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奇闻异事 > 中国监狱史特例:溥仪李玉琴战犯管理所同居

中国监狱史特例:溥仪李玉琴战犯管理所同居

时间:2016-11-06 15:12:45分类:奇闻异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中国监狱史特例:溥仪李玉琴战犯管理所同居

导读:当时国家公安部一局局长凌云就具体处理这件事情,这个凌云立即请示公安部部长罗瑞卿,罗瑞卿马上做了一个批复,宁可破除惯例,让溥仪李玉琴在战犯管理所内同居,让他们恢复夫妻的感情,那这真是中国监狱史上的一个特例,马上给他们腾出了一个房间,告诉他们,今天晚上你们就在这儿住。这个李玉琴本来是抱着要离婚而来的,它突然出现这个情况,她说实在的一个是感到很突然,当然也有很高兴的成分,结果他们真的是在一起同居了一宿。

凤凰卫视6月6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各位好,这里是《凤凰大视野》,今天我们再来讲一讲溥仪的第四位妻子,福贵人李玉琴的故事,1943年春天祥贵人谭玉玲过世也就是半年左右的时间,可以说是尸骨未寒,当时溥仪心中悲痛异常,但是吉冈安直马上就拿来了很多日本女子的照片,非让溥仪从中选择,娶日本女子无异于在自己的床头替关东军司令官安了一个耳目,溥仪迫于压力决定找一个年幼的中国女孩子作为结婚对象,一是好管理,二是摆脱日本人的逼迫,后来吉冈安直又拿来了60多张中小学校的女学生的照片,让溥仪来挑,结果就选中了南关国民优级学校的李玉琴,当时她才15岁,只是个小学生,可以说是既不懂人情世故,也没有社会经验,而溥仪呢仅仅是把她当做任意摆布的一个棋子来抵御日本人的安排,由此把她纳入宫中。

解说:我对不起她!她原是一个穷苦人家的孩子,品行挺好的,十五岁嫁了我住进了长春的宫里,因为和我在一起的关系,她也沾上了不少坏习气:任性啊,骄横啊,不过,现在又变好了,真的变好了。

王庆祥:整个李玉琴入宫的这个过程其实还是吉冈安直在背后一手操纵的。

黄焕新(李玉琴之子):因为是很无助的老百姓的女儿,面对那么强大的军政的势力,请你去你不敢不去,也不能不去。

解说:李玉琴,出身于长春的一户普通人家,1942年考入伪满新京南岭女子优级学校,第二年,年仅15岁的李玉琴被选入伪满洲国的皇宫中,并被伪满洲国皇帝溥仪封为福贵人,成为了溥仪的第四位妻子。

王庆祥:溥仪为什么能够当时连这样的家庭出身都选?因为他当时其实目的不是在于选一个妃子,其实就是和日本方面玩了一步棋,李玉琴其实就是在这步棋盘中被使用的一枚棋子。

黄焕新:大致就是在不到15岁的时候以这个进皇宫读书这么一个名义被请到宫里边的。

解说:入宫后,李玉琴对溥仪的最初印象很不错,和蔼可亲,又关心人,然而对于一个年仅15岁的小女孩来说,她的命运已完全不受自己掌控。

王庆祥:她当时入宫的时候呢,那个名义是进宫读书,而且不收学费,而且有非常高明的授课师傅,她觉得她自己才念到优级学校嘛,就是高小嘛,能有这样的机会不很好吗,她是奔着这个来的。

黄焕新:一个15岁的小女孩,花季的一个少年她要读书,要游戏,没有完成她的成长过程就为人妻了,这个思想弯子呢我想每一个女孩都不好那么转。

解说:宫里的一切对李玉琴来说都是新鲜的,转眼半个月过去了,却未见有人提读书一事,李玉琴已经明白吉冈安直找她来并非读书,而是要把她嫁给这深宫大院里的皇上。

王庆祥:那么册封之前溥仪也还是像册封他先前的那些妃子一样,都要让这个被册封的人先立个笔据,就是你得亲笔写一个规矩,你进来以后你得按照这个规矩办这才行。

赵继敏(伪满皇宫博物院副院长):溥仪给她规定了二十一条,都是一些封建礼教的三纲五常,这些束缚她的。

王庆祥:说到底是什么呢?你一切都是遵从皇帝我,你不能有任何违反,你不但表面言行举止不能违反,你在内心深处头脑深处也得把这些东西作为你真正信仰的规矩。

黄焕新:不许这个,不许那个,说你抄,抄了以后你背,你以后要遵照执行,她看了半天最后莫名其妙就写出一个死亡的死字来,溥仪看了以后大发雷霆,从这个小事也可以反映出当时她是最初做成这个皇妃的时候呢是抵触的,是要反抗以一种少女的没有办法的办法来反抗。

