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奇闻异事 > 义和团在北京烧杀掳掠 因一枚火柴杀人全家八口

义和团在北京烧杀掳掠 因一枚火柴杀人全家八口

时间:2016-11-06 09:51:16分类:奇闻异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义和团在北京烧杀掳掠 因一枚火柴杀人全家八口

19世纪中叶以后,晚清曾经有过一段同治中兴,史称“洋务运动”,通过30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终于建立了自己的现代化军队,派出了留学生开煤矿、造铁路。但是甲午一战中国败给日本,这巨大的刺激引发了“戊戌变法”,有识之士希望中国不仅要在军事上,更要在政治制度上学习西方,开言路、立国会、废科举、办新式教育。慈禧负甲午战败之责,表面上已经退到了二线,由光绪来主持变法,但一切事与愿违。

解说:1898年,光绪皇帝主持了戊戌变法,企图政治制度上向西方学习,但毫无行政经验的改革派太过心急,短短百天时间,一百多道诏令雪片般的从紫禁城飞出。

台词:臣康有为恭请圣安。

刘刚(《同网立志之路》作者):这康有为也是,他有时候乱说话嘛,这个荣禄问他,他说这个你要变法,那祖宗之法怎么办,变不动怎么办,他说杀两个一品大员,问题就自然解决了,他就不懂得这样的一个,老佛爷跟皇帝的这样的一个权力结构关系,祖宗之法那是谁的权力,那是老佛爷的权力,那在庙堂里面,那是用来治理皇帝的。

台词:关于变法维新的事,你看开头应该怎么做呢?

臣以为第一步是立宪法。

雪珥(民间学者):实际上戊戌变法是由,就在光绪皇帝身边的一帮比较亲近的幕僚,但这帮幕僚呢在官僚体制当中,他是属于比较浅层次的,那么他们推进了一个非常激进的改革,这个激进的改革最大的失策在于把所有的人都推到了改革的对立面。

刘钢:当时有一个叫这个,参加变法的那个,叫王照的人他就劝过康有为,慈禧这个人呢,她是只有权力没有政见的,绝无政见,他说只要她自身感觉到安全,你把所有好的东西,他说你都用以慈禧的名义往外推,她都可以推的。谈到具体的变法一些新政,慈禧她其实她并不反对。

解说:可惜,康有为不但没有听王照的,还劝光绪夺太后的权,这引发了太后激烈的反击。

罗澎伟(专家):就是慈禧太后呢,曾经和这个直隶总督荣禄呢来密谋就是,利用在天津阅兵的机会,1898年来废掉光绪皇帝,所以呢荣禄啊就在天津为慈禧和光绪专门修建了行宫,但是没有启用,那么政变提前在北京发生了,废光绪的这个也没有成为现实。

义和团团民

河南清邑义和团旗帜

解说:1898年的戊戌政变翻转了整个权力结构,不但新法尽废,而且汉人温和派的势力也被削弱,满人保守派重新占据了中央要职。

端木赐香(《重读晚清六十年》作者):新政这一方面就没有人了,人力都不存在了,然后呢第二个就是舆论也是一片迥声,所以说没有人敢再提这个新政,从原先的一线曙光,新政的曙光,突然跌向了更黑暗的一边。

解说:但令保守派不快的是,外国人仍同情被废黜的光绪,把他当成一个失败的改革者来保护。1900年1月24日,北京大街小巷还挂着元宵节的灯笼,喜气尚未褪去,慈禧太后突然在颐和园召集王公大臣会议,决定立溥儁为大阿哥,并准备让光绪皇帝行让位礼,改元保庆,历史上称之为已亥立储。

这次立储激起了外国使节和国内舆论的一片哗然,慈禧立溥儁为大阿哥总要有个官方解释,光绪在圣旨中说自己,痼疾在躬、艰于诞育,实际上是承认自己没有生育能力。

雪珥:光绪皇帝他是一个性无能者,那么为光绪皇帝选择后代,是这个皇族内部、是中央最高层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既然光绪自己不可能有后代,既然我们不得不给他选择后代,那么就选择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

解说:被册封的大阿哥溥儁的生父载漪是光绪皇帝的堂兄弟,与慈禧也有很深的渊源。

雪珥:因为端王的媳妇,就端王的福晋是慈禧太后弟弟的女儿,也就是说这个溥儁是慈禧太后的侄孙,还是有血缘关系的,这就好比当时慈禧选光绪,不是因为光绪是皇族的后代,不只是因为这个原因,更在于就是光绪是她妹妹的亲生儿子。

