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奇闻异事 > 张作霖为何死后9年才安葬?张学良为何秘不发丧

张作霖为何死后9年才安葬?张学良为何秘不发丧

时间:2016-09-26 18:07:47分类:奇闻异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张作霖为何死后9年才安葬?张学良为何秘不发丧

北京天坛是皇帝祭天的地方。1927年6月,张作霖就任北洋政府陆海军大元帅之后,也照例来到了这里祭告中华列祖列宗。正当张作霖捧金爵而祭,喃喃祝祷之时,一不小心,金爵竟然摔落在了地上。张作霖顿时面如土色,张学良也感觉心一阵狂跳。

1928年6月3日,夜幕下的张学良凝望着父帅乘坐的专列隆隆远去,心里沉甸甸的。临行前父亲对日本政府表现出的强硬态度,以及之前得到日本有可能对父帅下手的情报,让他始终心存不安。 4日早晨起床后,不由又想起了祭天时金爵落地的事情,顿感心乱如麻。当日中午,张学良正在烦躁之时,副官匆匆进房,递上张作霖在皇姑屯被炸负伤的密电。

看着电报,张学良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密电是周大文亲自拍发的。周大文是张作霖的心腹,密电处处长,同车随同张作霖回奉。电报由他亲自拍发,也就是说大帅是真的被炸了。张学良痛苦地坐在椅子上,手不断地揉着太阳穴,心乱如麻,真想立刻启程奔赴奉天。但眼前关内的局势,却不容他一走了之。这一天,正好是他的生日。想起父亲临行前说的话:“小六子,你的生日我不能给你过了,你自己庆祝吧!”张学良的眼泪涌出了眼眶。

张学良强制自己镇定下来,促成了和平让渡北京的办法,并决定军团部撤离北京,只留鲍毓麟旅在北京暂时维持秩序,待国民革命军进城接防后退出。张学良的专列在抵达河北滦县时停了下来。在这里,为部署奉军撤退事宜,张学良停留了大约两周的时间。诸事复杂,千头万绪,张学良为此忙得寝食难安,身心疲惫。张学良正在闹心之际,张作相来到山上,告之老帅已经于6月4日伤重去世。如闻惊天霹雳,张学良昏倒在地。醒来后,张学良把部队指挥权交给杨宇霆,匆匆离开滦州。

临行前,张学良换上了灰色士兵服,在脸上贴了块膏药。他料到日本人一定会千方百计阻止自己回奉,甚至还有可能对自己下手。因此,他化装成伙夫,佩戴“王德胜”的袖标,在卫队营长崔成义、谭海、刘多荃等人的保护下,登上了卫队专列。

张作霖

张学良坐在卫队骑兵连的闷罐车厢里,身旁跟着他的私人医生马扬。马扬日语说得非常流利,张学良把他带在身边,就是为了应付日本人。那个时代的火车都是蒸汽式的,必须不间断地加水才能行驶。列车刚在山海关停稳,就有日军士兵上车盘查。

张学良乘坐的是卫队专列,带头的日军军官一上车就警觉起来,命令士兵挨个验看。张学良躺在车厢的角落里,一副似睡非睡的样子。日军士兵走到张学良身边,用刺刀捅了捅他。随行的崔成义等人马上悄悄地掏出了手枪,紧盯着日军士兵。日本人看了看张学良胳膊上的袖标,又仔细看了看张学良,张学良眼睛半睁不睁,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日本兵离开张学良,转向下一个士兵。崔成义等人这才把手枪收起。

相关阅读:张学良因何事曾想枪杀父亲张作霖?

张学良年少时挺恨张作霖。从记事起,张作霖就很少回家,偶尔回来,也像传说中的鬼似的,天黑进门,鸡叫了就走,两头不见亮。最急的一次,把裤带都落在了家里。张学良对这件事始终想不明白。那时候人们都穿抿裆裤,裤腰一般都有三尺半到四尺,穿裤子时,把多出来的部分一折一抿,再用腰带一系就成了。张学良想不明白的是,没有腰带,自己那个鬼一样的爸是怎么上的路。张学良背着人在茅房里试了几次,不系裤带,手一松,裤子直接就掉到了脚面,一览无余。张学良问过妈妈,爸为什么总也不着家,他在外边忙什么?妈妈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你爸担着朝廷的大事,领着几百号人,又要管吃,又要管住,还得东征西讨,能隔三差五地回来看看咱们娘几个,就算不错了。崔先生没跟你讲过吗?担大事者就不能顾小家,古往今来都是这个理。崔先生叫崔骏声,是辽西名流,也是张学良的第一个老师。此人自视甚高,寻常人不放在眼里,唯独对张作霖钦佩至极。他不只一次跟张学良说,你爸是个大英雄,大英雄你明白不?往远了说,刘邦、项羽、朱元璋都是大英雄;往近了说,左宝贵、邓世昌也是大英雄。张学良一听这话就想笑,就想起了抿裆裤,想起了裤腰带,世上难道还有一手提着裤子、一手拿枪的大英雄?