李玉琴曾多次到管理所去探视溥仪

解说:如果说二十一条限制了李玉琴在宫里的自由,那么接下来的六条让李玉琴与宫外也断了联系。

王庆祥:这个六条是约束李玉琴的家属,在过去倒是对文绣,对谭玉玲我倒没发现还有这六条,为什么单独对她?那很显然嘛,就是因为出身一个那么穷人的家庭里头,而且又都在这个同一个城市。

赵继敏:那么最严酷的一条就不允许她的家人进宫来看望她,所以李玉琴她弱小的应该说15岁还未成年那么她思家心切,所以在这个宫中她就像鸟儿一样被养在宫中。

王庆祥:就是自己把这二十一条,把这六条都抄了一遍,抄完了以后溥仪告诉她,你把你抄的这个二十一条和六条拿到佛前,神佛前去焚烧吧,让神佛保佑你,也保证你能执行这些规矩。

赵继敏:那么她生活的空间也仅限于同德殿和东御花园,那么东御花园就变成她倾泄思乡之情的一块地方,那么东御花园当年修了一个假山,那么李玉琴呢也经常登到这个假山上去,望着她家的方向,所以说还有一种说法管这个假山叫望家山,就是指这个李玉琴说的。

解说:对于李玉琴来说,这些禁令就像是用金丝编制的笼子,把一只活泼好动的小鸟牢牢地关在里面,李玉琴必须事事遵从这些禁令,无条件地服从溥仪。

王庆祥:她回忆呀,她在宫里那两年多真的,就是除了溥仪除了那个御医,除了那个吉冈安直和那个关东军司令官梅津美治郎她就再也没见过别的男人。

赵继敏:看电影它有一个叫闭关风,说不让别人看到这个妃子,要回避,所以说别人都是在之前就进到里边,等这个溥仪和李玉琴进到这个放映厅的时候要关灯,然后他坐在这个宝座之后才可以放。

王庆祥:等电影放映完了,先不开灯,因为演电影就是黑的嘛,电影结束了还是黑的,然后让那些祖侄,溥仪的亲属先从两侧全都撤走,再没有别人了开灯,然后溥仪带着李玉琴再走出来,所以就是这种环境下都能够把这种见面什么什么这种都能够避开,当时溥仪也是非常用心。

陈晓楠:李玉琴进宫以后可以说完全失去了自由,只为溥仪个人服务,比如说溥仪往往一到贵人的卧室就喊倦了,往床上一躺,让贵人给他唱歌、讲故事,或者谈点趣闻,他的口头禅是快用你那天真活泼让我高兴高兴吧,规定当中居然还有这么一条就是不许贵人愁眉苦脸,可这一条对于一个只有十四五岁的小女孩来讲确实很难做到,她时常会思念自己的父母,溥仪还算是通情达理,虽然他亲自为李玉琴娘家制定了六条禁令,可是并没有严格地执行,溥仪先后安排了李玉琴和父母三次会亲,这也成了李玉琴在宫中最快乐的时光。

讲解员:这个房间是李玉琴的卧室,这个房间最早的时候设计给皇后,可是整个同德殿建成之后婉容已经被溥仪关在了冷宫里,所以她从来没有居住过,直到1943年李玉琴入宫才赐给她,贵人当年能够住进皇后的卧室这在历史上没有过,也是属于破天荒的事了。这个客厅和刚刚的卧室是一套的,都是给皇后设计,但是都给了李玉琴,溥仪当年也经常会来到这儿找李玉琴聊天,可是这两个人却不敢大声说话,因为溥仪一直都怀疑日本人在整个楼内当中给他安装窃听器,所以他们只是互传纸条,或者是蘸水桌子上写字来进行交流的。

解说:李玉琴入宫时,伪满洲国已进入了末期,1945年8月8日,苏联红军正式对日宣战,当天晚上就在长春投下了两枚炸弹。

王庆祥:8月9日这个吉冈安直就先来把日本关东军司令官当时最后一届山田乙三把他的命令传到了宫里,就是告诉溥仪你要立即搬离,溥仪提出了他的意见吧,他说这么快马上就走不太好办,你总得给我点整理的时间。

