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奇闻异事 > 北宋宋徽宗的花石纲:假山怪石“耗完”北宋国力

北宋宋徽宗的花石纲:假山怪石“耗完”北宋国力

时间:2016-11-06 16:44:32分类:奇闻异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北宋宋徽宗的花石纲:假山怪石“耗完”北宋国力

宋太祖赵匡胤在混乱的五代末年于陈桥发动兵变,于960年二月黄袍加身为帝,建立宋朝。至宋钦宗靖康二年,即公元1127年二月,宋钦宗出降于金,北宋共历宋太祖(赵匡胤)、宋太宗(赵光义)、宋真宗(赵恒)、宋仁宗(赵祯)、宋英宗(赵曙)、宋神宗(赵顼)、高太后(宣仁太后)、宋哲宗(赵煦)、宋徽宗(赵佶)以及宋钦宗,共九帝一后。由于宋王朝的一统天下,结束了五代十国分裂割据的局面,在近200年的时间内,北宋的经济发展速度惊人,在文学方面有中国历史上与唐诗比肩的“宋词”,四大发明之中,其中竟有三项(活字印刷、航海指南针、火药)都出现在这短短的两个世纪内,特别是手工业和商业都空前繁荣,不仅富,而且庶,人口多达一亿多,“国家之盛,前世未有”。一直到公元1101年,宋徽宗赵佶继位,北宋王朝才忽然由盛到衰,他在位的二十五年内成为北宋历史上最黑暗的年代。

宋徽宗赵佶,是宋神宗第十一子,封端王。其兄宋哲宗驾崩,当时的皇太后垂帘问政,询问继承人问题,执政大臣章惇“厉声”答道:“依据礼律应立母弟简王(即哲宗的同母弟)”。估计是皇太后年轻时与哲宗生母不和,不愿再立哲宗之母弟,就不接章惇话头,继续对下面其他大臣说:“神宗诸子,申王年纪最长,但他有目疾;再往下就是端王当立。”在场的几位大臣如曾布、蔡卞、许将都很讨厌章惇,私下忖度章惇没有和别人商量就公然在朝堂上自己提出候补帝王人选,倘若哲宗母弟简王为君,日后新帝追念“拥立”之功,肯定又是这位本是宋哲宗宠臣的章惇莫属。为此,几位大臣们纷纷附和皇太后,“如皇太后圣谕极当”,章惇一下子在朝堂上成为孤家寡人,刚才的汹汹气势也融冰般消解,只能“为之默然”。

“先帝(宋神宗)尝言,端王有福寿,且仁孝,不同诸王。”皇太后终于在大宋皇庭上为新君赵佶做出总结性的推荐评语,使得这位本来一心喜爱诗词书画的王爷兄终弟及,登上本来离他并不很近的皇帝宝座。

北宋宋徽宗的花石纲:假山怪石“耗完”北宋国力

“徽宗未立,(章)惇谓其轻佻不可以以君天下。”《宋史》徽宗本纪的结尾赞语中有此言语。章惇虽是历史上有名的奸佞之臣,但确有“识君”之才。章惇并非高俅那样的浮浪子弟,也非蔡京那样的轻薄之才,此人“豪俊、博学善文”,年轻时与大文豪苏轼相交甚厚,在宋仁宗时与其侄章衡中同中进士,由于他侄子当时是殿试第一的状元,章惇一气之下竟不去接敕令任官,重新再考下一科。宋哲宗继位后,他自称有拥立功,大行因扰民而被废止的王安石“新法”(王安石是提拔章惇的“恩公”),诋毁司马光等大臣,劝说宋哲宗对司马光、吕公著等死去大臣剖棺掘尸,株连亲族,可谓是穷凶极恶,官报私仇,朋比为奸,屡兴大狱,又在西北与西夏挑起边衅,屡战屡北,丧兵失地。章惇虽如此不堪,却有两件事还值得称道。其一,他执掌朝权时从不滥封亲友,四个儿子都是籍籍无名的小官;其二,他有超凡的识人之明,深感赵佶不能继统为君。宋徽宗继位不久,即贬章惇出外,不久这位权臣就于贫困之中死于睦州。虽死后被列入《宋史?奸臣传》,估计章惇还能有颜面于地下会见北宋诸帝:“我早就讲赵佶这小子不能为君,现在好了,北宋近二百年的江山都毁在他手里!”