十二岁前,张学良一直跟母亲赵春桂生活一起,先在台安,后在新民杏核店胡同。张作霖官越当越大,媳妇也不断地更新换代,先是二姨太,继而又是三姨太、四姨太,可他和妈还住在狭小的土屋里。一铺小炕,炕头是妈妈,炕梢是姐姐。他和弟弟张学铭睡在中间。挨挤得紧紧的,把炕尿了,都说不清楚是谁尿的。张学良晚年回忆童年生活时,说,我小时候总挨打。至于总挨谁的打,没有说,分析一下,应该是母亲赵春桂。因为十二岁之前,张学良与张作霖在一起的机会很少。

张学良印象中的母亲可分为两个阶段。前一阶段,母亲青春韶秀,脸上总是笑意盈盈,性情像一只没有脾气的老花猫。那时候,张学良最喜欢躺靠在妈妈怀里,听妈妈唱“风儿静,月儿明,树叶遮窗棂”。听着听着,他就幸福地闭上了眼睛。随之,七仙女、蟠桃会、白面馍馍、四喜丸子就接二连三地进入梦里,吃得他连咬了舌头都不觉疼。妈妈的变化是从哪一天开始的,张学良说不清楚。反正感觉妈妈好像突然间就变了,变得喜怒无常,变得不讲道理。笑容少了,歌也不唱了,动不动就抡起巴掌,得着脑袋打脑袋,得着屁股打屁股,一边打一边说,跟你那死爹一个熊样!于是,张学良模模糊糊地懂了,妈妈的变化好像跟爸爸有关,跟爸爸总也不回家有关。

张学良七八岁的时候,赵春桂提起张作霖,还总是带有一种谅解。总是说,你爸在吉林剿匪,隔山跨水的,回来一趟不容易。咱也别太指望他,他能隔个仨月俩月地捎钱回来,就是说他心里还有咱娘们,还没忘了咱们。可自打张作霖进了奉天后,赵春桂再也不说这样的话了。有一次,张学良听见妈妈跟姥姥抱怨,妈你说,奉天离新民,也就一胯子远的路,赶上好晴天,站在奉天城楼上,不用望远镜都看得见新民的土城墙。可他还是不回来。妈,他是不是看我老了,不想要我啦?张学良记得,妈说着说着就哭了。

这话说过不久,赵春桂就病倒了。汤儿药的喝了几个月,眼见着人越来越瘦,气也越喘越粗,最后,连炕都下不来了。张冠英哭着对张学良说,弟,妈不行了,你赶紧进城去找爸,让爸来见妈最后一面。张学良看看躺在炕上的妈妈,赵春桂点点头,眼中又有了泪水。张学良马上换了衣服,匆匆进城。

在此之前,张学良只去过一次奉天。是妈妈让他去的,说是家里快断顿了,让他找爸要钱。他随着一辆拉粪的马车进的城,初冬的早晨,寒凝大地,张学良的脸冻得像个青萝卜,狗皮帽子的帽耳上全是白花花的清霜。那粪车污秽不堪,虽说天冷,逛荡不出汤水,张学良还是弄了一身大粪味。按照妈妈的讲述,张学良找到了张作霖的住处。门口两个高大的卫兵,挺着两把上了刺刀的长枪,往里看,还有机枪对着门口。张学良把袖着的两手拿出来,挺挺胸,径直向门里走去。卫兵把刺刀一横,拦住张学良的去路,站住!干什么的?像听到一声炸雷,张学良吓了一跳,怯声说,我找我爸。卫兵歪着嘴笑了,你看我像不像你爸?张学良生气了,我真是找我爸,我爸叫张作霖。两个卫兵互相看了看,一齐大笑,一个说,这是第几个认爹的了?另一个说,滚!小叫花子!说着,刺刀冲着张学良的脑袋就刺过来,把张学良的狗皮帽子挑出有一丈多远。张学良哭着回了新民,一路上把张作霖骂了有几十遍。