解说:载漪自幼好武,入满洲亲贵的精锐部队神机营,渐展露才华,慈禧将自己弟弟桂祥的三女儿许配给载漪后,他便成了端郡王,端郡王虽靠山过硬,但始终是首都卫戍部队的一名高级军官而已,从未参与过政治核心的决策。

刘刚:封他为端王,这个端王就是封错了的一个王,是吧,因为好像这个写的时候,把一个“瑞”字写成了一个“端”字,这小子干什么事他都是,可能这一辈子都干错事的一个主,而且是尚武啊,敢做敢为。

雪珥:不学无术,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高干子弟,能够过这非常豪华的生活,没有什么政治理想,也没有什么政治野心,但实际上一直到义和团的时候,他只是一个郡王,那郡王上头还有亲王,亲王上头还有世袭罔替的郡亲王。所以端王的实际上他的政治品级并不高,但是因为他儿子成了未来的皇帝的接班人、候选人,所以他的实际影响力在不断地增长,在他的周围就凝聚了一批力量,或者说很多政治力量愿意向他靠拢、愿意去利用他。

解说:戊戌变法期间,端郡王载漪曾哭着跪求慈禧出山挽救国家,慈禧觉得他政治上很过硬。

雪珥:那么这个举动实际上是慈禧在向这个所谓的这些保守势力,实际上它是一种利益联盟,并不见得他们真的保守,它妥协的时候的一种,大家一种讨价还价之后的结局。

解说:册封消息公布后,端郡王府立刻宾客盈门,据说端郡王还准备了大型酒宴,特接待外使来贺,但外国人谁也没来,端郡王自此对洋人恨之入骨。

端木赐香:按照惯例他们也应该表示来祝贺,包括慈禧老太后都极尽巴结之能事,提这个各国公使夫人请她们吃饭,送给她们珍贵的礼品,慈禧老太后按照中国的理念认为,这些女人回去以后会吹枕头风,但是老太后也发现不对啊,我白请她们吃饭了,不但没有人来祝贺,甚至提前就放言了,我们支持光绪,如果发生有不利于光绪的那个结果,那么中国你们后果自负。

刘刚:这各国公使是这样的,你做了就是你做了,那是你的官事,他也无权干涉,但是你要去征求他意见,他肯定不同意,他不能说他同意,他要同意的话他就参与了这个,所以的话,这个一个不同意的话呢,它就很麻烦。

端木赐香:自此以后载漪痛恨外国人,不共戴天。

刘刚:那么慈禧还可以从容的来布局啊,来展开她这一套,那载漪他不行啊,他是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

罗澎伟:天津是地当九河津要,路通七省舟车的水旱码头,是南运河和北运河呢衔接的地方,所以呢大批漕民的到来,那么他都可以在天津呢,过去找到自己的生活来源,但是船民现在失去了生活来源,就成为一种没有职业的游民。

航鹰(天津作家):于是呢就形成了一种叫码头文化,就来到这儿以后就是拼命啊对吧,这个能成的就成了,不能成就饿死了,或者就又流浪到其他的像关外啊,闯关东去了,它就是这么一个枢纽,这么一个地方,所以这样的一个地方的民风,它就是比较勇猛,比较崇尚英雄,英雄崇拜呀、义气呀。

罗澎伟:码头工人的下层就形成了一个非常广泛的一个社会阶级,就是所谓的混混,因为他的生活没有保证,所以非常讲团结讲义气,但是呢往往在社会动乱的时候,对社会的破坏性也是非常大的。

解说:天津义和团的首领叫曹福田,天津静海县人,他曾加入过清军,有很深的大烟瘾,当时领导了一支两千人的团民队伍。

端木赐香:打仗的时候手中不拿武器,他拿的一根两尺长的秫秸杆,就是咱们那个高粱,高粱棍,两尺长,说凡是没有武器的跟着我走,一人拿一根高粱棍,当时就打那个老龙的火车站,说走到前线自动就会变成枪了,能搞到这种程度的人,我们怎么去高估他的个人品德去呢,我觉得定为混混或者,坑蒙拐骗也许更合适一些。

