,遇到一位少年,少年请求搭乘他的船南行,少年获准搭船后,他们就结伴而行。晚上就寝时穆虎发现少年内衣织有龙纹,惊问其身份,少年自称是崇祯皇帝之皇太子。

少年自称山海关大战后,他就为吴三桂所获。吴三桂在撤离永平时曾传檄四方说将拥太子进京即位,但是后来吴有惧怕清人不允,于是在行军至榆河时便把他放入民间不管。

他自忖在北方滞留肯定凶多吉少,于是取道南下。穆虎面对这个自称太子的少年十分惊愕,于是昼夜兼程,赶至南京,船行将到达之时,少年望见孝陵,痛哭伏地,久久不起。

到达南京后,穆虎带其来到高梦箕家中。高梦箕见此少年,当然是惊愕万分。少年自述年幼时在皇宫生活的经历及宫中之事头头是道,高梦箕半信半疑,便将少年安置在家中住下。

不久,高梦箕派人将其送往苏州安置,后来又转移到杭州,住进高梦箕的侄子高成的家中。少年在杭州并不低调,时常招摇于众,露出贵倨的样子,似乎有意引起人们的注意,背后窃窃私议。

高梦箕后来又将少年安置在比较闭塞的浙江金华府浦江县,想这样来躲避外界的注意。但是,太子南来消息不胫而走,高梦箕见已经无法遮掩,只好密报马士英,后又上奏弘光帝。

弘光帝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派曾经在北京服侍过太子的内监李继周赶往浦江,没想却扑了个空,少年已经转移到绍兴,于是李继周又赶赴绍兴,这才追上了少年。李继周一见到少年,只是觉得眼前此人与昔日见过的太子有几分相象,但也不敢肯定。

弘光元年(1645年)三月一日,少年被接到南京,先是安置在兴善寺住下。太子抵京的消息在南都引起了轰动,文武百官纷纷前来拜谒,大多数官员来到之后都是顶礼膜拜,态度虔诚,但是也有抱着怀疑的心态来一探究竟的。

督营太监卢九德就是如此,他进入寺内,双目紧盯少年,仔细打量。卢九德怎么看,也无法将眼前此人与脑海中曾经见过的北京太子对上号。

正在卢九德迟疑不决之时,少年突然厉声喝道:“卢九德,汝何不叩首?”卢九德被这突然一呼吓呆了,双腿不自觉地就跪倒在地,叩头忙说:“奴婢无礼!”

少年又缓缓说道:“汝隔几时,肥胖至此,可见在南京受用。”卢又叩头说:“小爷保重。”连忙战栗着告辞退了出来。

卢九德离开后,官员们更是议论纷纷,很多人都深信此少年为真太子。卢九德回宫之后,弘光帝下旨,严禁文武官员私自前往拜谒这位自称太子的少年。当天深夜,弘光帝命锦衣卫掌堂冯可宗将少年羁押至皇宫。

第二天,弘光帝面谕群臣道:“有一稚子言是先帝东宫,若是真先帝之子即朕之子,当抚养优恤,不令失所。”随令朝中文武重臣、皇亲勋贵前往审视,辨明真假。其中内阁大学士王铎,翰林刘正宗、李景濂都曾经在北京担任过太子东宫的讲官,是认识太子的。

三月六日,会审在大明门外举行。少年东向踞坐,群臣先后到场。首先,审问官拿出一幅《紫禁城图》,问少年此为何物。少年答道:“此乃北京宫殿也。”并主动指出承泽宫说:“此我所居也。”又指坤宁宫说:“此我娘娘所居也。”准确地指出皇宫,并不能证明自己就是太子,但凡去过皇宫的人,都有这个可能。

这个时候,昔日太子的老师,那些东宫讲官们就需要出来辨认了。翰林刘正宗上前说:“我是讲官,汝识否?”少年目视刘正宗,却不回答。刘正宗又问讲课是在何地进行,少年回答是文华殿。又问:“案上放可什么书?”少年回答:“《诗》。”

答到这里,刘正宗已经知道眼前自称太子的少年其实就是个冒牌货,要不怎么连讲官都不认识,昔日讲课是在端敬殿而非文华殿,案上也不是放了《诗》。

疑案:崇祯皇帝的太子朱慈烺究竟去哪里了?

这时,又有官员问:“汝知嘉定伯何姓何名否?”少年又无言以对。其实嘉定伯周奎乃是崇祯皇后的父亲,也就是太子的外祖父,他焉有不知之理呢?

