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奇闻异事 > 揭秘旧中国最大选美:《一步之遥》改写妓女命运

揭秘旧中国最大选美:《一步之遥》改写妓女命运

时间:2016-10-07 10:32:28分类:奇闻异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揭秘旧中国最大选美:《一步之遥》改写妓女命运

上世纪初的上海滩,十里洋场,繁华所在,灯红酒绿,霓虹璀璨,发生过许多世风沦丧的故事。其中,“阎瑞生案”是北洋时期上海最著名的案件,当年舞女选美的花国大选轰动一时,而更富戏剧性的是,获胜者之一的王莲英次日被害,抛尸荒野,此事更激起全城热议。而骈居的阎瑞生被认定是杀人凶手并被缉拿归案,公审后遭枪毙。姜文导演新作《一步之遥》也是以该事件为原型而创作。

旧时所谓的花国选举总统,往往都是一场“活色生香”的闹剧而已。花国选举,其实就是旧时妓女的选美活动。所谓“花国总统”,无非是其中最美妓女之“雅称”。对于参加评选的青楼女子来说,是她们改变命运的大好时机,因为一旦走红,便如女明星一般,不但身价上涨,财源滚滚,而且找到了踏入上流社会的捷径。《一步之遥》中舒淇原型王莲英因花国大选跻身名流,也因此断送性命,不禁令人唏嘘。那么花国大选以及王莲英在历史上究竟是怎么样的呢?

清军入关后花榜一度沉寂 民国青楼选美死灰复燃

北宋熙宁年间,汴京就有了品评妓女的“花榜”,而且赛会组织、评选标准、评委档次、社会影响诸方面都相当考究。娼妓界“选美”也有才艺比拼、修养比拼的环节,专门测试参选妓女琴棋书画,歌舞茶酒等功夫。明代中叶以后,品艳风气盛行,一时金陵、苏杭为其中翘楚。明嘉靖年间,金坛人、嘉靖进士曹大章创立“莲台仙会”与当时社会名流吴伯高、梁伯龙等品评名妓,一时称为盛况。当时甚至有人评选出了十二个金陵青楼名妓,称为“金陵十二钗”。

顺治年间,苏州有个叫沈休文的浪荡文人,终日浪迹于青楼楚馆,对青楼女子多有阅历,于是选定虎丘梅花楼为花场,品定高下,定下状元、榜眼、探花,另外列优胜者二十八人,一时盛况空前。可惜,最终沈休文被当地的地方长官李森先以有碍风化的罪名“毙于杖下”。如此一来,青楼选美便成为文人雅士们不务正业有碍风化的标志,花榜便渐渐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

人怕出名花怕盛:赌徒阎瑞生刺杀“花国总理”王莲英

1917年12月23日,第一届“新世界群芳选举”揭晓。王莲英“票数一万八千,权属次多数,当选为花国总理”,位列第四。 一夜间,丑小鸭变成白天鹅。随着“花国总理”的金字匾额连同“莲钱出水千人选,英武能言四坐春”的对联赫然挂起,技压群芳的王莲英也就改弦更张,鸟枪换炮,以当红明星的标准,重新包装自己。为出风头,她对于衣服饰物惟奢是求,手指上常御大钻戒,光耀炫目,传说她很快成为当年上海名列第二的有钱人。某种意义上说,莲英通过花国选举,洗白了身份,成了名媛。

得了“花国总理”的王莲英风光无限,身价倍增。然而,乐极生悲,灰姑娘故事的花国版,最后蜕变成为荒郊野外的血光之灾!被债主追地如同丧家狗一般的阎瑞生走投无路,情急之中萌生了图财害命的可怕动机。1913年农历四月十九日,这是一个万物复苏,春暖花开的日子,而阎瑞生的阴谋也开始按计划实施。他先向朱五公子借来名车,然后收买了一个街头小混混吴春芳做帮凶。最初,阎瑞生的作案目标是花国六部总长小林黛玉,想必名头太大的他惹不起,名头太小又无利可图。但是万万没想到,小林黛玉正好陪客人出门游春玩耍。费尽心机的前期准备不能就这样泡汤,于是阎瑞生把目标转向了花国总理王莲英,两人坐着名车、唱着小曲儿、吃着火锅,就这样出了城,来到了郊外。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当莲英正沉浸在浪漫、喜悦和无限遐想中时,她的生命也被阎瑞生手中的一条棉绳给结束了。身上的珠花、钻戒、金银首饰被丧心病狂的阎瑞生劫掠一空。一代名妓,就这样凄凉地陨落了。