解说:三天之后,也就是8月11日是最后期限,届时必须动身,而此时溥仪正在整理自己的珍宝和挑选逃亡的人员。

王庆祥:可以用得着的一些人才能够有资格登上这个逃亡的列车,包括婉容也在那个提前一两天也都送到那个逃亡列车上去了,唯独他还留下了八个人,这八个人里就包括李玉琴,和李玉琴身边的几个伺候她人吧,一共四位女士,另外就是溥仪自己和溥仪自己必须留的几个男人,四个男人四个女人,他这种安排其实也表达了她对李玉琴是最不舍的,是最不愿意她离开自己身边的。

解说:李玉琴两年多的宫中生活就这样结束了,她和溥仪一行人开始了漫漫逃亡之路,8月13日,他们到达通化临江县大栗子沟。

王庆祥:他为什么选择这个地方?因为它是日本人开的一个铁矿,就是在根基上还是比较可靠,日本人比较相信嘛,就是把他们都安排在这儿了,把溥仪和婉容、李玉琴都安排在那个矿长住宅的那几间房子里。

解说:两天后,也就是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

王庆祥:过了不到两天吧,8月17号的晚上,溥仪在当时日本人也是吉冈安直他们操纵下,把当时能够集中起来的几十人集中在一起,宣读了退位诏书。

刘艳(大栗子沟溥仪临时行宫):当年溥仪他站这儿开会的时候他站了是43个人,咱现在主要看到的是12个,中间戴眼睛的就是溥仪了,他是满族人,他当年这个官员的任用全用辽宁满族的,我们吉林汉族人很少,这个就是最坏的小日本吉冈安直,武部六藏,最后一个是司令官山田乙三,全是日本人,溥仪他通过这种老式的收音机他知道日本天皇投降了,溥仪他最后不当皇帝的时间就是上面这个表,1945年8月18日凌晨三十分,溥仪站这儿说满洲国结束。

解说:退位仪式一结束,溥仪也顾不得再去贵人房间看看便匆匆回到自己的居室收拾行装,此时他已经得到消息,不久将乘飞机再度逃离。

王庆祥:那么在这个期间那个皇族逃亡团那么在通化大栗子沟怎么活动的呢?这个就关乎皇后婉容,也关乎到福贵人李玉琴了,这个李玉琴后来她回忆,她说我当时啊我天天念佛,我念佛我就求三件事,第一件事我求什么呢?我求皇上溥仪平平安安,早点回来和玉琴团圆,我求的第二件事是我的父母平平安安,我求的第三件事就是这个战乱赶快平息吧,让人民幸福。

刘艳: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位置呢是当年溥仪他睡觉的寝宫,原来是个日本的一个平房,现在咱们给它盖成楼了,当年溥仪他来的时候呢是住在当时我们大栗子铁矿,矿长戚古前的住宅,就是一个日式的小平房,然后皇后婉容、福贵人李玉琴当年都在这儿住过,然后皇帝住了五天走了,然后把这个婉容还有李玉琴她们留在大栗子,她们住在这个日式的小平房住了四个多月。

陈晓楠:溥仪一行人本想先去日本避避风头,寻机再回来,没料到在沈阳机场转机的时候却被俘虏到苏联去了,这一去就是五年的时间,而被他关在大栗子沟的皇族逃亡团当时并不知道这件事,福贵人李玉琴还盼着皇上派车来接她呢,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和溥仪这一别就是十年,十年间,李玉琴的生活一直是颠沛流离,天津、北京、长春就是没有自己的安身之地,也可能是受二十一条的影响,好女不侍二夫的思想始终左右之她,虽然这期间她被迫写了和溥仪的离婚声明,却一直在苦苦地等待着溥仪的消息,工作上、生活上的压力政治上的压力最后李玉琴甚至决定出家去当尼姑,直到1955年,李玉琴终于等来了溥仪的消息。

王庆祥:那是在1955年的初夏,她的大姐夫拿着一封信回来了,康德有信了,底下写着中国抚顺管理所,别的没有,信封打开,信瓤出来了,亲爱的玉琴,我现在在抚顺战犯管理所如何如何,我很想念你,你们都好吗?