有了那次的教训,张学良离家前,把最好的衣服穿上,还带了一块银元,准备关键时候使用。妈妈总说,阎王好见,小鬼难搪,给你爸看门的都是小鬼。

张作霖此时已租下荣厚的公馆,社会形势也不像刚入奉天时那么紧张。门口的卫兵只有一个,盒子枪装在枪套里,在屁股后边颠了颠地悠晃着。张学良此次没费什么周折就见到了张作霖,张作霖正在房间里大发脾气,杯子碟子的碎片撒了一地。汤玉麟几个人低眉顺目地站在一旁,连大气都不敢喘。张学良怯生生地叫了一声“爸”,张作霖猛地回过身,一指门外,滚!都给我滚!张学良吓得心里一激灵,鼓了鼓勇气,说,爸,妈病了,病得不行了,你去看看她吧。张作霖扫了张学良一眼,皱了皱眉头,又来烦我!你们能不能不来烦我!啊?去吧,家去吧。

张学良哭着离开了张作霖,那一刻,他恨死了张作霖,如果手里有枪,他会毫不犹豫地给这个无情无义的父亲一枪。

张学良走后,张作霖突觉有些闹心,他让人喊来包瞎子。包瞎子名包秀峰,是张作霖的军师,也是他的算命先生。遇有什么把不准的事,他都让包瞎子先给算算。包瞎子知道张学良来过,他猜想,如果不是赵春桂病危,张学良不会急急地跑来省城。包瞎子翻了翻白眼,很专业地掐算一番,说,大帅,卦相不吉,嫂夫人怕是不久于人世矣。听了这话,张作霖吓了一跳,不能吧,她才三十八岁,活蹦乱跳的一个人,哪能说不行就不行了呢?

四个月前,张作霖在奉天见过赵春桂。赵春桂带着六岁的张学铭来找他,爬冰踏雪的,整整走了一天才到奉天。进城门时,天已经全黑了,模模糊糊地看见城门上好像吊着些东西。赵春桂凑近一看,原来是两颗血淋淋的人头,瞪着黑森森的眼睛,狞笑地看着她。赵春桂吓得一声惊叫,几乎跌坐在地,抱着张学铭就往城里跑。到了张作霖住的地方,张作霖没露面,却让卫队长祁老号把她们领到大南门里的一家客栈住下。祁老号告诉她,城里在闹革命党,天天死人,不是革命党把清兵杀了,就是清兵把革命党杀了。祁老号说,大嫂你千万不能说是来找张作霖的,现在想杀他的人多了去了。赵春桂心悬起来,那他不要紧吧?祁老号说,那就要看是谁坐天下了,要是革命党,咱就死无葬身之地了,大哥说了,是死是活就赌这一把了,反正不是他通吃咱,就是咱通吃他!

那天晚上,赵春桂躺在炕上,大睁着双眼睡不着,外边的枪声一阵紧似一阵。将近三更时,张作霖来到客栈,见了赵春桂,没说几句话,就嚷着,困了,困的不行了。又说,等我睡着了,你用热手巾给我把脚搓搓,妈拉巴子的,累死了。说完,张作霖倒在炕上就睡了过去,鼾声如雷。赵春桂打了热水回来,正准备给张作霖脱鞋,张学铭突然醒了,两脚把被子一蹬,号啕大哭。赵春桂吓得赶紧去捂张学铭的嘴,可是晚了,张作霖一跃而起,兜头就给张学铭一巴掌,哭,哭,哭,咒我早死啊!张学铭懵懂之中突然挨了这一巴掌,吓傻了,哭声戛然而止,竟至翻起了白眼。赵春桂一见儿子吓成这个样子,火了,抓起张学铭的枕头便向张作霖打去。张作霖还没完全睡醒,挨了这一枕头,怒吼一声,抬脚便把赵春桂踹到地上……

去新民的路上,张作霖满脑子都是这件事,是不是那一脚踢狠了,蹬伤了她?又一想,不能啊,真是伤了哪,她怎么能连夜抱着张学铭走回新民呢?张作霖想得心烦意乱,一个劲地打马,平素两个小时的路,一个多小时就赶到了。

张作霖赶到杏核店胡同时,赵春桂已经气若游丝。见张作霖来了,赵春桂眼中滚出几滴眼泪,却已然不能说话。

张作霖瞪了张冠英一眼,这啥时候的事?咋不早告诉我?