解说:另一个领袖叫张德成,本是高碑店白沟河畔的一个船夫,因河运受洋人轮船海运冲击而失业,他平时往来江湖结交甚广,可谓一呼百应。张德成在杨柳青、天津西郊等地设坛十余处,号称天下第一团,自认坛主,是义和团中势力最强的队伍。

端木赐香:张德成还有一个,就是跟这个《西游记》里面的悟空学的,悟空要保卫唐僧的话,他会画一个圈,你不出这个圈,妖魔鬼怪就不会来了,咱的张德成是打仗的时候,是画三个圈,画三个圈,而且是,其实他们的文化层次也是很低的,就是学了看了点《封神榜》、《西游记》。

解说:早期义和团成员多为纯朴善良之农民,但成员逐渐复杂,有些人以团民为掩护,趁机为非作歹,白莲教等地下帮会组织也开始渗入义和团,时人称这些人为“伪团”。

端木赐香:其实不存在什么伪不伪,这本是就是个伪问题,因为义和团本身就是个大杂烩,它就什么样的人都有,而且我认为在非常时期,能登高一呼有人跟着他的,这种人我觉得道德品行方面,我们不能过分的高估他。

解说:天津还有一种专门收妇女的拳会,叫红灯照,入会妇女统统穿了红衣红裤,右手提红灯,左手持红折扇,年长的头梳高髻,年轻的绾成双丫髻。红灯照的大师姐叫林黑儿,义和团风起,她弄了条大船停泊于贾家胡同北口的南运河上,自称黄莲圣母设水上塘口。时天津盛传,入了红灯照的妇女,跟着这位大师姐习拳不用几天,就能持红折扇徐徐扇动、升高登天,右手将红灯投掷哪里,哪里便是一片烈焰火海,威力宛如今天的轰炸机。

端木赐香:有两种可能,第一个她真的是神经病,第二个她就是坑蒙拐骗是吧,比如林黑儿,她当时这个要求老百姓就是说,如果谁有病了,她撒点水就给你治好病了,然后尸体还能复活,谁死过去了,林黑儿手一摸然后就活了,但是如果失败了的话呢,她会找一个借口,这个人生前有过错。到七月份的时候,造的那个谣言是东洋十八国,红灯照已经灭掉十六国,而且按照天津当时有一个叫管鹤他写的私人笔记,她说是船户,说是江湖艺人,但是管鹤认为她就是天津土娼,就是地下妓女,就是个最底层的妓女,就对她评价并不高。

解说:上谕称对团民要一视同仁,制止看其与匪与否,不管其会不会也。因怂恿义和团在外交压力下被免职的前山东巡抚毓贤也得到了慈禧的接见,慈禧亲赐福字,并将他平调到山西做巡抚,这是一个严重的信号,外国公使们对大清国的这种问责制度大惑不解。1900年春天,义和团开始自通州涌入北京外城,5月20日已经在华工作了四十年,时任大清海关总税务司的英国人赫德感到危机四伏,他在信中写到。

义和团成员们忙忙碌碌的,想搞出乱子来,如我妻子和家人在此,我会把他们送到日本去。

罗澎伟:这种情况呢,已经当时被担任这个总税务司的赫德发现了,曾经警告过外国的侨民,但是呢他们没有引起来足够的重视。

解说:5月28日拳民摧毁了丰台火车站,英国公使馆通知英国侨民,如感到威胁,可到英国公使馆大院中避难。进入北京的义和团标准装束是头裹红巾、腰缠红带,如条件许可,最好还穿上红裤子。义和团对外来事物的愤怒,首先发泄在铁路、电线、教堂、洋建筑这些舶来品上,然后便是洋人和一切与洋字沾边的东西。

外国人被称为大毛子,一律杀无赦,中国人教徒则被称为二毛子,其他通洋学、懂洋语,乃至用洋货者被称为三毛子,以至十毛子不等,轻则被殴辱抢劫、重则被杀,时人记载,曾有学生六人仓皇避乱,因身边带铅笔一支洋纸一张,途遇团匪搜出,乱刀并下皆死非命,甚至有一家有一枚火柴,而八口同戮。

张鸣:当时有一个北京,北京城里有一个五城公署的衙役,这个人叫王大典,粗通文墨,每天义和团期间每天写日记,写的半通不通,但是每天写,他没有立场,他就看热闹,我通过他日记,你看出义和团干什么事了,第一个它就除了练团之外,就是杀人,杀什么呢?第一个杀这个教民、杀传教士,而且往往是抓那些妇孺,剁成肉酱。

