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奇闻异事 > 澡堂伙计如何成了总统红人?原来曹锟好这一口

澡堂伙计如何成了总统红人?原来曹锟好这一口

时间:2016-06-17 12:29:20分类:奇闻异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澡堂伙计如何成了总统红人?原来曹锟好这一口

民国演义小说中,“贿选总统”曹锟是个贪财好色的主,更让人不齿的是,这位爷居然还有“断袖”之癖,这就是当时总统府的大红人李彦青。

李彦青原是一家澡堂里的小伙计,清末曹锟驻军东北时,因关外天寒地冻,因而常去泡澡堂子,由此认识了李彦青。李彦青年纪虽小,却很会识人,当时曹锟是第三镇统制,当然不会放过这个献媚的机会。李彦青当时在澡堂子里负责擦背和扦脚,曹锟一来,就围着曹锟团团打转,又是捶背,又是捏脚,推推拿拿,擦擦揉揉,把曹锟弄得浑身发酥,十分舒服。

曹锟见这小伙人长得一表人才,又非常机灵,于是把他弄到身边当差。等曹锟做上直鲁豫巡阅使后,这小子居然当上了巡阅署的军需处处长。而曹锟当上总统后,李彦青也扶摇直上,权重一时,成为总统府的贵人。

李彦青得志之后,京城士大夫们纷纷巴结,如交通总长、外交总长、财政总长等,都与之订金兰之契,呼“六爷”而不称其名。李彦青也志满意得,目无余子。不过,李彦青虽然贵为处长,但曹三爷入浴后,仍旧要照旧找他,“非李擦背不乐”。

澡堂伙计如何成了总统红人?原来曹锟好这一口

当时流传一个笑话说,李彦青正和一帮显贵打牌,总统府打来电话,说:“总统已披浴巾,请六爷(指李彦青)速去勿延!”李彦青听后,立刻丢了手上牌匆匆而走,一时传为笑柄。

其实细说起来,李彦青也是有点来头的。他的父亲,原本是张志潭(曾任内务总长)家的膳房主任(厨师长是也),后因为招摇纳贿,给张老太爷给赶了出来。所幸李少爷当时已经出山并攀上了曹锟这颗更大的树,李老太爷也由此“父因子贵”,当他回去看望旧主的时候,张太夫人对其刮目相看,并将他请到书斋,款以茗点。

正闲谈间,前总长张志潭从外面回来,见昔日庖人成为座上客,不免大发脾气,李老太爷也抱惭逃回。李彦青听后大怒,说远伯(张志潭的字)小子,不给老子的老子面子,老子一定要给你点颜色看看。这事被财政总长王克敏得知后,王与张交谊不错,于是想替两人居间调停。

当时正好赶上李老太爷诞辰,李家设宴款客,王总长被强捉张前总长前往致贺。但到了之后,张志潭却不肯去寿堂祝寿,而直接跑去看戏。李彦青更加生气,认为张志潭是有意侮慢自己,并迁怒于王克敏。王克敏眼看事情弄僵,只好邀请李到私邸小酌,并令宠妾小阿凤捧杯劝饮,这才消了“六爷”之怒,王克敏的财长一席,也得以保全。

不过,曹锟虽然癖幸李彦青,但他并不糊涂。尽管李彦青在外头风光无比,但在家里,曹锟仍旧是把他当厮役看待,不假词色。当时有个叫程克的政客,曾一度为内务总长,因赋闲已久,于是便走李彦青的门路并与之结为兄弟,百般奉承,打算在内阁中谋一总长之职。

后来,李彦青找到一个机会向曹锟进言,说:“程某才堪大用,愿侍奉三爷,给他个内务总长干干如何?”曹锟正横卧抽烟,听后掷烟枪于地,虎跃而起,厉声斥道:“你是个甚么东西,总长也是你能够保举的吗?”李彦青见曹三爷发怒,只好赧然谢过,不敢吭声。

