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奇闻异事 > 民国秘闻:冯玉祥五块银元终结了张作霖的坦克

民国秘闻:冯玉祥五块银元终结了张作霖的坦克

时间:2016-09-28 19:28:24分类:奇闻异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民国秘闻:冯玉祥五块银元终结了张作霖的坦克

1926年初,奉系张作霖耗资500万银元,从法国人手中购入了6辆坦克。当时的中国军队使用的都是落后的步枪,跟坦克根本无法抗衡。有了威风凛凛的坦克,张作霖得意不已,意在剑指全国。

1926年8月,张作霖挥师南下,直逼北平。驻守北平的,是冯玉祥的国民军。双方军队在居庸关一带拉开了阵势,形势一触即发。

冯玉祥忧心忡忡。8月4日,他乘车从北平赶往前线指挥部——南口镇视察。然而,刚到南口镇东街头,就发生了一个小插曲。

两个衣衫褴褛的黑瘦中年汉子,一下子拦住了冯玉祥的汽车。卫兵轻喊了一声 “大帅小心! ”便举起了枪。冯玉祥拦住了卫兵。几十年的风雨历练,冯玉祥直觉这两人不像刺客。

只见那两个中年汉子 “扑通”一声就跪下了,哽咽地嚷着:“长官啊,行行好吧!我女儿就快病死了,给两块大洋救命啊! ”原来,这是一对兄弟,姓陈,是当地有名的猎户。陈老大终身未娶,陈老二的老婆去年生病去世了,留下一个女孩儿,15岁。兄弟俩当命根子一样宠着,现在却身患重病无钱医治。

冯玉祥闻听,心中蓦然充满了一种悲悯。狼烟四起,人民何辜?在路旁一座低矮黑暗的民房内,冯玉祥见到了陈老二的女儿。挺好的一个女孩儿,却因高烧昏迷不醒。

冯玉祥轻轻放下5块银元:“快给孩子找医生吧,不能再耽搁了。 ”

陈家兄弟又“扑通”一声跪了下来:“长官啊,您留个姓名吧,来生我们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您! ”

卫兵拉起了陈家兄弟,说:“这位就是冯玉祥大帅。 ”

冯玉祥的汽车开出了老远。陈老二还在喃喃自语:“孩子她娘,我们遇贵人了。孩子有救了!是冯大帅,冯玉祥大帅……”

冯玉祥到了指挥部后,还是放心不下。那个女孩烧得通红的面庞始终在眼前闪现。他就吩咐卫兵带着军医,去给小女孩看病。

8月7日,战斗打响了。张作霖坦克的威力一下子就显露了出来,登山渡水,如履平地,而且枪炮不惧。尽管冯玉祥做了周密部署,国民军依然节节败退,损失惨重。短短三天,国民军就战死4000多人,丢失了建平、赤峰等广大地区。8月11日,张作霖发起了总攻,他要一举拿下居庸关。

张作霖指挥六辆坦克,排成一个方阵,发起了冲锋。大批士兵密密麻麻地跟在坦克身后。冯玉祥的国民军凭借山势险要,苦苦支撑,死战不退。

临近中午,一辆坦克冲到了国民军的阵地前,坦克上的机枪肆虐地喷吐着火舌。国民军的士兵一个接一个地倒下了。眼看阵地就要丢失,正在这危急时刻,山石后面突然跳出来一个人,只见他敏捷地跃下山石,几步跃到坦克侧翼。那是坦克火力的盲点。那人举起猎枪,“砰”的一声响,猎枪中的散弹四散溅出。有不少散弹打进了坦克的望孔。那辆坦克摇头摆尾地乱窜了几步,就窝在那里不动了。来人正是陈老大。

见这情景,冯玉祥的国民军爆发出一阵欢呼。陈老二也从山石后面跳了出来,只见他手中抱着五六管猎枪。他一边把猎枪分发给士兵,一边说:“我们观察了好久,这坦克的望孔小,只有猎枪的散弹可以对付……”

接下来,战事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张作霖的坦克因为冲得太快,把掩护坦克的士兵远远抛在身后。坦克只要一冲上来,陈老大、陈老二就趁机蹿到坦克的火力盲点上,用猎枪朝着望孔向坦克内部射击。不大一会儿工夫,张作霖的6辆坦克,就报销了4辆。余下2辆一见情况不妙,掉头就跑。奉军兵败如山倒。

战后,冯玉祥要嘉奖陈氏兄弟。陈家兄弟拒绝了:“大帅,您是我陈家的大恩人啊。我们兄弟就是拼了这两条老命,也值!哪能要奖赏? ”冯玉祥没想到,自己一时无心的善举,竟然挽救了整个国民军,甚至可以说是改变了中国历史的走势。

在当时的日记里,冯玉祥用八个字对这件事进行了总结:“岂唯人力,亦在天意! ”

民国初年,张作霖当上了东北王,野心膨胀,一心想称霸全国,气势咄咄逼人。袁世凯当上皇帝后,只封了他个二等“子”爵,张作霖立即反目,提出“奉人治奉”,逼走段芝贵,扩充自己的势力。后来,当了八十三天皇帝的袁世凯死了,张作霖好不欢喜,心想,你能当皇上,难道我就不能当皇上?

于是,张作霖秘密为自己当皇帝做准备。

皇帝登基,按着祖制,得穿龙袍。龙袍那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出来的。清朝皇帝穿的龙袍都是江南织造局专人缝制,康熙的一件龙袍,缝制三年才完工,光金线就用了十两黄金。张作霖想,当年溥仪曾因自己剿匪有功赏赐过一件龙袍,为了得到日本关东军的支持,把它给了奉天守备队长植田大佐了。现在悔之晚矣。张作霖打算自己请人缝制。

不久,张作霖从扬州请回一个姓姬的师傅。此人世代织造,祖上曾为道光帝做过龙袍。姬师傅来到奉天,住进帅府东北角的一个小院里,开始画图、裁剪、放样。大样出来后请张作霖过目。张作霖看过样子,晃了晃头,说:“这是清朝皇帝的龙袍,不能用这个样子。”姬师傅回到小院苦思冥想,愁得吃不好睡不安,一个人在院里转悠,猛然看见另一个院子里的晒杆上晒着衣服,蓝缎灰鼠皮袍,青缎高领坎肩,样子别出心裁。姬师傅一看,来了灵感,心想,这个草莽出身的大帅,穿着打扮离不开那个野性。于是,重新画图,依照张作霖穿的那件皮袍改制而成时兴的龙袍。

制作这件龙袍费时半年,用去黄金二十多两,总算让张作霖满意了。龙袍做好后,放在哪?放在夫人的衣箱里?夫人说,不行,那么尊贵的龙袍,凡人的衣箱是盛不下的,建议放回老家的祖先祠堂里供起来。啥时用啥时请回。张作霖觉得这是个办法,于是送回海城的张家祠堂供了起来。

这一供就是十来年。连年战争,张作霖一会儿奉天,一会儿北京。张勋复辟后,全国共讨之,张作霖立即通电讨张。看来,无论是谁,复辟都没戏。张作霖的皇帝梦悄然隐退,龙袍的事,也就被他忘得一干二净了。

小编推荐:盘点传说中最诡异的十把刀!中国干将莫邪剑上榜盘点敢给皇帝戴绿帽的4位皇后:韦氏偷情武三思揭秘:清朝史上叫青楼女子出台比今天包二奶还贵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