解说:数千名被怀疑为教民的男女老幼,在北京庄亲王府前的广场被杀,北京城成了屠宰场。前门大栅栏,曾有一家老德记西药房,义和团大师兄下令烧毁,周边商户苦苦哀求,担心殃及池鱼。

雪珥:很多商人就说,你别烧这个地方会酿成火灾的,这个时候就义和团的那一面展现出来了,大师兄说我们有法术,可以把火势控制在这个店范围之内,当然法术最后失灵了。

解说:大火延烧了三天,将繁华的前门一带烧成废墟,正阳门楼也受殃及,京城二十四家铸银炉厂,因集中于大栅栏也全部被毁,金融秩序大乱,北京的工商业陷于完全瘫痪。

罗澎伟:因为中国可以说几千年来呢,一直是在这个中央集权的这种,极端的中央集权的极端政治统治之下,那么它的社会控制是非常严密的,特别是到了基层,可以说呢中国人一辈一生一世,特别是基层的老百姓一生一世没有表现自己的机会,表现出来就是一种爆发式的、就是一种破坏式的,我想这种历代农民革命都是如此。

解说:局势已经走到了失控的边缘,1900年的春夏之交,大清国的首都北京在风声鹤唳中等待着的是一场大灾难的来临。

陈晓楠:义和团的迅猛发展使在京的列强使节大为恐慌,他们纷纷要求清政府采取措施遏制义和团的发展。5月28号在京各国公使提出,派出使馆卫队进入北京,清政府同意了,但是提出了每馆以二三十人为限,结果列强先后派出了三百多人进京,大大超出了清政府的限制,这些行为对清政府形成了严重的威胁,双方的互不信任在加剧,一场解难也在所难免。明天同一时间,请各位继续收看《国难1900》。

解说:此时天遂人愿,仇外的义和团运动在华北蔓延,端郡王说夷兵所持火器者,神拳复能制之,此天讃我也,必收用之,他后来曾在总理衙门设神坛,要用神仙来对付洋鬼,朝内保守人士也随声附和,同治皇帝的老师徐桐说,此天意也,异种自此绝矣。

罗澎伟:实际上义和团运动在宫廷里边,那么还牵扯到,就是宫廷内部的政治斗争,“帝党”能够在这个运动里胜利,还是“后党”在这个运动里胜利,那么可以说呢利用义和团呢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陈晓楠:1900年的3月,义和团已经蔓延到北京,在紫禁城神武门外的墙根下,每天呢都有一二十个少年操练义和拳,到了4月中旬,大街小巷到处都贴着告示,说义和团哪天哪天要烧哪个教堂,哪天哪天又要烧哪个使馆,坐镇中央的慈禧对此类汇报呢仅批一个“览”字,此时她对义和团一边默许,一边在观察。

解说:1900年5月以前,慈禧尚未信任义和团,她不过想利用民间声势使洋人有所畏忌,不再动辄相欺。5月底,京郊芦沟桥一带的铁路、火车电线被毁,洋人四名被屠、四名受伤,各国公使要求调兵来京保护,慈禧有感事态严重,名严查首要、解散胁从、保护教堂教民,骂义和团为“拳匪”。

端木赐香:这义和团是否可靠,她相信不相信呢,我认为她还是半信半疑,她受谁的影响呢?就是刚毅让他们去涿州。

解说:6月5日,慈禧派大学士刚毅和军机大臣赵舒翘去义和团集中的涿州视察,一方面想看拳乱严重的程度,另一方面要看看所谓神术的真假。刚毅乃满洲镶黄旗人,1898年戊戌政变,他因力主废除光绪得到慈禧宠信。随同刚毅视察的军机大臣赵舒翘科第起家,是个明白人,他知道降神附体乃邪术,但刚毅在旁他也不好说什么,回到慈禧面前,慈禧问义和团神术如何,赵只是一味胡扯,形容义和团团民两眼如何直视、面目如何发赤,一旁的刚毅见状赶紧补充到,义民可靠,神术甚神,可以报仇雪耻。