解说:熟悉的字迹,亲昵的称呼,李玉琴一直在苦苦寻找的丈夫终于来信了。

王庆祥:溥杰的女儿慧生从日本给这个政府来的一封信,也转到管理所了,这个信写得什么呢?我是溥杰的女儿,我要见我爸爸,希望你们能够给以我们这样的机会等等等等,写得很恳切,后来政府真的重视了这件事情,也做出了决定,首先是允许日本战犯和家属通信,过了三四个月又允许为满战犯和家属通信,溥仪的这个管理员叫李福生嘛,这个李福生马上就想到了那问问溥仪是不是想给家属写信呢?溥仪当然了,他说我当然想和家属通信了,那我的家属,我的家属就是我的妻子李玉琴呐。

解说:李玉琴在收到溥仪的来信之后非常感动,为了见到十年未见的丈夫李玉琴决定去抚顺探视。

王庆祥:她就高高兴兴地去了,和溥仪也谈起来,但是她总感到这个溥仪对她当然也愿意和她说几句很温暖的话,但是对于她这种在没落皇家,溥修家那种悲惨的遭遇,以后种种的情况,一直到现在失业,对她的这种个人的悲惨经历好像不太关注,不太觉得怎么样,所以她就觉得有点从热到凉,这是第一次会亲。

解说:当北京的爱新觉罗族人得到政府关照的同时长春的党政部门同样不曾忘记溥仪年轻的妻子李玉琴,根据上级指示,李玉琴被安排了工作,使这位伪满宫廷的福贵人成为一名市级单位的图书管理干部。

王庆祥:她很高兴就上班了,但是这个工作给她带来的是什么呢?有些人就说了,说你得赶快和这个溥仪划清界线,你说你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工作,你如果不跟他划清界线的话你这个工作也会丢的,你总是不站在一个正确的立场上那要你干什么呢?她受这方面的影响,所以她要保住自己的工作,她就想到了离婚,和溥仪离婚这个议题就提出来了,然后她就在1956年的12月份第四次到抚顺去。

解说:1956年12月25日,李玉琴最后一次来到抚顺,终于当着溥仪的面正式提出离婚,她丝毫听不进管理所干部的劝导,态度坚决。

王庆祥:当时国家公安部一局局长凌云就具体处理这件事情,这个凌云立即请示公安部部长罗瑞卿,罗瑞卿马上做了一个批复,宁可破除惯例,让溥仪和李玉琴在战犯管理所内同居,让他们恢复夫妻的感情,那这真是中国监狱史上的一个特例,马上给他们腾出了一个房间,告诉他们,今天晚上你们就在这儿住。这个李玉琴本来是抱着要离婚而来的,它突然出现这个情况,她说实在的一个是感到很突然,当然也有很高兴的成分,结果他们真的是在一起同居了一宿,我在写她的回忆录的时候,也详细地描述了他们同居这一宿的情况,后来那个李玉琴还亲自对我的那个初稿做了修改,主要就是突出什么呢?他们在这一宿中真正成为夫妻了,有了夫妻的那种生活,可是她呢,她说我并不是因为为了追求这个夫妻生活而要和溥仪离婚,我所以提出离婚实在是呢一是溥仪什么时候释放没有期限,我无边无沿地等下去,再一个呢就是我的政治压力太大了。

解说:改造后的溥仪已经明白不能把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这次溥仪接受了李玉琴的离婚请求,1957年5月,溥仪和李玉琴同时接到了法院的最后判决,同意离婚,随后抚顺市河北区法院正式办理了离婚手续。李玉琴和溥仪离婚一年之后,1958年5月与吉林省广播电台工程师黄毓庚建立了幸福美满的家庭,婚后两人育有一子黄焕新。

黄焕新:只要有一条因素哪怕有一个孩子,哪怕你让我有个临时工作,哪怕说溥仪三十天以后放出来我母亲讲她一定会等的,因为她说,她跟我说这话的时候已经九几年了,她说那个时候的女人,嫁到一家这是天大的事,哪怕是不认识,哪怕是人家满脸麻子,是残疾人你拜了天地了命里就是人家的人,为什么老百姓说生是人家人,死是人家鬼,说了几百年,几千年的,就是这样的,哪怕有一条她都不会,一条都没有,等于啥呢?没有任何希望,有子女可以寄托希望,也没有,最后我还得自己过,这做人最基本的权利了。

陈晓楠:15岁的福贵人李玉琴最终获得了自己的幸福生活,这在溥仪的五位妻子当中可谓是步文绣的后尘最为彻底的一位,虽然她的离开并非是主动行为,而是时代的浪潮把她最终推向了这样的一个命运,但最终她还是成功逃离了,李玉琴也是溥仪以皇帝身份所接纳的最后一位女性,1959年的12月4号,溥仪接到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刘少奇颁布的特赦令之后从此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名普通的公民,在成为公民之后,溥仪有了他的最后一段婚姻,他的最后一任妻子名叫李淑贤,明天同一时间我们将会为您讲述她的故事,明天见。

小编推荐:揭秘:抗战时期“文夕大火” 究竟是谁放的?末代皇帝溥仪早餐30多道主菜 被关押曾贿赂看守揭秘:明朝的东林党首因何慨叹“读书无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