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奇闻异事 > 新疆王杨增新遇刺迷案:被杀时卫士竟赤手空拳

新疆王杨增新遇刺迷案:被杀时卫士竟赤手空拳

时间:2016-05-19 23:58:55分类:奇闻异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新疆王杨增新遇刺迷案:被杀时卫士竟赤手空拳

1928年4月5日,国民革命军在徐州誓师,开始了对北洋军阀的“第二次北伐”。此次“北伐”实际是国民党新军阀与北洋政府时期的老军阀之间,争夺中国北方统治权的混战。国民革命军挺进华北,势如破竹。在山东战场,国民革命军第1、2集团军先后重创鲁军,张宗昌仓皇逃往德州,孙传芳也率残部向北撤退。5月1日北伐军进占济南。5月下旬,国民革命军主力各部开始向津京地区进军。6月初,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见大势已去,被迫发表“出关通电”,命令部队退出北京,撤回东北。6月4日清晨,张作霖的专列在皇姑屯附近被日军预埋的地雷炸毁,张作霖因伤势过重,不治身亡。继任者张学良顶住日本侵华势力的威胁利诱,毅然通电宣布与南京方面停止军事行动,“决不妨碍统一”。张学良又指派邢士廉、王树翰、徐祖治等人,到北平与蒋介石、冯玉祥、李宗仁等商谈东北易帜,归顺中央等问题。接着,双方便商定了东北易帜的大计。

此番波澜壮阔的关内混战声势浩大,也震撼了远在边隘的新疆省。面对“二次北伐”的大好形势,樊耀南异常兴奋。他一改过去谨小慎微的常态,决定采取孤注一掷和先发制人的策略,抓住时机,加快除杨行动。

不久,在新疆外交署的后花园,樊耀南与张纯熙、张馨、吕藻如等人密谋具体行动方案。经反复研究,他们认为,省政府人多眼杂,不易下手,事后不便逃脱。若在杨外出时行刺,又难对付杨周围众多的卫兵。

最终,大家认定在杨增新常去的俄文法政专门学校动手比较稳妥。因为这里是樊耀南等人开展反杨活动的据点,部署和执行刺杨计划都很方便。

俄文法政专门学校于1924年由杨增新创办,主要课程有俄文、刑法、宪法、国际法、世界语等。该校由省教育厅厅长刘文龙主管,张纯熙任教务主任。杨增新之所以在新疆办这个师范学校,是为了培养死心塌地忠于自己、留在新疆的对俄外交人才。在学校里,上上下下差不多都是杨增新派的人。杨增新把俄文法政专门学校看成自己培养人才的地方,虽然平时不轻易去,但在学生毕业时,一定会去参加毕业典礼,对自己培养的这一批人才亲自见面叮嘱一番。樊耀南认为这是一个绝好的刺杨机会。

1928年7月初,杨增新重新拟定了新疆省政府委员会组成人员名单,以上报南京政府批准。在这份名单中,原来的各厅道负责人的官职基本照旧,唯独勾掉了樊耀南的名字。

新疆王杨增新遇刺迷案:被杀时卫士竟赤手空拳

不久,樊耀南获悉这份名单的内容,心中异常不满。7月5日,樊耀南找到正在新疆的科学考察团团长徐炳祠,诉说愤恨之情:“这次的所谓新政府,只有委员会,没有委员,看来,杨还是保持他的个人专制局面。他以为他的办法行得通,我看,他不晓得各省的怪人在这边的多得很,一定要出事的!”

1928年7月7日上午,新疆省立俄文法政专门学校在校园内举行第一届毕业生典礼。该校第一届毕业生共44人,分别来自汉、回、维、满、锡伯等五个民族。作为新疆“最高学府”的首届毕业生典礼,是省内一件大事,自然安排得十分隆重,校园里一派欢庆的节日气氛。杨增新与各厅道军政要人、苏联领事等都应邀参加了典礼。

教务主任张纯熙是湖北人,从北京俄文专修馆毕业后,借着樊耀南的关系从内地来到新疆。这是樊耀南在与杨增新的斗争中感到很满意的一着棋。杨增新从未料到张纯熙就是他的政敌为自己布下的一颗定时炸弹。

典礼之前,张纯熙受樊耀南的嘱托,专门负责迎接政府要员,他的主要任务是寻找时机指挥杀手刺杨。省府要员纷纷带着随从走进校门,却唯独不见杨增新露面,张纯熙不免有些焦急。

忽然,门外一片嘈杂,只见杨增新带着私人卫队,大摇大摆地走进校门。

张纯熙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急忙面带微笑地迎上前去恭敬地招待。随后,他一直站在杨增新的身边,殷勤地侍候着,同时暗中注意杨的一举一动。

按事先计划,樊耀南等准备在典礼仪式结束后的全体照相时刺杀杨增新。不料,随杨增新而来的旅长杜发荣非常警觉,他发现杨增新周围的杂人很多,张纯熙又始终不离杨的左右,便向张厉声喝道:“你是什么人?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请你不要再待在大帅身旁!”

