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奇闻异事 > 揭秘日本历史上真实的一休竟然是日本著名狂僧

揭秘日本历史上真实的一休竟然是日本著名狂僧

时间:2016-10-03 12:07:49分类:奇闻异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揭秘日本历史上真实的一休竟然是日本著名狂僧

一休哥!

当小叶子清脆的声音欢快地响起,聪明的一休应声而出。只见他盘坐在地,手指在大脑门上转个两圈,闭目静思,画外叮咚一声,小和尚睁开圆圆的眼睛,笑嘻嘻地说: 有了! 这是动画片《聪明的一休》中的经典镜头 他总是在思考中得到顿智,将各种难题迎刃而解。

聪明的一休,早已经成为童年的记忆,象征着机智与童真。

如今,走近了历史真实中的一休,我却渐渐迷失了童年的印象。

一休宗纯(一三九四年至一四八一年),日本著名的狂僧智僧,也就是我们熟知的一休哥的原型。他的父亲是后小松天皇,母亲是藤原照子。照子很受宠爱,当时南北朝对峙,她心向南朝,天天怀揣小剑意欲刺杀天皇。复仇的剑终于没有刺下去,照子逃出宫廷,在嵯峨野生下了一休宗纯。嵯峨位于洛西,傍依古都胜景岚山,神路四周竹荫密布,俳圣芭蕉有句曰:嵯峨绿竹多,清凉入画图。正是那美丽幽深之景的真实写照。远古以来,许许多多为情所困的男女为了逃避情殇来到这里。动画片中,一休的母亲是那样高贵美丽,而历史上的藤原照子内心的那份纠缠,或许像历来逃情的男女那样略可揣测吧。表面若即若离,内心却一往情深的母子之情,是片中感人至深的段落。

正是在后小松天皇的手上,结束了南北朝之间的战争与对立,实现了南北朝的第一次融合。那是在足利义满将军的主持下,南朝的后龟山天皇将皇室的神器交还北朝,禅位给后小松天皇。一休一生从来没有和父亲接触过,父亲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模糊的印记。据说那个被抛弃的至尊之位的父亲,直到弥留之际还惦念着流落在外的儿子,一直呼唤着一休的名字。

一休六岁成为安国寺长老的侍童,十二岁前往壬生宝幢寺学习《维摩经》和诗法,《聪明的一休》的故事背景就在这一段时间。片中那位趾高气扬又经常被一休说得哑口无言的足利义满将军,是那个时代权倾朝野的统治者。一休的顿智禅出了名,将军对这个没有名分的皇子忌惮起来,便想找碴处置一休。他把一休叫到金阁寺,指着屏风上的老虎对一休说: 这只老虎每天晚上都跑出来骚扰人,你把它抓起来吧。谁都知道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一休却笑嘻嘻地说:请将军准备好绳索吧。就在人人都为一休捏把汗的时候,一休从容不迫地捋起袖子,头上扎起布带,拿着绳子跳到庭院中,大声说:快把老虎从屏风中赶出来吧,我这里已经准备好了!老虎见了我可能太害怕不敢出来,你们赶紧帮忙把它赶出来吧!事实是,没有人能够把屏风上的老虎赶出来,于是将军的命令也就不了了之了。

早在一三三六年六月,足利尊氏攻陷京都,扶持北朝光明天皇即位,如愿以偿地被任命为征夷大将军,在京都开设了室町幕府,从此进入足利氏十二代两百四十年的室町时代。

一三五八年,一代枭雄足利尊氏刚刚与南朝达成谅解,准备全力亲征他庶出的儿子足利直冬,忽然背上生痈而亡。其子义诠接任了第二代征夷大将军。九年后,义诠一病而亡,享年三十八岁。他的长子义满时年十一岁,接任了第三代将军之职。义满的母亲是皇室后人,具有皇室血统的义满死后被尊为太上皇,其一世尊荣可想而知。

经过二十年的征战与怀柔,在老臣细川赖之的辅助下,社会终于得到了一些安定和平复。一三九四年,即应永元年,义满三十六岁,将征夷大将军之位让给了长子义持。

也就是在这一年,一休宗纯在嵯峨野出生了。

第二年,足利义满辞去了太政大臣之职,落发为僧,法号道义。他在京都郊外的北山大兴土木,修盖庭园,并在湖边建了一座玲珑的楼阁,名为鹿苑。其上涂满金箔,树木掩映之下,金阁倒映水中,金碧辉煌而又幽雅,构成日本建筑史上独特的韵致。