花国大选成历史 现代选美成平民少女变凤凰的梦想

从被动地被人品题,到站出来竞选,花界中人多少濡染到一些时代的气息,真的起来撞一下政治的腰。当严复的《天演论》风靡天下,读过点书的人口不离“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时候,在上海读书的胡家小公子给自己改名“适”,字“适之”;而同时,上海的花界也冒出来一个“青楼进化团”,不止名字时髦,而且还能做一点时髦而又符合自己利益的事情,举行义演,募集资金,为妓女们办学校。“五四”运动的时候,上海学生罢课,商人罢市,工人罢工,而妓女也罢了工,而且积极响应学生的号召,抵制日货,把自己的日本货如生活和化妆用品之类拿出去烧掉。

其实,很难剥离历史,孤立地评价“花国选举”是好还是坏,它不过是在一定的时代中应运而生的。这种生存,是与娼妓是否合法化密切相关的。解放以后,中国完全消灭了娼妓制度,当然也不可能再有什么花国选举了。不过,几十年过去了,上世纪90年代,中国又重新出现了现代意义上的选美比赛;进入21世纪,越来越多的中国姑娘在世界小姐、环球小姐中名列前茅,选美大赛在中国遍地开花。不过,这种选美,承接的并非是中国古代的“花国选举”传统,而是西方的“美国小姐”选美机制。选美选出的不是专门以色事人的“职业女性”,而是万千平民少女麻雀变凤凰的梦想。

晚清至民国期间,青楼选美又死灰复燃,并有愈演愈烈之势。最初的青楼选美主观性很强,大多由某个文人拟定一个选美名单,是为“花案”。这样便会影响评定的公正性,所以后来的青楼选举普遍公开进行。但因为由评委决定结果,便不免有评委被收买的可能。后来人们发明了新的选举办法,由大众投票来选定。不过问题又来了:选票需要钱来买。民国时期,每张选票要一个大洋,那可是普通老百姓半个月的薪水,非普通人所能承受,故公正性要打个折扣。

上海花国闹哄哄:旧中国规模最大的一次民主选美

看多了《海上花列传》的读者,知道妓女其实分三六九等。以最开放的旧上海为例,妓院种类繁多,名目复杂,有书寓、长三堂子、么二堂子、宁波堂子、广东堂子、野鸡堂子、外国堂子(最初是西班牙女子居多,后来各国籍人均有,而以白俄居多)、东洋堂子(日本妓院)、咸肉庄(又名韩庄)、咸水妹、新兴妓院、私立妓院等多种。在书寓、长三、么二等高级妓院中,这些妓女可以有选择地择客。她们锦衣玉食,资产丰厚,这些高级妓女,还希望更走红,更出名,然后被达官贵人或者富户礼聘回家。这种时候,花榜就是一种非常理想的途径了。一如今天的各式各样的选美比赛。

比较热衷干这等事的是上海租界。它们定期举行花界“科举”,多达每年四五次。每次都由小报主持,文人们推荐,选举状元、榜眼、探花,有几年还按色、艺分别评选花榜和艺榜。民国年间,大家已对“十二钗”、“花国状元”,“花国榜眼”之类的说法腻味了,于是花国选举也顺应民意,有所改变。旧中国规模最大的一次民主选美,当属1917年上海新世界游戏场的“花国选举”,他们聘请《新世界报》总编辑奚燕子为主任,创办群芳选举大会。具体操作办法是:选票每人一张,一张选票售价一元(类似于手机短信),选票上填写妓女住址及优点。该次选举的公开性,已经做到了全“妓”参与,并无国籍、民族、学历之限制。1918年元旦公布人选,选出花国大总统、副总统、总理、总长、次长。本次选美艳惊沪上、震惊全国,普通百姓均热烈加入其中,完全演练了一把西方的民主制度。有选举就有竞争,这些妓女不甘于坐在家里等人评比,她们要登台竞选,表演才艺;有后台、财力充足的,还要散发传单,甚至在报上打竞选广告。政坛上有贿选,花界选举也一样,她们各找后台,各显神通。到了1929年,单是妓女选举已不够诱人了,上海租界干脆搞了一次“中西游艺大会”,那次选美的对象是大家闺秀、千金小姐、阔人太太,所以称之为海上名媛大竞赛,选美在中国初次回归到非“职业妇女”身上。

小编推荐:袁世凯为何如此迷信?为取天下扒掉了祖坟围墙三国名士许允妻子奇丑 交拜礼结束后不愿进新房沈阳皇姑屯的历史传说:命名源于一个叫桂花的姑娘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