张冠英没等开口,泪水先流出来,妈妈总说不要紧,不要紧,不让告诉你。

张作霖坐到赵春桂身边,把被子往上拉了拉,说,没事的,咱马上进城,城里有好大夫,会治好你的。

赵春桂慢慢摇摇头,抬起手,指向张冠英、张学良姐弟三人。张冠英领着弟弟走到炕前,还未等说话,赵春桂眼一闭,手轰然一声砸在炕上。

张作霖的八个儿子

张冠英、张学良、张学铭扑上前,抱着赵春桂放声大哭。张学良边哭边喊,妈呀,妈,你不能走啊,你走谁管我们啊!张作霖抓住赵春桂的手,感觉那熟悉的体温倏忽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一阵寒意袭上心头,他想说,孩子妈,你不能就这样走,你不能就这样扔下我和孩子!可喉头一紧,什么话也没说出来,倒想起了踹赵春桂的那一脚。张作霖不由自主地伏在赵春桂身上,大放悲声。

天擦黑时,张作霖的家人都赶到了杏核店。几个太太中,只有二姨太卢寿萱与赵春桂在一起相处过一段日子,如今见斯人已去,留下几个可怜的孩子,卢寿萱不由得悲从心来,啼哭不止。

赵春桂的棺材是卢寿萱用私房钱买的,上好的柏木打造的,匆匆忙忙油了一遍漆。张作霖绕着棺材转了两圈,把棺材一拍,这个不行,换一个。卢寿萱一愣,这事先也没准备,上哪儿找好材去啊。张作霖没回答,却径直出了院子。

张作霖知道新民县最有钱的林家有一口金丝楠木的寿材,是给林老爷子准备的。张作霖刚被清廷点编时,见过那寿材,按一年刷两遍漆算,应该已经刷了二十来遍。张作霖找到林家大少,把来意一说。林大少面露难色,老爷子近日不大好,说不上哪天就用得着呢。张作霖说,今天能不能用得上?林大少勉强一笑,你看大帅这话说的,老爷子听了会不高兴的。张作霖的话已没有商量余地,只要今天不用,寿材我就先拉走,告诉老爷子,等他升天那天,我张作霖率一万兵马来给他送行。

赵春桂的出殡在新民县可称空前绝后,奉天各督抚衙门的大小官员,张作霖七个把兄弟及所部连以上军官,日本、俄国、美国、英国、意大利的驻奉领事、商务代办都赶到了新民。杏核店胡同前车水马龙,人潮汹涌,看得附近的居民都傻了眼。有的说,赵氏虽说走得早了点,可这番风光也足够她受用了;也有的说,这张作霖官当大了,死个媳妇都这么惊天动地的,份子钱怕也是收了老了鼻子了。偏巧这话让张作霖听见了,张作霖走过去,拍了拍那人的肩膀,手不是很重。说,你这人应该是个人才,能比别人想的多,等事情办完了,你去奉天找我,给我记账,我收一笔你记一笔。张作霖一脸正经,话也说得和和善善的,可那人听了顿时尿了裤子,磕头如捣蒜。

这件事传到张学良耳里时完全变了样,说张作霖听了这话后,把那多事多嘴的人一脚踹进下屋,拿他的脑袋当靶子,用收来的银钱一块一块地砸过去,直到把那人活活砸死。张学良把这事跟卢寿萱说了,卢寿萱说,道上传你爸的事多了去了,真的假的都有,你别信。张学良固执地一摇头,坚定不移地说,我信!

赵春桂被葬在了锦县东北距县城78里的驿马坊。抬棺进墓地时,张景惠、张作相、汤玉麟几人换下了脚夫。在八角台干保险队时,他们就认识了赵春桂。那时候的赵春桂,还是一个羞涩的小媳妇,见人话不多,总是先笑后说话。哪个兄弟有了头疼脑热,她汤了面的像伺候张作霖一样尽心。汤玉麟脾气不好,每次与张作霖有了口角,都是赵春桂来调解,来陪不是。她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看弟妹面子,别跟那活驴一般见识。抬棺下墓后,汤玉麟又想起了这句话,他捧起一把土,扬在赵春桂的棺上,声音哽咽,弟妹啊,咱兄弟现在混好了,有前程了,你倒走了,苦命的弟妹,你连一天福也没享上啊!墓地里一片哭声,张冠英、张学良已哭成了泪人。赵春桂的母亲哭着哭着,突然一头向张作霖撞来。张冠英和张学良忙将老太太拉住,老太太指着张作霖就骂,你称心如意了吧?没有碍眼的了是吧?我早知道闺女跟了你,没个好!怪我没拦住她啊!闺女啊,你把妈一块带着去了吧!张作霖脸色铁青,一言不发。张学良扶着姥姥,看着张作霖,毫不掩饰目光中的怨恨。

安葬完赵春桂,张作霖在墓地的门房住了一天一夜。张学良想知道他在里边捣什么鬼,可见不到他的人影,也听不到他的声音,门和窗都关得紧紧的。卫队长祁老号守在门前,像一尊门神。第二天早上,张作霖走出门房,眼睛里布满血丝,一只腿好像瘸了。他走到张学良身边,一边揉着那条腿,一边说,小六子,你记住,我死后,你就把我埋在这里。

听了这话,张学良感觉一痛,眼泪几欲夺眶而出。心里半苦半酸地喊了一句:你妈拉巴子的,你总算说了句有人味的话!

