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了解 - 讲述那些有趣的历史故事
趣了解历史网logo
当前位置:中国历史 > 历史解密 > 奇闻异事 > 谢晋元团长部下后裔:父亲留下血裤为何成传家宝

谢晋元团长部下后裔:父亲留下血裤为何成传家宝

时间:2016-09-25 08:22:46分类:奇闻异事来源:中国历史网

谢晋元团长部下后裔:父亲留下血裤为何成传家宝

“壮士”后裔:父亲血裤成传家宝

记者专访“八百壮士”上官志标之子--

上官百成,“八百壮士”之一上官志标的儿子,中华民族和平统一促进会发起人暨常务理事,八百壮士美国基金会创始人及主席。

作为谢晋元的主要助手,上官志标在四行仓库浴血奋战的经历,被写进了台湾省的国文课本:

“……敌知强取不可逞,越次日,乃遣座二人潜上四行仓库,欲偷袭,为志标先瞥见,即奋身扑其一,夺其械,而以手力扼杀之;其一则为晋元枪杀之也。

方志标与日军搏斗之际,苏河南岸,爱国之士环集,睹状惊愤,有雪涕者,及见志标扼杀之,欢呼之声,几彻霄壤,咸曰:‘此真中国男儿也’……”

上官百成对父亲与“八百壮士”在四行仓库保卫仗中英勇杀敌的事迹,怀有深深的敬意,也始终铭记在心;并以此教育儿子,把祖父“效忠祖国”的精神传承下去。

上官百成《旗正飘飘》饰演父亲上官志标

如今,上官百成加入大陆网友发起的“迎接抗日战士遗骨回国”行动,并为此积极做着努力。

“希望在两岸人民的携手努力下,流落海外的八百壮士遗骨能最终回归故土!”海峡对岸的电话那头,上官百成向本报记者娓娓讲述了其父和“八百壮士”多年前那段悲壮的历史。

父亲“血裤”成“传家宝”

“1941年4月24日,这个日子让我们永远无法忘怀,谢晋元团长遇刺,先父为抢救谢晋元团长被刺六刀受重伤,虽未能代为殉国,但仍背着谢晋元团长的遗体离开现场。”

回忆起这段惨痛的历史,电话那头上官百成的语气变得异常沉重。他说,1941年4月24日在孤军营中,一些汉奸刺杀了谢晋元,上官志标为营救谢团长被敌人砍成重伤,当他忍着剧痛坚持背着谢团长遗体离开现场时,鲜血染红了身上的衣服。

而当年这条留下父亲鲜血和被刀砍痕迹的“血裤”,上官百成一家至今仍珍藏着,并将作为“传家之宝”世代相传下去。上官百成介绍说,父亲当天穿的那条米黄色短军裤,现在血迹已经淡去,但被利刃贯穿的刀口,仍记载着当年战事的凶险与“八百壮士”战友之间的情谊。

另外,上官百成还珍藏着父亲当年的几张照片,一张是谢晋元团长所率的第88师524团高级军官的合影;另一张是谢晋元遇害后的葬礼上,抬棺者中就有上官志标。照片上的上官志标军服笔挺,英气勃勃。同时被上官百成珍藏的,还有“八百壮士”全体幸存官兵为纪念上官志标为抢救谢晋元团长负重伤,赠给上官百成的纪念戒指、纪念册,以及谢晋元团长的私章和遗墨等珍贵的物品。

上官百成说,家里世代保存这些物品,就是为了让后辈铭记历史,世代继承先辈的遗志。

2008年底,台湾媒体报道巴新发现中国抗日英雄墓碑的消息后,大陆十万网友发起“迎接抗日战士遗骨回国”的行动,更是引起了上官百成的关注。他欣然接受“迎接抗日战士遗骨回国筹备组”的邀请,加入到该行动的行列,并为筹备组查证安葬在巴新的“八百壮士”身份的工作积极提供帮助。

“让牺牲在异乡的壮士遗骨回归故土,就是帮先父完成遗愿,希望两岸携手,促成这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上官百成向记者吐露了内心的期盼。