看来,少年决非真太子了!当时就有谣传说,驸马王昺有个侄孙叫王之明,其相貌与太子有几分相象。于是,有审问官就对少年问道:“人言汝是王驸马从孙,名王之明。”这个少年似乎是在江湖上闯荡很久,机敏地回答道:“认我明之王,不认王之明。”

正当官员们与少年唇枪舌剑时,也是曾经担任过东宫讲官的大学士王铎站出来,大喝道:“此假人假事,哪里是什么太子!”有了昔日讲官的指认,可以确定此太子是假冒的了。由于首先将少年送来的高梦箕的家仆穆虎已经不知所踪,现在只好先将少年羁押在狱中。

弘光帝在得知审讯结果后,慨伤良久说:“朕念先帝身殉社稷。今侧耳宫中,惟望卿等至,若果真,即迎入大内,仍为太子,谁知又不是!”

不久,那个首先发现“太子”的穆虎被拿获了,于是朝廷准备再次审问那位自称太子的少年。这一次,马士英又请来一位昔日东宫讲官,原詹事府少詹事方拱乾前来辨认。三月初九日,在午门又进行了一次审讯。

为了消除官民士庶的疑虑,这次是审讯是开放的,允许官民前来旁听。经过方拱乾的识别,也断定这个少年并非太子,而是一个十足的假冒货。经过审问,少年招供自己就是王之明,南下逃难途中被穆虎等人胁迫,所以冒称太子,不过只是为了招摇撞骗而已。

案子经过二审,情况已是十分明了。朝廷也决定立即将少年王之明的供词以及审讯情况刊刻颁行天下,以消除臣民百姓的疑虑。但是,臣民们早已被一种莫名的偏执所左右,他们宁愿相信这个少年就是真正的太子,而不愿意相信朝廷的解释。

天下人对朝廷的解释是更加的怀疑,甚至很多人认为王铎、方拱乾等人是故意不认太子,一时间有人都到了“欲食王铎、方拱乾之肉”的地步。这种疑虑和不信任同时也在一些拥兵的疆吏中弥漫着,湖广总督何腾蛟、江楚总督袁继咸、宁南侯左良玉等人都上疏朝廷,请求保全太子,奏疏中不免有“兵谏”的味道,这就让很多人感到恐惧。

三月十五日,奉弘光皇帝之命进行第三次审讯在大理寺举行,圣旨居中摆放,以示庄严,三法司长官皆侧坐。这次审问,除了审问少年外,还将穆虎及高梦箕也带堂审问。

令人奇怪的是,这一次,原先已经承认自己是王之明的少年又翻供了。当主审官大喝:“王之明!”少年不应。又喝问:“汝为何不应?”少年又大喝:“何不呼明之王?”

主审官就下令动刑,动的是夹指之刑,刑极残酷,少年疼痛难忍,但也始终没有招供。穆虎和高梦箕二人也身受重刑,但也是抵死不供。审讯已经无法进行下去了,朝廷又只好将少年羁押于监狱中。

这次审讯中,少年的突然翻供让很多人始料不及,审讯的结果不仅未能消除臣民的疑虑,相反造成了更大的不安情绪。

南都朝臣们几乎都认定此太子为假,但是南都百姓却几乎一致认定太子为真,外地不明真相的武将也都倾向于相信太子是真。这些武将们有的是惑于谣传,而认为是真太子南来,有的则是利用此事向南京的朝廷发难,宣泄他们压抑已久的不满,比如宁南侯左良玉。

左良玉上疏弘光帝,请求保全太子以安臣民之心,甚至指责弘光帝是与马士英等奸臣治天下,这不啻是一篇声讨弘光帝的檄文。三月下旬,宁南侯左良玉就打着“清君侧”的旗号从武昌挥兵东下,杀向南京,他的理由就是“大臣蔽主,危害皇储”,还自称有所谓的皇太子密旨。

左良玉气势汹汹地兵锋东指,让弘光君臣恐惧万分,南京根本抵挡不了久经战阵的左家军。这个时候,折腾了一个月的“太子案”也不了了之了,弘光帝只好将这个所谓的太子关押在监狱里,并不敢贸然地杀掉他。

南京的君臣们这个时候想的是如何抵御凶悍的左良玉,这离弘光朝的覆亡也不远了。

小编推荐: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