不过,李彦青为人非常机警,善投曹锟之所好,因而曹锟不可一日无李,李彦青也得以一手遮天,擅作威福,外面的很多事情,都是曹锟茫然不知的。

曹锟的为人,恢豁大度,视财帛如粪土,他的私蓄都是托他的四弟、时任直隶省长的曹锐来管理的。曹锟最初无子,因而又将曹锐之子当自己儿子来养,而后来曹锟之妾生子,爱侄之情有所转移,因而常向曹锐要钱,多少都由曹锐来定。

李彦青由此抓住机会进谗道:“三爷今贵为总统,而财权在四爷手,俯仰由人,这怎么可以呢?何况小公子今后读书到发展事业,都需要一笔固定储金的。三爷固然是手足情深,但小公子将何以度日?”曹锟听后,觉得很有道理,于是逐渐将管财之事交给李彦青,而与曹锐日渐疏远。

澡堂伙计如何成了总统红人?原来曹锟好这一口

曹锟书法

曹锟贿选成功时,曹锐由天津驻所前往北京祝贺,李彦青为府中司账,竟不为曹锐备餐,曹锐饿得不行,只好命随从去外面买些羊肉包子果腹。吃完后,曹锐一怒返津,临行前跟直系诸将说:“你们大家抬三爷做总统,不问他够料不够料,将来总得闹出乱子!”而此后一年中,曹锐不再来北京,曹锟也不召他,兄弟情分日渐薄弱。

曹锟当总统的时候,孙洪伊为内阁总理,某次内阁会议,总统府突然来电话:“李六爷即来列席,三爷有话,命彼向内阁传述。”内阁成员大吃一惊,心想李彦青又有何种资格来参加内阁会议呢,真是视国事为儿戏也!好在孙洪伊是政界老手,他在李彦青来后便将内阁会议改成非正式谈话会,才算没坏规矩。

还有一次,孙洪伊去总统府见曹锟,李彦青带他进去,并告诉他说:“公见三爷,请勿谈政治,近来三爷心绪不宁,以免他发怒。”孙洪伊愕然道:“我不谈政治,还谈些什么?”一时传为笑谈。

第二次直奉大战期间,冯玉祥所部突然回京倒戈,当时天色未亮,有人把电话打到李彦青家中报告,仆人于睡梦中披衣起,持听筒在手,怒斥道:“此何时,扰乃公清梦!”人家说:“有十万火急的事要报告六爷!”仆人厉声道:“六爷刚睡不久,就算有杀头的事,也等到天明再说!”说罢,仆人“砰”的一声将听筒挂上。

不料,数分钟之后,冯玉祥的国民军已经赶到,随即便将李彦青席卷了去,稍加审讯便绑赴郊外,执行枪决。在李彦青被杀之后,据说从他家中抄没了数十万,也有传数百万的,也不知是真是假。

据正史记载,李彦青实则为曹锟跟随多年的亲信,时任总统府收支处处长兼任北京官钱局督办,兼管理曹锟财产。1924年秋,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后李彦青被捕,随后被京师警备总司令鹿钟麟下令绑赴天桥执行枪决。据说,当时共抄没赃款45万元。

“所谓元首,受其播弄;衮衮百官,为所挟持”,以至于朝政失纲,亿民腾笑,李彦青这种现象,其实历朝历代都有。当年魏忠贤权倾一时,士大夫如崔呈秀、魏广微之流不也是舐痈吮痔,无所不为,并以拜“干爹干爷爷”为无上之荣宠吗?

前清不远,李莲英受宠之时,号为刚劲的总督岑春煊,也奔走其门,不以为耻。尽管“阉宦”已成历史之名词,但“太监”现象,实则是百变不离其宗矣。(节选自《武夫当国:北洋枭雄的发达往事》,山西人民出版社2015年。)

小编推荐:解密英国人眼中的“完美政治家”和珅是什么样的?古代医药神仙有排名:民间祈福 医王药王常混淆古代典籍记庸医:有点小聪明 但没医德也列入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