张纯熙不得不找个借口离开杨增新,急忙与樊耀南碰头商量对策。为防意外发生,他们临时决定,将刺杨行动改在典礼后的宴席上。

上午,典礼仪式开始后,由杨增新致辞。他对应届毕业生的学习成绩大加赞赏,并鼓励他们今后要更加努力地工作,为建设新疆效劳。随后,他和各政要亲自给学员颁发了毕业证书并集体合影留念。

正午时分,毕业典礼圆满结束,樊耀南以学堂监督的身份,在学校教室设宴席招待各位官员及嘉宾。这时,政务厅长金树仁借口自己“案牍山积,亟待处理”,带着秘书长屠文沛、科长王之佐等人提前离校,其他人都兴高采烈地纷纷入席。

酒席共摆了三桌,杨增新与建设厅长阎毓善、旅长杜发荣、迪化道尹李溶及钱桐居中一桌,由一个汉文教员作陪。樊耀南陪同苏联领事加乌尔夫妇坐在靠西边的一桌。杨增新的卫队长高连斗与杨的副官张子文、王祉、冒维新等人被安排在东厢房,杨的卫队人员则被安排在院外的一间屋里用餐。

此时,杨增新想到几十名首届毕业生将成为自己今后统治新疆的“人才”,心情十分愉快,在宴席上谈笑风生。他原定饭后去陆军学校训话,便一边催着快上菜,一边与身旁的人高声猜起拳来。

席间菜肴丰盛,宾客们不断碰杯相庆,现场气氛欢乐而轻松。上了几道菜,酒至数巡以后,张纯熙忽然从门外快步走进来,他微笑着拿起一把酒壶,又不经意地失手将酒壶摔在桌子上,发出一声脆响。

接着,樊耀南向张纯熙大声问道:“酒菜都备齐了吗?”

张立即回答:“备齐了!”这正是樊耀南与张纯熙事先约定的执行刺杀行动的暗语。

听到张纯熙的回答,樊耀南站起身向苏联领事举杯敬酒。

就在樊耀南与苏联领事两名酒杯相碰的一瞬间,走到中间桌上菜的一名穿着蓝布长衫、身材矮小的侍者,猛然甩掉手中的菜碟,迅速拔出手枪,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毫无防备的杨增新。

此人叫刘锦臣,原是从苏联归国的华侨团长刘连科的马弁,因刘连科被杨增新所杀,故一直伺机为故主复仇。

杨增新被意外状况惊呆了,两眼紧盯着刘锦臣,一时不知所措。

“砰!”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声,杨增新的胸部中弹,鲜血立即涌出。这枪并未致命,杨增新猛然明白自己遇刺了,他声嘶力竭地叫道:“干什么?”同时以手撑桌,颤颤悠悠地试图站起来。

不料,又有几个身穿蓝布长衫、侍者打扮的人冲进屋里,一齐举枪向杨射击。杨增新身上又连中数弹,终于倒在地上,素来喜欢在酒宴上杀人的杨增新,不料自己也栽在了酒席上。

新疆王杨增新遇刺迷案:被杀时卫士竟赤手空拳

与此同时,旅长杜发荣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杀手有预谋地打中要害,一头栽倒在餐桌旁。建设厅长阎毓善的胳膊也被击中一弹,他忍痛顺势倒地,趴在杨增新的身边装死。苏联领事加乌尔夫妇早已吓得魂飞胆战,慌忙逃到门外,躲进厕所,以免被误伤。

杨增新的副官和卫士听到枪声,立即赶来救杨。然而,他们的枪支早已被人暗中收缴,只好赤手空拳地闯进屋里。

副官张子文抢先以手去扶杨增新,被一枪打死。卫队营长高连斗扑在杨增新的尸体上试图挡子弹,也身中数弹,当即毙命。

樊耀南见大功告成,便指挥手下众人迅速撤离现场。临行前,樊耀南害怕杨增新不死,又从身边一名随从手中接过枪,咬牙切齿地朝杨增新的胸口补了两枪。

杨增新气绝身亡,时年64岁。这个统治新疆17年的“塞外皇帝”就这样结束了他的一生。

当樊耀南向杨增新补枪时,趴在地上装死的阎毓善禁不住挪动了一下,被人发现又朝他腿上打了一枪。阎毓善吓得不敢再动。约莫半个钟头之后,阎毓善隐约看到有人跑进屋,从杨增新身上搜出一串钥匙后匆匆离去。阎毓善又趴了一会儿,确定没有人后,慌忙跑到学生宿舍躲避。

小编推荐:西门庆不仅风流成性还挑起几个女人间的斗争揭秘:金庸小说中哪些人是真实存在的历史人物揭秘越女:金庸小说中的第一高手是否真有其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