端木赐香:微访的结果,刚毅回去以后光做样子,义和团眼睛是怎样发直的,然后怎么练的。

解说:实际上刚毅等人,抓住了的慈禧的心理,满清入关,即带进原始宗教萨满教之传统,一切家国大事都要遵循这一传统,而义和团所谓的神术与萨满教中的巫术不谋而合。

刘刚:它实际上它这个萨满教,作为一个最隐蔽的、最核心的一个权力机构,它在控制着这个大清帝国,我们现在东郊民巷那个地方设了一个堂子,堂子就是他们萨满族祭天祭神的地方。其实真正的军国大事,像什么出征啊、废立啊,重大的事情,她是跟家里人商量、家族商量的,汉大臣再大的权,他是进入不了这一块儿的。

解说:实际上,“老佛爷”这个称谓即有萨满教的意味。

刘刚:“老佛爷”这个头衔的话呢,就很有点这个萨满化的那种,这个佛祖的那个味道,它整个这样的一个群众运动的话呢,它本身它又有那种原来的神道社教的基础,整个一个萨满化再包装一下,他们就团结在庙堂的周围了。

解说:慈禧听罢沉默良久言,即使法术不可靠,难道人心也不可靠吗?中国积弱已久,所能凭靠的只剩人心了,若失了人心如何立国。

刘刚:这个群众运动一起来,这属于无政府状态,但无政府状态并不是无权力状态,那么什么权力它出来了,庙堂里的这个君权跟神权。

解说:次日慈禧即谕令,顽固派的领导人端郡王载漪管理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外交部终于被保守派所掌控。三天以后慈禧从颐和园回宫,这时守卫直隶的部队是武卫军,其右军已跟着袁世凯调往山东,左军马玉昆部驻山海关,前军聂士成驻天津,卫戍北京的为后军和中军,有荣禄管控,荣禄为人油滑,慈禧有点信不过。

端木赐香:荣禄是很精明的一个人,他反对老太后公开招抚义和团,甚至他也反对老太后废光绪,但是他保护不了光绪。

雪珥:因为他们认为荣禄是靠不住的,荣禄非常的滑,那荣禄底下的其他的一些军队,尤其是袁世凯的军队是靠不住的,因为他完全受的是西式的训练,而且他的政治理念上比较偏右。

解说:为防不测,慈禧特调董福祥甘军进城,驻扎永定门内。

刘刚:慈禧要宣战的时候,人家问他你靠什么呀?她说我就靠董福祥,这个她说的很奇怪,她为什么要依靠这么一个人。

雪珥:董福祥原来是太平天国的一个将领,他后来投降了朝廷。

刘刚:哦,原来董福祥的父亲,原来是哥老会的,这个哥老会又是从白莲教进入入甘(军)的一支,那么也就是说呢董福祥这个人,他的这个转向、他的来源,他实际上是整个义和团运动的一个先驱者似的人物,他早就在这么做了。而且他这支军队,这就像文革支左一样的,整个你这个义和团,你是这个你是一个造反派,你在造反,皇帝是可以用政府来镇压的,那么北京它所以弄不动它,政府弄不动这些人,就是因为有这个董福祥在支左,这个是慈禧太后真正的一个,她能依靠的一支萨满子弟兵。

解说:此时甘军中不少士兵也已加入了义和团,甘军首领董福祥还暗中与义和团首领李来中结拜了兄弟。

刘刚:他这个军队的构成啊,他成分那跟这个运动的性质是那么的吻合,他的那些兵,他原来都是他哥老会,跟他就那么出来的,这些人跟这个义和团的这个,它天然的就有这种融合的东西。

雪珥:当董福祥的甘军,这么一支最腐朽、最落后的甚至最残暴的一支军队进入北京之后,北京就被控制在极左边的势力的手中。

刘刚:当时皇帝就说了,这个董福祥是董卓进京哪,那当时的话呢,董卓进京那皇帝,那是他是冲着我皇帝来的,但董卓进京还有个含义就是说什么呢,虽然你拿他来对付我,这个人的话呢,也有可能也有人来对付你的,他董卓他来了就不走的。

解说:1900年5、6月间,拱卫北京的门户天津已成为义和团重镇,有两万团民。

小编推荐:揭秘:慈禧太后是如何相信义和团刀枪不入的?北大学生驱逐梁实秋事件:学生为何事驱逐梁实秋西汉官员的“艳事门”:夫妻私密事惊动了皇帝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