爱国之情三代人一脉相承

“八百壮士”的悲壮历史深深感动了整个中华民族,也激励着他们的后代。上官百成至今对弘扬八百壮士的事迹不遗余力,“父亲去世之后,我继承他的遗志,让后人铭记先烈为国家民族壮烈牺牲的历史。”

当年那些悲壮的历史,上官百成曾听父亲讲过千万遍,他始终铭记,并对其中细节熟记于心,每每说起来都难以抑制内心的激动,仿佛亲身经历一般;而对儿子上官良治,上官百成也不忘以此为教诲,从儿子懂事时候起,他就一遍遍对儿子讲述八百壮士的事迹,以激励儿子把祖父“效忠祖国”的精神传承下去。

上官百成说:“宣传父辈历史是对民族负责”,多年来,他也是这么做的。1975年,他依据父亲上官志标遗留的手稿及资料,汇编成《八百壮士与谢晋元日记》一书,由华欣文化事业中心出版;该书出版后,上官百成又很快完成其多年的梦想,将“八百壮士”的事迹搬上了银幕。

1976年,在他的建议下,台湾的一家电影公司根据该书拍成《八百壮士》电影,林青霞饰演为八百壮士赠旗的女童子军杨惠敏,并因此荣获第22届亚洲影展最佳女主角。1985年,《八百壮士》的续集《旗正飘飘》拍成,两部影片上官百成均参加了演出。

多年来,上官百成多次往返大陆和台湾,收集整理有关八百壮士的资料,并曾热心参与上海“淞沪战争纪念馆”的筹建。

“父亲生前一直牵挂老战友”

“父亲生前一直牵挂失散的战友。”上官百成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八百壮士”沦为日军的战俘,上官志标被送至南京的老虎桥第一监狱(当时被日军称为“支那派遣军南京俘虏收容总所”)。

上官志标在收容总所中担任总代表职务;而后,日军将军官和士兵分开。

根据上官志标遗留之手稿及资料汇编成的《八百壮士与谢晋元日记》(由上官百成汇编)一书记载:“(日军)再陆续押百人(指八百壮士余部)到杭州,五十人送至南洋群岛,五十人送到南京光华门外,押数十人至南京孝陵卫,数十人到裕溪口挖煤矿,并留一些人在原处,时常强迫他们无休无止地做苦工。”

“而到南洋群岛的壮士们,抗战胜利后,只有36人从(巴布亚)新几内亚遣返,其余的多饮恨异域。”这部分失散海外的战友的下落,从此便一直牵挂着上官志标的心。

据介绍,抗战胜利后,上官志标通过报纸书信的招集回到上海的“八百壮士”(当时只剩不到两百人,其中就包括从巴新做苦役回国的36人),上官志标安排他们各自重入军旅、回归故乡或在上海就业等。

后来,上官志标于1948年赴台湾,部分“八百壮士”幸存者也去了台湾。在那之后,“父亲每一年都要把台湾的老壮士组织在一起,共同追忆历史”,并在每年4月24日谢晋元忌日的时候,老壮士们都会到忠烈祠谢晋元和其余“八百壮士”的灵位前,祭拜、缅怀先烈。

“迁葬遗骨是先父的遗愿”

“对于大陆的老战友和饮恨异域的战友们,父亲也从未停止过思念。”上官志标虽然身在台湾,但仍一直挂念着大陆的“八百壮士”余部,并时常对儿子提起牺牲在海外的战友们。然而,由于一直身在台湾,上官志标直到1967年去世时,都没有机会见到大陆的老战友。

“现在许多老壮士都先后过世了,但是我还怀着这种深厚的感情。父亲一直希望我们把这个精神能够持续下去。”带着父亲的遗愿,上官百成于2005年7月4日重返上海,与父亲当年的老战友——重庆的“八百壮士”幸存者杨养正相见。

“我感觉,就像是几十年没见面的‘父子’重逢了。”他这么形容当时自己与杨养正的会面。

小编推荐:曹雪芹身世坎坷:雍正骂曹家人是“包衣下贱”烧饼歌:明代开国谋臣刘基对时局发展的惊人预言东条英机骨灰为何能进入靖国神社?美国大兵疏忽

推荐阅读