传说中的一休擒虎的故事就发生在这座金阁寺里。当义满将军怀着杀机指着屏风上的老虎,要求年幼的一休将老虎捉出时,他可能忘记了自己对儿子那充满仁慈的溺爱之情。足利义满在亲手修建的豪华别庄里,为他庶出的儿子义嗣举行了成年的元服式。当天文武百官前来出席,就连天皇到场都没有能坐在主座上,十多岁的义嗣端坐首席。义满还将嫡子世袭的左马头之官任命给义嗣。不久,义满病倒,在一四八年五月辞世,享年五十一岁,留下他最爱的义嗣,无依无靠。终于有一天,父亲的爱重成为嫉妒的缘由,义嗣沦为政治利益的牺牲品。一四一六年十二月,镇守镰仓的足利尊氏曾孙持氏的下属上杉氏宪和满隆发动政变,京都里流言蜚语遍布,说义嗣与叛军通好,于是义持便令弟弟削发为僧,将其关押在相国寺。一四一七年正月,叛军覆没,持氏要求严惩义嗣,义持顺水推船,二十五岁的义满爱子义嗣就这样被缢死了。

一生遭遇许多社会动荡,看尽人世间的悲欢离合,一休宗纯的心灵依然还在热烈地为生命而跳动。七十六岁遇到盲女阿森后,他内心的赤忱就在这一刻被完全地点燃了。他赞美四十岁的阿森为一代风流之美人,并热情洋溢地为她写下了二十多首爱情诗。言语大胆狂放,如:盲森夜夜伴吟身,被底鸳鸯私语新。

口约慈尊三会晚,本居古佛万般春。

木凋叶落更回春,长绿生花旧约新。

森也深恩若忘却,无量亿劫畜生身。

如果忘却这份爱情,就会在永劫中变成畜生身。多么刻骨铭心的誓约!一休晚年在薪村酬恩庵修建墓塔慈扬塔,那里成为他和阿森的比翼冢。在生命的尽头,他再次许下相爱三生的心愿:十年花下埋芳盟,一段风流无限情。

惜别枕头儿女膝,夜深云雨约三生。

一四七四年,一休宗纯受后土御门天皇的诏令,担任五山之一大德寺的第四十七代住持,重建毁于战火的寺庙。一四八一年,大德寺工程基本完工,八十八岁的一休宗纯也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是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圆寂于薪村酬恩庵,临终前作偈云:

须弥南畔,谁会我禅;

虚堂来也,不值半钱。

一休曾狂言: 佛界易入,魔界难入。 他冲破禅宗的种种清规,写诗批判禅林的种种衰微,表露真情。日本作家川端康成很爱这句话,常常挥笔题写,他在《我在美丽的日本》中曾言:

继佛界易入 之后又添了一句 魔界难入,这位属于禅宗的一休打动了我的心。归根到底,追求真善美的艺术家,对魔界难入的心情是:既想进入而又害怕,只好求助于神灵的保佑,这种心境有时表露出来,有时深藏在内心底里,这兴许是命运的必然吧。没有 魔界 就没有佛界,然而要进入魔界就更加困难。意志薄弱的人是进不去了的。

而那位流落在外的皇子却始终把握着自己的命运。

十三岁时一休开始学汉诗,每日一首,持之以恒,很快以 吟行客袖几时情,开落百花天地清。枕上香风寐耶寤,一场春梦不分明 赢得诗名。终其一生,著有《狂云集》。

一休十五岁出家为僧,十六岁住进五山十刹五山,本是中国南宋的官寺制度,即由朝廷任命住持的五所最高的禅寺。室町幕府学习南宋五山制度,分别于一三三四年确立天龙寺、相国寺、建仁寺、东福寺、万寿寺为京都五所最高禅寺;一三八六年确立建长寺、圆觉寺、寿福寺、净智寺、净妙寺为镰仓五所最高禅寺。十所寺庙合称五山十刹,简称五山。之一的京都建仁寺。山林腐败,风俗堕落,让年轻的一休深感失望。他离开了建仁寺,师从关山派隐士谦翁和尚,谦翁为其命名宗纯。谦翁死后,一休失去精神支柱,冥想一周仍难解脱,在琵琶湖投水,自杀未遂。一生严格拷问人生和宗教终极目标的他曾大声疾呼:倘有神明,就来救我。倘若无神,沉我湖底,以葬鱼腹。他这样尝试了,他后来的彻悟便也是在这个曾经试图自我了断的琵琶湖畔达成。

