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未解之谜 > 缅印之战:1500名中华远征军伤病员死亡之谜

缅印之战:1500名中华远征军伤病员死亡之谜

时间:2016-04-13 10:07:46分类:未解之谜来源:中国历史网

缅印之战:1500名中华远征军伤病员死亡之谜

在杜聿明部撤退途中,曾经有人记录过这样的一个极为悲惨的故事:1500名伤病员无法随部队徒步撤退,又不愿被俘受辱,最后点火自焚,壮烈殉国…… 1995年,我受邀参加云南电视台拍摄的纪录片《风雨滇缅路》。其间,节目组曾派人到安徽合肥采访了刘桂英——她是当年第5军新22师师部的卫生员,1942年5月随部队撤退,最后终于到达了印度雷多。这是我所知当年走出野人山的仅有的女兵。在回忆野人山的经历时,当时刘桂英提到这个令人震惊的故事。

一个令我震惊的谜

坦率地说,最初听刘桂英讲述这段故事时,我几乎不相信——我不太相信有1000多伤病员会死在一起,而且是自杀。我曾经在云南采访过第5军军部参谋、一直跟在杜聿明身边的邹德安老人,得知第5军军部是和新22师一同撤退的。在我对邹老20多次的采访中,邹老从来没有提到这个事件。

不仅如此,我手上所有关于滇缅作战的资料,也都从未提及此事。台湾朋友后来送给我台湾“国防部”出版的《抗日战史》,也没有提及此事;后来我又看到了罗古的《缅印之征战》(1945),这部回忆录是作者按每一天日记所记著成,也无这段故事。

几年前,香港晏伟权先生曾经和我提到他在台湾看到过一位将军的回忆录,其中也提到了1500名伤病员自焚的故事。晏伟权先生是驻印军第50师师长潘裕昆的女婿,一直痴迷于这段战史。他的话引起了我的注意,我请求他把资料发给我看一看。

邱仲岳将军在《抗战时期滇印缅作战(二)——一个老兵的亲身经历》中写道:

1942年6月,日军攻打缅甸东吁地区,缅甸护士帮助盟军伤员撤离

……(1942年5月)14日黄昏时分,第五军军部与第65团(新22师所部)主力到达莫的林宿营,军直属部队及各部队伤患一千五百余人进驻莫的林东南边的村子里……

第5军工兵团以一个营,在当地民众的协力下,利用佛塔东侧空地,用砍伐得到的竹木和从汽车上拆下的篷布盖成简陋的兵舍,野战病院则以佛塔附近的五六间只有顶盖的草棚子为医疗站,收容了各部队重伤患一千五百余人……

5月16日,第5军主力纵队徒步出发,伤病员及辎重全部留在原地……

……原先留在莫的林,或为战伤或因重病不能跟随部队长途跋涉的一千五百余中华儿女,咸以生为中国人,死为中华鬼的志节,宁为烈士死,不做降俘生的决心,慨然于5月21日凌晨一时引火自焚,含恨而终!

傍晚,杜军长惊闻此讯,不禁恻怆动怀难以自已,踉跄步出帐外,面对西南莫的林方向,俯首肃立、默哀致敬,而后仰视苍穹郎朗而誓:“光庭(杜聿明字)只要一息尚存,誓灭日寇,报此仇雪此恨,以慰诸烈士在天之灵!”

邱仲岳当时是新22师前卫营65团一个连长,后来晋升为少将,逝世后追认为中将。他一生的很多时间都用来研究这段历史,在台湾编撰抗日战史时,有关中缅印战史主要由他领导编撰。邱将军的这段回忆由台湾“国防部”史政编译局出版。

到目前为止,我发现只有刘桂英和邱仲岳两人以当事人的身份叙述、记录过这段历史。我认为两人叙述的这段故事有很大的可靠性。多年研究这段历史,又能穿梭于台海两岸的香港人士晏伟权查看了无数有关材料,也仅看到这份回忆记载此事,但是他也认为,邱仲岳将军的回忆可靠度很高。可惜邱将军已经去世。

可是,当年的野人山是否真如两位当事人的回忆那样,发生了集体自焚事件,也还存有疑点。疑点一:台湾“国防部”战史没有这段事件的记录,既然邱将军参加了“国防部”滇印缅战史的编撰,为什么没有把这个事件编入“正史”呢?疑点二:已故的邹德安老人也从未与我讲述过这个故事,这也是我一直有所怀疑的一个证据。同时,和他们走同一条撤退路线回来的人,在网上有回忆的至少还有7~8人,除了一位提到事后他听说过有这个事件外,其他所有人都没有提到这个事件。

如果我们假设,回忆撤退的人都是在前面走出来的人,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当时政府是否会有意隐瞒真相,不愿意公开透露?如果“自焚”还有一点疑虑(是否真正就是伤病员自己自愿自杀的)可以成立的话,那么“正史”和大多数当事者不愿意说这个事情就是情有可原的。当然,这也仅仅是我个人的分析,并没有任何的证据。

当年的野人山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成了许多年萦绕于我心中的一个问题。去缅甸探访野人山,于是也成了我渴求已久的愿望。

野人山的疑问

撤到野人山之前的部队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呢?

关于部队伤病员人数,按刘桂英的说法是1000多人,邱将军说1500多人,各种资料也说是1500多人。而这些伤病员都是来自第5军各个部队的。第5军下辖第200、新22和第96师,在1942年5月前,3个师都前后和日军进行了激烈的战斗(第200师同古、仁安羌和东枝作战、新22师叶达西斯瓦等作战、第96师平曼拉四二六高地阻击战等等),重伤病患人员达到1500人是完全可能的(仅新22师死伤人员就超过千人)。

全军伤病员集中车辆运输。第5军在撤退时,计划是从密支那方向撤退,到了密支那再择路回国。由于军部的车辆最多,又是最重要的单位,所以行军路线为最安全的中部(第96师为先锋,接着是新22师、军部,最后是新38师断后)。部队撤退时,为了便于野战部队的机动,将原来集中在军部野战病院的轻伤病员遣返回各部,由军部用汽车带着各师的重伤病员1500多名撤退。第5军是当时中国唯一的机械化部队,把伤病员集中起来用车辆运输是有这个条件的。如果到了车辆也无法走动,那么这些伤病员自然就要放下来安置,所以,如果找到部队烧毁车辆辎重的地方,很有可能就是安置重伤病员的地方。

杜聿明部在途中意外得知密支那被日军占领,最后决定避免和日军接触而放弃密支那撤退回国路线而走曼西以北,曼西以北几乎就是无人居住区,所以曼西也就是公路的尽头(至今仍然是这样),这是一个意外事件。出于无奈,军部只好把车辆全部集中到曼西附近烧毁,而伤病员也就安置在曼西附近(最后也就牺牲在这里),这是合情合理的。徒步撤退的部队绝对不可能带着重伤病员走。

小编推荐:太监李莲英死时竟身首异处 又有哪些谜团未解?揭秘:中国古代游牧民族契丹族为何“集体失踪”?古人利用自然能源的七大杰作:金字塔借助风力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