专列在山海关车站停留了约半个小时后,日本人才将列车放行。这之后,列车经过绥中、锦州、沟帮子等车站时,都有日军上车检查。但日本人万万没有想到,车上那个脸上贴着一块膏药的伙夫就是他们要找的张学良。列车从新民站继续开行后,张学良嘱咐崔:“到老将遇难处通知一下。”到三洞桥,张学良探出窗外观望,神色惨淡,一语不发,默然良久。列车停在西边门车站,下车时为6月19日上午10时左右。张学良下车后暂留伊雅格家,当天深夜由伊亲自开车送张学良回帅府。

这段时间,张学良将军住在帅府东小院,身着白夏布大褂,臂缠黑纱。6月21日正式发丧开吊。将军在发丧期间没有露面,也没守灵。负责招待外宾的是陶尚铭、周培炳等,陪灵守孝的是张学铭、学曾、学思等,一般内务由五姨太即寿夫人主持。

发丧期间,帅府沉浸在悲哀当中,东辕门搭有黑白两色布扎的斗拱飞搪的牌坊,辕门两侧站有四名臂带黑纱荷枪的岗兵。帅府正门搭的牌坊和辕门大同小异,门楣多一方“中外同哀”的匾额,这里有八名岗兵站岗。灵棚设在一进院的仪门处,此处亦搭牌坊,但在牌坊后画又起两层四角牌楼,共有三块匾额,自上而下是“星沉”、“英风宛在”、“兆民允怀”,高耸的牌楼十分壮观,檐角下垂白色孝带。灵堂设在二进院正房中间过厅,厅内圆柱都用白布裹缠。横匾为“天柱峰颓”,两侧密挂挽帐挽联。灵座正中是大元帅戎装的遗像。像前五件景泰蓝供器,燃烛焚香,瓜果供品摆满高桌。桌前两侧,置两盆白花。

张作霖葬礼

张学良夫人于风至的兄长于风翥一行五人,以亲属名义,曾从吉林怀德县前来赴丧,到帅府经侍卫通报后,夫人亲自迎至后院内宅,并一一发给印有张作霖半身像的像章和白花,作为出入帅府的凭证。守灵的张学铭由当差的扶着,已哭成泪人。因天气闷热,怕尸体腐烂,用布匹沾桐油缠裹数层,棺椁下边置放大块冰镇凉。前来吊唁的人往来如梭,各国驻奉领事,各省、市振来的官员,来人依次在灵前鞠躬致哀,帅府内设置乐队,整天哀乐不止,令人心碎。这场丧事前后共操办了一个多月。

丧事办完后,张学良派一名参谋,一名秘书和两名风水先生,到奉天附近选择坟茔基地,最后选中抚顺东60华里的高丽堂子村南,一向阳的山岗。经风水先生勘定说:地脉好、风水好、宜作大帅陵寝。张学良看过后说:“这地方不错,我看爹可以长眠于此了。”陵址选定了。最后决定让东三省官银号总办彭相亭主持修建元帅林。1929年开始动工,至1931年夏已将近竣工,计划同年11月张学良回奉天为大元帅下葬。“九·一八”事变爆发后第二天,工程停止。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人进驻大帅府,把灵枢从大帅府移到小东边门珠林寺浮厝。彭相事主建“元帅林”没竣工就经事变,总觉得张彭两家两代世交.大帅不能入土为安,一对不住大帅在天之灵,二有负张学良委托。后来,彭和张作相两人出面,与伪满洲国总理大臣张景惠相商,改葬在锦县驿马坊。张作霖谢世后9年,终于将其灵枢在奉天举行“慰灵祭”后,由奉天开出一列专车,直达石山车站。再由日本官兵有二三十人,其他工作人员若干,还有僧、道、喇嘛等陪同下葬。

小编推荐:宋明时期的“江南第一家”:从无贪官的郑氏家族杨玉环堂兄杨国忠度夏消暑:取大冰使匠琢为山揭秘古代捕快:一人从业三代之内不许参加科举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