一四一五年,二十二岁的一休宗纯师从讲究苦修的大德寺名僧华叟,过着极为清苦的生活。二十七岁的一天夜里,他在琵琶湖上坐禅,忽然听到乌鸦鸣叫,于是想到和歌有云:得闻乌鸦暗黑不鸣声,未生前父母诚可恋。正是想到未生前的父母,突然顿悟,其实出生前的未分别智才是自己的本源实相。次日,一向严苛的华叟听其所言所感,承认其已悟道。

一休宗纯对外在形式不屑一顾,他认为形式毫无意义,只有真我才是最真实的存在。二十九岁时,他参加华叟之师的忌日法会,大家都穿着隆重庄严的法衣,只有他草鞋布衣依旧如常。师父问他为何毫无威仪,一休从容应答: 余独润色一众。法会结束后,有人问华叟谁是他的继承人,华叟回答: 虽云风狂,但乃赤子,说的就是自号狂云子的一休。华叟辞世前,曾经再三让人将证明得道开悟的印可交给一休,但一休始终拒绝这一纸空文。

一四二三年,足利义持四十岁的时候,将征夷大将军之位让给儿子义量,希望他早日得到历练。结果义量因为过度沉湎于酒色,两年后就死了。早已摒弃人世繁华的一休,却在警示着人生的无常。京都的元旦,人人都在欢庆节日,一休却举着骷髅头走街串巷,人们都觉得很不吉利。一休却说,骷髅眼中无物,即为 目出 。目出在日文里就是恭喜的意思。他是在警示世人,眼前的繁华终要成空,人生无常才是本质。如其歌云:正月冥途旅程一里冢,可喜复可贺。自此每到元旦,京都的商家便会关门三天。

一四二八年,复任将军之职的义持死去。幕府以抓阄的方式选出了新的将军,义持的四弟义教。义教本已出家,这时还俗做了众人之上的将军。正是这一年,一休最敬爱的师傅华叟病故,师兄养叟接替掌门之位,在大德寺大兴土木,建造豪华的殿堂。一休认为这与清贫苦修的教义相违背,愤而离开大德寺,临行前题诗一首:将常住物置庵中,木勺笊篱挂壁东。

我无如此闲家具,江海多年蓑笠风。木勺笊篱尚且说是 如此闲家具 ,这对养叟的奢华无疑是极大的讽刺。一休将诗附在寺庙什物明细表后,表明了决绝的去意。从此一休漂泊在外,看尽人间百态。

一四四一年,播磨守赤松满佑杀死将军足利义教,史称嘉吉之乱。义教脾气暴躁,对属下刻薄寡恩。武将赤松满佑是播磨望族的后人,女儿给将军做侍女,因为过失被处死,所以满佑总是谨小慎微,即使被将军言语侮辱,也是委曲求全,一忍再忍。一天,将军说要来家里做客。满佑正自欢欣鼓舞,不料在幕府就职的外甥教佑告诉他,将军来不过是为了通知他,要将他的领土拨一部分给在将军身边做侍从的族侄贞村。满佑一怒之下,决定政变。就在将军来府宴会之际,赤松埋下伏兵,将义教斩杀。一族人从容西归播磨。幕府派出山名持丰前去讨伐,赤松大败,切腹自杀。从此引发全国内乱。

一休曾暂居丹波国让羽山尸陀寺,寺中停放着死于战乱和疾病的尸体,一休沉痛地描绘这人间地狱为吟杖终无风月兴,黄泉境在目前山。多年后,全国大饥荒,疫病流行,京都附近的河流因为死者甚众导致堵塞断流,佛门弟子却仍在为达官贵人的长寿健康祈祷。一四六七年,一休再次经历了应仁之乱。历经十年战火,京都化为废墟。

小编推荐:中国历史上因贪图风水让妻子“借种”的丑闻康熙欣赏的拍马屁之术:高士奇自承贪污因帝宠鬼才徐渭的血泪婚姻:揭秘徐渭的四次惨痛婚姻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