宋徽宗赵佶即位后不久,就重用与他气味相投的一帮文人哥们和肖小,其中以蔡京、王黼、童贯、梁师成、李彦、朱勔等人最为“知名”,时人称之为“六贼”(奇怪的是,大名鼎鼎的高俅在《水浒传》中虽名列奸臣第一,但《宋史》中根本没有他的单独传记。在南宋作家王明清的史料笔记《挥尘后录?卷七》中,有如下记载:“高俅者,本东坡先生小史,笔札颇工。东坡在翰苑出师中山,留以予曾文肃(曾布),文布以史令已多辞之,东坡以属王晋卿。元符末,晋卿为叔密都承旨时,佑陵(宋徽宗)为端王,在潜邸日已自好文,故与晋卿善。在殿庐待班,邂逅。(端)王云:’今日偶忘带篦刀子来,欲假以掠鬓,可乎?’晋卿从腰间取之,(端)王云,‘此样甚新可爱。’晋卿言,‘近创造二副,一犹未用,少刻当以驰内。’致晚,遣(高)俅赉往。值(端)王在园中蹴鞠,俅候报之际,睥睨不已,王呼来前询曰:“当汝亦解此技邪?”俅曰:“能之”。漫令对蹴,遂惬王之意,大喜,呼奴辈云:“可往传语都尉,既谢篦刀之况,并所送人皆辍留矣。”由是日见亲信。逾月,王登宝位。上优宠之,眷渥其甚厚,不次迁拜,其侪类援以祈恩,上云:“汝曹争如彼好脚迹邪!”数年间建节,循至使相,遍历三卫者二十年,领殿前司职事,自俅始也。父敦复,复为节度使。兄伸,自言业进士,直赴殿试,后登八坐。子侄皆为郎。潜延阁恩幸无比,极其富贵。然不忘苏氏,每其子弟入都,则给养问候甚勤。靖康初,佑陵南下,俅从驾至临淮,以疾为解,辞归京师。当时侍行如童贯、梁师成辈皆坐诛,而俅独死于牖下。” 可见,高俅还是大文豪苏东坡的门下,而且为人还算忠厚,富贵后对苏氏子弟也很照顾,也是凭机缘攀龙附凤,加之一脚好球技,平生好似无甚大恶,而且还善终于家,死的非常是时候,免去北国和徽宗一起风霜劳苦。)

可见。这些人为了满足宋徽宗的穷奢极欲,大兴土木,滥增捐税,并于天下搜集奇花异石,费百万役夫之工,在汴京修建可列入“世界之最”的宏伟“艮岳”园林,并放养成百上千万珍禽怪兽于其间,耗费钱财无数,北宋国库多年的积蓄为之一空。试想一下,当时的东京汴梁(开封)距江南千里迢迢,巨石奇木,经陆路、水路络绎千里,役夫无数不讲,一路上累死、病死、淹死无数人,加之不停对民众破屋坏墙,践田毁墓,致使天下嚣然,民不聊生。此外,这位皇帝还酷信道教,于国内遍建宫观,自称道君皇帝,没事就和一群道士相聚一起作法行祭。在赵佶治下的二十五年间,除了他宠信的奸臣以外,惟一快活的只有狗,因为赵佶属狗,所以他下令全国禁止屠狗。

宣和二年,由于宋廷到处奇石巨木,人民贫苦不堪,最终引发了宣和二年(1120)睦州方腊的造反。这方腊本也是个邪教头子,趁民众为“花石纲”所扰,他就以摩尼教为号召,聚集之命,起兵作乱,所到之处,烧杀抢掠,劫良民为兵,接连攻陷青溪等地,共陷六州五十二县,一直打到杭州,在半年多时间内,近二百万人民在“方腊之乱”中死亡。究其实也,方腊也只是个小巫汉而已。最初起事时,方腊老婆红妆艳饰,打扮得如同一个娘娘,然后以一个大铜镜缀嵌于前胸,轻移莲步,对着太阳行走,远远望去,光彩夺目,愚民不知,争相传言方腊夫妇有祥瑞,一哄而起,渐成燎原之势,致使广大江南人民在苦遭“花石纲”荼毒后,又吃这帮贼寇的“二茬苦”,受“二茬罪”。虽然最终方腊被平灭,但北宋的根基已经受到了严重动摇。

小编推荐:皇帝笃信鬼神引发的糊涂事:改国号可以助一统揭秘清末“预备立宪”:只是一场宪政“闹剧”荒唐的鸦片战争:钦差大臣杨芳用亵裤来对付敌人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